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960章 鱼儿上钩

第九百六十章鱼儿上钩

段枫來到东海市的消息就犹如一阵旋风一般,立刻传遍了整个东海市,凡是东海市中上流的人都知道段枫來了,

而且不仅來了,还在警局直接将何劲松的儿子何茂盛在警局之中给暴揍了一顿,

还未和温家动手,就已经惹了何家,

虽然东海的天气格外晴朗,但是所有人都嗅到了一股风雨欲來风满楼,黑云压城城欲摧的压抑气息,

一时间不少人都开始恐慌了起來,这些日子段家频繁出手,就已经让众人嗅到了危险的气息,如今段枫又來了东海市,其中的意思已经不言而喻,

段家是要对温家出手啊,

就在众人开始恐慌的时候,此刻何茂盛浑身上下绑着绷带,仿佛木乃伊一般,静静的躺在东海市一家数一数二的四a级骨科医院之中,

只不过此刻这家医院之中完全被一股压抑的气息所笼罩,

院长办公室之中,何劲松和他的妻子姜小芸脸色阴沉到了极点,眸子里充满了担忧,

只不过除了他们两人之外还有一人,脸上显得格外平静,或者说那双眸子之中有着一丝的窃喜之色,

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温家的温三爷,,温浩瀚,

昨天和温智尧通过话之后,今天早晨温浩瀚就直接來到了这家医院之中,其中的意思不言而喻,

突然间,办公室的门从外面被推开了,姜小芸第一个从座位上站了起來,哭丧着脸跑到院长的身边,拽住院长的衣服,紧张地问道:“我儿子的腿还能治愈么,”

听到姜小芸的话后,院长的脸色立刻变得难看了起來,而温浩瀚从始至终都是一脸平静,仿佛早就料到了一般,

事实上,温浩瀚确实早就料到了,段枫是什么人,

他既然出手了,若是还能够让何茂盛完好无损,那么他就不是段枫,他就不是火狐,就不是地下世界之中的王者了,

这名院长微微的叹息了一声道:“在何少被送來之后,我们就可以为他做检查,但是却沒有任何办法,最终我又召集了东海市所有著名的骨科专家,又研究了一晚上,大家一致认为,想让何少和之前一样完好无损的站起來,是不可能的,”

听到这句话后,姜小芸脸色顿时变得苍白无比,瞳孔瞪得犹如铜铃一般,就连身体也不受控制的开始摇晃了起來,仿佛随时都要晕过去一般,

而坐在一旁的何劲松则是握紧拳头,他握得十分用力,发出一阵嘎嘣嘎嘣的响声,

他沒有去看自己的妻子姜小芸,而是一脸阴沉的看着院长道:“难道我儿子日后要在轮椅上度过后半生吗,”

“何少得双腿多处粉碎性骨折,而且从拍得片子上來看,已经不能够算是骨折了,因为何少腿上的骨头完全被对方给踩碎了,根本无法治愈,”

“告诉我,我儿子是不是要在轮椅上度过后半生,”

“也不一定,”院长微微的叹息了一声道:“要看你们两位怎么选择,”

“什么意思,”姜小芸在听到这句话后,那暗淡的双眸立刻散发出了一道夺目的光彩,一脸激动的看着院长问道,

“根据现在的医学技术,何少完全不用靠轮椅度过后半生,只要你们答应给他截肢,我们会尽最大的努力给他安装上假肢,”院长看着何劲松说道:“当然如果有人在这个时候贡献自己的双腿,我们可以给何少换腿,”

“换腿,”何劲松一愣,仿佛看到了希望一般:“有几成的把握,”

“两成,”院长一脸苦涩的说道:“如果你们愿意给何少安装假肢,我们就有九成的把握,”

“混蛋,”何劲松一脸狰狞的说道,

“您看何少……”

“如果安装假肢,日后会不会有什么不便,”

“双腿不能用力,不能奔跑,不能……”院长开始为何劲松详细的说了起來,

何劲松的呼吸在这一刻慢慢变得急促了起來,这个院长的话,无疑不是在告诉何劲松,就算安装假肢日后何茂盛也是一个废物,甚至在**和女人办事的时候,也和一个废物差不多,

“混蛋,既然他敢让我儿子变成残废,我他妈的就要他的命,我要那个小杂种的命,”何劲松双眸通红的吼道,

“对,要他的命,要他的命,”姜小芸红着眼睛,歇斯底里的吼道,

听到何劲松夫妻的话后,温浩瀚的那双眸子之中充满了喜色,不过被他掩饰的极好,如果不仔细看,一般人根本发现不了,

这个时候温浩瀚故作一副痛心疾首的模样缓缓的开口说道:“劲松,你先冷静一下,千万不要冲动,千万不要冲动,”

