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862章 现实最残忍

第八百六十二章 现实最残忍

听到段枫的话后,病房之中立刻陷入到了一股沉闷的气氛之中,所有人都沉默了起来。

看到众人都陷入到了沉默之中,段枫缓缓的再次开口说道:“怎么没人说话啊,忆如你告诉我,我这是到底怎么了?”

此刻段枫只感觉自己的头非常的痛,有很多事情,他根本都记不起来,他现在只记得龙爷来医院之中要杀他,要抢夺赤血玉和人体潜能开发的药剂……

总之现在段枫的头很痛,很痛!

看到众人都陷入沉默,段枫喃喃的说道:“我记得你们离开后没有多久龙爷来了,他说他派人去拦截你们了,对了还有梦梦……”

“可是你们现在都在这里……”段枫还没有把话说完,像是擦觉到了什么,心头猛然咯噔了一下,脸色一沉,立刻激动的喊道:“梦梦呢,梦梦在那,梦梦在那?”

看着段枫一脸激动的神情,林忆如急忙开口说道:“她马上就过来,马上就过来,段枫你别激动,别激动,梦梦没事的,她没事!”

听到林忆如的话后,段枫的情绪才慢慢的稳定下来:“那就好,那就好,梦梦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但是随即段枫的眉头立刻皱了起来:“为什么我身上这么痛呢,而且我感觉有好多事情我都想不起来了呢,我怎么会想不起来了呢?”

段枫的脸上慢慢露出了一道痛苦的神色。

就在这个时候,皇甫哲突然推门而入,一脸欣喜的说道:“段云阳醒了,他醒……”

话还没有说完,皇甫哲就看到了已经醒来的段枫,眼神立刻落在了段枫的身上:“你也醒了啊!”

“皇甫哲,你不是在京城吗?怎么在这里?”段枫一脸疑惑的说道:“难道我现在在做梦?”

话音刚刚落下,段枫再次的开口说道:“对,我一定在做梦,在做梦,那些都是假的!”

皇甫哲在看到这一幕之后,瞬间好像明白了什么一般,微微的叹息了一声,然后看了一眼林忆如三女道:“你们都还没有告诉他?”

三女立刻摇了摇头。

皇甫哲再次的叹息了一声,脸上露出了一道苦涩:“算了,坏人我来当吧,反正他早晚要知道!”

话音落下,皇甫哲的眼神立刻就落在了段枫的身上:“我知道哪些事情你都还记得,而且你也清楚你没有做梦,一切都是真的,龙爷来了,你三叔死了,死在了你的面前,你的疯魔症复发了,所以你就成这个样子了!”

皇甫哲的话很简略,也很简单,只是一句话就概括了所有的事情。

“不可能,我在做梦,我在做梦!”段枫的眼神之中闪过一道慌乱之意!

“你这不是做梦,而是事实,昨天晚上龙爷来了,他杀了你三叔,就在病房之中杀的他,现在他的尸体还在医院之中呢!”皇甫哲看着段枫重重的说道。

他知道段枫在逃避,这一刻他确实在逃避,当段枫的脑海中想到段定康死在自己面前的时候,段枫就开始逃避昨天晚上所发生的事情,他不愿意相信那一切都是真的。

此刻的段枫活在自己的谎言中,而皇甫哲的话就犹如一把残忍的匕首一般,直接将段枫的猛给戳的支离破碎!

“你放屁,我三叔怎么可能会死,他又没有得罪龙爷,怎么可能会死!”段枫立刻歇斯底里的后叫道。

但是随即段枫的脑海中浮现了段定康倒在地上手握赤血玉的场景,一时间的段枫内心狠狠的抽痛了起来,身体在这一刻也不受控制的颤抖了起来。

“段枫,你这样自欺欺人有意思吗?”皇甫哲的嘴角露出了一道苦涩,他心中清楚段定康的死对于段枫的打击很大,毕竟段定康对段枫不错,是段家为数不多不排斥他的人,但是却没有办法,段定康真的死了!

死了就是死了,人必须要面对现实!

“皇甫哲,你给老子滚,老子不想看到你!”段枫一脸慌张的说道。

“段枫,你他妈的以为我愿意管你愿意问你啊,我在告诉你最后一遍,段定康死了,你三叔死了,就死在了你的面前,是被龙爷给杀死的,现在他的尸体就在医院之中!”皇甫哲狠狠的说道:“用不用老子将他的尸体让人抬进来让你看看他到底死没死?让你看看你到底是不是在做梦!”

“皇甫哲,你给老子滚出去,滚出去,我他妈的不想看到你,不想看到你!”段枫躺在病**怒视着段枫,呼吸也慢慢变得急促了起来。

“你以为老子愿意看到你这样的一个懦夫吗,连面对事实的勇气都没有,真他妈的给清风丢脸,亏你还是鱼肠剑剑主!”说着皇甫哲重重的朝地上吐了一口痰!

