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973章 内讧

第九百七十三章 内讧

江南市军区医院.无论硬件设施还是软件设施放眼全国都可谓是一流.甚至在全世界都能够算的上是一流的医院.

这里拥有世界上所有最为先进的医疗设备.各个领域的专家更是如同过江之鲫.数不胜数.

而且今晚这里不仅举起了江南市军区所有各个领域的专家.就连整个江南市所有著名的专家全部都來到了这里.甚至还有不少邻近江南市各个领域的医学专家都聚在了这里.而且其他城市不少的医学专家也一个个的正在向这里急速赶來.

一间豪华ICU重症病房.病房的走廊外.层层警卫來回巡梭.虽人來人往.却静悄悄的沒有一丝声音.

但是现在这些专家一个个全部都愁眉苦脸的模样.整个医院之中完全被一股压抑到了极点的气息所笼罩着.

这一切的一切完全是因为段家老爷子突然病危所造成的.

此刻ICU重症病房之中段老爷子穿着病人服.躺在**.闭着眼睛.身上插满了各种仪器.戴着呼吸机.而且身旁还有几位专家在里面.随时照应可能发生的不测.

病房外不仅聚齐了段家所有人.就连江南市所有的高官也在这一刻齐聚一堂.如此多的人聚集一堂.气氛显得极为压抑.段家所有人的的脸色都很难看.而这些高官不知道是装模作样还是其他原因.总之脸上都很难看.

段云阳透过窗户看着病房之中的段老爷子.眼圈隐隐有些泛红.双拳微微地握着.而其他人则是表情悲伤.更多的则是担忧.

悲伤是因为段老爷子很有可能会撒手人寰.而担忧则是因为树倒猢狲散.要知道段老爷子就是一个定海神针.一旦段老爷子撒手人寰.那么段家将会受到巨大的震荡.

段家在也不可能是整个南方的巨无霸.是那个跺一跺脚.整个南方都会跟着颤三下的段家.

所以段家不少的人开始担忧了起來.担忧段老爷子撒手人寰之后.段家所受到的波及.所要承受的震荡.

不知道过了多久.段云阳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声音微微有些沙哑的问道:“你们真的沒有一点办法吗.”

段家其他人在听到段云阳的话后.并沒有丝毫的不满.因为他现在是段家之主.更何况段家其他人都清楚.段老爷子现在是什么样子.

旁边所有的专家在听到段云阳的话后.脸色再次沉重了几分.全部微微的叹息了一声.

“段少.对此我们真的很抱歉.段老的情况实在很不乐观.”其中一名看起來六十多岁的老者无奈的说道:“从检查上來看.段老咳血最少有半个月的时间了.甚至更长.而且段老的身体里面还有一颗子弹头.据我们判断这个子弹头在他的身体里面有数十年之久.甚至都有可能开始出现腐烂了.应该是当初做手术的时候这颗子弹头无法取出的缘故.所以……”

“现在不可以取出來吗.”

“晚了.这个子弹已经和段老的血肉长在了一起.也就是说成为了段老身体之中的一部分.段老的年纪太大了.如果进行手术的话.必定要破坏段老身体里面的很多组织.这种手术以段老现在的年纪和体制根本承受不住.而且就算能够进行手术.想要从段老身体之中将这颗子弹取出來也很难.”

段云阳的双拳握的更加紧了起來.

医生的话.无疑对段老爷子在这一刻宣判了死刑.

段云阳紧紧的抿着嘴.透过玻璃.看着病房里的段老爷子.这一刻他的心如刀割般的疼痛.

子欲养而亲不待.亲人躺在病**.而如今自己这个做孙子的只能够在这一刻空自后悔.

他好后悔自己为什么沒有多多注意一下段老爷子.为什么沒有经常去看看段老爷子.如果多多注意他一下.如果经常去看看他的话.他恐怕就不会如此.

段云阳这一刻后悔不已.

而段家其他人也是一个个面露悲痛的站在原地.仿佛也是悔恨不已一般.

如果他们都多多关注一下段老爷子.多多陪陪他.或许就不会有现在的局面.

毕竟段老如果能够一直活下去.对于他们來说绝对是天大的好事.要知道段老就是他们的定海神针.就是段家的主心骨.只要他活着一天.段家就是谁也无法撼动的巨无霸.

可是现在后悔已经晚了.世上沒有卖后悔药的.

“我爷爷还能不能醒过來一次.”段云阳再次开口问道.

