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821章 打的像条死狗

第八百二十一章 打的像条死狗

段云阳的瞳孔慢慢的收缩在了一起.成为了针芒状.一道寒光直接从段云阳的眼眸之中射出.

众人在听到段云阳的话后.忍不住的倒抽了一口凉气.段云阳这是要和卢俊臣玩命啊.而且还已经准备好把自己的命也搭上了.

事实上段云阳也确实是在玩命.和卢俊臣玩命.

你不是要护着郝洛川吗.可以.那老子连你给一起弄死.大不了我赔你一条命.

俗话说软的怕硬的.硬的怕横的.横的怕不要命的.如今段云阳就是属于最后一种不要命的.

本來卢俊臣那双眸子之中还充满着恶毒之色.但是在听到段云阳的话后.内心之中猛的咯噔了一下.他能够从段云阳的话中清晰的感受到段云阳那要玩命的决心.

一时间整个大厅之中的气氛变得诡异了起來.

卢俊臣慢慢的从地上站了起來.一脸恶毒的看着段云阳:“你段大少既然都不怕死.难道我卢俊臣就是孬种吗.”

事情已经到了这种地步.已经沒有任何的办法挽回.段云阳和卢俊臣势必要起风雨.

段云阳在听到这句话后.立刻肆无忌惮的大笑了起來:“好.既然你贴了心的要保郝洛川.那么就别怪我段云阳心狠手辣.”

“能够拉着你段云阳一起死.我卢俊臣这辈子也不算白活.”卢俊臣一脸狰狞的看着段云阳.脸上沒有任何的惧意.有的只是强烈的恨意.

冷悠然在看到这一幕之后.脸色瞬间难看到了极点.今天无论是段云阳还是卢俊臣.如果在这里出现任何一点的事情.那么她冷悠然就会死无葬身之地.

“段少.卢少……”

冷悠然刚刚开口说话.距离冷悠然比较近的卢俊臣反手就是一巴掌.

在所有人的注视下.卢俊臣扬起右掌.直接转身对着冷悠然那精致的脸蛋就是一巴掌.

十成力.

“啪.”

伴随着一声脆响.冷悠然直接被卢俊臣给抽飞了出去.

“哐当.”

冷悠然的身体重重的砸在了地面之上.发出了一声闷响.

这突兀其來的一幕.让所有人都吓了一跳.沒有人能够想到卢俊臣竟然会反手给冷悠然一巴掌.

红地毯之上.冷悠然的脸上顿时出现了五道清晰的手指印.猩红的鲜血瞬间从她的嘴角涌出.脸上在这一刻也充满了痛苦的表情.她怎么也沒有想到卢俊臣竟然会给她一巴掌.

冷悠然嘴角之上那挂着的鲜血.在灯光的照耀下显得格外的刺眼.

“冷悠然.你个婊·子给老子闭嘴.在他妈的给老子废话一句.我立刻就将你身上衣服给撕掉.”卢俊臣抽了一巴掌好像还不解气.再次狠狠的对着冷悠然说道.

听到卢俊臣的话后.冷悠然的娇躯不受控制的**了一下.

一向高高在上的冷悠然这一刻.只能够沦落为跳梁小丑.成为众人眼中的笑料.

段枫在看到这一幕之后.微微的叹息了一声.慢慢的走到了冷悠然的身边.缓缓的蹲下了身子.刚刚伸出手.冷悠然的身体再次颤抖了一下.在看向段枫的时候.充满了恐惧.

卢俊臣的这一巴掌.让冷悠然明白了.在别人眼中她是名媛会之主.是冷小姐.但是在卢俊臣这样人的眼中.她冷悠然就是一个玩物.就更不用说段枫了.

段枫的手慢慢的放在了冷悠然的那微微有些红肿的脸蛋之上.一脸不忍的说道:“卢少.佳人何罪呢.这样做未免有失身份吧.”

“早就听说段少是一个怜香惜玉之主.现在看來果然不假.”卢俊臣语气生硬的说道.

段枫伸出手慢慢的将冷悠然从地上给拉了起來.慢慢的转身道:“卢少.你看.多么美丽的一张脸蛋.现在被你给打成什么样子了.”

“难道你不知道女人把容貌看的很重要吗.”段枫淡淡的扫视了一眼卢俊臣再次的开口说道:“这样做.会让女人记恨你的.让女人记恨可不是一件好事啊.”

卢俊臣直接冷哼了一声.沒有说什么.但是脸上的不屑之色已经说明了一切.

段云阳一脸鄙夷的看着卢俊臣:“卢俊臣.你他妈的真丢人.前几天还和一个哈巴狗一样.跟在人家冷悠然的屁股后面.赶都赶不走.如今却对人家动手.真他妈的替看上你的女人悲哀.”

段云阳的话仿佛戳中了卢俊臣的软肋一般.使得他的脸色立刻铁青了起來:“段云阳.你……”

“我怎么.难道你不服.”段云阳一脸挑衅的看着卢俊臣.

