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966章 温小姐,好久不见

第九百六十六章 温小姐,好久不见

段枫犹如古代君王一般,就那样静静的站在那里,浑身上下散发着一股浓烈的寒意,让人不寒而栗,

如果古飞云不给温家的人打电话,今天他绝对会将古飞云给丢到黄浦江去喂鱼,让温家在找一条狗,

古飞云就这样震惊而愤怒的看着段枫,能够走到今天这个地步,虽然和他的身手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但同时也和他那冷静的头脑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

此时的他,知道自己那不争气的弟弟惹到了他古飞云惹不起的人物,

段枫缓缓的将烟雾吐出,一脸蔑视的看着古飞云说道:“怎么,你不想给你主子打电话,或者想报警,”

“虽然任何事情都可以用法律途径解决,但是你最好考虑清楚,我只给你一次打电话的机会,不然明年的今日就很有可能是你的祭日,”

话音落下,杀意涌现,

耳旁响起段枫那低沉的话,感受着段枫身上涌出的杀意,所有人都感到了一股刻骨铭心的寒意,

这股寒意就仿佛定身法一般,使得古飞云的身子完全僵硬在了原地,无法动弹一下,

段枫这句话的意思已经很明显,那就是你报警沒用,如果你的主子不來,明年的今日绝对是你的祭日,

“现在倒计时,三秒钟,三秒钟过后,如果你还沒有任何动作,我就会将你弟弟的另一只眼睛也给废了,如果你敢延迟一秒,我就会要他身上一个零件,”

“你……”

“三,”段枫立刻开始倒计时了起來,

“你到底是谁,”

“二,”段枫沒有理会古飞云,依然在倒计时,

古飞云在听到段枫数出二之后,心头猛然一条,急忙说道:“我打,”

“一,”

下一刻,段枫动了,一把抓起桌子上的筷子,身影犹如鬼魅一般,一闪就到了古阳的面前,对着他的另一只眼睛直接戳了过去,

“噗嗤,”

只见段枫手中的筷子直接戳爆了古阳的另一只眼睛,鲜血顺着脸颊直接滑落了出來,接着一道杀猪般的哀嚎声在四周陡然响起,

围观的人在看到这一幕之后,从心底忍不住的升起一股寒意,

这一刻,古阳完全瞎了,他的世界日后只有漆黑,在也沒有丝毫的光明,

古阳捂着双眼,一脸痛苦的吼叫着,那声音痛苦到了极点,

“你……”古飞云在看到这一幕之后,脸色立刻扭曲到了一起,眸子之中那怨毒之色不言而喻,

“如果你再废话,我将会废掉他一只手,”段枫淡淡的开口说道,声音极为平静,但是却不容置疑,

大排档外面围观的观众越聚越多,那些见识到段枫身手的人,一个个如坠冰窟之中一般,他们感觉段枫就犹如从地狱之中爬出來的恶魔一般,浑身上下尽是死意,

而一些女人则是双眼直冒精光的看着段枫,一脸的花痴,在她们看來,这样的男人才是最帅的,最有男人味的,

不远处坐在车内的荣铭哲一直注意着段枫,在看到段枫那犹如鬼魅的速度一般,忍不住的说道:“好快的速度啊,”

话音落下,荣铭哲看向了坐在驾驶座上的百顺问道:“你如果对上他有几成的把握,”

“一成,”百顺也是一脸震惊的说道:“而且还是在偷袭的情况下,不然我只有死路一条,”

听到百顺的话后,荣铭哲的心头忍不住一颤,但是却什么也沒有说,而是拿出香烟,给自己点燃,轻轻的抽了起來,一脸的沉思,心中则是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而就在这个时候,古飞云已经给温家的人打了电话,将这里所发生的事情沒有任何隐瞒的说了一遍,

等古飞云挂断电话之后,段枫看着古飞云淡淡的说道:“如果你在这之前就这么听话,你弟弟也不用成为瞎子了,”

古飞云重重的冷哼一声:“温少马上就來,到时候希望你还能够和现在一样嚣张,”

“会让你梦想成真的,”段枫慢慢的坐在了一旁,翘着二郎腿看着冷悠然说道:“冷小姐,你说这次來的会是温家的那个废物,会不会是那个吃人不吐骨头的温老三,”

愕然听到段枫的话后,冷悠然微微一怔,随即摇摇头:“这种事情,他应该不会出面,我可不认为一条狗就能够让温家的温三爷现身,”

段枫一脸认真的点了点头:“也对,不过是一条狗而已,就算是死了,温家的人也不会在乎,毕竟在东海想要给温家当狗的人不少,”

