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958章 这天,要变了

第一卷 第九百五十八章 这天,要变了

晚风吹拂,夜‘色’苍凉如水,黑暗将整个城市笼罩,道路两旁斑斓的霓虹灯开始闪烁了起来,灯光照亮东海市的大街小巷,犹如一幅美丽的金‘色’画卷一般,美‘艳’绝伦!

东海市中心,一栋直‘插’云霄的大厦灯火通明!

这栋名为中心大厦的的摩天大楼是东海市最高的建筑物,没有之一!

同时这也是华夏第二高楼,世界第四高楼!

说是东海的标志‘性’建筑丝毫不为过。--

这座高楼大厦,里面所包含的也极其丰富,大厦分为五大功能区建造,包括大众商业娱乐区域,低、中、高、办公区域,企业会馆区域,‘精’品酒店区域和顶部功能体验空间。

其中“世界之巅”即是功能体验区,有城市展示观看台,娱乐,酒吧、餐饮、观光会晤等功能 ;办公、会展、酒店、观光娱乐、商业可谓说是应有尽有!

而此刻段枫等人就在世界之巅的酒吧里面。

酒吧的装修显得有些老旧,有种三四十年代夜东海酒吧装饰的感觉,而且酒吧之中演唱的歌曲也全部都是一些经典怀旧的歌曲!

从这点上就能够看的出来,这家酒吧背后的老板应该是一个非常怀念的人!

段枫等人坐在酒吧的一个小角落里面,本来这个角落在平常是不怎么显眼,但是现在却极为显眼!

因为段枫身边坐着戚烟梦三‘女’,这三个‘女’人无论哪一个都是当之无愧的美‘女’,无论是长相还是气质都不是酒吧之中这些小蜜蜂能够比拟的!

所以这使得,酒吧之中百分之九十以上的男人都将目光落在了戚烟梦三‘女’的身上,但是却没有人上前搭讪。

因为桌子上摆放着四瓶价格令人咋舌的红酒,酒吧里的男人们虽然蠢蠢‘欲’动,但是却迟迟没有人敢上前征服。

毕竟,他们都很清楚,能够喝的起这么好红酒的人,绝对不是用一点钱就能够征服的,而且戚烟梦等人的身边还坐着段枫,更是让众人不敢上前。

因为没有人知道段枫是谁,能够领着三个‘女’人来酒吧的男人,而且点这么好的红酒,无论是身份还是地位恐怕都不会简单!

苏珊端起面前的酒杯,对着段枫一脸微笑的说道:“段枫,今天谢谢你把我从警局里面给救出来,为了表示我对你的感谢,我敬你一杯!”

“好!”段枫淡然一笑,直接端起酒杯,轻轻和苏珊碰了一下,随后扬起脖子,一饮而尽。

苏珊也是如此,直接手中的红酒一饮而尽!

“苏珊,不过说真的,你可真行,竟然什么人都敢打!”段枫放下酒杯之后给自己点燃了一根香烟,轻轻的‘抽’了一口说道。

苏珊冷哼一声:“打他算是轻的,要不是忆如拉着我,我非要踢爆他的卵蛋!”

愕然听到苏珊的话后,段枫的双‘腿’情不自禁的夹紧了起来,那模样仿佛生怕苏珊对他动手一样。

“你就不怕真的蹲监狱啊?”

“有什么好怕的,我相信戚总一定会将我救出来的。”苏珊对着戚烟梦俏皮的吐了一下舌头,然后看着段枫道:“再说,这不是还有你这个太子爷在吗?”

“难道你忍心看着我被送进监狱,你无动于衷吗?”

“好啊,感情你是知道我能够把你救出来,你才这样肆无忌惮啊!”

“怎么可能,我当时忘记了你是太子爷的事情,我要是记得,谁拉我都没用,我非要踢爆他的卵,竟然敢打老娘的主意,我看他是不想活了!”苏珊狠狠的说道!

“好了,珊珊,我们知道你的厉害行了吧?”林忆如对着苏珊轻轻一笑。

和苏珊共事这么久,林忆如深知苏珊是火爆的脾气,所以对于苏珊的话,倒也没什么感觉!

林忆如话音落下,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看着段枫和戚烟梦说道:“你们猜,我们在东海遇到了谁?”

“谁?”戚烟梦缓缓的开口问道!

“冷悠然!”

愕然听到冷悠然三个字之后,段枫和戚烟梦忍不住的对视了一眼,脸上都出现了一抹惊讶之‘色’,冷悠然竟然在东海。

“她现在怎么样?”戚烟梦看着林忆如问道。

冷悠然是一个不可多得的人才,这点从她一个人组建成名媛会上面就能够看得出来,而且当初戚烟梦也极力的邀请冷悠然去华泰集团,而且给的待遇和职位都是非常高,可是却被冷悠然给拒绝了!

