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903章 从**钻过去

第九百零三章 从**钻过去

一时间温珂琳内心之中的恐惧犹如决堤的洪水一般涌现,她试图竭力地去压制内心涌现的恐惧,可是却没有任何的用处,灯光下,她那张本来精致明艳的俏脸在这一刻煞白,没有一丝的血色。

人的名,树的影,她知道纪含香那句他姓段之中所包含的大量信息!

此刻她终于明白了,为什么纪含香一副看戏的神情了,这一刻她终于明白为什么段枫这么有恃无恐了。

因为他姓段,就已经足够让他有恃无恐了!

最近整个南方风起云涌,江南市长孙家和卢家覆灭,整个南方的官场巨变,温家站队之中的人,一个个被人连根拔起,这些她都知道,但是却做梦也没有想到所有的一切竟然会是因为面前这个看起来并不起眼的男人。

孙文超在看到温珂琳的脸色之后,心中猛的咯噔了一下,难道段枫还有什么牛逼的身份,能够让温家忌惮的身份吗?

“纪含香,你到底要说什么!”孙文超底气不足的问道。

“孙文超,不关注新闻真可怕!”纪含香缓缓的站起身看着孙文超说道:“还记得我之前对你说的话吗?”

“如果你老子今天在这里,绝对不敢猖狂,甚至会下跪道歉,祈求能够活着走出北海酒店!”

“你……”

“他……他是段少是吗?”温珂琳的声音颤抖到了极点,就连说话牙齿也会撞击在一起。

“你还不算笨,终于想到了他是谁!”纪含香对着温珂琳打了一个响指:“现在你感觉,你温家大小姐的身份,在他面前还算什么吗?”

得到确认后,温珂琳那柔弱的娇躯开始不停的颤抖了起来,她虽然是温家的大小姐,可是段枫同样也是段家的少爷,她在段枫面前没有任何的优越感。

而且这里是河洛市,不是东海,她更没有任何的优越感!

“段……段少,珂琳有眼不识泰山,希望您大人不计小人过,饶了珂琳这一次!”温珂琳一脸祈求的看着段枫。

愕然听到温珂琳的话后,孙文超和谢子义两人同时怔住了,犹如大白天遇到了鬼一般,温珂琳竟然像段枫求饶!

要知道温珂琳可是温家的大小姐,在东海属于绝对的巨无霸,甚至到任何地方,温珂琳顶着温家这两个字,都会是一姐,可是如今她却在像段枫求饶,而且脸上充满了恐惧。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谢子义在他这些同学之中混的是不错,但是还不够资格挤进温珂琳这个圈子,甚至连孙文超的圈子都挤不进去,所以他根本不知道他姓段这三个字代表着什么!

“饶了你?”段枫看了一眼丁文博,然后扭过头说道:“你打我同学一巴掌这件事情应该怎么算?”

“我……我会补偿他!”

“补偿?”段枫冷笑一声:“他是一个男人,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子被你抽了一巴掌,你一句补偿就想算了吗?”

温珂琳咬着牙,陷入到了沉默之中。

“如果有人当着这么多人得面,强女干了你,告诉你,对不起我没有忍住,你会选择一笑而过吗?”段枫冷声说道:“还有,我们本来好好的同学聚会,如今因为你们两个贱人,看看成什么了?”

“段少,你究竟要怎么样才肯放过我?”温珂琳脸色难看到了极点。

“我说过放过你了吗?”段枫的眸子瞬间变得凌厉了起来:“我说了,我还没有去东海找你们温家,如今你竟然跑到了河洛市张狂,真当河洛市无人吗?”

一时间,温珂琳的额头之上布满了冷汗,不知如何是好。

“想走是吗?”

听到段枫的话后,温珂琳急忙开口说道:“求段少高抬贵手,饶了珂琳这一次!”

“我记得,你之前说过,今天一定要让我死!”在所有人的注视下,段枫犹如君王一般居高临下地看着之前不可一世的温珂琳:“你跪着从我同学的裤裆低下钻过去,今天晚上的事情,我就不和你追究!”

耳畔响起段枫的声音,一股从未体验过的屈辱占据了温珂琳的内心,使得她那双迷人的双眸变得微微有些通红,脸色铁青到了极点。

她堂堂温家大小姐,要跪着从男人的裤裆下面钻过去,这要是传出去的话,她温珂琳将会成为整个华夏纨绔圈子内最大的笑话,甚至让温家为之蒙羞,这将会是何种的羞辱。

从小到大,都是她温珂琳欺负别人,踩别人,何曾被人给欺负过,更别说这样羞辱了!

而今天段枫竟然要让她跪下从一个男人的**钻过去,这怎么可能!

灯光下,温珂琳没有任何的动作!

