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964章 引来一条疯狗

第九百六十四章 引来一条疯狗

被荣铭哲一筷子戳瞎一只眼睛的男人,躺在地上痛苦的哀嚎着,脸上充满了狰狞之色:“小杂种你等着,老子今天让你知道死字是怎么写的,”

对于这个男人的威胁,荣铭哲脸上立刻露出了不屑之死,在东海这一亩三分地上,还真沒有敢弄死他荣铭哲,要知道荣家在东海,可谓是一只手能够遮住半边天,

谁敢弄死他啊,他不弄死别人就好了,

“滚,要么死,”荣铭哲再次开口,声音之中夹杂着一丝莫名的威严,

听到荣铭哲的话后,这些人忍不住打了一个冷颤,浑身上下汗毛立刻竖起,此刻他们感觉,如果再不走,荣铭哲真的敢杀他们,

为首的男人沒有说什么,在同伴的搀扶下向着一旁走去,不过那那脸上充满了恶毒之色,

“阳哥,你的眼睛……”

“给我哥打电话,今天我一定要弄死他,”阳哥重重的说道,

听到阳哥的话后,他身边的同伴忍不住泛起一股寒意,是那种从头凉到脚的寒意,

阳哥本命叫做古阳,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小混混,但他的哥哥古飞云却是东海有名的狠辣人物,更为准确的是一只狗,温家在东海地下世界养的一条疯狗,温家让他咬谁,他就会咬谁,

荣铭哲再次坐到桌子旁边之后,一脸无奈的说的哦啊:“本來今天心情很好,可是谁想竟然被几只苍蝇给破坏了,真是扫兴,”

段枫淡淡一笑:“荣少,你好像惹到了麻烦,对方在监视着我们,而且还在打电话,”

听到段枫的话后,荣铭哲慢慢的扭头看去,果然正如段枫所说的那样,忍不住爆了句粗话:“我艹,早知道就弄死他们了,”

段枫从身上摸出香烟,扔给了荣铭哲一根,然后给自己又点燃了一根,轻轻的抽了一口道:“荣少,我想你还是先离开吧,”

“为什么,”

“你不会明天想让所有人都知道今天你和我在夜市上见面了吧,”段枫略有深意的说道,

荣铭哲微微沉思了一下之后,缓缓的开口道:“我明白段少的意思,但是我不能够走,我如果惹了事情就走,那样太不仗义了,这事我荣铭哲做不出來,”

冷悠然这个时候急忙开口说道:“荣少,你听段少的先离开这里吧,毕竟你和段少的事情,还是隐秘点比较好,不然若是传到温家的耳中,肯定会让他们起疑心的,到时候若是在想做些什么恐怕就有些难度了,”

“是啊,荣少,走吧,这次我为你擦屁股,下次你为我擦屁股不就得了,”段枫摆手道:“你若是在拒绝,那就真沒有把我段枫当朋友啊,”

听到段枫这么一说,荣铭哲一咬牙说道:“好,那我就先走了,等下次你惹事你跑,我擦屁股,”

“成,”

而就在这个时候,古阳的同伴已经拨通了古飞云的电话,一脸紧张的说道:“古先生您好,我是马强,您弟弟古阳让我给您打电话,他就在我身边,现在我把电话交给他,”

电话刚接通马强带着几分紧张说道,他害怕心狠手辣的古飞云在知道古阳被人弄瞎了一只眼睛后,会将怒火蔓延到自己的身上,

“好,”一道低沉的声音立刻通过听筒传入到了马强的耳中,

“哥,是我,你现在在哪,”古阳在接到电话之后,立刻一脸狰狞的说道,

“有什么事情吗,”

“哥,我被人打了,眼睛被人弄瞎了,你赶快过來,”

“什么,”古飞扬的声音之中立刻充满了怒火:“你现在在哪,”

“我在xx夜市,”

“我马上到,”

挂断电话之后,古阳脸上立刻涌现了疯狂之意,在他看來,只要古飞扬到來之后,他一定可以把荣铭哲丢进黄浦江里去喂鱼,还有冷悠然,他一定会扒光她的衣服,狠狠的**她,

“老大,那个对你动手的不见了,”突然马强看着古阳说道,

“什么,”古阳在听到马强的话后,身体微微一怔,但是等他看到段枫和冷悠然依然在那里坐着后,心中长舒了一口气:“可能是去上厕所了吧,”

