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979章 嚣张无极限

第九百七十九章 嚣张无极限

看着何劲松跪在地上,身上鲜血四溢的模样,耳畔在响起段枫那毫无感情·色彩的声音,孙海涛和孙文超完全怔住了,身体在这一刻也变得僵硬了起來,一脸煞白,

在來之前他们父子的内心之中充满了兴奋,心中也曾想过要用数十种办法狠狠的折磨段枫,让他生不如死,

但是此刻无情的现实给了他们一记响亮的耳光,虽然无声,但却是生疼无比,

段枫的脸上散发着让人阴森刺骨的笑意:“怎么,难道要我把你一个个都请进來吗,”

话音落下,段枫动了,数米的距离,段枫仿佛一步的距离就跨了过去,直接到了孙海涛和孙文超的面前,右手陡然伸出,直接抓在了孙海涛的身上,猛然一拉,孙海涛的身体不受控制的就向着段枫而去,随后段枫犹如扔垃圾一般,直接将孙海涛向着病房内扔了进去,

“哐当,”

一声闷响,孙海涛那肥胖的身体,重重的砸在了地面上,

而孙文超这一刻终于回过神來,沒有任何的犹豫,立刻转身就要像外面跑去,

此刻对于他來说,这里就是地狱,

“给我回來,”

就在孙文超要转身逃跑的那一刻,段枫又如同一阵风一般直接來到了孙文超的身后,大手一挥,一把抓住了孙文超的后颈,像是拎小鸡一样,直接将孙文超给拎了起來,

抓到孙文超后,段枫直接转身,猛然用力一甩,孙文超直接给段枫扔进了病房之中,重重的砸在了地面之上,瑟瑟发抖,

恐惧,在这一刻完全占据了孙文超内心,

不只是他,就连孙海涛也是如此,那张脸庞沒有丝毫的血色,

此刻病房之中安静到了极点,甚至安静的能够听到那心跳声,

豆子大的汗珠仿佛不要钱似的,瞬间从孙海涛和孙文超的脸上慢慢的滑落在地面之上,

而之前还在叫嚣的姜小芸和何茂盛在段枫划破何劲松身上的大动脉的时候就傻眼了,如今看到孙海涛和孙文超父子被段枫犹如扔垃圾一般,扔在地上,那看向段枫的目光就仿佛在看來自地狱的魔鬼,心头完全被一种叫做恐惧的东西所充斥,

“啪,”

段枫给自己点燃了一支香烟,打破了这安静到极点的气氛,

安静的气氛被打破,气氛变得更加诡异了起來,

段枫沒有开口,他们也沒有开口,不是不想,而是不敢开口,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段枫的香烟抽了一半之后,才缓缓的开口说道:“你们知道吗,说实话我是真的不想杀你们,一点都不想,”

听到段枫这么一说,除了何劲松之外,其他人心头狂震不已,难道他不杀我们,

但是段枫后面的话,再次将他们推入到了地狱之中:“但是你们却偏偏逼着我要杀你们,”

耳畔响起段枫的话后,所有人的身体立刻开始抽搐了起來,

“段……段少……我们错了,求求你放过我们,我们保证再也不敢了,”孙海涛急忙颤抖着说道,

听到孙海涛的话后,孙文超也急忙开口说道:“段……段少,看在我们是老同学的份上,求求你放了我们……”

“放了你们,”段枫冷笑一声,一脸戏虐的说道:“如果换做你们是我,你们会放过我吗,”

所有人都是一怔,答案不言而喻,

“你们不会放过,”段枫再次的开口:“同样我也不会放过你们,做错事情就要付出代价,而这份代价就是你们的生命,”

说道最后,段枫的语气彻底冷了下來,眸子里闪烁着森冷的杀意,

耳畔再次响起段枫那冰冷的声音,所有人的脸色都是猛然一变,而何劲松此刻已经完全倒在了地上,浑身上下抽搐不已,鲜血不受控制的从大动脉之上飞速的流失,那双眸子也慢慢变得溃散了起來,仿佛随时都很有可能因为失血过多而死亡,

“沒有人可以救你们,我会让你们全部都到地狱之中忏悔今天的所作所为,同时我还会让你们体会到什么叫恐惧,记住,是那种让你生不如死的恐惧,”说着段枫扭头看向了倒在地上抽搐的何劲松:“他就是活生生的例子,”

孙海涛等人情不自禁的顺着段枫的目光看了过去,顿时身体抖动的更加厉害了起來,那张脸上的恐惧之色,在这一刻也变得越來越浓厚了起來,

“不……不,我不要死,我不要死……”孙文超用力地捂着耳朵,疯狂地摇着脑袋,试图将段枫那犹如恶魔的声音从脑海中驱赶出去一样,

一股黄色的**也在这一刻从他的两腿间流了出來,病房之中顿时弥漫起了一股尿骚的味道,

“不用想着挣扎,这一切都是徒劳的,”

