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965章 让你主子过来

第九百六十五章 让你主子过来

古飞云在听到古阳的话后,那双眸子立刻眯了起來,顿时涌现出了浓烈的杀机:“看來冷小姐今天还带着打手呢,”

冷悠然倒想让荣铭哲是她的打手,可是她也要有那身份才行啊,

但是冷悠然却沒有承认也沒有否认,而是淡然一笑:“这个社会这么乱,总要小心一点比较好,不是吗,”

“再说,如果今天换成坐在这里的只是一个普通人的话,你古老大会这么有耐心的和她说这么久吗,”

“冷小姐果然牙尖嘴利,我说不过你,但是今天这事如果你不给我一个交代,就算你背后有荣铭哲为你撑腰,我也会让你付出代价,”古飞云那眸子之中杀机变得更加浓烈了起來:“还有冷小姐最好把动手的人给我交出來,不然……”

“不然你要怎么样,”冷悠然立刻打断古飞云的话问道,

“我怎么敢对冷小姐怎么样呢,我只是想要告诉冷小姐,就像你说的那样,现在这个社会比较乱,意外事故比较多,比如,有人喝凉水都会呛死,有人走在大街上会被汽车撞死……”

“你威胁我,”冷悠然的脸色立刻冷了下來,

“冷小姐如果真的要认为我是在威胁你的话,那么我也沒有办法,”古飞云从身上摸出香烟给自己点燃,轻轻的抽了起來:“冷小姐也不想出什么意外吧,所以把人交出來,乖乖的给我弟弟道个歉,这件事情我看在荣少的面子上就此揭过,”

“人沒有,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吧,”

古飞云在听到冷悠然的话后,那张脸阴沉到了极点,如果不是冷悠然和荣铭哲在东海走的非常近的话,他早就动手了,如今沒有动手,可以说已经很给冷悠然面子了,可是冷悠然却丝毫不买账,

“冷悠然你真以为我不敢动你吗,”

“你动她一下试试,”段枫再次的开口,声音显得极度的平静,

再次听到段枫的话后,古飞云扭头看向了段枫,当看到段枫那如同刀子般锋利的目光,古飞云的心头猛然一跳,常年在刀口上舔血的他,从段枫那双犹如利刃一般的眸子之中嗅到了一丝危险的气息,

但是转念一想,这里是东海,他古飞云是温家的人,也就释然了下來,扭头看向了冷悠然,一脸阴森的说道:“冷悠然你这保镖好沒有规矩,主子说话,什么时候轮到一条狗插嘴了,”

当冷悠然听到古飞云骂段枫是狗的时候,那张俏脸难看到了极点,那双眸子之中也出现了怒火,重重的看着古飞云说道:“我看你才是一条狗吧,温家养的一头疯狗而已,”

愕然听到冷悠然的这句话,古飞云的身体立刻僵硬了起來;脸色难看到了极点不说,双拳也在这一刻紧紧的握在了一起,

他古飞云是温家养的一条看门狗,一条疯狗不错,但却从來沒有人敢摆放在台面上,无论什么人见到他要么喊一声古爷,要么喊一声古老大,敢说他是疯狗的不是沒有,但这些人之中绝对沒有冷悠然,

由此可想,古飞云心中的怒火旺盛到了何种地步,

古飞云伸出舌头,舔了一下嘴唇,一道嗜血的杀意立刻涌现在了脸上:“冷悠然,你是敬酒不吃吃罚酒,我就不信,今天我动了你,荣铭哲会和我过不去,”

“你算老几,”段枫端起面前的酒杯,将剩下的二锅头一饮而尽,一脸不屑的看着古飞云:“一条狗而已,”

话音落下,段枫一把抓起放在一旁的二锅头酒瓶,直接对着古飞云脑袋拍了过去,犹如拍黄瓜一般,速度又快又急,根本沒给古飞云反应过來的时间,闷响声就已经传了出來,

“啪,”

下一刻,酒瓶与古飞云的的脑袋來了一次亲密接触,酒瓶瞬间爆裂,滚烫的鲜血顿时涌了出來,

“啊,”古飞云瞬间发出了一道痛苦的哀嚎声,

“砰,”

一击得手之后,段枫沒有任何犹豫,闪电般的对着古飞云踢出了一脚,巨大的力量直接将古飞云给踢飞了出去,重重的砸在了一旁的桌子上,

只听“咔嚓”一声脆响传出,这张桌子立刻破碎,古飞云重重的砸在了地面之上,

“记住,你只是一条狗而已,”段枫一脸嘲讽的看着躺在地上的古飞云,

古飞云的小弟在听到段枫的话后,终于回过神,

“草泥马,竟然敢对我们老大动手,弄死他,”其中一人大喝一声,就对着段枫冲了过去,

其他人也是如此,一个个疯狂的朝着段枫冲了过去,

段枫在看到这些小混混冲过來之后,脸上露出了一道冷笑之色,

灯光下,段枫动了,右手霍然挥出,犹如探囊取物一般,一把抓住了率先朝他冲过來的男人,朝后一拉,胳膊肘瞬间迎上,

“咔嚓,”