“怎么,不愿意!”段枫慢慢的走到了温珂琳的面前,伸出手轻轻的挑起温珂琳那张精致的脸蛋,轻声道。

在段枫挑起温珂琳脸蛋的那一刹那,温珂琳的身体猛的哆嗦了一下!

“段少,我不信你敢杀我!”

“是吗?”话音落下,段枫的右手化爪,直接掐在了温珂琳的喉咙之上!

“呜呜呜……”温珂琳立刻发出了呜呜的声音!

而就在这个时候,段枫的脸庞慢慢的凑到了温珂琳的脸庞上,轻轻的嗅了一下:“真是可惜了,这么一个娇滴滴的大美人,今天就要变成一具红粉骷髅了!”

其他人在看到这一幕之后,忍不住的颤抖了起来,他们知道段枫以前在学校是出了名的大家不要命,但是谁也没有想到段枫现在竟然会变得这么心狠手辣。

如果说以前的段枫只是狠辣,那么现在的段枫就是残忍。

“呜呜呜……”温珂琳开始挣扎了起来,这个时候她才知道活着原来是这么的好,活着比什么都重要,什么脸面,什么身份都见鬼去吧,这一刻,温珂琳内心之中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活着,她还没有享受够,她不想死!

“怎么,你不想死!”段枫没有在用力,而是轻声的看着温珂琳说道。

“呜呜呜……”

“原来我掐着你呢,真是不好意思啊!”说着段枫慢慢的松开了温珂琳。

“呼呼……”

温珂琳开始重重的呼吸了起来!

“现在你愿意跪下钻过去了吗?”

听到段枫的话后,温珂琳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

东海,温家大小姐温珂琳跪在了段枫的面前,跪的异常干脆。

看到这一幕之后,孙文超有一种如梦似幻的感觉,温珂琳竟然跪下了,而且还要犹如一条母狗一般,跪着从丁文博的**钻过!

孙文超的喉咙不受控制的蠕动了一下:“珂琳……”

听到孙文超的声音后,温珂琳慢慢的抬起头看了一眼孙文超,眸子之中充满了恶毒之色。

她将自己今天所受到的屈辱全部算在了孙文超的身上,如果不是他,自己怎么可能会招惹到段枫,如果不是她,自己怎么可能会这么狼狈,如果不是他,自己怎么可能会犹如丧家之犬一样,要从一个男人的**钻过呢。

一时间,温珂琳心中那份对孙文超的爱意瞬间转变成了刻骨铭心的恨意。

如果不是孙文超,她依然是那个高高在上的温家大小姐,是所有人都羡慕的温珂琳。

如果她知道来河洛市会遇到这样的事情,打死她都不会来。

可惜,这个世界上没有卖后悔药的。

当看到温珂琳的眼神后,孙文超的内心之中猛的咯噔了一下。

“怎么,想要反悔?”段枫看了一眼跪在地上的温珂琳!

一秒,两秒,三秒……

不知道过了多久,温珂琳低下头,咬着牙,如同一条丧家之犬一般,跪着,慢慢地朝着丁文博爬了过去。

丁文博在看到温珂琳那犹如母狗一样的动作,一时间不知道应该如何是好!

“丁文博傻愣着干嘛,让她钻过去!”段枫喝道。

“段枫,要……要不算了吧?”丁文博有些胆怯的说道。

“不行,我说过的话,绝对不能不算话!”段枫狠狠的说道:“今天他必须要钻,既然你不愿意,那钻我的也不错!”

听到段枫的话后,所有人都是一愣,这家伙,真的要让一个女人从**钻过去?

“温珂琳,来吧,我同学看样子怕你的报复,没关系,我不怕,来钻吧!”说着段枫直接岔开了腿!

看到这一幕之后,温珂琳咬着牙犹如母狗一般再次的向着段枫爬了过去。

温珂琳脸色苍白的爬到段枫身边后,咬着牙从段枫的**钻了过去。

这一刻,画面仿佛再次定格,不可一世的温家大小姐犹如母狗一般从段枫的**缓缓的钻了过去!

等温珂琳从段枫**钻过去后,仿佛耗尽了身上所有的力气一般,重重的喘息着从地上慢慢的站了起来,没有多说什么直接,扭头就向着门口走去。

“等一下!”

愕然听到段枫的话后,温珂琳的动作微微停滞了一下,扭过头看着段枫道:“段少,你难道还不肯放过我吗?”

“不要多想,我只是想要告诉你,以后不要在河洛市让我见到你!”段枫的脸色立刻变得狰狞了起来:“顺便滚回东海告诉你老子,择日我段枫就会降临东海,血债必须血来偿!”

“我记住段少的话了!”温珂琳重重的说道。

这一刻,段枫响向东海温家宣战,当他踏进东海的那一刻,就是东海要变天的时候,就是要和温家一战的时候。

这一战,不是温家死,就是段枫亡!

再也不可能有其他结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