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823章 又结仇

第八百二十三章 又结仇

段枫这一腿,直接吓破了他们的胆,身体不受控制的软到在地之后,两腿之间也流露出了一种黄色的**,脸色完全变成了土灰色。

刚刚说段枫是歌妓的儿子,也有他们的份,如今段枫却对段子义下了狠手,他们岂能够跑得掉?

此刻段子义更是不用说,完全的傻眼了,犹如雕像一般,完全的石化在了哪里,一动不动,这一刻他忘记了躲闪。

可是就算段子义没有忘记躲闪,他就真的能够躲的过去吗?

“砰!”

段枫这一腿重重的踢在了段子义的身上,使得段子义和前台再次来了一个亲密的接触。

段子义忍不住的发出了一声痛苦的哀嚎声。

段子义的身体慢慢的蜷缩到了一起,剧烈的疼痛使得他的脸上充满了冷汗。

“砰!”

又是一脚!

这一脚,段枫直接踢在了段子义的面部之上,一脚踢断了段子义的鼻梁骨不说,还让段子义的脑袋重重的撞击了一下地面。

剧烈的疼痛,让段子义直接昏迷了过去。

看到段子义昏迷过去之后,段枫没有选择罢手,而是直接抬起脚,重重的踩在了段子义的手背之上,然后用力的碾压了下来。

俗话说十指连心,段枫这样碾压段子义的五指,使得昏迷之中的段子义立刻清醒了过来,一道惨绝人寰的哀嚎声响彻整个大厅。

看着段子义一脸痛苦的神情,段枫的脸上露出了一道疯狂之意,脚下的力量再次加大!

“咔嚓!”

“咔嚓!”

数道骨骼的断裂声随之响起。

段子义惨叫的也更加厉害了起来,此刻整个寂静的大厅只有段子义那惨绝人寰叫声,但就是这惨叫声让整个大厅犹如地狱之中一样,让人望而生畏。

大约过了数十秒,段枫才把脚给拿了下来,而段子义犹如羊癫疯发作一般,浑身上下不停的抽搐了起来。

段枫慢慢的蹲下身子,看着段子义慢慢的说道:“记住祸从口出的意思了吗?”

段子义没有说话,强忍着手指上的疼痛,一脸恶毒的看着段枫,那模样恨不得立刻将段枫给撕碎,然后抽筋扒皮!

但是对于段子义那恶毒的眼神,段枫完全视若无睹。

对于他来说,段子义只是一个秋天的蚂蚱根本蹦跶不了几天,只要他想,随时就可以让段子义完蛋。

“我知道你不服,但是无所谓,我也没有打算让你服气,我只是让你记住祸从口出就行。”

段子义依然没有说话,而是呼吸变得急促了起来。

“艹,老子问你话呢,你他妈的记住没有?”段枫的脸色猛然一变,语气之中也充满了不善:“难道你想让我连你另外一只手也废掉?”

听到段枫的这句话后,段子义的身体犹如都筛糠一般抖动了起来。

“记住了!”段子义不得不屈服在段枫的**威之下。

“那就好,你可以滚了!”段枫慢慢的站起身,一副居高临下的模样看着段子义说道:“记住我说的是滚,如果你敢走,你的双腿将会和郝洛川一样!”

段子义只感觉自己的内心之中充满了怒火,而且憋屈到了极点,但是却又不敢发泄,狠狠的瞪了一眼,仿佛誓死也要机组段枫的摸样一般。

片刻之后,段子义直接在地上滚着向门口而去。

但是由于段枫踩断了他的手指,每当滚动一下,段子义就会忍不住的倒抽一口凉气,如果碰到手指的话,段子义的身体则会狠狠的颤动一下。

段枫没有注视段子义,而是直接走向了其他人,嘴角勾勒出了一道笑意。

但这道笑意落入段家其他人的眼中,犹如魔鬼的微笑一般。

“哎呦,各位吓尿了啊,一股刺鼻的骚味。”段枫故作一脸惊讶的说道。

听到段枫的话后,没有一个人敢说话,身体也慢慢的蜷缩到了一起,看向段枫的目光,犹如在看魔鬼撒旦一般。

“段家的人都生了一群什么玩意,就这样都被吓尿了。”段枫脸色陡然一变,一脸不屑的说道:“看来你们投胎的时候都给阎王爷送了不少钱吧,不然就你们这德行怎么可能能够投胎到段家呢?”

依然没有一个人敢说话,在看向段枫的目光之中变得更加恐惧了起来。

段枫再次给自己点燃了一根香烟,轻轻的抽了一口道:“各位刚刚好像也说了,我是歌妓的儿子吧?”