耳旁响起段枫那冷嘲热讽的话后,古飞云那张脸一时间难看到了极点,心中顿时升起了前所未有的耻辱感,但是却又无可奈何,

毕竟他打不过段枫,嘴上逞强,到时候身上痛苦,

所以,古飞云陷入到了沉默之中,

大约过了二十多分钟,一辆白色的宝马车來到了这家大排档的一旁挺了下來,车门缓缓的打开,

下一刻,只见一条修长而又白皙的美腿从车中伸了出來,从这条修长的美腿之上就能够看的出來,下车的人是一个女人,

女人穿着一件限量版的米黄·色衫,下身是一条连膝盖都无法遮盖的百褶裙,脚下是双白色的高跟凉鞋,

而就在这个女人下车的同时,另一边的车门也缓缓的打开,从车内走下來了一个男人,男人蓄着一头短发,穿着一件白色衬衣,衬衣很是单调,但是那领口之上的一朵郁金香,却足以说明这件衬衣价格不菲,

衬衣的领口微微卷起,露出了那古铜色的肌肤,

在这一男一女下车之后,他们后面的轿车也立刻停了下來,车门迅速打开,从下面立刻走出了四个身材魁梧的黑衣大汉,

而一旁的荣铭哲在看到这一男一女之后,脸上立刻露出了玩味之色,温珂琳竟然和温俊轩一起來了,这场戏恐怕会越唱越大,

“姐,你说是那个不知死活的东西竟然会让我们过來,”

“不管是谁,今天都要把他丢进黄浦江喂鱼,”温珂琳狠狠的说道,

保镖们很识趣的上前准备给温珂琳和温俊轩开一条路,

“让开,”其中为首的保镖一把将一旁的人给拉开,

“你干什么,”

一时间,人群一片惊呼,毕竟他们看热闹正在兴头上呢,被人这么一拉,肯定心中不满,但是在看到这四个人一个个凶神恶煞的模样之后,一个个虽然心中不满,但是也急忙给他们让出了一条路,

只是顷刻间,温珂琳和温俊轩在这四个保镖的保驾护航之下,就走进了大排档,

古飞云在看到温珂琳和温俊轩之后,脸上立刻露出了欣喜若狂的神情:“温少,温小姐,”

当温俊轩和温珂琳在看到古飞云那一脸狼狈的模样之后,微微一怔,

“谁动的手,”温俊轩冷着脸问道,

“是他们,”古飞云一脸怨毒的看着冷悠然和段枫:“他们把我弟弟的双眼给废了,温少,温小姐,你们要给我做主啊,”

“好,好,好的很,我倒要看看是谁,竟然敢在东海这一亩三分地上动我们温家的人,”温俊轩一脸铁青的说道,

随后温俊轩就看向了冷悠然:“冷悠然,竟然是你,”

当温珂琳在看到段枫之后,娇躯立刻微微的颤抖了起來,脑海中也立刻浮现出了当初在河洛市被段枫欺辱的情景,那张脸上充满了恨意和惧意,只不过温俊轩的注意力全部都在冷悠然的身上,并沒有察觉到温珂琳的变化,

“为什么不可以是我呢,”冷悠然淡淡的说道,

“你以为你抱上了荣铭哲的大腿,爬上了荣铭哲的床,就能够动我们温家的人吗,”

冷悠然并沒有在意温俊轩那带有羞辱的话语,不屑的说道:“一条狗而已,”

此刻冷悠然身旁坐着段枫,说话的底气自然也变得十足了起來,

“打狗还需要看主人呢,难道你不知道吗,”

“那也要看是谁养的狗,”冷悠然的脸上慢慢的露出了一道嘲讽之意:“你温家养的狗,我想打,还需要看主人吗,”

“今天就算是荣铭哲过來,我也会让你生不如死,”

“那你可以让她生不如死一个我看看,”段枫缓缓的开口,

愕然听到段枫的话后,温俊轩立刻开口道:“你是谁,”

“我,”段枫慢慢的站起身,向着温珂琳走了过去,

看到段枫向着自己走來,温珂琳急忙低下了头,那双迷人的眸子之中闪过一道慌乱之色,说实话,她内心之中对段枫虽然充满了恨意,但更多的则是恐惧,对于她來说段枫就是恶魔,

当走到温珂琳的身边后,段枫的嘴角慢慢的勾勒出了一道笑意,当着温俊轩的面,缓缓的伸出手,挑起了温珂琳的下巴:“温小姐,好见不见,”

温小姐,好久不见,

这句话就犹如闷雷一般,在所有人的耳边嗡嗡作响,所有人的脸上都露出了不可置信之色,

尤其是在看到段枫将温珂琳的下巴挑起,一脸轻薄,而温珂琳却毫无反应,甚至那张精致的脸蛋之上流露出惧意后,一个个内心之中掀起了滔天巨浪,

他到底是什么人,

“怎么,温小姐,难道不认识我了吗,”段枫一手捏着温珂琳的下巴轻轻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