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845章 屈玲珑的自责

第八百四十五章 屈玲珑的自责

%d7%cf%d3%c4%b8%f3手术室之中,依然在对段云阳进行抢救,

而手术室外,段枫则是來回的踱步,不停的走动,他的一颗心也随着时间的推移提到了嗓子眼上面,而且脸色还异常的难看,

段枫不停的在走廊之上徘徊,

时间不停的流逝着,而段枫感觉在这一段时间里面就好像过了好几个世纪一样的漫长,

而就在段枫等待的时候,戚烟梦终于來到了医院之中,随之陪同而來的还有纪含香和屈玲珑以及林忆如,毕竟四个女人在一起,而且车被段枫给开走了,为了赶时间,只有让屈玲珑开车过來了,

等來到医院之后,戚烟梦四女沒有任何的犹豫,直接奔着三楼的手术室而去,

來到手术室门口,就立刻看到了段枫那一脸充满担忧而又忐忑的神情,

“段枫,现在怎么样了,”戚烟梦走到段枫面前立刻焦虑的问道,

段枫脸上充满了苦涩,直接摇了摇头道:“我不知道,现在云阳还在手术室之中,”

说着段枫将目光投向了那一直亮着红灯的手术室门口,

戚烟梦在听到这句话后,一颗心瞬间不受控制的提到了嗓子眼上面:“到底怎么回事,”

“我也不知道,有人要杀云阳,等我赶到的时候,还是晚了一步,”段枫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说道,

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段枫现在也沒有搞清楚,更为准确的说是他根本沒有去想,因为此刻他的一颗心已经全部都在了段云阳的安危上,

戚烟梦一愣,有人要杀段云阳,段云阳得罪了什么人,竟然使得对方要他的命,难道就不怕段家那疯狂的报复吗,

看到戚烟梦沉默,段枫缓缓的再次开口,语气显得十分沉重:“梦梦,你说云阳万一真有个好歹,我应该怎么给三叔交代,应该怎么告诉老爷子呢,”

一想到段定康和段老爷子,段枫的心中就会莫名的升起一份悲痛之情,

段定康虽然就找过段枫一次,但是段枫能够清晰的感受到,段定康是真的为他好,是真的把他当成了自己的亲侄子,就算段云阳想要做段家家主,段定康都沒有帮他,而是选择了帮助段枫成为段家家主,一是因为段枫当上段家家主就多一道保命符,二是因为段家家主有德者居之,

段枫不知道如何面对段定康,这个一心为自己着想的三叔,

而段老爷子年事已高,段枫沒有回來之前,他最喜欢的就是段云阳了,如果段云阳万一真有一个好歹,他怎么告诉段老爷子,怎么说,

段老爷子年事已高,虽然看起來十分硬朗,但那只是表面而已,他能够接受的住这个打击吗,要知道白发人送黑发人是这个世界上为数不多最痛苦的事情之一了,

戚烟梦在听到段枫的话后,立刻陷入到了深深的沉默之中,因为她也不知道应该如何说,如果告诉他们,

现在只能够祈求老天爷保佑段云阳千万不要有生命危险,

看着戚烟梦和段枫那一脸担忧的神情,纪含香微微的叹息了一声说道:“放心吧,段云阳一定会沒有事情的,”

段枫苦笑了一声,沒有说什么,慢慢的坐在了一旁的椅子上面,

林忆如在看到这一幕之后,直接向着段枫走了过去,直接拉住段枫的手道:“段云阳不会有事的,”

不知道过了多久,手术室的灯终于熄灭了,

在手术室的灯熄灭的那一刻,段枫嗖的一下就到了手术室门口,紧接着戚烟梦等人也跟着走了过去,

片刻间,段云阳就被推了出來,

“云阳,云阳……”段枫在看到段云阳之后,立刻喊道,

可是等段枫喊了几声之后,发现段云阳沒有任何的反应,段枫立刻抬头看向了主治医师:“医生,他怎么样了,我哥怎么样了,”

主治医师微微的叹息了一声,脸上充满了苦涩,

下一刻,段枫的身体不受控制的哆嗦了一下:“他到底怎么样了,”

“那个利刃刺破了他的胸口,幸亏他的心脏和常人之间的不同,有些偏移,只差三毫米就……”

“我他妈的再问你他到底怎么样了,有事沒事,”段枫直接怒吼一声,

看到这一幕之后,屈玲珑急忙走上前,拉了一下段枫,然后一脸歉意的看着医生道:“医生,对不起,他的情绪有点激动,您别生气,”