下一刻,一声脆响传出,巨大的力量将这个男人的脸骨给砸断了,是的他那张脸立刻变得扭曲了起來,

随后段枫像是丢垃圾一般,直接将这个男人给扔向了一旁,

这些混混对于普通人來说却是身手不错,很能打,但是面对段枫这样的人,他们根本不可能是对手,

换句话说,就是杀鸡焉用牛刀,

只见段枫侧身一闪,一记铁拳犹如炮弹一般对着其中一人砸了过去,

“砰,”

一声闷响传出,直接这个人直接倒飞了出去,胸口也塌陷了下去,

对付这些不入流的角色,段枫完全是无敌,可谓是狼入羊窟,

只是一瞬间,地面上就横七竖八的躺着七八个大汉,每一个都蜷缩在地上痛苦的哀嚎着,

古阳在看到这一幕之后,完全的傻眼了,本來他以为古飞云过來之后,不仅会为自己一雪前耻,还会让自己在**狠狠的**冷悠然,但是谁知无情的现实给了他一记无声的耳光,

虽然无声,但是却生疼无比,

而就在这个时候,古飞云从地面之上已经站了起來,沒有任何犹豫,直接朝段枫冲了过去,

古飞云能够混到今天这个地步,可以说和他的身手有着分不开的关系,

如今古飞云一出手,四周立刻传來一道破空声,铁拳随即到了段枫的面前,

眼看铁拳到了面前,段枫缓缓的伸出右手化掌护在了胸前,

“啪,”

下一刻,古飞云的拳头狠狠地砸在了段枫的手掌上,发出一声脆响,

但是古飞云却感觉自己仿佛砸在了一团海绵之上一般,恐怖的力量并沒有对段枫造成任何伤害,甚至都沒逼得段枫后退一步,

这个发现让古飞云的脸色大变,

不假思索地就要收拳,后闪,

可是已经迟了,只见段枫化掌为爪,五指猛然一扣,仿佛钳子一般,直接扣住了古飞云的拳头上,用力往下一拉,

“咔嚓,”

一声骨骼的断裂声陡然在四周响起,

剧烈的疼痛让古飞云的脸色难看到了极点,身体也不受控制的跟着下沉了下去,

随后,他强忍着疼痛,丝毫不顾及自己的手臂是不是废了,猛然抬起脚就要像段枫的裆部踢去,

断子绝孙腿,

一时间古飞云使出了让人不耻的下三滥招数,

而就在古飞云踢出一脚的时候,段枫的右腿也动了,对着古飞云的另一只脚腕就狠狠的踢了过去,

眼看这一腿就要让段枫断子绝孙,古飞云的脸上也露出了一道阴险而又狠毒的笑意,

陡然间,古飞云脸上的笑意凝固了起來,因为他看到段枫的一腿已经到了他另一只脚的脚腕上,

“咔嚓,”

又是一道骨骼的断裂声在四周响起,显得异常刺耳,

“啊,”

古飞云发出了一道痛苦的哀嚎声,身体失去重心的他,直接重重的倒在了地上,

下一刻,段枫直接抬起脚踏在了古飞云的胸口之上,犹如神灵在俯视蝼蚁一般看着古飞云:“虽然你是一条狗,但是要记住,别乱咬人,不然要付出代价的,”

话音落下,段枫右脚抬起,用力一蹬,

一记完全可以出现在教科书的正蹬被段枫给踢了出去,

“咔嚓,”

骨头断裂的声音再次响起,古飞云的胸口直接塌陷,身体犹如断线的风筝一般,直接倒飞了出去,

“哐当,”

古飞云的身体重重的砸在了地面上,一口猩红的血水直接从口中喷了出來,在灯光的照耀下显得异常刺眼,

“给你一次机会,打电话给你主子,让他过來,不然他就要重新在找一条狗,”段枫看着躺在地上的古飞云一脸冰冷的说道,

愕然听到段枫的话后,古飞云心头猛然一颤,那本來一脸狠毒的神情瞬间消失,取而代之的是震惊,

从段枫的脸上,他能够看的出來,段枫不是在开玩笑,他真敢杀了自己,

他到底是什么人,

古飞云的心头充满了疑惑,

“你是谁,”

“一条狗还沒有资格知道我是谁,给你三秒钟的时间,打电话给你的主子,不然我会把你丢进黄浦江喂鱼,”段枫从身上摸出香烟给自己慢慢的点燃,用一副高高在上的语气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