“我……我没有!”其中一个人急忙开口说道。

“真没有?”段枫微微有些诧异的说道。

“没有,真的没有。”这个男人急忙摇头。

“那你留下干嘛,没说的给我滚。”段枫直接开口道:“说了的别想着投机取巧溜走,要是被我知道的话,你们会死的更加难看。”

本来还想着投机取巧的两个人,在听到段枫的话后,立刻将心中的想法给打消了。

这个男人急忙从地上爬起来,撒开了肩膀想要跑去,这一刻他只恨爹妈少生了两条腿。

其他人则是没有一个敢动,只有这么一个男人离开了这里。

“看来你们都说了我是歌妓的儿子。”段枫眼看没有人再次的离开,淡淡的说道。

虽然段枫的声音很轻,但是落在众人的耳中,却犹如恶魔的魔音一般,让他们情不自禁的颤抖了起来。

看到所有人沉默,段枫再次开口说道:“你们说,我应该怎么样才能够让你们长长记性呢?”

“段枫,我们错了。”其中一个人一脸紧张的说道:“我们以后再也不敢乱说了,求你看在我们都姓段的份上,看着我们身体之中流淌着一样的血液饶了我们这一次。”

这些段家的其他人是真的怕了,段子义已经是前车之鉴,如果段枫真的要为难他们的话,那么他们的下场绝对会和段子义一样,被暴揍一顿,然后从这里滚出去。

段枫的脸色猛然一变,语气也瞬间变得十分低沉了起来:“你们还知道我们都姓段,你们还知道我们身体之中都流淌着一样的血液?”

“当你们说我是歌妓的儿子时,可曾想到过我也姓段,可曾想到过,我们身体之中流淌着一样的血液?”段枫的声音陡然提高了不少:“若华受委屈的时候,你们可曾想到过,若华是小姑的女儿?”

听到段枫的话后,所有人都黯然的低下了头,这一刻他们无言以对。

看到所有人低下头,段枫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然后重重的说道:“你们没有,你们没有想这些,现在你们有何资格,让我饶了你们?”

“给我一个饶了你们的理由?”段枫缓缓的扫视了一眼众人之后,语气冷漠的说道:“如果没有理由打动我,那么全部给我自断一条手臂,然后从这里滚出去,不然我会亲自动手,但绝对不是一条手臂这么简单!”

段枫眸子之中充满了寒意,身上的杀意没有任何的隐藏。

这些段家的人在听到段枫的话后,一个个脸上全部都露出了犹豫之色,他们何曾受到过任何的委屈,如今段枫一开口就是要他们一条手臂,他们怎么可能不犹豫,在犹豫的同时,每一个人的脸上都露出了挣扎之色,他们没有一个人愿意自断一条手臂,可若是不自断一条手臂,一旁虎视眈眈的段枫绝对不会就此罢手。

他们情不自禁的将目光落在了段云阳的身上,其中的意思不言而喻。

感受到众人的目光之后,段云阳直接冷哼一声:“别看我,天作孽尤可违,自作孽不可活!”

听到段云阳的话后,众人的脸上顿时没有了任何的色彩,段云阳拒绝了他们求助,今天他们如果不自断一条手臂,那么绝对很难从这里走出去。

“我的耐心是有限的,如果你们在不动手,那就不要怪我段枫心狠手辣!”说着段枫将双拳握在了一起,发出了咯嘣的响声。

这道响声落在众人的耳中之后,一个个浑身上下汗毛立刻根根竖起。

开口求饶的男人在看到这一幕之后,没有任何的犹豫,直接扬起手掌重重的捶打在了地上,接着左手化刀直接斩向了自己的右肩之上。

“咔嚓!”

一道骨骼的碎裂声立刻在四周的响起。

“啊!”

这个男人立刻发出了一声痛苦的哀嚎声,整个人也在地上不停的翻滚了起来,脸色也在这一刻没有了任何的血色。

段枫的脸上没有任何的不忍,就这样看着其他人。

感受到段枫眸子之中的寒意,这些人知道,今天他们躲不掉。

于是一个个纷纷将自己的一条手臂给折断。

一道道的哀嚎声在整个大厅内不停的响起。

“滚!”段枫看到这些人纷纷自断一条手臂之后冷冷的开口说道。

听到段枫的话后,这些人没有任何犹豫,急忙向着外面跑了出去。

如今事情也惹了,人也踩完了,当时图了个痛快,可善后的事情怎么办?

毕竟段家本来就没有多少人欢迎段枫,如今段枫踩了这么多段家人,还有卢俊臣,今天这仇算是结大了!

卢家的能量在江南市可不算小,而且抬头不见低头见,以后不知道会怎么报复呢?

现在最担心报复的莫过于冷悠然,毕竟今天这事是在她的地盘发生的,她就算不死也要脱层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