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822章 给你长记性

第八百二十二章 给你长记性

众人只感觉一阵的头皮发麻,这道哀嚎声就犹如九幽地狱之中厉鬼的惨叫声一般,环绕在众人耳畔,让众人忍不住的打颤。

而这一切的制造者就是段云阳。

但是此刻段云阳的脸上没有任何的不忍,反而脸上露出了一道嗜血的杀意。

“段……段少,你……”

“段你妈!”段云阳再次一脚踢出,郝洛川直接从地上滑翔而出数米之远,剧烈的疼痛再次让郝洛川为之昏迷了过去。

就在昏迷的那一刻,郝洛川还在想为什么段云阳要对自己动手,他弄不明白自己哪里得罪了段云阳。

段云阳再次迈着沉稳而又有力的步伐向着郝洛川走了过去。

“啪嗒,啪嗒!”

沉闷的脚步声在整个寂静的大厅内响起,显得格外刺耳,其他人只感觉段云阳的脚步声就犹如九幽之中的魔音一般,重重的袭击着他们的内心。

段枫在看道这一幕之后,嗖的一下就跑到了段云阳的面前,直接挡住了段云阳的路。

“行了,别真弄死了,差不多就行!”段枫看着段云阳轻声说道!

话音落下,段枫再次的开口,只是声音只有他和段云阳两人能够听的道:“事情闹得太大了不好收场。”

对于危机,段枫不怕,反正他现在已经是四面楚歌,就算在被一个人给惦记上也无所谓,但是段云阳不同,他的一举一动都能够决定他以后的路,或者是他的前途。

前途这玩意对于段枫来说他不在乎,但是段云阳却不能够不在乎,如果段云阳失去了段家的庇护,或者说是给有心人落下什么把柄,那么肯定会大做文章,到时候段云阳若是失势,那么他以前得罪过的人肯定不会放过他。

所以段枫才会阻拦!

段云阳的脸色慢慢变得好转了起来。

看到这一幕之后,段枫深深的松了一口气:“剩下的事情我来!”

段云阳在听到段枫的话后,一脸感激的看着段枫,他怎么可能不明白段枫的意思呢?

段枫没有等段云阳说话,就直接转过身,两三步就到了郝洛川的面前,在看向郝洛川的目光之中犹如在看一个死人一般。

“嗖!”

段枫的右脚直接踩在了郝洛川的大腿上面。

“咔嚓!”

骨骼的碎裂声在这一刻骤然响起。

只是眨眼间的时间,段枫就将郝洛川的两条腿给废掉了,其中郝洛川从昏迷之中醒了过来,可是却被那钻心的疼痛给侵蚀的再次昏迷了过去。

大厅之中其他人的两腿不受控制的抖动了起来,仿佛段枫踩断的是他们的双腿一样。

“罢手怎么样?”段枫转身看着段云阳问道。

段云阳轻轻的点了点头,他知道段枫是为了给他一个台阶下。

“看在你的面子上,今天就饶了他!”段云阳看着段枫淡淡的说道:“但是我会将他们表兄弟两个都给扔到大街上。”

“一人一个?”

“好!”

“我扔卢俊臣,你仍郝洛川!”

话音落下,段枫不给段云阳开口的机会,就直接大步的向着卢俊臣走了过去。

顷刻间,段枫就到了卢俊臣的面前,一手将卢俊臣从地上给拎了起来,犹如拎着一只死狗一般,向着外面走去。

段云阳也不甘落后,直接拉着郝洛川向外走去。

看到这一幕之后,众人心中只剩下了一个想法,那就是快速的逃离这个地方,立刻离开这个是非地,省的回来招惹一身骚。

但是段枫和段云阳没有发话他们不敢走。

片刻之后,段枫和段云阳两兄弟勾肩搭背的从外面走了进来。

环视了一圈众人之后,段枫就开口说道:“对于今天所发生的事情,我深感抱歉,希望各位能够见谅!”

大厅之中所有人急忙摆手成不敢。

“改天我请各位吃饭,希望各位不要把今天的事情放在心上。”段枫的声音很轻很淡。

但是落在众人的耳中却充满了威胁的意思,一个个冷若寒颤,面面相窥。

事实上段枫的话确实有威胁的意思,他不想在明天听到有人议论什么。

“我还有一件事情要求,就是我有些私事需要处理,不知道各位能不能卖我一个薄面,先行离开呢?”

众人都不是傻子,一个个都心中清楚段枫这是先礼后兵,如果他们答应那还好,如果不答应,那么绝对要倒霉。

所以没有任何的犹豫,所有人都答应了段枫的请求。

毕竟识时务者为俊杰,更何况现在他们都巴不得离开这个是非地呢!

