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902章 他姓段

第九百零二章 他姓段

坤哥和威哥两人在听到这道声音之后,身体忍不住的哆嗦了一下,然后急忙向着门口看去。

下一刻,两人额头之上充满了豆粒大的冷汗,呼吸也在这一刻变得急促了起来,那双眸子之中充满了浓浓的恐惧之色。

其他人也向门口看了锅去,只见一个长相非常妩媚的女人站在门口,女人穿着一件米色的短衫,下身是一条粉红色的超短裙,脚下穿着一双细高跟!

那双迷人的丹凤眼之中闪烁着阵阵的寒意,嘴唇上的那抹嫣红在灯光的照耀下,犹如鲜血一般,异常刺眼!

纪含香在看到这个女人之后,脸上立刻露出了一道浓浓的笑意,因为屈玲珑是她通知过来的,既然孙文超和温珂琳想玩,那就陪他们好好玩玩,让他们知道这里是河洛市,不是东海市。

到了这里,是龙你要盘着,是虎,你要给我卧着。

敢有一点异常,老娘找人削死你!

段枫在看到屈玲珑之后,忍不住的看了一眼纪含香,发现纪含香正对着自己眨眼睛,那模样好像在说:“怎么样,我够意思吗?”

读懂纪含香眼神之中的含义后,段枫脸上露出了一道苦笑。

“屈……屈小姐!”坤哥和威哥两人急忙对着屈玲珑恭敬的喊道,声音之中充满了颤抖。

屈玲珑冷哼一声:“我可担当不起两位老大这一声屈小姐!”

“屈……”

“我的男人也敢动,你们有能耐了,或者说你们以为我屈玲珑现在没有能力对付你们了?”屈玲珑冷冷的说道。

“屈小姐,我……我们不知道这位爷是您的男人,如果我们知道,打死我们也不敢来找他麻烦!”

“是啊,屈小姐,我们真不知道这位爷是您的男人,我们都是受了他们的蛊惑,才来的,屈小姐您大人大量饶了我和阿坤吧!”威哥一脸恐惧的看着屈玲珑。

此刻威哥内心之中已经将高兴圣的祖宗十八代都在心中给问候了一遍,找屈玲珑男人的麻烦,这他妈的和上吊有什么区别?

坤哥同样也是在心中将孙文超给骂了一个狗血喷头,虽然孙家在东海有着不俗的地位,但那只是东海,而不是河洛市。

在河洛市的人都知道,混迹地下世界的人不要得罪屈玲珑,混迹在商场上的不要得罪戚烟梦,不然会让你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谢子义一时间也傻眼了,屈玲珑!

河洛市地下大姐竹叶青竟然是段枫的女人?

这家伙这些年到底在干什么?

高兴圣完全的傻眼了,像是大白天遇到鬼一般,满脸呆涩地望着段枫。

对于屈玲珑,他回来后也听说过,知道这个女人不能招惹,谁招惹她,谁就离死没有多远了。

可她竟然是段枫的女人,这……这怎么可能?

“饶了你们,那要看看我男人怎么说!”说着屈玲珑扭动着水蛇腰向着段枫走了过去,然后直接坐在了段枫的腿上,一脸妩媚的看着段枫说道:“小弟弟你说,我是饶了他们呢,还是让明年的今日成为他们的祭日呢?”

段枫则是一脸无奈的看了一眼屈玲珑,这个女人一直都是如此,从来不知道收敛为何物,也不知道脸皮和矜持是什么东西。

听到屈玲珑的话后,坤哥和威哥两个人立刻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

“这位爷,我阿威(阿坤)右眼不识泰山,得罪了您,请您大人不计小人过,宰相肚里能撑船,饶了我这一次!”

老大变奴才,往往只是一转眼的时间。

段枫没有理会这两人,而是将目光直接落在了高兴圣的身上:“高兴圣,你现在相信我能够在今天晚上把你给丢到河里喂鱼了吗?”

高兴圣在听到段枫的话后,双腿一软噗通一人跪在了地上,裤裆之中也慢慢流露出了黄色的**,满脸惊恐的看着段枫求饶道:“段枫,看在珊珊的面子上,您大人不计小人过,饶了我这一次吧……”

“如果不是看在珊珊的份上,今天就不是把你丢到河里喂鱼,而是让你死!”段枫一脸冷漠的说道。

“我错了,求求你饶了我,饶了我,我再也不敢了,我保证以后在也不打扰珊珊了,我求求你,求求你……”

段枫冷笑一声:“如果今天换成我是你的话,你会饶了我吗?”

高兴圣没有在说话,如果今天换成他是段枫的话,他绝对不会饶了段枫。

看到高兴圣沉默,段枫淡淡的说道:“你不会,所以你也不要祈求我能够饶了你,我这个人一般喜欢把危险扼杀在摇篮之中。”

耳畔响起段枫的话后,高兴圣的脸色瞬间变成了土灰色!