再次听到段枫的话后,孙文超彻底崩溃了:“你是魔鬼,你是魔鬼……”

而就在这个时候,温浩瀚已经利用温家的能量让警方出动了最强的力量,光特警就数百名,还有刑警,

每一个警察全部都是全副武装,

这些警察在來到医院之后,立刻将这里给包围了起來,一个个的脸上充满了凝重,

而温浩瀚则是在医院的楼下坐在车内抽着香烟,目光极为平静,但是在这平静之中却夹杂着让人心悸的冷意,

狠狠吐出一口烟雾,温浩瀚那双眸子之中的冷意变得更加浓厚了起來:“段枫,今天我看你怎么死,”

而就在这个时候,数十名特警端着冲锋枪,已经急速的向着医院之中冲了进去,

此刻段枫正静静的站在病房之中,而何劲松则是已经因为失血过多挂了,孙海涛等人则是浑身上下蜷缩在一起瑟瑟发抖,

突然段枫的耳朵微微动了一下,段枫的嘴角立刻勾勒出了一道冰冷的笑意:“好了,时间差不多了,我也该送你们上路了,”

段枫的话音刚刚落下,只听砰的一声巨响,病房的门一脚被从外面踹开了,

“你已经被包围了,放下武器立刻出來投降,”领头的特警大声喝道,

下一刻,枪口就对准了段枫,

孙海涛等人在看到这些警察之后,仿佛看到了救世主一般,一脸的狂喜,

“段枫,你杀了何老板,沒有人可以救你,沒有人……”

而姜小芸在看到这些警察之后,立刻狰狞的吼道:“他杀了我老公,我要让他用命來偿……”

段枫则是用一种白痴的目光看着孙海涛和姜小芸,

“你以为他们可以救的了你们吗,”段枫缓缓的说道,语气之中充满了平静,

愕然听到段枫这句话,孙海涛等人完全瞪大了眼睛,脸上写满了不可置信,难道当着这么多警察,他还敢杀人不成,

下一刻,段枫迈着步伐直接走向了孙海涛,犹如天神在俯视蝼蚁一般,居高临下的说道:“我会马上送你去见何劲松,”

话音落下,段枫直接抬起右脚对着孙海涛踢了过去,

“砰,”

孙海涛那肥胖的身躯,直接被段枫给踢飞了出去,重重的砸在了地面之上,

“哐当,”

孙海涛落在地上之后,犹如羊癫疯发作一般,抽搐的更加厉害了起來,意识也在这一刻变得有些模糊了起來,

希望在这一刻开始,恐惧同样在这一刻即将上演,

而这些特警则是完全的怔住了,他竟然敢当着警察的面动手,怔住的不止是警察,姜小芸等人也是如此,本來他们在看到警察之后,以为一切都结束了,但是段枫却用实际行动告诉他们,一切才刚刚开始而已,

随后在所有人目瞪口呆的情况下,段枫直接将地上的孙海涛给拎了起來,然后走到旁边的窗户旁边,直接打开了窗户,直接孙海涛给提到了窗户旁边,

“九层,你说如果头朝地摔下去,会不会摔出脑·浆來呢,”段枫的脸上露出了那恶魔的笑意,

本來意识模糊的孙海涛在听到段枫的话后,立刻瞪大了双眸:“不……不要……不要……”

这个时候,门口的特警也一个个的回过神來,领头的特警立刻开口说道:“住手,不然我们就开枪了,”

说这他就将子弹上膛,一副随时开枪的架势,

不光是他,其他警察也纷纷将子弹上膛,那感觉,仿佛段枫如果再敢轻举妄动,他们就会立刻将段枫打成骰子一样,

段枫慢慢的转过身看了一眼这个领头的特警,

就是这一眼,让这个特警浑身上下冷汗直冒,这一刻他感觉自己仿佛被一头残暴的野兽给盯上了一般,只要稍有异动,他就会扭断自己的脖子,

他可以保证自己这辈子都沒有见到过这么恐怖的眼神,

不止是他,其他的警察也是如此,一个个冷若寒颤,

一时间这些警察的额头之上全部都充满了冷汗,脸色也变得有些不自然了起來,段枫给他们的压力实在是太大了,

在所有人一脸紧张的时候,段枫的右手用力一推,孙海涛那微胖的身躯直接被段枫给从楼上推了下去,

“不……”

孙海涛在被推下去后,立刻大吼一声,但是他的身体根本不受控制急速的向着楼下掉落,

所有人都彻底的愣住了,沒有人想到,段枫竟然真的敢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杀人,而且杀的还是东海市著名的企业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