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820章 玩命的节奏

第八百二十章 玩命的节奏

大厅之中的人,都是江南市的青年才俊或者是纨绔公子哥,对于杀意这种东西,他们何曾见到过,就算有人见识过的,恐怕现在也已经忘记了。

如今段枫浑身上下只是稍微的流露出一丝的杀意,就让他们浑身上下如坠冰窟之中,内心之中充满了恐惧。

段子义更是如坠冰窟之中,因为段枫身上流露出的杀意本来就是针对他的,而且段枫那充满冰冷没有任何感情;色彩的双眸已经锁定了他,使得段子义的内心之中被一种叫做恐惧的东西所包裹。

当时段枫回段家的时候,段子义曾经在段家老宅的大堂之上见识过段枫,也领教过段枫那不可一世的风采,但那一次却不是针对他,所以他并没有什么感觉,但是此刻段枫完全是针对他。

一时间,段子义的额头上充满了冷汗。

要知道段枫可是连段家长辈都敢打的人,更何况是他段子义了。

在这样一种情况而下,众人心中都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今晚有好戏看了。

“滚!”段枫面无表情的看着段子义,缓缓的吐出一个字,一时间整个大厅之中的气氛似乎变得凝固了起来。

段子义在听到段枫的话后,脸色立刻变得阴沉到了极点不说,就连嘴角也随之狠狠的**了一下,先是段枫的威胁,此刻段枫竟然让他滚,而且还是当着江南市有头有脸的青年才俊的面!

如果他段子义灰溜溜的站到一旁,那么明天他就会成为众人的笑柄。

“段枫,你不要太过分了……”

还没有等段子义把话说完,就被段枫给打断道:“滚,我再说最后一次,不然你就再也没有说话的机会了!”

段子义张了张嘴还想在说什么,但是等段子义看到段枫那张阴冷的脸庞之后,段子义最终还是将到了嘴边的话给咽到了肚子里面。

因为此刻段枫给段子义的感觉,就是段枫随时都很有可能动手。

他不敢赌,也赌不起,如果让段枫动手的话,那么他今天肯定会躺在这片深沉的土地之上。

顷刻间,段子义的脸色就涨成了猪肝色,呼吸也变得急促了起来,但是却拿段枫没有任何的办法。

他心中清楚,他斗不过段枫,整个江南的人基本上都知道,数年不曾迈出段家一步的段老爷子近日曾和段枫、戚烟梦小两口出去游玩了半天。

从这点上就可以看的出,段老爷子对段枫非常的溺爱。

在段家无论是谁,只要有段老爷子给撑腰,那么他就可以挺直腰板,不惧怕任何人。

慢慢的段子义低下了他那高贵的头颅,这一刻,他连和段枫对视的勇气都没有了。

四周的一些名媛们,在看到段枫三两句话就让段云阳闭上了嘴,而且还低下了他那为之高傲的头颅,一时间双眸之中直冒绿光。

俊朗的外表,挺拔的身高,更重要的是段枫的身份,还有段枫的实力。

迟绍基下跪道歉,长孙俊卿以及长孙家不清不楚的消失在了江南这片土地之上,如今段枫更是单枪匹马的挑战卢俊臣还有段子义,让两人连一个屁都不敢放。

这简直是所有女人心中的白马王子啊。

但是在想到段枫的老婆戚烟梦之后,大部分的名媛们都在这一刻黯然的低下了头。

白马王子当然要配美丽高贵的公主,很显然,戚烟梦就是段枫那美丽而又高贵的公主。

虽然她们在普通人的眼中犹如公主一般高高在上,但是她们自己心中清楚,她们已经不再是什么干净的女人,她们配不上段枫这匹白马。

在段子义低下头的那一刻,段子义的眸子之中闪过了一道刻骨铭心的恨意,对,就是刻骨铭心的恨意。

段枫在看到这一幕之后,浑身上下的杀意立刻消失的没有了任何的踪迹,嘴角也在这一刻勾勒出了一道迷人的笑意,慢慢的从口袋中摸出一根香烟,轻轻的给自己点燃,然后狠狠的抽了一口,将烟雾慢慢的从口中吐出,才缓缓的开口说道:“段子义,我若是段家之主,你肯定不会是段家的人,段家不需要你这种吃里扒外的东西!”

“段枫,你……”段子义猛然抬起头,在看向段枫目光之中的恨意没有丝毫的隐藏。

“咱们的帐,等下再算,当然还有其他人,我们等下再算,不要太着急,刚刚你们说的话我可是听得一清二楚。”段枫淡淡的说道:“我这个人喜欢记仇,而且耳朵也特别灵!”

