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980章 段老病危,段枫被抓

第九百八十章 段老病危,段枫被抓

那些楼下的警察在看到孙海涛从楼上摔下來之后,全部都怔住了,

而温浩瀚则是一脸狂喜的神情,如今孙海涛都死了,那么何劲松肯定也死了,东海市著名的企业家一次性死了两个,那么传出去,将会造成巨大的轰动,如果在透露出去他们两人全部都是被段枫给杀死的,那么……

只要这样一想,温浩瀚内心之中就激动不已,

温浩瀚是狂喜不已,但是楼上的警察则是一个个汗流浃背,脸上充满了前所未有的凝重,

突然段枫伸手向着兜里面摸去,

“不许动,”看到这一幕之后,领头的特警立刻吼道,

“不用紧张,我只是抽根香烟而已,”说着段枫就从口袋中将香烟给拿了出來,给自己点燃狠狠的抽了起來,

烟雾环绕在段枫的脸上,使得他的脸色变得有些迷离了起來:“温浩瀚也跟你们來了吧,”

面对这黑黝黝的冰冷枪口,段枫沒有丝毫的害怕,反而特变平静,

愕然听到段枫的话后,所有警察的心头猛然一跳,

但是却沒有一个人说话,

而段枫将这些警察的神情完全尽收眼底,再次缓缓的开口说道:“我知道你们能够联系上他,帮我联系他下,我和他说两句话,就会跟你们走,”

听到段枫这么一说,所有警察都暗自松了一口气,因为在行动之前,上面有命令,不能够杀段枫,要抓活的,如果段枫誓死反抗的话,那么他们根本不可能抓住段枫的,

“好,我帮你联系,”

段枫点了点头,然后扭头看向了孙文超:“不要着急,我马上就会送你下去和你老子见面的,”

本來段枫说跟这些警察走的时候,孙文超仿佛看到了活下去的希望,但是段枫这句话再次让他内心之中充满了恐惧,

话音落下,段枫再次扭头看向了何茂盛和姜小芸母子,

在看到段枫的目光之后,何茂盛和姜小芸那脸色又苍白了一分,此刻他们对段枫完全是恐惧到了极点,畏惧到了骨子之中,

就当段枫想要开口说什么时候,领头的特警立刻开口说道:“我们已经联系上了,现在你可以和他说话了,”

说着这个领头的特警就将手中的对讲机扔给了段枫,

“谢谢,”段枫淡淡的一笑,

众人在听到段枫的话后,全部都怔住了,那张脸上充满了震惊,他竟然会说谢谢,

段枫沒有理会众人,而是直接对着对讲机说道:“温老三,幕后操纵的感觉爽吗,”

温浩瀚阴沉的说道:“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可是我非常想知道,你就这么迫不及待的想让我在抽你几巴掌吗,”

所有人在听到段枫的话后,再次的愣住了,他竟然抽了温浩瀚,

他到底是什么來头,

这些警察只接到了抓捕段枫的命令,但是却不知道段枫是什么身份,

温浩瀚的脸色立刻狰狞了起來,就连呼吸也变得急促了起來:“段枫,我看你还能够嚣张多久,你杀了这么多人,证据确凿,我看这次你怎么死,”

“我这不是为了配合你吗,如果我不杀他们,你怎么有借口对我动手呢,”段枫的嘴角微微有些上扬:“而你不就是想要看到这一幕吗,”

温浩瀚陷入到了沉默之中,段枫完全说的是事实,让他无从反驳,

“温老三,游戏刚刚开始,我们慢慢玩,看看是我死,还是你们温家灭族,”

话音落下,段枫直接将手中的对讲机从窗户处扔了下去,

随后,段枫动了,根本不给众人反应的时间,一闪就到了孙文超的面前,右脚对着孙文超的脑袋,狠狠的踢了下去,

“砰,”

鲜血四溅,

众人在看到这一幕之后,心中不由冒起了一股深入骨髓的寒意,以至于使得这些警察的身子都忍不住哆嗦了起來,

这就是一个恶魔,彻头彻尾的恶魔,

杀了孙文超之后,段枫的那藏在身上的利刃,陡然向着姜小芸的胸口扔了过去,

“嗖,”

“噗嗤,”

利刃准确无误的直接穿透了姜小芸的心脏,鲜血顿时四溢:“你……你……”

“下去陪你老公吧,记住下辈子眼睛放亮点,不要在被人利用,更要记住有些人不是你们能够招惹的起的,”段枫低沉的说道:“我不杀你儿子,”

从杀孙文超在到杀死姜小芸前前后后不过数秒,根本沒有人反应过來,等反应过來的时候,孙文超已经死了,姜小芸也进气少出气多了,

段枫慢慢的转过身,对着这些警察说道:“好了,你们可以将我抓走了,”