屈玲珑将姿态摆放的很低,毕竟现在是人家在救人,若是真得罪人家,人家不救了那就完蛋了,或者说在手术室之中做点手脚,让你哭都沒地方哭,

要知道医生可是不能够得罪的,

“沒事,他的心情我能够理解,”这名医生显得非常和气的说道,

“那医生,他怎么样了,”

这名医生再次的叹息了一声:“在來的路上,他因为失血过多,已经休克,而在送到医院之中进行手术的时候,我们虽然对他进行了止血,但是在手术之中难免还会失血,所以在手术结束完毕之后沒有多久,他的心跳就骤然停止了下來,经过我们用心肺复苏电击术,使得他再次有了心跳,但是却依然让他又失血了,毕竟心肺复苏……”

“这个我理解,那医生,他现在到底有沒有生命的危险,”

“有,”这名医生非常肯定的说道:“如果他能够撑到明天早晨八点,他就会脱离危险期,”

这名医生将话说的很委婉,但是众人又不是傻子,直接从这名医生的口中听出了另外一个意思,那就是如果段云阳撑不到明天早晨八点,那么就要准备给他收尸吧,

段枫在听到这些话之后,完全的石化在了哪里,犹如雕像一般,

现在可以说段云阳的一只脚还在鬼门关徘徊着,如果撑不到明天的话,就会死,

而就在趁着段枫发呆的时候,屈玲珑对着医生道了谢,然后将这个医生给送到了一旁,

不是她想送,而是她怕段枫发怒,把这个医生给直接杀了,

段云阳被护士送到了重症观察室之中,躺在病**的段云阳身上插了无数管子电线,戴着氧气面罩,医疗仪器有节奏的发出滴滴的鸣叫声,

段枫回过神之后,立刻就走向了重症观察室,

病房之中,段云阳躺在病床之上一动不动,那张脸色充满了苍白,

“段云阳,你千万要给老子挺住啊,千万不能有事,千万要挺住啊,”段枫看着躺在病**的段云阳,颤抖着说道,

戚烟梦在看到这一幕之后,立刻紧紧的握住了段枫的手,

“段枫,我们告诉三叔吧,”戚烟梦轻声道,

不是戚烟梦要给段枫泼冷水,而是凡事都要做好最坏的打算,万一段云阳撑不到明天呢,万一他真的死了,在死之前他父母都沒有见上一面,那样将会更加不知道应该如何交代,

段枫沒有说话,而是沉闷的点了点头,

可是等戚烟梦拿出手机的时候突然发现沒有段定康的号码:“段枫,你有三叔的号码沒有,”

段枫沉默着摇了摇头,这一刻他什么话都不想说,什么话也不愿意说,

看到段枫沉默,戚烟梦扭头看向了纪含香:“含香,你能够联系上我三叔吗,”

“我尽力吧,”说着纪含香就走出了病房之中,

此刻她是一点都不想在这个病房里面呆着,气氛太沉闷不说,段枫那一脸痛苦的神情,犹如一把利刃在她纪含香的胸口狠狠的捅了一刀一般,让她异常的难受,

走出病房之中,纪含香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努力的使自己平复了一下心情,才缓缓的拿出了手机,

纪含香的心如刀割,戚烟梦和林忆如两女更是如此,段枫那痛苦的神情,那悲愤的神情,让两女心中异常的难受,她们多想代替段枫承受这份痛苦,可是她们知道,这份痛苦,她们代替不了,

而戚烟梦心中不仅因为段枫的那痛苦的神情难受,还因为段云阳而难受,因为这么多女人之中就她和段云阳打的交道多,她能够感受到段云阳真的是一个好堂哥,真的是一个好大哥,可是现在却……

而屈玲珑此刻的脸上则充满了自责,如果不是她想要宰段枫一顿,如果不是她当时在吃饭之后不想走,如果不是……

这一刻的屈玲珑内心之中充满了懊悔之意,如果当时听段枫的去大排档吃,或者是当时吃完饭就走的话,或许段云阳就不会这样躺在这里,

可是这个世界上沒有卖后悔药的,

“段枫,对不起,如果不是我非要让你请我们吃饭,或许……”

还沒有等屈玲珑把话说完,就被段枫给打断道:“这事不能够怪你,就算沒有你,谁也不知道我会不会再做其他事情而无法接电话,”

“段枫我……”

“不用自责,我真的沒有怪你,”段枫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道,

虽然段枫嘴上这么说,但是看着段枫的脸色,屈玲珑的内心,仿佛被人用冰冷的利刃狠狠的戳了一刀又一刀一般的难受,

段枫若是说她两句,她的心中或许会好过些,但是现在段枫却什么都沒有说,

(ps:各位兄弟姐妹,秋枫提前祝你们元宵节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