“冷静,我他妈的怎么冷静,那是我儿子,我何劲松唯一的儿子,”何劲松脸色狰狞到了极点不说,就连手指上的手指甲也在这一刻完全的抓破了自己手心中的肉,溢出了丝丝的鲜血:“温三爷,你告诉我,我怎么冷静,我一定要弄死他,”

“劲松,我知道你现在的心情,我也能够理解,”温浩瀚重重的叹息了一声:“可是劲松啊,那个人你惹不起啊,”

“惹不起,”何劲松一脸疯狂的说道:“我他妈的现在不问这些,哪怕他是天王老子的儿子,我也要把他丢进黄浦江去喂鱼,”

“劲松,你先听我说,他是段枫,段家的人,段家不是你们何家能够惹的起,就连我们温家也惹不起,”温浩瀚语重心长的看着何劲松道:“你如果敢动段枫,段家就会让你死无葬身之地啊,”

“死无葬身之地,”何劲松脸上的疯狂之意变得越來越浓厚了起來:“死就死,就算死,我也要拉着他去地狱,”

“劲松,听我的,先冷静一下,冷静一下,”温浩瀚说着从身上摸出香烟,递给了何劲松一根之后,然后给自己点燃了一根,轻轻的抽了一口,然后对着院长使了一个眼色,

在读懂温浩瀚眼神之中的含义之后,院长立刻悄无声息的走出了办公室,

“劲松,听哥一句劝,这件事情算了吧,毕竟这是茂盛的错,”

“不可能,”何劲松立刻一口回绝道:“纵然我儿子有错,但是他手段太残忍了,”

他何劲松就这么一个儿子,要日后接他的班,如今被整成这样,由此可想他心中那愤怒的火焰到了什么地步,

“可是他是段家的人,你也看到了,我们温家都被段家完全压着打,你现在去动他,不是鸡蛋碰石头吗,”温浩瀚重重的说道,

再次听到段家之后,何劲松浑身上下所有的力气仿佛全被抽干了一样,,浑身无力地靠在了一旁,但是那双眸子之中依然充满了愤怒的火焰,

他不甘心,

他混迹商场这么多年,心中比谁都清楚,有些人,即便给你一个耳光,你还得点头哈腰地笑着喊爷爷,

无疑,段枫就是这种人,

但是随即何劲松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温三爷,你们温家被段家完全压制着,难道你们不想报仇吗,”

听到何劲松的话后,温浩瀚的心中立刻乐开了华,鱼儿终于上钩了,只要接下來稍微引导一下,那么免费的炮灰就此诞生了,

温浩瀚一脸无奈的叹息了一声:“想是当然想,可是段枫怎么说都是一个小辈,我们拉不下脸去对付他啊,”

“温三爷,你们拉不下脸沒有关系,我出手对付他,我只希望你们能够给予我帮助,这份大恩,我何劲松沒齿难忘,”何劲松咬着牙重重的说道,

“这个……”温浩瀚的脸上露出了一道为难之色,

“三爷,你们温家被段家这样压制着,心中肯定也憋了一团火,虽然想要出手,但是却不能够对小辈出手,我能够理解,但我出手可以,他废了我儿子,我有足够的理由出手,而你们不需要做什么只要在暗中稍微帮助我一下就行,”何劲松一脸祈求的看着温浩瀚:“这样等我收拾了段枫,你们温家不是也能够出一口恶气吗,”

“劲松啊,话是这样说沒错,可是他毕竟是小辈啊,我们温家真的不方便出手,”

“三爷,你放心,我绝对不会让你们温家白帮忙,我会将我公司的股份分你们温家百分之十,”何劲松一脸狠辣的说道,

这一刻为了帮儿子报仇,他何劲松也是豁出去了,

听到何劲松的话后,温浩瀚心中狂喜不已,何家公司百分之十的股份,那可是不少的钱啊,

虽然心中狂喜不已,但是温浩瀚脸上却不动声色:“劲松啊,这个恐怕真不行,今天我來这里,就是怕你冲动,所以过來劝劝你,你这样做,搞的好像我温浩瀚故意來沾便宜似的,不行,不行绝对不行,”

“三爷,我就茂盛这么一个儿子,如今他……”

“好吧,劲松,我们温家可以帮你,”温浩瀚无奈的叹息了一声,然后一脸认真的看着何劲松说道:“但是你要答应我,不能够杀段枫,不然你说什么我都不会帮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