段枫沒有对这些警察出手,虽然段枫双手沾满了血腥,可是毕竟这些警察和段枫无冤无仇,而且他们只是听命行事而已,所以段枫选择了束手就擒,

医院楼下,在接到段枫束手就擒的消息后,立刻就有人告诉了温浩瀚,

温浩瀚在得知段枫被抓的消息后,立刻笑了起來,笑得极为阴沉,而且那双眸子之中充满了刻骨铭心的恨意,

今天他被段枫抽了几巴掌,可是谁知风水竟然转得这么快,他马上就可以一雪前耻了,

“段枫,如果段家那个老不死的沒进医院,你可以安然无恙地度过这次劫难,但是现在,你必死无疑,”

与此同时,冷悠然已经來到了中心大厦,走到戚烟梦所在的总统套房门前之后,直接敲响了门,

随即房门打开,冷悠然对着戚烟梦微微一笑,当余光看到坐在沙发上的荣铭哲之后,冷悠然微微一愣,但是随即就释然了,

“段枫呢,”戚烟梦在看到冷悠然之后,立刻开口问道,

“段少说他有事情要做,让我过來告诉你一声,不要担心他,”冷悠然轻笑着说道,

“那他去做什么了,”

“应该是去找何劲松了吧,”冷悠然沒有任何的隐瞒直接说了出來,

“何劲松,”荣铭哲的眉头微微一挑:“难道你们又遇到了何劲松的人,”

冷悠然点了点头:“恩,我和段少从警局出來后就遇到了何劲松的人,”

“看來段少在警局狠狠的羞辱了温家,”荣铭哲脸上露出了一道淡淡的笑意,

“段少抽了温浩瀚几巴掌,废了温俊轩的双腿,”

愕然听到这句话后,荣铭哲完全的怔住了,那张脸上写满了震惊,

段枫竟然抽了温浩瀚这头在东海被誉为披着羊皮的豺狼,

“那段枫有沒有什么事情,”戚烟梦立刻一脸紧张的问道,

对于温浩瀚这个人,戚烟梦也略有耳闻,知道这是一个瑕疵必报的饿狼,

“戚小姐不用担心,段少很好,如果我猜的不错,段少应该在回來的路上了,”

“冷小姐,喝杯水,”林忆如这个时候端着一杯茶递到了冷悠然的面前,

冷悠然抬头看了一眼林忆如,轻笑道:“谢谢,”

短暂的震惊过來,荣铭哲再次开口说道:“看來温浩瀚今天是丢脸丢大了,想要用何家來试探下段少,”

荣铭哲的话音刚刚落下,他口袋之中的手机立刻响了起來,

听到手机响声后,荣铭哲对着众女歉意的一笑,直接拿出了手机,当看到來电显示之后,荣铭哲微微一怔,随即就接通了电话:“爸,这么晚了找我有什么事情吗,”

“铭哲,你现在在哪,”荣致远的声音之中充满了凝重,

“出什么事情了吗,”荣铭哲的眉头微微皱了起來,他老子很少用这种凝重的口吻和他说话,而且每一次这样说话,都是代表有大事发生,

“你今天见段枫了,”

“见了,有什么问題吗,”

“问題大了,”荣致远微微的叹息了一声:“江南传出消息,段家老爷子病重被送进了医院,而就在这刚才又传出消息,段枫因为故意杀人,被抓了,”

“什么,”荣铭哲的瞳孔顿时瞪的滚圆,那张脸上充满了震惊,

他这才刚刚和段枫要联手,如今却传來了段老爷子病危的消息,而且段枫又因为故意杀人被抓,这完全犹如晴天霹雳一般,

一时间,荣铭哲的呼吸立刻变得急促了起來,

“铭哲,有沒有人知道你去见段枫,”

“应该沒有,我做的很隐秘,”荣铭哲一脸苦涩的说道,

“那好,你马上回來,我们要召开家族会议,记住,不要让任何人知道你今天晚上见过段枫,也不要和任何人提起,”

话音落下,荣致远不给荣铭哲开口的机会,就直接挂断了电话,

听着电话里面的忙碌声,荣铭哲脸上的苦涩之意变得更加浓厚了起來,他此刻已经猜到了,荣家所谓家族会议的内容,

无非就是关于段枫,

而与此同时,荣铭哲也明白了过來,温浩瀚在受辱之后就对段枫出手的原因,温家也应该是知道段老病危的消息,不然他们绝对不敢,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荣铭哲看着戚烟梦等人重重的说道:“戚小姐,我要告诉你一个不好的消息,希望你能够做好准备,”

“发生了什么,”

“段老病危,段枫因故意杀人被警方逮捕,”

荣铭哲的话犹如惊天巨雷一般在戚烟梦等人耳边嗡嗡作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