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846章 悲痛之中

第八百四十六章 悲痛之中

纪含香不知道用了什么办法联系上了段定康.而且已经将段云阳的事情完全的在电话里面告诉了段炎国.

而段炎国在得知这一切之后陷入到了深深的沉默之中.他沒有将这件事情告诉自己的妻子.而是随意编织了一个谎言.就开车去了医院之中.

不是他不想告诉自己的老婆.而是他怕自己的老婆经受不住这份打击.

此刻重症观察室里面的气氛充满了沉闷和压抑.

沒有一个人说话.所有人的目光都在段云阳的身上.内心之中都在祈求段云阳千万不要出事.

有人说.在快乐的时候.总会觉得时间流逝的非常快.眨眼即过.但在悲伤痛苦的时候.时间就会显得非常缓慢.仿佛度日如年.

此刻段枫就有这种感觉.他感觉时间过的太慢了.真的太慢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段定康终于來到了医院之中.直接奔着重症观察室而來.

顷刻间.段定康就來到了重症观察室.不过他沒有直接走进去.而是透过一旁的玻璃直接看到了一动不动的躺在病**的段云阳.

此刻段云阳那充满造型的发型显得十分的凌乱不堪.那苍白的脸上沒有一丝血色.干枯的嘴唇微微发紫.甚至呼吸时连胸膛的起伏都显得是那么的无力.

看到这一幕之后.段定康只感觉自己心头一酸.忍不住的落下了泪水.

自己的儿子躺在病**.一动不动.甚至很有可能会永无相见之日.只要一想到这里.段定康的内心之中就像是有千万只蚂蚁在嗜咬着他的心脏一般.非常疼痛.

段定康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然后伸出手轻轻的擦拭了一眼脸颊之上的泪水.然后推开门走了进來.

“嘎吱.”

伴随着一声轻微的推门声.段定康走了进去.

而这道推门的声音.也惊动了段枫等人.一个个急忙扭头向着门口看去.当看到是段定康之后.段枫唰的一下站了一起.一脸内疚的看着段云阳.

“三叔.对不起.我……”

还沒有等段枫把话说完.就被段定康给摆手打断道:“不用自责.你已经尽力了.”

段定康沒有责怪段枫.就像他沒有责怪屈玲珑一样.

段枫在听到段定康的话后.只感觉有一块巨石压在了自己的胸口一般.让他呼吸不畅.异常难受.

段定康伸出手轻轻的拍了一下段枫的肩膀:“我知道你想让我骂你两句.或者打你两下.可是段枫.你让我怎么骂你.怎么打你.”

段定康并沒有因为段云阳而乱了方寸.反而显得十分镇定.

“又不是你对云阳动手的.而且你也去救云阳了.如果不是你的话.他现在恐怕早就死了.你给三叔说.你让三叔怎么责怪你呢.”段定康看着段枫说道:“云阳比你大.理应是他照顾你.可是现在是你救了他.我能说你什么.”

“不过.说实话.我确实很想骂你两句.但是我找不到任何骂你.责怪你的理由.真的找不到.”段定康轻轻的摇了摇头.

“三叔……”

“好了.不用说了.我知道你的心情.我能够明白.但是你要相信云阳一定能够挺过去.他绝对不会有事的.”段云阳在说出最后的一句话时.底气明显显得十分不足.因为他真的沒有把握.

段枫沒有在说什么.而段定康则是慢慢的走向了段云阳.虽然段定康极力的控制着自己.但是等他越靠近段云阳的时候.身体就会微微的颤抖一下.虽然不明显.但是确实颤抖了.

躺在病**的可是他段定康的儿子啊.这一刻谁都沒有他的心痛.谁都不可能体会他现在的心情.就连段枫也不能.

虽然和段枫说话的时候.段定康嘴上说着沒事.脸色也显得很正常.但那只是假象.人都会有一张比较虚伪的面具.在必要的时候都会给自己戴在脸上.用來掩饰自己的内心.

而在刚刚和段枫说话时.段定康就戴上了这个虚伪的面具.如今靠近段云阳.那张虚伪的面具.他再也戴不下去了.

这一刻的他只是一个父亲.看着躺在病**的儿子.内心之中犹如针扎一般的疼痛.他的心这一刻在滴血.

他多么希望躺在这里的是他.而不是段云阳.他多么的想要代替段云阳去死.可是他知道.这根本不可能.

一时间.段定康的眼眶变得红润了起來.双眸之中包含着泪花.

段定康慢慢的伸出手.轻轻的抚摸了一下段云阳的头发.那双手在这一刻充满了颤抖.他再害怕.真的害怕.害怕段云阳真的会离他而去.他就这么一个儿子.就这么一个独子.若是段云阳死了.那么他段定康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不知不觉间.段定康眼眶中的泪水不受控制的流了出來.但是他却紧紧的咬着嘴唇.沒有发出任何的声音.仍由泪水越流越多.

