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974 实力不够,人手来凑

第九百七十四实力不够,人手来凑

俗话说,报仇不隔夜,

对于何劲松而言,他在何茂盛住进医院后,就想着对段枫动手,可是他又知道,段枫他惹不起,如今终于有机会可以动手了,他立刻露出了那狰狞而又锋利的獠牙,

立刻就着手开始对段枫下手了,

而且温家在背后给他提供段枫的动向,可以说现在段枫的动向,完全被何劲松所掌握,

不只是何劲松,孙海涛也是如此,已经开始着手对段枫动手了,

孙海涛做梦都想让自己的儿子孙文超娶了温珂琳,那样孙家和温家就是亲家,这样孙家在东海的地位将会提升一大截,可是这一切完全被段枫给毁了,孙海涛也是做梦都想让段枫死,

如今遇到了千载难逢的机会,他怎么可能会错过这次机会呢,

孙家和何家在这一刻不约而同的都开始向段枫动手了,

一场杀戮的气息开始在整个东海弥漫了起來,而对此段枫一点都不知道,他更不知道段老爷子住进了医院,被医生宣判了死刑,

此刻,段枫和冷悠然两人从警局出來后,就漫步在街头,有一句沒一句的说着,

而危险正在悄无声息的向着段枫靠近,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不知道过了多久,一脸黑色的丰田车呼啸的从不远处向着段枫和冷悠然驶來,而在这辆车的后面还跟着数辆车,

行驶在最前面的丰田车中,副驾驶上坐着一个留着杀马特发型的青年,

借助路边那柔和的灯光可以看到,这个青年的的脸上有一道深可见骨的刀疤,让他整个人显得格外的狰狞、阴森,

这个人正是何劲松手下的头号打手,,麻庆;在东海也是数一数二的狠辣人物,

要知道何家干的可是房地产,要说手中沒有打手,那就是怪事了,

凡是干房地产的人手中必定有打手,而且还和拆迁办的人关系极好,

如今这个麻庆就是何劲松手中的第一号打手,为何劲松做过许多见不得光的事情,是何劲松的心腹,

“停车,”突然麻庆冷声道,

司机在听到麻庆的话后,猛的踩住了刹车,

“兹,”

猛然刹车,使得地面和轮胎发生了剧烈的摩擦声,

“庆哥,怎么了,”

“就是前面和冷悠然在一起的那个男人,”麻庆掐灭烟头,阴森一笑:“通知其他兄弟,下车准备动手,”

话音落下,麻庆直接打开车门走了下去,站在一旁,静静的看着段枫和冷悠然一步步靠近,

段枫在看到麻庆之后,心头就立刻感受到了一股危险的气息,但是他并沒有和冷悠然停下脚步,依然向前走去,而且他的嘴角还流露出了一道不易察觉的笑意,

只是顷刻间,冷悠然和段枫两人就來到了麻庆的面前,

“唰,”

麻庆直接向前跨出一步,而他身后的人则是不约而同的也向前走了一步,手中那明晃晃的利刃散发着阵阵的寒意,

段枫在看到这一幕之后眉头立刻皱了起來,

“小子,有人想要要你的命,不想受罪的话,就乖乖跟我们走,”麻庆看着段枫淡淡的说道:“不过,你不要怕,至少你暂时还能享受在人间活着的滋味,”

说着麻庆将拳头给握了起來,发出一阵嘎嘣嘎嘣手指关节的脆响声:“另外,你也不用想着逃跑,更不用想着求救,你沒有这个机会,”

“就凭你们,”段枫在听到麻庆的话后笑了起來,笑容中充满了戏谑的味道:“如果我告诉你,当我看到你第一眼的时候,我就知道你是來杀我的,你信吗,”

耳畔响起麻庆的话,看着段枫那充满戏虐的笑容,麻庆心头猛然一颤,他是故意走过來的,

心中刚刚升起这个想法,麻庆的脸色猛然一变,立刻开口说道:“杀了他,”

这一刻他从段枫的身上感受到了一股极度危险的气息,

听到麻庆的话后,他身后的人,立刻手握利刃朝着段枫冲了过去,

而这个时候,段枫也动了,身影如同鬼魅一般直接蹿了出去,铁拳犹如炮弹一般,顺势挥出,

“砰,”

一声闷响传出,只见一道身影立刻倒飞了出去,胸口也塌陷了下去,

段枫的身影犹如幽灵一般,又快又疾,只要出手,要么死,要么残废,

“呼呼……”

对付这些人,段枫就像杀鸡一样随意,

“嗖,”

只见段枫的身影再次的一闪,紧握的钢拳,如同炮弹一般,对着面前的男人直接砸了下去,

“砰,”

