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826章 先挑软的捏

第八百二十六章 先挑软的捏

今天的夜晚,对于普通人来说和往常一夜,是一个格外宁静的夜晚,但是对于参加了冷悠然名媛酒会的人来说,绝对是难忘的一夜。

段云阳的强势,段枫的目空一切,深深的刻在了众人的心底,留下了难以磨灭的记忆。

本来一场好好的酒会,谁能够想到竟然会成为卢俊臣被踩之地,郝洛川的被废之地,虽然他们不知道段子义等人最后会怎么样,但可以肯定的是段枫绝对饶不了他们。

江南市关爱医院是一家私人医院,而关爱医院最大的股东就是卢家。

郝洛川就是被送往了这家关爱医院。

包括卢俊臣也是如此。

房车风驰电掣冲到医院急诊中心门口,一群早已得了通知的医生护士围上来,用担架将卢俊臣和郝洛川一同抬进了手术室。

大约过了十几分钟,卢家的人和郝家的人都一个个感到了医院之中,脸上充满了浓浓的担忧之色!

一群人显得浩浩荡荡,就连院长也在深夜被从睡梦中给惊醒了过来。

由于众人都不知道卢俊臣和郝洛川的情况,知道的人都进到了手术室之中,所以他们只能够站在手术室门口等待。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手术室里面的的红灯一直在闪烁着光芒。

当所有医生给卢俊臣刚刚检查完身体的时候,卢俊臣悠悠的从昏迷中清醒了过来,他的第一感觉就是浑身上下犹如散架了一般的疼痛难忍。

这让他忍不住的倒抽了一口凉气。

当看到卢俊臣醒来之后,主治医师急忙问道:“卢少,您醒了,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浑身上下都不舒服。”卢俊臣咬着牙说道:“我身体怎么了,怎么会这么疼?”

“卢少,您再昏迷前身体受到了重大的撞击,虽然身上的骨头没有断裂,但是却依然伤到了骨头,所以您才会感觉浑身上下疼痛!”主治医师小心翼翼的回答道。

听到这名医生的话后,卢俊臣的脑海中瞬间响起了自己被段云阳一脚给踢飞出去的情景,脸色立即变得狰狞了起来,那双眸子之中也闪过一道疯狂的杀意:“段云阳,这件事情老子和你没完!”

卢俊臣话中的恨意和杀意没有丝毫的隐藏,全部都爆发了出来。

本来就有些沉闷的手术室因为卢俊臣的话,使得四周的空气仿佛被冻结了一般,充满了凉意。

“告诉我,你们是怎么办我接到医院来的?”

“您给我们打过电话之后,我们就立刻开着救护车过去了,只是……只是……”

“只是什么,不要吞吞吐吐!”

“是!”主治医师打了一个冷颤,急忙说道:“只是等我们赶到地方的时候,您和郝少都已经躺在了名媛会门口的马路上!”

“什么!”卢俊臣在听道这句话后,情绪立刻变得激动了起来,可能是触碰到了身体上的伤口,使得卢俊臣倒抽了一口凉气。

这名主治医师没有敢在说话,他能够清晰的感受到卢俊臣那双眸子之中的怒意,仿佛要吃人一般。

一时间整个手术室的气氛再次变得诡异了起来。

过了片刻之后,卢俊臣慢慢调整了下自己的心情,但是呼吸还是显得微微有些急促。

被人打过之后还被扔到马路上,换谁也不可能一下子就调整好自己的心情。

“洛川现在怎么样了?”卢俊臣重重的问道。

“不清楚,现在郝少在另外一间手术室!”

卢俊臣陷入到了沉默之中,当时他就在酒会大厅,清晰的看到了郝洛川身上的伤势,心中比任何人都知道郝洛川身上的伤势如何,他知道郝洛川这辈子算是完蛋了。

“将我推出去!”卢俊臣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说道。

“卢少,您还没有……”

还没有等这个主治医师把话说完,就被卢俊臣给打断了,声音充满了阴森:“难道你听不懂人话吗?”

主治医师只感觉浑身上下冷汗直冒,没有敢再说什么,立刻让人将卢俊臣给推了出去。

此刻手术室外,众人在看到其中一间手术室红灭掉之后,立刻将所有的目光投向了手术室的门口。

这一刻,众人只感觉度日如年。

顷刻间,卢俊臣从手术室中被推了出来,无论是卢家的人还是郝家的人,都急忙冲了过去,脸上充满了担忧之色。

“俊臣,你怎么样,没事吧?”其中一个妇人眼圈微微有些泛红,眼眶之中包含着泪花,但是强忍着没有流出。

卢俊臣从脸上强挤出了一道笑意:“妈,我没事,你不用担心的。”

卢俊臣的母亲常娟在看到自己儿子那一脸强颜欢笑的模样之后,心中犹如被针扎一把你的疼痛。

“俊臣,谁做的?”卢俊臣的父亲卢丙纶一脸阴森的问道。

“段云阳!”卢俊臣咬牙切齿的说道,那双眸子之中的杀意不言而喻。

段云阳?

