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978章 老同学,欢迎到地狱

第九百七十八章 老同学,欢迎到地狱

d7fd34b8f3东海骨科医院之中,何劲松手指间夹着一根香烟,他的表情十分阴沉,眸子里闪烁着兴奋而又残忍的目光,

就连姜小芸和何茂盛母子也是如此,

这一刻,他们一家三口之中的内心想法全部一样,那就是怎么折磨段枫,怎么样才能够让他痛不欲生,让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而就在他们想这些的时候,段枫已经來到了医院的大楼下,抬头望了一眼医院,段枫的嘴角立刻露出了一道冰冷而又残忍的笑意,

随后,段枫直接迈着步伐走进了医院,直接朝着何茂盛所在病房之中而去,

大约过了五分钟左右的时间,段枫來到了病房门口,沒有任何的犹豫,直接推门而入,

何劲松在看到段枫之后,嘴角立刻勾勒出了一道冰冷的笑容,但是很快他的笑容便直接僵硬在了脸上,

因为他沒有看到麻庆,这让他心头生出了一股不好的预感,

何劲松有这种觉悟,但是不代表姜小芸和何茂盛也有这种觉悟,

何茂盛在看到段枫之后,那张脸立刻扭曲到了一起,一脸怨毒的看着段枫咬牙切齿的说道:“小杂种,沒有想到吧,你也有今天,今天我要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让你跪在我面前求饶,”

姜小芸在听到何茂盛的话后,双眸通红,一副要吃人的模样:“小杂种,你敢废我儿子双腿,我就敢断你四肢,”

段枫就那么静静的站在哪里,在看向姜小芸和何茂盛母子的时候,那双眸子之中充满了不屑之色,那模样就仿佛在看小丑表演一般,

“爸,我要挑断他的手脚筋,我要让他跪在我面前,犹如狗一样求饶……”

“对,让他犹如狗一样,让他生死不如,”姜小芸一脸恶毒的随声附和道,

而从始至终,段枫都沒有开口说一句,他就这样一脸平静的站在哪里,

随后在何家这一家三口的注视下,段枫向前跨出了一步,

就是这一步,让何劲松的心头猛然一颤,脸上充满了凝重:“麻庆呢,他去哪里了,”

“你是在问我吗,”段枫缓缓开口说道:“他现在正在和阎王爷忏悔今天所做的事情,”

愕然听到段枫这句话后,何劲松的身体忍不住的颤抖了一下,一股寒意立刻笼罩他全身上下,

而何茂盛和姜小芸在听到段枫的话后,完全傻眼了,这怎么可能,

不是说,麻庆抓到了他们吗,

“不过,你放心,等下我会让你们主仆在阎王爷面前相聚的,”段枫淡淡的说道,就像是再说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一般,

“小杂种,你放屁,麻庆,怎么可能会被你杀了呢,你一定是在骗我们,”

“虽然我不打你女人,但是你例外,”

话音落下,段枫动了,身影犹如鬼魅一般,一闪就到了姜小芸的面前,抡起手掌直接对着姜小芸的脸庞狠狠的抽了下去,

“啪,”

一声脆响,姜小芸直接被段枫一巴掌抽倒在地,那白嫩的脸蛋上顿时多出了五道猩红的手指印,

“你……你……”姜小芸浑身无力地躺在地上,双眸通红的看着段枫,她无法相信,段枫竟然直接给了她一巴掌,

“在敢给我乱叫,我会立刻送你下地狱,”段枫的那双眸子顿时犹如利刃一般,直接插在了姜小芸的心头,

姜小芸在看到段枫这凌厉的眼神之后,身体立刻颤抖了起來,那张脸上也变得煞白了起來,

而何茂盛此刻躺在病**,满脸写满了不可置信,他无法相信面前的这一切都是真的,

随后段枫将目光落在了何茂盛的身上:“当初在警局,我应该直接杀了你,”

耳旁响起段枫那冰冷的声音,在看到段枫一脸阴森的脸庞,何茂盛只感觉心头像是被什么堵住了一般,让他呼吸变得急促了起來,

话音落下,段枫慢慢的转过身,看向了何劲松:“你不是想要给你儿子报仇吗,來啊,我现在就站在你面前,來动手吧,”

说着段枫对何劲松就勾了勾手指,一脸不屑,

何劲松沒有动,这一刻,他脸色苍白无比,身体也慢慢变得僵硬了起來,

“怎么,你难道不想报仇了吗,”段枫的语气很平静,平静的有些渗人:“你不是有温家帮忙吗,联系他们啊,让他们过來啊,你看看他们敢不敢來,”

何劲松在听到这句话后,身体立刻狂震不已:“你……”

“我怎么知道是吗,”段枫再次开口说道:“荣铭哲告诉我的,他告诉我,你们何家将是温老三对付我的炮灰,马前卒,对了还有孙家,你们都是炮灰,都是马前卒,”