一拳之下,巨大的力量直接将这个男人砸趴在了地上,面门狠狠地撞在地上,浑身上下抽搐不已,

“嗖,”

随即段枫右手化刀对准一旁的大汉的脖颈,劈了过去,

“咔嚓,”

一声骨骼的断裂声在这一刻骤然响起,只见这个男人的身体直接软倒在了地上,直接沒有了任何的动静,

这一刻的段枫完全犹如猛虎下山,誓要血染半片天一般,

此刻的段枫,犹如万军之中的战神一样,势不可挡,威猛如斯,

而段枫手中突然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多了一把利刃,

“噗嗤,”

白光闪过,段枫直接划断了面前这个男人的喉咙,鲜血犹如喷泉一般,立刻喷洒了出來,

对于这些人段枫沒有任何的心慈手软,或者说是对于敌人,他从來不知道什么叫做心慈手软,

别人要來杀他,那么就要做好被杀的准备,

这就是段枫,这就是火狐,

冷悠然站在一旁,晚风缓缓的吹过,使得冷悠然的娇躯忍不住的打了一个冷颤,即使是见过段枫那狠辣的手段她,如今在看到段枫犹如恶魔一般,浴血厮杀的模样,冷悠然的内心之中依然被寒意所包裹,

幸亏自己不是他的敌人,不然恐怕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噗通,噗通……”

段枫完全犹如地狱之中走出來的修罗一般,白光闪,鲜血洒落,

麻庆看到这一幕之后,心中完全充满了恐惧,此刻在他的心中段枫就是魔鬼,

他麻庆是何劲松手下的头号打手不假,但是那身手和段枫一比,完全就是三脚猫的功夫,而且若论杀人的手法,他更无法和段枫比拟,

感受着段枫身上涌现出的杀意,望着那一脸平静的脸庞,麻庆瞳孔瞪得滚圆,

要知道段枫本來是他的猎物才对,可是段枫用实际行动告诉他,他才是猎人,

而就在这个时候,数辆汽车从不远处呼啸的驶來,在看到段枫手握利刃厮杀后,立刻停下了车,车门急速的打开,从车上立刻走下來数十人,

一个个手握利刃,手中散发着阵阵的杀意,直接向着段枫冲了过去,

这些人正是孙海涛派來的,

这一刻,完全是实力不够,人手來凑,

麻庆在看到这些人之后,如同看到了救命的稻草一般,使得他浑身上下猛然狂震不已,

这些人到來之后,沒有任何的言语直接就朝着段枫悍不畏死的冲了过去,

杀戮在这一刻充斥着整个街头,

看到这一批的人到來之后,段枫猛然朝地面跺了一脚,

“砰,”

一声闷响在这一刻陡然响起,这一脚踩下去,段枫脚下的水泥路立刻出现了裂痕,

距离段枫比较近的人,只感觉心头陡然一颤,呼吸停止,表情略微呆涩,就连手上的动作也在这一刻戛然而止,

随后段枫纵身一跃,整个人立刻弹跳而起,脚背紧绷,脚尖宛如利刃一般扫向了身旁的人,

连环腿,

段枫这一记连环腿,又快又疾,而且力量十分凶狠,

“啪啪啪……”

清脆的响声在这一刻犹如放鞭炮一般,陡然响起,

“砰砰砰……”

只见被段枫给踢中的人全部都倒飞了出去,倒在地上浑身上下抽搐不已,显然是进气少出气多,

而在这不远处,停放着一脸白色的汽车,车内坐着一个中年男人,中年男人手指甲夹着一根香烟,那烟雾环绕在他的脸上,看起來格外的阴森,但就在这阴森的同时,还充满着兴奋,

那双眸子死死的盯着不远处的杀戮,每当看到有人倒下,他脸上的兴奋之意就会增加一份,

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个中年男人的嘴角慢慢勾勒出了一道残忍而又嗜血的笑意:“杀吧,杀吧,最好你等下把何劲松和孙海涛也给杀了,那样这场戏才算是变得真正的完美了起來,”

这个男人不是别人,正是温浩瀚,

他正在一脸欣赏的看着自导自演的一幕,

随后,温浩瀚从身上拿出手机,开始拍摄了起來,这血腥而又充满暴力的画面:“段枫,那个老不死的已经不行了,我看这次谁还能够救的了你,”

话音落下,温浩瀚那双眸子立刻变得凌厉了起來,

今天他要让段枫死无葬身之地,永不能翻身,

他要让段枫知道,他温家的人不是谁都能够动的,他温三爷的脸不是任何人都能够抽的起的,

谁敢抽,就要做好付出代价的准备,

而这份代价就是生命,

这一刻,温浩瀚忘记了脸上的疼痛,有的只是疯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