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861章 段老发怒

第八百六十一章 段老发怒

纪含香一脸深情的注视着自己怀中的段枫,泪水犹如断线的的珠子一般,一滴一滴顺着脸颊滑落了下来,心中一阵阵的抽痛!

而就在这个时候,林忆如和屈玲珑两女也急忙跑了过去,眼眶通红一片,泪水忍不住的流了下来。

一时间纪含香哭的撕心裂肺:“段枫,你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你这些年到底经历了什么,混蛋,你一向不是都很厉害吗,为什么会丧失理智,为什么会丧失理智呢?你知道不知道你这个样子有多少人为你担惊受怕,有多少人为你牵肠挂肚,有多少人为你心痛,有多少人……”

纪含香越说脸颊上的泪水就越多,脸上的神色也越来越痛苦!

这一刻,纪含香只是一个小女人,一个爱段枫的小女人,一个偿过七年之痒的女人,一个为段枫无私奉献青春的女人……

这一刻,她心中的那份爱意再也不受控制的流露在了所有人的面前!

林忆如和屈玲珑两人也是哭的伤心欲绝,哭的心神寸断!

看到这一幕之后,旁边那个将段枫给砸晕过去的男人忍不住的开口说道:“抱歉啊,虽然我知道这个时候打扰到你们很不合适,但是你们要在这样下去,他可能就会因为失血过多而挂掉!”

听到这个男人的话后,纪含香三人立刻回过神来!

“对,对,要给段枫医治身上的伤口!”

而就在这个时候,皇甫哲直接扭头看向了这个男人道:“敢问朋友是谁?”

听到皇甫哲的话后,这个男人扭头看了一眼皇甫哲,淡淡的说道:“放心,我们不是敌人,你们照顾好他,我走了!”

话音落下,这个男人身影一闪,就到了窗户旁边!

就在这个男人动的时候,皇甫哲也动了,直接一闪就到了这个男人的身边,就当他准备伸出手的时候,这个男人直接纵身一跳,从窗户口跳了下去。

犹如蜘蛛侠一般,慢慢的向下滑落而去。

“皇甫哲,我走了,帮我照顾好段枫!”

看着这个男人一瘸一拐的慢慢消失在了这黑色的雨夜之中,皇甫哲微微的叹息了一声,同时心中也升起了一阵的疑惑,这个男人到底是谁?

为什么会给他一种熟悉的感觉,可是那身影和眼神,为什么却又是那么的陌生呢?

皇甫哲看了一眼段枫,慢慢的走到了段枫的身边,然后蹲下身,从段枫身上摸出香烟,给自己点燃,狠狠的抽了一口,将烟雾吐出来之后,立刻就拿出了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

“我是皇甫哲,现在你们去xx路……”皇甫哲完全以一副冰冷命令的口吻说道。

片刻之后皇甫哲挂断了电话,看了一眼躺在地上双目怒视着的段定康,皇甫哲再次叹息了一声,为段定康而叹息!

可以说,段定康死的很冤,很冤,这本来就不关他的事,可是却死了,一切都只因为赤血玉,他不想让龙爷得到赤血玉,至于为什么不想让龙爷得到赤血玉那就不知道了!

因为段定康已经带着答案离开了人世!

皇甫哲再次拨通了江南市警局的电话,在他从楼下来的时候,楼下死了不少的人,显然都是被龙爷给杀死的,而且还有不少的病人恐怕都受到了惊吓,他需要立刻封锁消息!

绝对不能让这次的事情传出去一丁点!

与此同时,戚烟梦也终于回到了段家,不过这一路之上却是历尽了艰辛和腥风血雨,如果不是段枫让葬天在暗中保护戚烟梦,她绝对回不到段家。

因为龙爷不仅在路上埋伏了他们,而且还在段家不远处留下了人,可以说这一路之上都是葬天为戚烟梦杀出了一条血路,是葬天为戚烟梦躺出了一个通天大道才使得她回到了段家之中!

本来段老爷子已经要睡觉了,但是在得知自己的孙媳妇被人给刺杀之后,当即就大发雷霆,不停的拨打电话,那双虎眸之中的怒意没有丝毫的掩饰。

每一个电话,段老爷子都是用极其难听的话谴责对方。

一时间江南市所有的高官都在半夜之中因为段老爷而重新起床,开始陷入到了紧张忙碌之中。

一股风雨欲来风满楼的压抑气息,犹如一块巨石一般,压在了所有人的胸口。

戚烟梦遭受袭击,段老爷子自然要关心的对戚烟梦问东问西,片刻间就知道段云阳受伤了。

这让段老爷子脸色巨变不已,那张布满了皱纹的脸庞之上充满了滔天的怒意。

段家这么多子弟之中,段老爷子最喜欢的就是段云阳和段枫两兄弟,如今段云阳身在医院生死不知,段枫在一旁守护!