而事实上,荣铭哲则是听从段枫和荣铭哲的话离开了这里,毕竟他和段枫见面的事情,还是越少人知道越好,

夜色如水,夜风轻拂,随着时间的推移,小吃街上的人非但沒有减少,相反还有增多的趋势,

尤其是段枫和冷悠然所在的大排档围着不少的人,显然是看热闹的不嫌事大,

而对此,段枫和冷悠然浑然不在意,两人坐在那里有说有笑,一脸风轻云淡的模样,

“荣铭哲这家伙跑的真快,”段枫淡淡的说道,

“他沒走,”冷悠然一脸含笑的说道,

“沒走,”段枫一愣,

“喏,那是他的车,”说着冷悠然伸出她那纤纤玉手朝着不远处的一脸轿车指了过去,

顺着冷悠然的手势看去,段枫的脸上立刻露出了一道笑意,这家伙有意思,

时间总是在悄无声息中悄然流逝,一辆黑色的奥迪车犹如蜗牛爬行一般正在向着段枫和冷悠然所在的位置驶來,

古阳在看到奥迪车之后,脸上立刻露出了兴奋之色:“我哥來了,你们给我看好他们……”

随即,奥迪车停了下來,车门缓缓的打开,只见一个光头男人缓缓的从车中走了下來,浑身上下流露着一种阴柔的气息,只不过那双眸子之中流露出來的冰冷气息和身上这种阴柔的气息形成鲜明的对比,

这个男人正是古飞云,温家手中的一条疯狗,温家在东海地下世界的代言人,

“哥,”

古阳在看到古飞云之后就像是看到了自己的救星一般,激动地喊道,

古飞云在看到古阳那脸上的血迹,以及那插在眼睛上的筷子之后,脸色陡然一变,快步走过來,一把抓住古阳,沉声问道:“你怎么样,”

古飞云因为深知自己走的路是一条不归路,是刀口舔血的路,说不好那天就挂了,并沒有让古阳也走这条路,而是想让他走生意人的路,可是古阳却偏偏不上道,每天就知道吃喝玩乐,本來古飞云也管古阳,但是随着他地位不停的上涨,巴结他的人也越來越多,古飞云也就不再过问古阳的事情,而是任由他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死不了,估计我这只眼睛这辈子是废了,”古阳咬牙切齿的说道:“哥,我要让那个杂种生不如死,我要把他丢进黄浦江去喂鱼,”

“人呢,”古飞云的眼中闪过一道凌厉的杀意,

“在那,”古阳立刻伸出手指向了段枫和冷悠然,

“很好,我倒要看看是什么人,竟然敢在东海这一亩三分地上动我古飞云的弟弟,”古飞云一脸狰狞的说道,

而就在古飞云下车的时候,冷悠然的手机发出了嗡嗡的震动声,冷悠然立刻拿出手机,发现是温铭哲的信息后,立刻打开扫了一眼,随即冷悠然的瞳孔收缩到了一起,

“怎么了,”

“段少,來的人是古飞云,是温家在地下世界的代言人,是一条疯狗,”冷悠然重重的说道:“荣少问,要不要他从车中走过來,”

“温家,”段枫的嘴角勾勒出了一道残忍的笑意,他沒有想到和荣铭哲在这种地方见面竟然还能够遇到温家的疯狗:“不用了,让他看好戏吧,”

听到段枫的话后,冷悠然沒有说什么,而是飞快的给荣铭哲发送了一条短信,随后就将手机给放了起來,

而此刻,古飞云已经來到了段枫和冷悠然的身旁,

当古飞云在看到冷悠然之后,微微一怔:“我当是谁吃了雄心豹子胆敢把我弟弟的眼睛给弄瞎,原來是最近在东海混的风生水起的冷小姐,”

古飞云一脸皮笑肉不笑的看着冷悠然,

冷悠然慢慢的瞟了一眼古飞云,一脸平静的说道:“我当那个废物是谁呢,这么嚣张,原來是你古老大的人,”

“他是我弟弟,”

“原來是你弟弟啊,”冷悠然依然一脸平静的说道:“那瞎的不亏,”

“你……”古飞云那双眸子之中充满了恶毒之色,

但是下一刻,古飞云笑了起來,笑的很轻蔑,一脸阴冷的看着冷悠然说道:“冷小姐,你以为你靠上了荣铭哲,就当我古飞云不敢碰你吗,”

“就算沒有荣铭哲你碰她一下试试,”一直沒有开口的段枫缓缓的说道,声音低沉到了极点,

愕然听到段枫的话后,古飞云一愣,随即就看向了段枫,但是下一刻,他内心之中的火焰变得就更加旺盛了起來,因为段枫是低着头的,看都沒有看他一眼,那模样仿佛古飞云根本入不了他的法眼一般,

而事实上也正是如此,古飞云不过是温家养的一条狗而已,

古阳在这个时候,突然开口说道:“哥,还有一个人呢,是那个人弄瞎我的眼睛的,让他们把人交出來,我今天要弄死他,然后丢到黄浦江喂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