“想要活命是吗?”段枫低头看了一眼威哥说道。

“爷,我知道怎么做!”威哥看着段枫立刻重重的说道。

“那就好,开始吧!”段枫点了点头,他就喜欢和聪明人说话,不需要多说什么。

听到段枫的话后,威哥慢慢的站起身,一脸狠辣的看着高兴圣,右手一伸,一名小弟立刻将手中的棒球棍给递了过来。

威哥握住棒球棍之后,一步步的向着高兴圣走了过去。

看到威哥一步步的向自己靠近,高兴圣的身体就哆嗦的更加厉害了起来。

“威哥,不要,不要……”

“高兴圣,要怪就怪你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威哥话音落下,手中的棒球棍重重的对着高兴圣打了下去。

顿时,一道杀猪般的哀嚎声在整个宴会厅响起。

众人听在耳中,心底忍不住的发毛。

片刻之后,高兴圣躺在地上浑身上下抽搐不已,浑身上下也充满了鲜血。

“你可以滚了!”段枫对着威哥说道:“记住,把他给我丢进河里喂鱼!”

“谢谢屈小姐和您的不杀之恩!”威哥对着段枫和屈玲珑恭敬的鞠躬说道:“改日阿威定当对两位登门谢罪!”

然后大手一挥,他的小弟立刻拖着高兴圣向着外面走去。

此刻他是一秒钟都不想在这里待,对于他来说,这里就犹如阎王殿一般,多待一分钟,就距离死亡近一步!

所以他走了,连看坤哥一眼,都没有!

他知道这个时候不是讲义气的时候,能够保住自己的小命才是最为重要的。

“孙文超,怎么样,你还有什么人?”段枫将目光直接落下孙文超的身上:“你也看到了,现在他犹如一条狗一样,跪在我面前摇头摆尾,希望我能够放过他!”

即使被段枫说成狗,阿坤依然没有任何的反应,因为现在的他就是一条狗,只要段枫一个不高兴,那么明年的今日就是他的祭日。

对此他绝对不怀疑,因为屈玲珑有这个本事让他见不到明天的太阳。

而且能够成为屈玲珑的男人,岂是好惹的!

孙文超浑身上下犹如抖筛糠一般,不停的抖动了起来。

此刻在他的身上再也找不到丝毫的狂妄之色。

灯光下,孙文超一脸的木讷,一动不动的看着段枫,犹如一尊雕塑一般,完全石化在了哪里。

俗话说,强龙不压地头蛇。

他孙文超在东海或许很牛逼,但是很可惜这里不是东海。

“小弟弟,这个猪头三一样的男人也惹到你了?”

“不是惹到,而是要弄死他!”纪含香轻声的开口说道。

听到纪含香的话后,屈玲珑的眼神再次冰冷了下来,慢慢的从段枫的身上站了起来,一步步的向着孙文超走了过去。

“哒哒哒”的高跟鞋声在这一刻显得异常刺耳。

只是顷刻间,屈玲珑就到了孙文超的面前,没有任何的犹豫,直接扬起手掌,对着孙文超那面部扭曲的脸庞狠狠的抽了下去!

“啪!”

一道清脆的响声顿时在整个宴会厅内响起。

孙文超也被屈玲珑这一巴掌给打醒了,一脸惊恐的看着屈玲珑:“屈……屈小姐……”

“孙文超是吗?”屈玲珑盯着孙文超说道:“敢让老娘的男人死,今天我就先让你死!”

“阿坤,你知道怎么做吗?”屈玲珑猛然扭头看向了坤哥。

听到屈玲珑的话后,坤哥浑身上下忍不住打了一个冷颤:“屈……屈小姐,他……他是东海孙家的大少……”

“阿坤,你真以为我屈玲珑退出地下世界,就真的不敢杀你吗?”

“不……不是!”坤哥额头的冷汗直接顺着脸颊流落到了地上。

“屈……屈小姐,看在温家的面子上,能否饶了我们?”温珂琳声音颤抖着说道。

这一刻她再也不是那个高傲的凤凰,而是一个落魄的野鸡!

“温家?”屈玲珑的眼中闪过了一道愤怒之意:“你是东海温家的人?”

“温珂琳,你难道还不知道,你面前的那个男人是谁吗?”纪含香突然开口说道。

温珂琳在听到纪含香的声音之后,立刻看向了纪含香:“他到底是谁?”

“他姓段,你认为呢?”

纪含香话音落下,温珂琳浑身上下忍不住的颤抖了起来,脸色也在这一刻变成了土灰色,别人不知道纪含香话中的意思,但是她却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