虽然冷悠然拒绝了戚烟梦,但是身为‘女’人的戚烟梦,她知道冷悠然绝对不会甘于平凡,甘于普通,只是没有想到这么快就卷土重来了!

“她现在很好,在东海‘混’的如鱼得水,而且和东海荣家的关系非常不错。”林忆如轻轻一笑说道:“如果她能够来我们华泰集团,那么我们就会如虎添翼!”

对于冷悠然在东海‘混’的如鱼得水,段枫和戚烟梦两人倒是没有任何的惊讶,因为在他们看来,冷悠然要是‘混’的不好那才是真正的怪事。

毕竟江南市最著名的‘交’际‘花’可不是白喊的,那手段绝对不是一般‘女’子能够比拟的。

而与此同时,东海市一处‘门’槛极高的‘私’人会所里面。

穿着一身正装的中年男人端着一杯红酒,站在落地窗前,望着窗外那车如流水马如龙的夜景,怔怔出神!

如果此刻有东海上流社会的人,一定能够认出这个中年男人,因为他是温家的温三爷——温浩瀚!

同时温浩瀚也是温家实质‘性’的掌权人物之一。

不知过了多久,‘门’外传来了轻微的脚步声,随后,脚步声戛然而止,推‘门’声紧跟着响起。

听到‘门’响声之后,温浩瀚慢慢的回过神,直接转身看向了‘门’口,只见一个穿着黑‘色’休闲服和他年纪差不多的中年男人从‘门’口走了进来。

“坐!”温浩瀚在看到这个男人之后指了一下旁边的座位轻声说道。

中年男人淡淡一笑,直接坐在了一旁,然后便不客气的给自己倒了一杯红酒,轻轻摇晃了一下之后,就喝了下去:“你们温家害怕了?”

“怕?”温浩瀚的脸上‘露’出了一道不屑之‘色’:“我们温家从来不知道什么是怕,更不会惧怕任何人!”

“既然不怕,你们找我来做什么?”中年男人一脸玩味的看着温浩瀚说道:“千万不要告诉我,找我只是为了品酒而已!”

“当然不是为了品酒。”温浩瀚再次的转过身,看着窗外的夜景,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道:“我们需要你们的帮助!”

“你们不是不怕吗?”中年男人从身上‘摸’出香烟,给自己点燃轻轻的‘抽’了一口说道。

“你……”

在看到温浩瀚那微微有些动怒的脸庞,中年男人急忙开口说道:“开个玩笑,不要当真!”

“下次不要在和我开这样的玩笑,我只是告诉你,我们温家如果出事,你们也好过不到哪里,大家都是一根绳上的蚂蚱!”温浩瀚冷哼一声道!

“我知道,所以在接到你的电话后,我立刻就赶来了东海。”中年男人缓缓的将烟雾从口中喷出,烟雾环绕在他的脸上,使得他的神情变得有些‘迷’离了起来。

“你们打算怎么做?”

“放心好了,当年既然能够‘弄’死他老子,现在照样能够‘弄’死他!”中年男人的眼中闪过一道狠辣之‘色’!

“他现在可不是段莫宁,当年‘弄’死段莫宁的时候是段莫宁已经被逐出了段家,没有靠山,可是他不一样,他有整个段家!”温浩瀚重重的说道:“而且当年如果不是抓了薛舞绝,你以为我们真的能够杀死段莫宁吗?”

原来当年段莫宁的死是有人在背后动手,不然名动南半国的太子爷怎么可能会出车祸而死呢?

听到温浩瀚的话后,中年男人陷入到了沉默之中,当年如果没有将薛舞绝抓在手中‘弄’够杀死段莫宁吗?

不能!

他们绝对杀不了段莫宁。

如今段枫已经羽翼丰满,而且背后又有段家这座大树作为靠山,想要‘弄’死他,比‘弄’死段莫宁要难!

“我们一样可以故伎重演,只要抓了戚烟梦,他就不得不死,也不敢不死!”中年男人重重的说道,那张脸上充满了嗜血的杀意:“段枫和段莫宁,很像,都是爱美人不爱江山!”

“我当然知道他们爷俩都是爱美人不爱江山,但若是想要故伎重演你认为可能吗?”温浩瀚一脸凝重的说道。

“可能!”中年男人掐灭手中的烟头后,缓缓的站起身道:“甚至我们不需要故伎重演,就很有可能能够杀掉段枫,让他下去和他老子以及那个婊·子娘去地狱之中相聚!”

温浩瀚在听到中年男人的话后,身体微微颤抖了一下:“你什么意思?”

没有回答,这个中年男人再次给自己点燃了一支苏烟,轻轻吸了一口,看着窗外那繁华的夜景,缓缓的开口,声音低沉而又沙哑:“这天,很快就要变了!”

温浩瀚在听到这个中年男人的话后,眸子之中‘露’出了浓浓的震惊之‘色’,这一刻,他好像明白了什么,他好像从这个中年男人的脸上看到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