如今听到段枫这么一说,何劲松心中慢慢的开始明白了起來,他明白了,温浩瀚根本沒有打算帮自己,而是想要让自己当炮灰,

“噗,”

想到这一点,何劲松只感觉胸口之中一阵翻滚,一口鲜血直接从口中喷了出來,显然是被气的,

他何劲松怎么说也是东海有头有脸的人物,如今竟然被温浩瀚玩弄在手掌之中,更为可悲的是,自己竟然送了他百分之十的股份,而且还一脸感恩戴德的模样,

此时,何劲松想起了东海市流川的这么一句话:“温浩瀚就是一头披着羊皮的狼,”

可是当初,何劲松完全被仇恨给冲昏了头脑,如今就算他想起这句话也已经晚了,

段枫还未动手,何劲松的身体便开始摇晃了起來,仿佛随时都很有可能倒下,

看着何劲松此刻的模样,段枫的心中沒有丝毫的怜悯,本來他沒有想要灭何家,但是何家却想杀他,对于敌人,他段枫绝对不会心慈手软,

“何劲松,麻庆正在下面等你呢,你下去陪他吧,你放心,到时候我也会把温浩瀚送下去一起陪你的,”段枫一边说着一边朝何劲松走了过去,

这一刻,他对何劲松宣判了死刑,

“不要试图反抗,因为我杀你如杀鸡,”

话音落下,段枫的身上那恐怖的杀意犹如火山喷发一般,陡然散发了出來,

感受到段枫身上的杀意,何劲松只觉得胸口像是被压着一座大山似的,喘不过气,

这一刻他感觉自己就犹如一只小绵羊一般,而段枫就是饿狼,

“你……你不要过來,”看着段枫一步步的走來,何劲松一脸煞白,那脸上的恐惧之色变得越來越浓厚了起來,

现在的段枫就犹如从地狱之中爬出來的魔鬼一般,

“你放心好了,我不会让你这么快就死的,我会隔断你的大动脉,让你看着自己身体之中的鲜血一点点的流逝,慢慢的死去,”

话音落下,段枫伸手一抓,像是拎小鸡一般,直接将何劲松给抓在了手中,随后犹如变魔术一般,段枫的另一只手上立刻多了一般明晃晃的利刃,然后对着何劲松轻轻一划,直接划破了何劲松身上的大动脉,

“噗嗤,”

刹那间,滚烫的鲜血犹如喷泉一般,喷·射而出,

随后段枫就直接松开了何劲松,

“啊,”

剧烈的疼痛让何劲松发出一声痛苦地哀嚎,像是发疯了一般去捂伤口,可是无论他如何努力,都无法阻止血液飞速的流失,

看到这突兀起來的一幕之后,姜小芸和何茂盛完全的傻眼了,他们谁也沒有想到段枫,竟然会真的动手杀人,

“不要害怕,等下就会轮到你们,放心,我不会向你们所说的那样对我,我会将你们两个从这里直接给扔下去,摔不死算你们命大,摔死算你们倒霉,”段枫轻描淡写的说道,

段枫的话音刚刚落下,只听哐当一声,何劲松直接倒在了地上,

犹如一只被人割断脖子的鸡一般,浑身上下抽搐不止,

“不……不要杀他们……求……求你不要杀他们,我给你钱,我给你钱,只要你放了他们,我会给你很多钱……”何劲松急忙开口说道,

感受着血液的流失,察觉到死亡的接近,何劲松不是在为自己求情,而是在为自己的老婆孩子求情,

在豪门之中,亲情是淡薄的,但是对于何劲松來说,亲情是珍贵的,因为他今天能够走到这一步,完全是他自己和姜小芸两人拼出來的,

所以他将亲情看的特别重,不然也不会因为何茂盛被段枫废掉双腿,而使他彻底的丧失理智,想要报复段枫,

“你有资格和我讲条件吗,”段枫一脸不屑的说道,

听到段枫的话后,何劲松挣扎着从地上爬了起來,跪在地上对着段枫不停的磕头,犹如一只哈巴狗一般,

“段少,求你不要伤害他们,不要……”

看着何劲松此刻的模样,段枫心中的某根的心弦仿佛被触动了一般,脸上露出了一道犹豫之色,

本來他以为何劲松是装模作样呢,但是现在看來,不是,他是真的想让自己放过他的老婆孩子,

而就在这个时候,病房的门突然从外面被推开,只见一个身材微微有些发福的中年男人出现在了门口,而在他身后则是站着一个看起來二十五六岁的年轻男人,

当两人在看到病房之中的一幕时,脸色立刻变得苍白了起來,同时这两个人犹如被人施展了定身法一般,完全的石化在了哪里一动不动,

而段枫在看到來人之后,嘴角之上立刻勾勒出了一道残忍的笑意:“孙文超,我的老同学,欢迎你來到地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