段枫的脸色一时间难看到了极点:“皇甫哲,你说谁是懦夫!”

“谁是懦夫谁清楚!”

“你……”

“不服,你有本事从**跳下来打我,正好老子报昨天那一脚和三拳两剑之仇!”皇甫哲目光死死的盯着段枫!

“够了!”纪含香终于忍不住的喝道:“你们两个还有完没完!”

看到纪含香开口,皇甫哲冷哼一声,没有多说什么,直接扭头转身走了出去。

段枫在看到皇甫哲走出去之后,立刻看着纪含香问道:“含香,你告诉我,皇甫哲都在骗我对吗?他都在骗我,他是在骗我的对吗?”

看着段枫如此的神情,纪含香的心中疼痛到了极点,眼眶也慢慢变得红润了起来:“段枫,他说的是真的,三叔他……他已经……”

“不,你也在骗我,你也在骗我,三叔怎么可能会死呢,你和皇甫哲说好的在骗我,对不对,你和皇甫哲说好的再骗我!”段枫的神情有些激动:“对,一定是你和皇甫哲说好的在骗我!”

话音落下,段枫扭头看向了林忆如:“忆如,你告诉我,他们在骗我,对不对,他们在骗我!”

林忆如虽然也很想告诉段枫,他们是在开玩笑,可这确实是事实,是不争的事实!

林忆如一脸痛苦的看着:“段枫……”

“你是不是要告诉我,他们在骗我,你一定是想说他们在骗我对吗?”

此刻的段枫哪里还有昔日一丝的风采,这一刻的段枫显得特别颓废,或者说内心之中在害怕,在颤抖!

事实上,段枫的内心之中确实在害怕,对于段定康的死,段枫心中知道,知道段定康死在了自己的面前,但是他不敢相信,或者说不愿意去相信这一切都是真的!

因为他知道如何面对,不知道如何面对段云阳,如何面对那未曾谋面的三婶,如何面对自己的爷爷……

屈玲珑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眼眶中包含着泪水,看着段枫吼道:“段枫,你给老娘清醒一点行不行,他们没有骗你,这一切都是真的,皇甫哲也已经告诉我们了,你对这些肯定有记忆,不然你不会陷入疯魔症之中!”

虽然屈玲珑内心之中也犹如刀割一般的疼痛,也不想对段枫吼叫,但是却又没有办法!

她不想看到段枫这样自欺欺人,不想看到段枫这个样子!

这不是她心中那个敢作敢为,天不怕地不怕得段枫!

“段枫,你三叔已经死了,段定康死了,他死了!”屈玲珑的泪水终于忍不住的从脸颊之中滑落了下来:“他的死,让你的病情复发了,刺激到了你,不然你怎么可能会躺在病**?”

“你知道不知道,就连我们也遇敌了,如果不是我师父和皇甫哲,我们也死了!”

说着屈玲珑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没有去擦脸颊上的泪水,而是继续说道:“你知道吗?昨天你病情复发的时候,你连皇甫哲都要杀的,连皇甫哲都要杀的!”

“屈玲珑,你他妈的给老子闭嘴,谁他妈的让你开口了,老子让你开口了吗?”段枫浑身上下不知道从哪里突然涌出了一股力量,直接从**坐了起来,伸出手指着屈玲珑重重的说道。

“为什么不让老娘说,老娘偏要说!”屈玲珑死死的盯着段枫道:“老娘昨天晚上差点因为你就死了,你知道不知道,差点因为你就死了,纪含香也是,林忆如也是,我们三个都差一点因为你就死了,对了还有梦梦,恐怕她也没有好到那里去!”

“还有你三叔,他就是因为你死的,死在了你的面前!”屈玲珑伸出手指着段枫说道!

“我三叔没死,他没死!”段枫一脸狰狞着咆哮道。

“好,他没死,那你告诉我,既然他没死,你的病情怎么会复发,而且什么人都要杀!”

段枫的脸上慢慢出现了一道无比痛苦的神色!

“皇甫哲说的没有错,段枫你是一个懦夫,你就是一个懦夫,以前老娘瞎了眼,还以为你是什么顶天立地的男子汉大丈夫,什么事情都敢去面对,什么事情都敢去承担的男子汉大丈夫!”

“但是现在看来,你就是一个懦夫,一个懦夫,一个不敢去面对现实的懦夫,一个没有任何勇气去承担的懦夫,你个懦夫,懦夫……”

“不,不,我不是懦夫,我不是懦夫……”段枫的脸上慢慢的露出了一道挣扎的神色,脸色在这一刻也变得无比慌乱了起来,仿佛精神在这一刻即将为之错乱了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