“你真以为我不敢对你动手吗.”卢俊臣冷笑一声说道.

话音落下.卢俊臣直接将右拳握紧.向着段枫急速的走了过去.

说是走.但是用奔跑更为合适.

只是眨眼间卢俊臣就到了段云阳的面前.右拳也在这一刻对着段云阳轰然砸下.

段云阳在看到卢俊臣这急速的一拳之后.沒有任何闪躲之意.反而直接将右脚踢出.

拳是两扇门.全凭腿打人.

虽然卢俊臣的速度很快.但是段云阳的速度更快.

还沒有等拳落下.段云阳的这一腿已经狠狠的踢在了卢俊臣的小腹之上.

“砰.”

一声闷响传出.卢俊臣的身体直接后退了数步才慢慢的稳住身形.瞬间一股钻心的疼痛从卢俊臣的小腹游走全身.

但是卢俊臣却强忍着沒有发出任何痛苦的声音.

下一刻.段云阳动了.只见段云阳就地一蹬.整个人犹如一道幽灵一般.一闪就到了卢俊臣的面前.

随即.在所有人的注视下.段云阳的右脚犹如闪电般的踢了出去.

“呼呼……”

一阵破空声直接在四周响起.

卢俊臣心中猛然一惊.刚想伸出手去阻挡.可是已经晚了.

段云阳这一记高鞭腿.直接对着卢俊臣的脑袋踢了过去.

“砰.”

沒有任何的悬念.段云阳这一记高鞭腿直接踢在了卢俊臣的脑袋之上.

下一刻.卢俊臣只感觉自己脑袋之中.一阵嗡鸣声.身体也根本不受控制的抖动了起來.

腿落.段云阳并沒有收手.一记侧踹再次的对着卢俊臣的胸口踹去.

“砰.”

卢俊臣的身体犹如断线的风筝一般.直接倒飞了出去.半空之中.卢俊臣头一仰.一口猩红的血水直接从口中喷了出來.

“哐当.”

卢俊臣的身体直接砸在了大厅之中那个小型喷泉之上.顿时雨水四溅.而卢俊臣则是躺在喷泉之中一动不动.犹如死狗一般.

但是段云阳心中清楚.卢俊臣并沒有死.他只是昏迷了过去.

刚刚段云阳将力道把握的很好并沒有下死手.所以他心中清楚.卢俊臣只是昏迷了过去.

看到这一幕之后.众人都齐刷刷的傻眼了.一脸目瞪口呆的模样.以前对于他们这种人來说.打架斗殴这种事情他们不屑一顾.但是现在打的却是卢俊臣.他们自然打起了十二万分的精神.

更何况段云阳刚刚那三腿实在是太帅了.太飘逸了.而且犹如闪电一般.这完全的是泡妞之绝技啊.

在目瞪口呆的同时.众人心中也升起了一道寒意.幸亏不是自己揩了神若华的油.不然连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在震惊的同时.众人还感觉一阵的庆幸.

段云阳是谁.那可是段家的人.在整个江南乃至整个南方都是属螃蟹的.谁敢招惹他啊.更何况现在还有一个段枫和段云阳关系极好.而且还在一旁虎视眈眈.

这两兄弟若是联手的话.就算不整死你.也会将你给弄成一个残废.

“真是不自量力.老子说了不想要你的命.你他妈的还自找死路.”段云阳一脸不屑的看着躺在喷泉之中的卢俊臣.

此刻四周所有人.沒有一个人敢上前将卢俊臣从喷泉之中给拉出來.要知道这可是段云阳给一脚踢进去.段云阳不发话.谁他妈的敢动手啊.

若是自作主张将卢俊臣给拉出來.万一段云阳又把火气撒到他们的身上.他们连哭的地方都沒有.

话音落下.段云阳漫步的向着躺在地上的郝洛川走了过去.

而段枫则是向着喷泉旁边走了过去.别人不敢将卢俊臣给拉出來.但是他不能不拉啊.万一沒有被段云阳给打死.倒是被水给呛死了.那就傻眼了.

段枫直接走到喷泉的旁边将卢俊臣给拉了出來.然后伸出手.轻轻的拍了几下卢俊臣的脸庞.可是却沒有任何的用处.

而此刻段云阳直接走到了郝洛川的面前.沒有任何的废话.一记堪比教科书上面的正蹬直接对着郝洛川的胸口狠狠的蹬了下去.

“咔嚓.”

骨头断裂的声音再次响起.郝洛川的胸口直接塌陷了下去.剧烈的疼痛使得在昏迷之中的郝洛川直接醒了过來.

立刻一道钻心的疼痛.直接涌上了大脑.疼的让他想要再次昏迷过去.

“啊.”

一道杀猪般的哀嚎声.直接从郝洛川的口中传出.

众人在听到这道痛苦的哀嚎声之后.只感觉一阵毛骨悚然.浑身上下的汗毛也在这一刻随之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