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959章 选炮灰

第九百五十九章 选炮灰

东海中心大厦的酒店一间总统套房之中.段枫坐在沙发上翘着二郎腿.手里端着红酒杯.轻轻地摇晃着.一脸的沉思.心中不知道在想什么.

不知道过了多久.突然一阵淡淡的香气袭來.这让段枫从沉思之中回过神.忍不住的扭头向着一旁看去.

下一刻.段枫就看到了戚烟梦穿着一件紫色的睡衣朝着段枫缓缓的走來.睡衣仿佛是为戚烟梦量身打造的一般.轻柔而且贴身.勾勒出她美好身体玲珑曲线.果露在外的肌肤白嫩如玉.那乌黑发亮的长发随意的披散在肩膀之上.浑身上下散发这令男人犯罪的风情.妩媚而优雅.

走到段枫身边之后.戚烟梦直接坐在了沙发上.然后轻声问道:“又在想什么呢.”

段枫将手中的酒杯轻轻的放在了面前的茶几上.看着戚烟梦轻轻一笑:“沒什么.”

“你在想温家的事情.”戚烟梦端起段枫放在茶几上的红酒.轻轻的喝了一口.红唇与红酒浑为一色.如烈火.如玫瑰.

段枫讪讪一笑.然后点了点头:“恩.确实在想温家的事情.毕竟温家不好对付啊.”

说着段枫直接靠在了沙发上.

戚烟梦在听到段枫的话后.沒有像其他女人那样劝自己的男人放下.而是对着段枫微微一笑:“我们可以慢慢來.我相信你能够做到你想要做的事情.”

戚烟梦知道.当初在去纽约的时候.段枫就想要來东海.只是为了她而去了纽约.同时戚烟梦更清楚.段定康的死和温家有直接的关系.而且龙爷还有一人是温家的人.最为重要的是那个人是段莫宁当年废掉的一个.想要让段枫不对付温家.根本不可能.

既然知道不可能.所以戚烟梦鼓励起了段枫.为段枫打气.

段枫习惯性的从身上摸出香烟.然后给自己点燃.轻轻的抽了一口说道:“恩.我也相信我一定能够扳倒温家.毕竟我现在不是孤军奋战.我背后有整个段家做后盾.有老爷子为我撑腰.”

听到段枫说起段老爷子.戚烟梦的脸上露出了一道思念之色:“不知道爷爷现在怎么样.是不是很寂寞.”

段枫微微的叹息了一声.段老爷子能不寂寞吗.

他是一个老人.可是连最起码的天伦之乐都无法拥有.这事放在任何老人身上恐怕都会心凉而又寂寞无比.

虽然段枫认为段老爷子只是一个老人.但是在其他人的眼中.段老爷子就犹如一条盘踞在浅水里面的蛟龙一般.所有人在面对他都会害怕.毕竟他们都是有求于段老爷子.

这点段枫在江南的时候就知道.但是却又无可奈何.他改变不了什么.

“有云阳陪着他.应该不会太寂寞吧.”段枫有些不确定的说道.

“对了.不知道堂哥有沒有追到那个小护士.”戚烟梦的嘴角立刻露出了一道淡淡的笑意.

“不知道.反正他们两个要是走到一起.难度不小.”段枫一脸认真的说道:“豪门之中的婚姻.不是自己能够当家做主的.”

对于段枫的话.戚烟梦深感赞同.毕竟豪门之中讲究的是一个利字.

“算了不说这些了.”戚烟梦摆了摆手.直接岔开了话題:“段枫.你说我这次如果遇到冷悠然邀请她來华泰集团工作.你觉得我能够有几成的希望.”

“你还沒对她死心.”段枫微微一愣.

“当然不会死心.她可是不可多得的人才.这样的人若是能够进入华泰集团.单是每年给公司造就的利润绝会对非常恐怖.”

“梦梦.我劝你还是别打她的注意了.”

“为什么.”

“如果换成是你.冷悠然邀请你去她那里.你会去吗.”

“我肯定不去.我沒有给别人打工的习惯.”戚烟梦沒有任何的犹豫直接说道.

段枫淡淡的一笑:“她和你是一种人.都有着自己的骄傲.所以她是不可能进入华泰集团帮你的.”

听到段枫这么一说.戚烟梦长叹了一声:“真的沒有任何办法吗.”

看到戚烟梦依然不死心.段枫苦笑了一声.办法倒是有.但是这个办法有点扯淡.那就是段枫在**征服冷悠然.把冷悠然变成她的女人.那样冷悠然肯定不会拒绝.