愕然听到这三个字之后,所有人都是一怔,脸上充满了震惊之色。

“到底怎么回事?”

卢俊臣知道在酒会上发生的事情根本无法隐瞒,所以他就将事情的来龙去脉完全的说了一遍。

随着众人的诉说,一时间众人的脸色阴晴不停的变幻着。

众人卢俊臣将事情的来龙去脉完全的说了出来,整个走廊之中也随之陷入到了死寂一般的沉静。

段云阳不比阿猫阿狗,他们惹不起段家,可是又不甘心将这口恶气给咽到肚子里面。

但是下一刻之后,一个哭泣声在整个走廊之中响起,接着再也没有了声音。

众人急忙回头看去,只见一个妇人不受控制的向后倒去,脸色一片惨白,旁边的人在看到这一幕之后眼疾手快的将这个妇人给扶住了!

“哥,你一定要为洛川报仇啊,一定要为洛川报仇啊,一定要让神若华还有段云阳血债血偿!”郝洛川的母亲卢淑敏哭泣着说道。

卢丙纶没有说话,而是将眉头死死的皱了一起。

儿子被打的犹如一条丧家之犬,外甥从今以后很有可能失去一个男人的资格,他的心中充满了愤怒的火焰,然而愤怒的火焰,却并没有让他丧失理智,而是使得他比任何时候都要清醒。

郝洛川是他卢家的外甥,但是神若华何尝不是段家的外甥,要是真的斗起来,卢家连一丝的胜算都没有。

毕竟段家的势力太大了。

只是片刻间,卢淑敏就已经哭成了一个泪人,毕竟郝洛川是她怀胎十月生下来的,是她身上掉下来的一块肉,郝洛川遭此大罪,她的心异常的难受。

虽然郝洛川在很多人的眼中是一个畜生,甚至连畜生都不如,但毕竟郝洛川是从她身上掉下来的一块肉,无论郝洛川怎么样,都是她卢淑敏的儿子,这点是无法改变的。

“丙纶,这件事情绝对不能够算,段家怎么了,段家的人就能够随意打我儿子吗?”常娟也随之开口说道:“他们凭什么,难道段家家大业大,就可以目中无人吗?”

“哥,你一定要为他们报仇啊,绝对不能够放过神若华那个婊;子还有段云阳!”

卢丙纶狠狠的瞪了一眼卢淑敏和常娟:“闭嘴!”

当看到卢丙纶的脸色之后,两女都没有敢在说什么,不过卢淑敏依然在不停的抽泣着。

“你们以为我不想报仇吗?”卢丙纶重重的说道:“可是对方是段云阳,你没听俊臣说吗,段枫还参与了进来,段枫是什么人,是我们能够招惹的起的吗?”

“段枫可是一个煞星,谁见到他都要退避三舍,不然长孙家就是下场。”

听到长孙家之后,众人浑身上下打了一个冷颤,长孙家在江南市可以说已经是地头蛇,可是却依然消失在了这片土地之上。

“难道我们就这么算了吗?”

“当然不能够算,这件事情段家还有神家必须要给我一个说法。”卢丙纶一脸狰狞的说道:“等我回去之后,召集所有人研究一下,怎么做!”

“但是在这之前,你们任何人都不能够找段云阳还有神若华的麻烦,不然被段枫给宰了别怪我没提醒。”

说起段枫,卢丙纶的心中也充满了忌惮,毕竟段枫实在是太不按照套路出牌了,或者说段枫压根就没有任何套路,他只是心随我意,想动就动!

“虽然不能够拿段云阳开刀,但是冷悠然这个婊;子我还是可以收拾她的。”卢丙纶双眸之中立刻射出了一道凌厉的杀意。

柿子专挑软的捏,卢丙纶和卢俊臣的选择一样,都是想要先从冷悠然的身上下手。

“爸,我要让冷悠然一张嘴唇万客偿,夜夜横醉男人床!”卢俊臣的脸色阴沉到了极点,从他口中吐出的话也显得有些阴森恐怖。

“对,今天这事也要算在冷悠然的身上,绝对不能够轻易饶了她。”常娟立刻说道:“明明一个婊;子,却还要理牌坊,一定要让她千人骑万人跨!”

“这样太便宜她了。”卢丙纶的嘴角慢慢露出了一道残忍的笑意:“我会让冷家称为整个江南的笑柄,让冷家永远都抬不起头!”

理想很丰满,可是现实永远都是非常的骨干。

冷悠然已经有了应对之策,而且段枫和段云阳还打算明天就去卢家看戏,顺便道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