如果让段老爷子此刻知道段定康已经死了的消息,不知道还能不能承受住这份打击,白发人送黑发人可是这个世界最为痛苦的事情之一,他已经送走了段莫宁,如今又要送走段定康,他能够承受的住这份打击吗?

“爷爷,您没事吧?”戚烟梦看着段老爷子那张充满怒火的脸庞轻声的问道。

“没事!”段老爷子重重的说道:“走,我们去医院看看云阳现在怎么样!”

虽然段老爷子是金字塔的顶尖人物,但是同时他也是一个老人,一个有子孙的老人,如今听到自己的孙子住在医院之中,而且生死两说,他怎么可能坐的住!

“爷爷,我们明天再去吧,我相信堂哥一定会没事的。”戚烟梦看着满脸担忧的段老爷子轻声安慰道:“而且我们去了也没有任何的用处,只能够在哪里等着……”

耳旁响起戚烟梦的话后,段老爷子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将自己心中的怒火给压在了心头,然后缓缓的开口说道:“好吧,明天一早,我们爷俩就去医院!”

“恩!”

此刻,医院之中,皇甫哲已经将医院之中的医生给召集了过来,给段云阳检查了一番之后,发现没有受到什么伤害之后,就立刻给段云阳转移了病房!

而段枫则是被推进手术室处理伤口去了。

纪含香三女在外面一脸担忧的看着手术室。

此刻纪含香三女是担心段枫,但是皇甫哲却在想段定康的事情,段定康死了,被龙爷给杀了,等下段枫醒来怎么办?

段老爷子知道了,又该怎么办?

皇甫哲无奈的叹息了一声,看来段枫和龙爷之间只能够有一个活着的了。

清晨,东方天际出现了一片红霞,照的整个城市红通通的,像是被盖上了一层玫瑰花瓣一般。

昨夜无论是街头的厮杀还是因为医院之中的厮杀,都被一夜之中的雨水给清晰了干净,空气之中弥漫着一道雨后的芬香之味!

而段枫做了一个梦,一个很长的梦,梦中杀伐征战不断,战火连天,猩红的鲜血流淌成河,无数的尸体横七竖八的躺在地上,无数的惨叫和炮火声交织成一曲地狱的乐章。

整个梦中就犹如人间炼狱一般,到处都是杀戮,都是都是尸体,到处都是鲜血!

段枫挣扎,想喊,想逃跑,可浑身却动弹不得,眼睁睁看着敌人的枪口指着他!

因为畏惧而产生的狂暴焦躁,令他发出了愤怒绝望而又不敢的吼叫,他想要反抗,想要奋力的反抗,想要闪躲!

可是无论如何他都无法动弹丝毫,都无法阻止子弹朝着自己的眉心急速的飞来,就当子弹即将打破段枫脑袋,段枫露出绝望神色的时候,画面突然一转,场景猛然一变!

段枫伸手触摸到了一具柔软的娇躯,温香软玉,**蚀骨,狂暴中的段枫没有任何的犹豫,直接抱住了这具柔软的娇气,用力且粗暴的撕扯着她的衣服,在她似痛苦似愉悦的呻;吟里,不停的冲击着!

**如怒海,女人如扁舟,海掀巨浪,扁舟摇曳!

不知道过了多久,段枫的口中突然发出了一道痛苦的呻;吟声,眼睫毛也微微的颤抖了一下。

看到这一幕之后,林忆如等人的脸上顿时露出了喜色!

下一刻,段枫缓缓的睁开了双眼,映入眼帘的,是洁白的房间,洁白的大床……

“水……水……”段枫只感觉自己喉咙之中犹如烈火在燃烧一般,又干又痛。

“啊,段枫,你醒了,你醒了!”病房之中所有人的脸上都露出了欢喜之色!

“水……”段枫无比虚弱的说道。

再次听到段枫的话后,纪含香急忙走向一旁将准备的好的水端了过来,用勺子一口一口的喂着段枫!

喝了两口水之后,段枫才感觉自己的喉咙不是怎么痛了,想坐起身,却发现自己动不了,四肢仿佛已不属于自己,想动动手指都艰难万分。

“恩!”段枫忍不住的发出了一声痛苦的声音!

“段枫,你没事吧?”一道悦耳的声音立刻在段枫的耳边响起。

段枫眼珠子一转,立刻就看到了纪含香和屈玲珑以及林忆如三女那泪眼婆娑,一脸的憔悴!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什么我身上这么痛?”段枫的声音之中充满嘶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