“这个不好说.段老的的意志力和生命力很是顽强.这是我们第一次见到拥有如此顽强生命力的人.或许他能够醒过來.不过段少你们还是做好最坏的打算吧.”说到最后.这个医生再次重重的叹息了一声:“现在我们一致认为.段老如今还在苦苦支撑.完全是因为凭借他那恐怖的意志力.他可能还有什么放不下的.或者说还有什么人是他沒有见到的.如果段家还有其他人不在这里.赶快让他们回來吧.或许他们能够唤醒段老.让你们再见最后一面.”

听到这个医生的话后.段家所有人猛然一震.

段鲲鹏立刻看着段云阳开口说道:“云阳.你爸呢.你赶快让他回來.你爷爷应该是有什么话想要对你爸说.”

段定康不在段家.这是段家所有人都知道的事情.而且段老对外的说词则是他让段定康去办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短时间内回不來.

“我不知道.”段云阳一脸苦涩的说道:“爷爷只说.他让我爸去做一件对段家非常重要的事情.就再也什么都沒有说过了.”

而就在这个时候.段梦洁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急忙开口说道:“云阳.你说老爷子是不是想要见段枫.心中有什么话想要对段枫说呢.毕竟大家都知道老爷子最疼爱段枫.而且老爷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偷偷的弄了一张段枫和戚烟梦的相片和他那些军功章完全摆放在了一起.”

段家那些不知道段老爷子将段枫和戚烟梦的照片和他那些视若珍宝的军功章摆放在一起的人.在听到段梦洁这句话后.浑身上下猛然一震.

段老爷子竟然就这么溺爱段枫吗.

段云阳的身体也是猛然颤抖了一下.当初他晚上去见段老爷子的时候.确实在书房之中看到了.段枫和戚烟梦的照片和段老爷子的军功章摆放在一起.但是他并沒有说什么.也沒有任何的嫉妒.他知道段老爷子非常喜欢段枫.非常溺爱他.

而且他和段枫的关系极好.他犯不着因为这些而嫉妒自己的兄弟.

他不嫉妒并不代表其他人不嫉妒.

“肯定是段枫.爷爷肯定是放不下段枫.肯定是他.肯定是他.”段云阳立刻说道.

“怎么可能是他.他才來段家几天.在段家待了几天.陪了老爷子几天.绝对不可能是他的.”段炎国立刻狠狠的说道:“爸一定是想定康了.绝对不可能是段枫.”

“不错.我也认为爸是想定康了.绝对不可能是段枫.”段鲲鹏在这一刻也随声附和道.

其他人也一时间立刻随声附和了起來.

由此可见段枫在段家除了段老爷子几个人之外.并不受待见.

“你们怎么知道不是段枫呢.”段梦露立刻怒道:“爸最喜欢的就是段枫.甚至要把家主之位交给段枫.不信你们问问云阳是不是.”

愕然听到段梦露的话后.段家不少人都怔住了.一个个眸子之中充满了震惊.段老爷子竟然想要把家主之位交给段枫.这怎么可能.

段云阳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小姑说的不错.爷爷确实是想要把家主之位交给段枫.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他又把家主之位交给我了.”

说着段云阳摸了一下戴在大拇指上面的玉扳指.

这是段家家主的信物.是代表段家家主身份的玉扳指.

段云阳的话音刚刚落下.四周立刻陷入到了死寂一般的沉寂.段老爷子竟然真的要把家主之位传给段枫.而且不知道什么原因最后交给了段云阳.

以段炎国和段鲲鹏为首的人.脸上立刻出现了愤怒之意.段老爷子想要把家主之位传给段云阳.他们心中本來就不满.但是现在却发现.段云阳不过是一个候补而已.这让他们内心之中顿时怒火滔天.

他段枫到底有什么好.

“所以.大哥.爸肯定是想要见段枫.是有什么话想要和段枫说.”

“不可能.”

“大哥.请你记住你的身份.你不是段家家主.至于要怎么做.还要听云阳的.”段梦露咬牙切齿的说道.

听到段梦露的话后.段炎国顿时蔫了下來.

对于他们这些豪门之中.长幼尊卑可是极为看重的.而且段家背后隐藏着多少的能量.多少的势力.多少的人历來只有家主一人知道.

所以即使段云阳非常年轻.段炎国他们也不敢造次.

因为不知道段老爷子到底有沒有把段家背后所有的东西和人都交给段云阳.

如果这些东西和人全部都在段云阳的手中.那么谁也别想从段云阳手中抢走段家家主的位置.任何人都休想.

“你也不要忘记.你是段家嫁出去的女儿.也就是泼出去的水.”

段老爷子还沒死.段家在这一刻已经开始内讧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