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982章 巨大危机

第九百八十二章 巨大危机

随着段老爷子病危住院,今晚注定要成为一个不眠夜,有人欢喜有人愁!

京城宁家后院之中!

宁老爷子站在后院的小鱼塘边发呆,看着‘波’光粼粼的水面上不时腾身而起的鱼儿,宁老爷子的内心之中百感‘交’集。.: 。

段老爷子病危入院的消息,已经传入到了他的耳中,当知道这消息后,宁老爷子心中充满了苦涩,他们这一辈的人剩下的越来越少了!

谁活到最后,谁就会是最寂寞的。

毕竟高处不胜寒!

突然一道‘混’‘乱’而又急促的脚步声传了过来。

宁老爷子缓缓的睁开了双眼,看向了声音来源处,下一刻他就看到了宁若柳满脸担忧,双眼泛红的模样,心中不由暗暗叹了口气。

“你来了!”宁老爷子微微的叹息了一声。

宁老爷子在知道段老病危的消息后,随后又从宁咏霖那里得知了段枫在东海杀人被警察逮捕的消息,他就知道宁若柳肯定会来找他,或者说,他站在这里就是为了等宁若柳过来。

“噗通!”

伴随着一声闷响,宁若柳二话没说直接跪倒在了地上,这一跪显得异常干脆!

宁若柳红着眼眶看着宁老爷子一脸祈求的说道:“爷爷,若柳求求你……”

说着,宁若柳给宁老爷子直接磕了一个响头。

“爷爷,若柳求求你救救段枫,求你出手救救段枫……”

宁老爷子的无奈的叹息了一声:“若柳,有什么话,站起来再说吧!”

“不!”宁若柳泪流满面的看着宁老爷子说道:“除非爷爷您答应我,把段枫给救出来!”

宁老爷子慢慢的蹲下身子看着宁若柳,一脸溺爱的说道:“若柳,爷爷记得,你每次求我,好像都是因为段枫吧!”

“爷爷,我……”

“好了,起来吧!”宁老爷子伸出手就要去拉起跪在地上的宁若柳,可是并没有拉动宁若柳。

这使得宁老爷子的脸上泛起了苦涩:“若柳,爷爷给你说实话吧,就算你这样一直跪下去,爷爷我也没有办法救他!”

愕然听到宁老爷子的话后,宁若柳当场石化在了那里!

爷爷竟然救不了段枫?

这怎么可能?

“不可能,不可能,爷爷以您的身份,只要开口,谁敢杀他……”

“若柳,你以为我在骗你吗?”宁老爷子慢慢的站起身到:“我也不瞒你,我也想要出手救他,毕竟他对你有救命之恩,而他又是段家的人,于情于理我都应该出手救他,可是我真的无能为力,温家的动作太快了,根本不给任何人反应的时间!”

“不可能,不可能,爷爷您一定有办法救他的……”宁若柳使劲的摇头道。

宁老爷子苦笑一声:“我真的是心有余而力不足,若柳你根本不知道,你段爷爷病危住院将会造成什么样的震动,我告诉你吧,所有格局都会被打‘乱’,谁也不会在这个格局动‘荡’的时候出手救他,不是不想,而是没有人敢这样做!”

“这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

“若柳,你从小就是温室的‘花’朵,根本不知道权势争斗到底有多么残酷,也根本不知道权势‘交’替所有牺牲多少人,现在这种局面已经让所有人开始恐慌了起来,这个时候谁敢帮段枫就是和温家为敌,要知道温家也是有联盟的,你段爷爷若是在,能够稳压他们一头,但是现在……”

宁老爷子没有说下去,但是话中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他无法‘插’手。

“爷爷,难道您真的要见死不救吗?”

“若柳,不是爷爷不救,而是无能为力!”宁老爷子再次深深的叹息道:“你根本不知道这次卷进了多少的势力……”

“爷爷,您真的不肯救他吗?”宁若柳依旧不死心的问道。

“若柳,你知道爷爷最疼爱你的,只要你有求于我,我那次没有答应过你?”宁老爷子一脸溺爱的看着宁若柳说道:“如今你都给我跪下了,如果我真有办法的,我会不救他吗?我之前说的很清楚,我真的无能为力!”

再次听到宁老爷子这么一说,宁若柳只感觉自己的天仿佛踏了下来,两眼一黑,一头栽倒在了地上。

强大的娘子军团在这一刻,正在悄无声息的失去所有的作用!

而与此同时东海警局一间十几平米的房间中,段枫坐在一把特质的钢铁椅子上面,脖子以及手脚全部都被铁烤给锁在了椅子上面。

纵使这样,段枫的脸‘色’依然显得十分平静,就犹如没有丝毫涟漪的湖面一般。

墙壁之上挂着一个白炽灯,将这间房给照的如同白昼一样。

而在段枫的面前,则是站着两名全副武装的特警,手里端着微冲,冷漠的目光死死的盯着段枫。

这间房,是东海警局审讯特殊犯人所特质的审讯室,凡是进入这间审讯室的人,从来没有一个活着走出去过。

不知道过了多久。

伴随着一声脆响,房‘门’缓缓的从外面被推开了!