他不敢哭出声.他怕打扰到这病房之中的宁静.

静谧的病房内.泣不成声的段定康深深埋着头.

脑海中尽是段云阳.有段云阳的童年.有段云阳那叛逆的青春期.有段云阳一步步走向成熟的时期.有段云阳……

所有的一幕幕都犹如放电影一般.在段定康的脑海之中不停的播放着.

而段枫等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走出了病房.悄无声息的走了出去.只留下了段定康和段云阳父子二人.

病房外.段枫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然后转身向着卫生间里面走去.

段枫走进卫生间之后.立刻从兜里摸出一根烟.点燃.深深吸了一口.然后缓缓吐出.如同吐出沉郁已久的闷气.而眼眶不知道是被香烟熏的还是因为段定康的事情.使得他眼眶通红.

吸了几口香烟之后.段枫的左拳在这一刻陡然握紧.对着一旁的卫生间狠狠的砸了过去.

“砰.”

伴随着一声巨大的闷响声.卫生间的门直接被段枫给打烂.

幸好里面沒人.不然里面的人绝对会遭殃.

现在的段枫内心之中充满了怒火.他想要发泄.可是却又无从发泄.

一支香烟.在不知不觉中已经燃完.段枫接着又给自己点燃了一根香烟.

一连抽完两根香烟.段枫才离开了卫生间.

而此刻戚烟梦等人依然还在病房的外面.在看到段枫从卫生间里面走出來之后.

林忆如立刻一脸关心的走了上前:“段枫.你沒事吧.”

“沒事.”段枫缓缓的说道:“云阳现在怎么样.”

“三叔在里面呢.”

段枫听到林忆如的话透过玻璃看向了病房之中.

虽然只能够看到背影.但是段枫可以保证此刻段定康正在和段云阳说着话.

段定康握着段云阳冰冷的手.声音低沉而又嘶哑的说道:“云阳.醒來吧.爸还等着你结婚呢.还带着带孙子呢.你妈还在家等着你回去带她去美容呢……”

静谧的病房之中除了段定康的声音.就只剩下了冰冷的仪器那滴滴的声音.

段定康握着段云阳拿冰冷的手.泪中带笑.悲恸啼哭:“云阳.爸求求你了.你醒过來好吗.你忘记了你答应我的事情吗.等我老了.你要带着我和你妈去旅游的.云阳.爸知道.这些年爸不够关心你.沒有在段家之中给予你任何帮助.不是爸不想帮你.而是爸真的不能够插手.只要你醒过來.你要我做什么.我都答应你……”

说着.段定康的泪水顺着脸颊滑落到了段云阳的那冰冷的手上.

但是段云阳躺在病床之上.依然一动不动.

“云阳.我求求你了.你千万要醒过來.千万要醒过來啊……”

段枫在外面看着段定康那不停颤抖的身体.眼眶也微微变得有些红润了起來.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段枫努力的想要平复自己的心情.可是却无论如何都平复不下.

“云阳.你千万要醒过來.我这辈子还沒有和你做够兄弟呢.你一定要挺过來啊.”段枫看着躺在病房之中的段云阳喃喃的说道.

话音落下.段枫扭头看了一眼纪含香和屈玲珑道:“含香.你们先回去吧.留在这里也沒什么事情.明天你们还有事情要做呢.”

纪含香有些心疼的看着段枫道:“沒事.我们留下吧.”

段枫哪里不知道纪含香的想法.立刻开口道:“不用.你们留在这里也帮不上什么忙.回去吧.忆如你也回去休息吧.”

“段枫.我……”

“你们都留下也沒有任何的用处.还是回去休息吧.”

“那好吧.我们就先走了.明天我们再來.”纪含香说着就拉着林忆如的手就准备离开.

屈玲珑看这段枫张了张嘴.还想在说什么.但是最终还是沒有说出口.

“梦梦.你也开车回去吧.”段枫扭头看着戚烟梦道:“若是我们两个都不回去的话.老爷子会担心的.你回去陪陪他吧.”

戚烟梦本想留下和段枫一起等.但是在听到段枫说出段老爷子后.戚烟梦无奈的点了点头:“那好吧.我就走了.有什么事情一定要给我打电话.知道吗.”

(PS:秋枫祝各位兄弟姐妹元宵节快乐;同时秋枫也要道歉.对于手机站更新重复的问題.秋枫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竟然重复了.而且秋枫明明发了四章.可是第四章却是第三章的内容.估计现在已经调整过來了.对此给各位兄弟姐妹阅读造成的不便.秋枫真的很抱歉.希望各位兄弟姐妹能够谅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