段子义刚想灰溜溜的逃离这里,但是却被段枫给喊住了。

“段子义还有段家其他人留下,你们走了,这出戏,我自己没法唱!”

段子义等段家人在听到段枫的话后,一个个犹如被施展了定身法一样,站在哪里一动不动,而且内心之中也充满了凉意。

大约过了两分钟左右的时间,整个大厅之中只剩下了段枫等人还有段子义一行的段家人。

冷悠然是名媛会之主,自然没有离开这里。

段枫给自己点燃了一根香烟,轻轻的抽了一口,然后缓缓的说道:“段子义,你刚刚说我是歌妓的儿子,对吗?”

一句话段枫就直接将矛头对准了段子义。

段子义脸色一阵铁青,内心之中也开始打起了退堂鼓,底气有些不足的看着段枫说道:“段枫,你要干什么?”

“不干什么,我只是问你这句话你有没有说过!”段枫的声音平静的可怕。

而且段枫的脸上没有任何的感情波动,出奇的平静。

“我……”

“难道你敢说你没有说吗?”段枫的声音陡然一变,变得凌厉了起来。

其他段家子弟则是额头之上已经充满了豆粒大的汗珠,不停的往下冒,那双眸子之中的恐惧之色,浓厚的不能够在浓厚了。

“是,我说了,难道你敢说我说的不对吗?”段子义咬着牙说道。

他知道这一刻,无论自己怎么反驳都已经是不可能的了,索性不如直接承认。

“对,你说的很对,我段枫就是一个歌妓的儿子。”段枫的眸子慢慢的眯了起来,不过在眯起之前,那双眸子闪过一道疯狂的杀意:“但,一个歌妓的儿子能够将你给踩死,你信吗?”

“你信吗?”

这三个字犹如魔咒一般,在段子义的脑海之中不停的回荡着,他想说不信,可是残酷的事实告诉他,段枫的确能够将他给踩死。

戚烟梦在看到此刻的段枫,心中微微泛起了酸楚,她早就知道段枫的母亲薛舞绝会成为众人嘲笑他或者讥讽他的话题,现在还只是第一次,后面不知道还有多少次呢!

段枫看似不在乎,但是戚烟梦知道段枫的内心之中比谁都要在乎这些,正因为他在乎,所以他才会在脸上流露出丝毫的不在乎。

这就是人心,也是人性,明明很在乎,却偏偏要装作一副不在乎。

戚烟梦如此,林忆如也是如此!

“段枫,你想要做什么?”段子义脸色变得无比难看了起来。

“你认为我要做什么呢?”段枫慢慢的向着段子义走了过去。

看着段枫朝自己走过来,段子义忍不住后退了两步。

他怕了,真的怕了,来自灵魂的害怕,来自内心深处的害怕,要知道从段枫来到江南市之后,做事一直都是非常的肆无忌惮,无法无天。

“你……你不要过来!”段子义声音有些颤抖的说道。

“真没出息。”段枫一脸鄙夷的看着段子义:“段家怎么就出了你这么一个孬种!”

段子义想要反驳,可是却又不敢反驳。

“段子义,如果你不姓段的话,就凭你那句话,今天我就会让你血溅三尺,但是很幸运你姓段,虽然你不会血溅三尺,但是我也会让你长长记性,让你知道有些话,是祸从口出!”

话音落下,段枫的右手直接抡起,对着段子义的脸颊就狠狠的抽了过去。

“嗖!”

众人只看到一记手影而过,接着只见段子义的身体直接倒飞了出去,重重的砸在了前台之上。

“哐当!”

段子义落在地上之后,身体立刻弯成了虾米状,一脸的痛苦,脸颊红肿不说,就连他身边的地面也被鲜血所染红,由此可见,段枫这一记巴掌抽得有多重。

段子义一脸恶毒的看着段枫,那双眸子之中闪烁着刻骨的恨意,但是他却强忍着没有发作出来。

他知道,这一刻只要他敢说一句废话,或许他不会死,但是段枫绝对敢让他变成一个残废。

段枫抬起脚步慢慢的向着段子义走了过去。

在看到段枫一步步逼近自己,段子义的脸上闪过一道慌乱之色:“段枫,你……”

“我说了要给你长记性,让你能够一辈子都记得,饭可以乱吃,话不能够乱说。”段枫直接打断段子义的话说道,眸子之中的厉色犹如利刃一般,直接刺进了段子义的心脏之上!

话音落下,段枫犹如踢足球一般,对着段子义的身体狠狠的踢了过去。

“呼呼……”

段枫这一腿直接带起了一阵风声,腿风吹打在段子义的身上,犹如被刀割一般。

和段子义一起说过段枫是歌妓的儿子的段家其他人,这一刻则是直接软倒在了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