下一刻,只见郎礼君带着一男一‘女’出现在了‘门’口。

‘女’的可以说貌美如‘花’,那张脸上充满了得意之‘色’,而男的则是一个中年男人,那张脸上泛着渗人的寒意。

段枫淡淡的扫了一眼‘门’口,嘴角慢慢勾勒出了一道笑意:“温老三,温珂琳真是没有想到你们竟然这么着急,大晚上的还过来!”

听到段枫的话后,温浩瀚的脸上立刻‘露’出了一道冷笑:“当然要过来,不然我们怎么能够看到,段少这幅模样呢?”

话音落下,温浩瀚再次开口说道:“你们都出去吧,我想和他单独聊聊!”

“这个……”郎礼君的脸上‘露’出了为难之‘色’。

“怎么,难道不可以吗?”温浩瀚的语气立刻‘阴’沉了下来。

“出去吧,我也正想和温老三这头饿狼好好聊聊呢!”段枫也在这个时候开口说道。

段枫都这么说了,郎礼君也没有在说什么,大手一挥,立刻的两名的特警立刻走了出去!

“哐当!”

‘门’再次被关上了,一时间整个屋内就剩下了段枫和温浩瀚叔侄‘女’三人。

温浩瀚给自己点燃了一根香烟,慢慢的‘抽’了起来。

看着温浩瀚沉默,温珂琳缓缓的开口:“段枫,你做梦都没有想到,自己也会有今天凄惨的下场吧?”

“凄惨吗?”段枫一脸平静的说道:“我怎么没有感觉,我感觉这里‘挺’好的啊!”

“段枫,你不会装作一副若无其事的模样来掩饰你内心的恐惧了?”不知为什么,温珂琳看着段枫那一脸平静的模样,心中的怒火就蹭蹭的上升:“这次你必死无疑!”

“必死无疑?”段枫一脸不屑的说道:“那你现在敢杀我吗?”

“是,我们不敢杀你,但是我敢‘抽’你!”温珂琳表情忽然间变得‘阴’沉了起来,直接走到段枫的身体,狠狠甩出一巴掌,重重的打在了段枫的脸上!

“啪!”

清脆的响声响起,温珂琳内心之中爽到了极点,死死的盯着段枫说的哦啊:“这一巴掌,是为我三叔打的,你也不看看你是东西,一个婊·子生的杂种竟然敢‘抽’我三叔!”

听到婊·子生的杂种这几个字后,段枫的脸‘色’立刻变得难看了起来。

薛舞绝是他的禁忌,他可以允许别人侮辱他,但是绝对不允许别人侮辱薛舞绝!

只是顷刻间,段枫内心的戾气与杀气仿佛被点燃了一般,以恐怖的速度立刻弥漫了整个房间。

温珂琳在看到段枫那犹如野兽般的眼神后,浑身上下忍不住的打了一个冷颤,但是随即想到段枫浑身上下都被锁住了,也就慢慢的释然了下来:“怎么,难道你敢说,薛舞绝不是婊·子吗?”

段枫依然没有说话,双眸死死的盯着温珂琳,那双眸子之中的怒火变得旺盛到了极点!

“看什么看,难道我说错了吗?”

话音落下,温珂琳再次扬起手掌对着段枫的脸上‘抽’了一巴掌!

“啪!”

下一刻,段枫的脸上立刻出现了手指印。

看着温珂琳这疯狂的举动,温浩瀚并没有阻止,而是站在一旁‘抽’着香烟,静静的看着这一幕。

“你不是很狂吗?‘抽’我三叔,让我从你**钻过去,又废我弟弟的双‘腿’,你现在怎么不狂了!”说着温珂琳再次对着段枫‘抽’了一巴掌!

望着段枫那犹如野兽一般的眼神,温珂琳一脸疯狂的说道:“怎么,你不服,想要打我,想要杀我,你倒是动手啊?”

这一刻,温珂琳完全是小人得志!

“别瞪姑‘奶’‘奶’!”随即温珂琳再次‘抽’了段枫一巴掌!

“温珂琳,如果你们‘弄’不死我,我保证,我会让你生不如死!”段枫一脸铁青的说道。

“你还想着活?”温珂琳仿佛像是听到了世间最大的笑话一般:“我告诉你,段枫,你别做梦了,等段家那老不死蹬‘腿’的消息传出来之后,就是你的死期!”

段枫在听到这句话后,完全的怔住了,一脸不可置信!

爷爷不行了?

“在你临死前,我就当一次好人!”温珂琳看着段枫那副呆滞的模样,心中完全爽到了极点:“就在这之前,你们段家那老不死的病危,随时都有可能蹬‘腿’!”

“同时,你手中的神狐令也失去了原先的作用!”温浩瀚缓缓的补充一句!

温家不出手则已,一出手便是雷霆之击,让段枫的救命符完全失去了作用。

这一次,段枫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危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