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825章 不用客气

第八百二十五章 不用客气

夜晚笼罩整个神州大地.斑斓的霓虹灯不停的在闪烁.像一个个风情万种的女人.摆弄着骚姿.诱惑着都市里所有过往的路人.

纵然已经到了夜晚九点多.但是街道上依然车如流水马如龙.有狂嗨完准备回家的白领.也有一些刚刚从酒吧出來准备去开房的年轻男女……

段云阳跟在段枫的身后.忍不住的再次开口说道:“段枫.你真忍心看着冷悠然这么一个娇滴滴的大美人就这样被毁了.”

冷悠然的容貌、身材、气质虽然算不上顶尖.但也算是佼佼者.

如果换成他段云阳的话.他绝对不忍心看着冷悠然就这样被毁了.毕竟每个男人都会喜欢怜香惜玉.

段枫轻轻一笑.慢慢的转过身看着段云阳道:“美人虽美.但是却带刺.搞不好就会将你扎的遍体鳞伤.”

段云阳微微的叹息了一声.确实如同段枫所说的那样.冷悠然是美.但是却带刺.

“怎么.有些不忍了.”段枫伸出手轻轻的拍了一下段云阳.

段云阳再次叹息了一声:“不是不忍.而是有些感叹.”

段枫沒有说什么.这个世界本來就是这个样子.弱肉强食.物择天竞.适者生存.

有些人注定要在这滚滚洪水之中被淘汰.有些人则会逆流而上.登上高峰.成为众人所要膜拜的对象.

沉默了片刻之后.段枫再次开口说道:“今天你将卢俊臣给揍的这么惨.他肯定不会和你善罢甘休的.你自己小心一点.”

“放心.我沒事的.卢俊臣还不敢拿我怎么样.我打了他是给他面子.一般人让我打.我还不打呢.”段云阳丝毫不以为然的说道.

但是话音落下.段云阳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的凝重之色:“倒是你.恐怕会有些麻烦.”

“你是说段子义.”

段云阳点了点头:“恩.就是他.他可是很记仇的.而且他这个人可是为了达到目的.可以不择手段.”

“如果今天他当做什么事情都沒发生.那么以后他还是段子义.还是段家的少爷.如果他真要打算和我玩下去.那么我绝对会让他知道什么叫做真正的恐惧.”说着段枫的眸子之中流露出了一道猩红的杀意.

刚刚在舞会之中.看似段枫对段子义下手已经很重了.但是事实上却不是.段枫已经手下留情了.如果今天说段枫是歌妓的儿子的人不是段家的人.那么段枫绝对会让他一辈子在病**度过.

段云阳立刻感受到了段枫身上那恐怖的杀意.身体直接打了一个冷颤.现在他只希望段子义不要想着报复段枫.不然段枫绝对不会放过他.

毕竟段枫才刚刚回段家.二十多年來段家可从來沒有给过段枫一口吃的.一件穿的.现在虽然他已经回到段家了.但是这不代表他对段家有归属感.有荣耀感.

以段云阳目前对段枫的了解.只要段家有人敢真的要对付段枫.那么段枫绝对敢拎着刀子和对方拼血.

他才不会问你是谁.他只知道你是他的敌人.

事实上正如段云阳所猜的这样.段子义若是真的要报复段枫.那么段枫绝对会往死里整他.而且绝对不会再留手.

“段枫……”

“不用说了.”段枫立刻打断了段云阳的话道:“堂哥.有些人是不打不行的.有些人是不杀也不行的.”

段云阳顿时陷入到了沉默之中.从某种观念上來说.段枫这句话说得很对.很有道理.可段子义毕竟是段家的人.身上流着段家人的血液.

他段枫对段家沒有归属感.但是段云阳却有啊.他想要劝段枫.如果段子义真的玩火.求段枫留他一命.但是刚刚开口就被段枫一口给回绝了.

而且以段云阳对段子义的了解.段子义绝对不会和段枫善罢甘休的.他绝对会不择手段的报复段枫.

段云阳给自己点燃了一根香烟.轻轻的抽起來.

而此刻戚烟梦等女人在看到段枫和段云阳说话.也非常识趣的保持了一段距离.毕竟男人的话題.女人还是少参与的好.

所以几个女人站在一起有说有笑的聊了起來.

气氛显得融洽.

段枫不想在段子义这个沉闷的话題上多说什么.于是直接岔开话題说道:“明天我们一起去卢家看戏.”

“看戏.”段云阳一怔.

“顺便赔罪.”段枫的嘴角慢慢的勾勒出了一道笑意.

段云阳思考了片刻瞬间就明白了段枫话中的意思.脸上露出了一道坏笑:“段枫.你丫的真实蔫坏蔫坏的.”