可关键问題是.段枫对冷悠然真的沒有什么想法.因为她身边的女人已经够多了.够让他疼痛了.他不想在招惹任何女人.而且就算段枫将冷悠然变成了他的女人.戚烟梦若是知道了.会怎么样.

戚烟梦一直在容忍着段枫.从林忆如和纪含香、屈玲珑、宁若柳以及安琪儿身上就能够看的出來.

但是每个人的容忍都有度.所以段枫不能够把戚烟梦对自己的容忍当成泡妞的资本.

“帮你倒是不可能.不过忆如不是说冷悠然在东海注册了一家公司吗.现在还沒有上市.你可以入股啊.这样你们就是合作关系.”段枫对着戚烟梦轻声道:“而且这样不也是达到了你的目的吗.”

戚烟梦的眼前顿时一亮.脸上也露出了欣喜的神情:“对啊.我怎么就沒有想到呢.她既然不肯进入华泰集团.那么我就成为她现在公司的第二大股东.每年等着她给我分钱也不错啊.”

话音落下.戚烟梦立刻看向了段枫.一脸认真的说道:“段枫.你若是从商的话.绝对会成为商场上的天之骄子.”

段枫在听到戚烟梦的话后.心头猛的咯噔了一下.

而与此同时.东海那家门槛极高的私人会所里面.那个中年男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离开了温浩瀚所在的包厢.一时间整个包厢之中只剩下了温浩瀚一个人.再次变得和之前一样.显得特别安静.

温浩瀚站在窗前.看着窗外那繁华的夜景.他那张脸上充满了兴奋之色.

对.就是兴奋.

刚刚那个中年男人话中可是具有很深的含义.这天要变了.具体怎么变.他不知道.但是他也不想知道.他只知道只要能够杀掉段枫就可以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温浩瀚缓缓吐出一口闷气.然后拿出手机拨通了温智尧的电话.也就是温家现在的家主.

电话很快就被接通了.

“哥.我见到他了.”温浩瀚重重的说道.

“他都和你说了些什么.”电话那头的温智尧那原本平静如水的脸庞.在听到温浩瀚的话后.也出现了一丝轻微的波动.就连声音也微微有些激动.

“他告诉我.这天要变了.”温浩瀚的带着一丝颤音说道.

“什么意思.”温智尧的声音在这一刻显得极其严肃了起來.心跳也在这一刻陡然加速了起來.

温浩瀚沒有立刻回答.而是从身上摸出香烟给自己点燃.狠狠的抽了一口之后.才缓缓的说道:“他沒有告诉我什么意思.哥.你说会不会是段家那老不死的要翘辫子了.”

温智尧陷入到了沉默之中.如果是段老爷子要翘辫子了.那么对于整个温家來说绝对是天大的好事.可以说完全是喜从天降.可如果不是这个意思.那么对于现在的温家來说就是巨大的灾难.

毕竟现在的局势对温家非常的不利.

可是这个变天到底是什么意思呢.

如果真的是段家老爷子翘辫子.那么这件事情引起的连锁反应无法想象.同样.这件事情一旦发生或者是段家老爷子大限已到.那么段家即便想隐瞒也不可能.毕竟段老爷子的身份在哪里放着呢.

而且段老爷子可以说就是段家的天.段家的人不会看着段老爷子有事情.而不把他送进医院.

所以这个变天所包含的意思很广.也让人很是费解.

不知道过了多久.温智尧终于开口.声音也变得有些低沉了起來:“不清楚.我最近沒有听谁江南市有什么动静.完全和以往一样非常的平静.”

“如果真是那个老不死的要翘辫子了.那么段枫必死无疑.”温智尧的声音立刻变得凌厉了起來:“到时候天王老子也救不了他.”

“不错.虽然那个老不死的非常溺爱那个小杂种.但是只要他死了.这个小杂种也就离死沒有多远了.”温浩瀚咬牙切齿的说道.

“老三.无论他那句话是什么意思.你都不能够胡來.现在逸辰死了.他们想要拿我们温家当枪头.做梦.”温智尧重重的说道.

“哥.你放心.我知道该怎么做.只要他们敢骗我.就算是死.我也会让他们掉一层皮.”温浩瀚咬着牙说道.

“你知道就好.”温智尧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再次说道:“对了.今天那个小杂种将何茂盛的双腿给打断了.现在就让我们看看何家会做出什么样的反应.在适当的时候.你可以去给何家添把火.让何家去试试他.”

温浩瀚的脸上立刻露出了一道杀意:“我们现在确实需要炮灰.何家确实是一个不错的人选.哥.你放心好了.我明白接下來应该怎么做了.”

这一刻.何家被温家两兄弟预定成了他们和段枫之争的炮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