段枫的话音刚刚落下,刚刚说段枫是歌妓薛舞绝的儿子的段家其他年轻人,则是浑身上下不受控制的打起了冷颤。

在看向段枫的眸子之中充满了惧意。

段枫没有给段子义开口的机会,就直接转身看着卢俊臣道:“卢少,我在给你最后一次机会,你当真要护着你这个所谓的表弟?”

耳旁响起段枫的话后,卢俊臣的脸上露出了一道挣扎之色。

此刻他进退两难,段枫那势不可挡的锐气,以及段枫这些日子在江南市所做的事情,让他心中升起了退意,但若是退的话,他卢俊臣以后的成就会非常的有限,所以这一刻卢俊臣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良久之后,卢俊臣咬着牙看着段枫说道:“是,洛川是我表弟,如果我此刻若是弃他与生死不顾,那么我卢俊臣和畜生有什么区别。”

卢俊臣的话音刚刚落下,段枫直接拍起了手掌!

“啪啪啪!”

掌声响彻整个大厅,在众人的耳中显得是那么的刺耳。

“说的好,卢少不愧是有情有义之徒,不像某些人,竟然想要自己的表妹忍气吞声的道歉。”段枫一脸赞赏的看着卢俊臣说道。

段子义只感觉自己脸上一片火辣,段枫这句话明显意有所指。

无声的巴掌有时候比打在脸上还要让人更加的疼痛,就比如说段枫现在这一记无声的巴掌。

其他人在听到段枫的话后,一个个都想目光投向了段子义。

一时间目光之中充满了鄙夷之色,毕竟段家在整个南方都是巨无霸的存在,可是段子义却让已经受了欺负的神若华去道歉!

郝洛川是卢俊臣的表弟,难道神若华就不是他段子义的表妹吗?

看人家卢俊臣的做法,在看看段子义的做法,这两个表哥差距也太大了吧?

感受到众人那充满鄙夷的目光,段子义恨不得找个地洞立刻钻进去。

卢俊臣一怔,随即就开口说道:“段少您真会说笑,俊臣只是在做本分之内的事情,至于段子义这样说,无非是想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卢少,不必多说,段枫心中清楚。”段枫直接摆手道:“现在我们先说说你和你表弟的事情吧?”

卢俊臣心头猛然一紧。

“刚刚我云阳堂哥也说了,郝洛川的命,他要了。”段枫轻声说道!

“这不可能!”卢俊臣立刻接过话道。

“如果换成是我,我也认为不可能。”段枫无奈的说道:“可是我堂哥既然把话说出来了,我这个做堂弟的不能不帮吧?”

陡然间段枫的话音猛然一转:“所以,我希望卢少能够成人之美,千万不要强出头。”

“你……”

段枫有心情能够和卢俊臣扯淡下去,但是不代表他段云阳也有心情能够听下去。

段云阳两三步就到了卢俊臣的面前,一只手已经朝着卢俊臣的脸上狠狠的抽了过去。

“不给面子,就不给面子,想打架就动手,那他妈的那么多废话!”段云阳狠狠骂道,说话间,又一拳砸上卢俊臣的另一边脸,接着抬起膝盖狠狠撞上他的肚子。

段云阳这三板斧轮完,毫无准备的卢俊臣向一只虾米一样,弯着腰躺在地上,额头之上也布满了冷汗,脸色也变成了土灰色。

其他人在看到这一幕之后,全部都傻眼了,没有人能够想的到段云阳竟然不打声招呼就动手,而且还下这么重的手。

段枫也傻眼了,这尼玛比自己还利索,这就打上了。

如果段枫知道段云阳和神若华兄妹之间的感情或许就不会如此傻眼了。

毕竟神若华是段云阳从小领着玩到大的,如今她受了欺负,段云阳心中就充满了怒火,能够等到现在才动手已经不容易了。

三板斧轮完之后,段云阳狠狠的吐了一口痰,狠狠的说道:“卢俊臣,你他妈的给脸不要脸是不是,非要让老子动手,你以为老子真不敢动手打你吗?”

这下段云阳是和卢俊臣真的结下深仇了,要知道在他们这个圈子面子是第一位,今天段云阳给了卢俊臣三板斧,那么明天这件事情肯定就会传遍整个江南这个圈子,以后在见面绝对不会再是朋友,而是敌人。

纨绔的圈子就是这个样子,今天还能够坐在一起谈笑风生,一起喝酒一起找女人,可是明天就很有可能会成为生死仇敌。

“卢俊臣,今天老子在给你重复最后一遍,郝洛川这个王八蛋的命,我要了,你要是在敢给我叽歪一句,我他妈的今天连你也一起弄死,大不了老子赔你一条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