段枫沒有否认段云阳的话.而是轻笑一声:“好了.那就这样说了.我们明天见.”

话音落下.段枫扭头看向了戚烟梦等人.当看到荆如悦之后.段枫忍不住的扭过头对着段云阳再次说道:“荆如悦这个女人是大伯放在你身边的人.小心一点.不要落下什么把柄.”

愕然听到段枫的话后.段云阳一震.脸上也露出了呆滞之色.

段枫沒有在说什么.而是直接转身向着戚烟梦走了过去.他相信段云阳知道应该怎么做.

段枫走到戚烟梦等女人身边的时候.众人正聊的热火朝天.

“聊什么呢.”段枫轻声问道.

众女在听到段枫的话后.眼神全部齐刷刷的落下了段枫的身上.

屈玲珑对着段枫妩媚的一笑道:“我们再说段大少今天又大展神威.浑身上下那王八之气外侧.小女子心里喜欢的紧.”

段枫顿时无语的看了屈玲珑一眼.他才不会相信屈玲珑的话.

段枫沒有理会屈玲珑.而是扭头看了一眼神若华道:“若华.你沒事吧.”

“我沒事.”神若华的脸色有些不自然的看着段枫道:“表哥.今天的事情……”

“沒事.不要放在心上.天踏下來段云阳给你顶着.他顶不住的话.我给你扛着.”段枫轻轻一笑.他怎么看不出來神若华一脸心事重重的模样.

毕竟今天这事是因为她那一脚而起.

神若华一脸激动的看着段枫:“表哥.谢谢你.可要是被我妈给知道.她……”

说着神若华的脸上露出了一道害怕的神色.

“沒事.你就给小姑说.是我让我这样做的.知道吗.”段枫淡淡的说道:“有什么事情全部都推到我的身上.我想小姑应该不会怪你的.”

“若华.你不用害怕.要不我和段枫送你回去.把事情和小姑说清楚.我想小姑一定不会怪你的.”戚烟梦忍不住的开口说道.

“谢谢你嫂子.不用这么麻烦了.”神若华一脸感激的说道:“我会给说清楚的.实在不行你们在來救我.”

“好.有事情你找段云阳.他能够找到我的.”

“那我先走了.”

“路上注意安全.”段枫点了点头.

而就在这个时候段云阳不知道什么时候走了过來.在听到神若华要回家.段云阳立刻开口说道:“若华.还是我送你回去吧.不然小姑一定饶不了你.”

对于段梦露.段枫不了解.段云阳可是非常了解.看似温柔娴淑.一副贤妻良母.但若是真让段梦露发起火了.他段云阳都会害怕.

今天惹了这么大的事情.段梦露知道了.若是不发火.那就怪了.

段云阳和神若华一起开车离开了名媛会.

荆如悦见段云阳离开.也识趣的离开了这里.

一时间就只剩下了.段枫四人.

屈玲珑看着段枫轻声道:“本來以为.你又勾搭了一个青涩的小苹果呢.沒有想到竟然是你表妹.”

段枫狠狠的瞪了一眼屈玲珑道:“你能不能说句人话.”

屈玲珑咯咯娇笑了一声.然后说道:“段枫.你真舍得让冷悠然去送死啊.”

“别瞎说啊.什么叫做舍得.我和她又沒有什么关系.”段枫急忙解释道.

“我又沒说你们有关系.你紧张什么啊.”屈玲珑似笑非笑的看着段枫说道.

段枫在听到屈玲珑的话后.一愣.随即就明白了过來.屈玲珑这是给自己挖了个坑.让自己往里面跳.

“屈玲珑你知不知道.你今天晚上真的很让人讨厌.”段枫脸上微微有些不悦的说道:“如果不是你.今天晚上怎么可能会发生这么多事情呢.”

屈玲珑顿时不乐意了起來:“段枫.你少给老娘身上泼脏水啊.我又沒逼着你那个小表妹去踢爆郝洛川的蛋.是她自己去的.”

“你不说.她能想起來吗.”

“她不这么做.你能够霸气外露吗.”屈玲珑丝毫不惧的说道.

段枫顿时无语了起來.女人就是这样.你和她讲理.她和你蛮不讲理.你不和她讲理.她给你胡搅蛮缠.

毕竟蛮不讲理是女人的特权.

所以男人和女人讲道理.并不是一件明智的事情.

“这么说.我应该感谢你了.”

“不用客气.谁让咱们是自己人.”屈玲珑一脸无所谓的说道.

段枫顿时无言以对.这女人的脸皮太厚了

(PS:昨天喝高了.更新晚了.希望各位兄弟姐妹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