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983章 张舒婷的谎言

第一卷 第九百八十三章 张舒婷的谎言

深夜,一辆挂有特殊牌照的汽车,通过道道关卡,终于开进了江南市军区医院,而且就在医院的门口还有一道关卡。

除此之外还有不少的暗哨隐藏得很隐蔽。

汽车缓缓的停下之后,车门立刻打开,一个身穿黑色休闲装的男人立刻从车中走了下来。

灯光下,他拥有众多男人梦寐的古铜色肌肤,棱角分明,那双眸子炯炯有神!

男人迈着沉稳有力的步伐直接向着医院门口走去。

下一刻,守在医院门口的警卫,立刻伸出手挡住了男人的路!

男人并没有因为被挡住路,而心生不满,而是从身上直接拿出了一个红色小本本缓缓的打开:“现在我可以进去了吗?”

在看到这个男人手中的红色小本本之后,这些警卫的脸上立刻流露出了一道前所未有的敬重!

“唰!”

所有警卫对着这个男人直接行了一个军礼:“首长请!”

男人没有在说什么,抬头挺胸的向着里面走了进去。

大约过了三分钟后,男人来到了段老爷子所在病房的走廊旁边。

整个走廊之中站满了人,有站在华夏医学之巅的专家,有华夏不少的封疆大吏等人。

“让一下!”男人缓缓的开口,声音微微有些低沉。

听到这个男人的话后,所有人都将目光看向了他,当华夏体制内的人在看到这个男人后,脸色微微一变,急忙给他让开了一条路。

随后很自然的,众人都给他腾出了一条路。

而就在这个时候,段云阳也转过身看向了这个男人,声音微微有些沙哑的说道:“皇甫哲,你来了!”

来人正是火急火燎从京城赶来的皇甫哲。

“段老现在情况怎么样?”皇甫哲立刻开口问道,声音之中充满了关心之意。

段云阳长长的叹息了一声,然后摇头道:“爷爷的情况很不妙,现在一直处于昏迷之中!”

说着段云阳再次扭头透过病房窗户上的玻璃看向了段老爷子,那张脸上充满了担忧。

此刻谁也不能够保证段老爷子会不会就这样直接驾鹤西去。

皇甫哲无奈的叹息了一声,看来段老爷子是真的要不行了,温家真会挑时候动手啊。

本来还想着让段家出手呢,但是看现在这情况,段家所有人都沉浸在了段老病危的悲痛之中,若是这个时候告诉他们段枫出事了,除了那么几个真心对待段枫的人,谁会赞同呢?

皇甫哲把心中想要段家出手的想法立刻打消了。

走到段云阳的身边后,皇甫哲伸出手,轻轻的拍了一下段云阳的肩膀:“我先去办点事,等下在过来!”

说着皇甫哲就作势要离开这里。

而就在皇甫哲转身的那一刹那,段云阳也跟着转身和皇甫哲一起走了出去!

走出走廊后,段云阳立刻开口说道:“你来这里应该是段枫出事了吧?”

在皇甫哲来之前,段云阳就给段枫打了电话,可是无论如何都打不通,当时段云阳心中就生出了不好的预感,等看到皇甫哲这么晚赶过来后,段云阳心中那不好的预感越来越浓厚了起来。

听到段云阳的声音后,皇甫哲的脚步立刻停滞了下来,慢慢的转过身,无奈的叹息了一声:“温家趁段老病危,给他挖了一个坑,他已经掉进去了!”

“事情很严重吗?”段云阳的一脸紧张看着皇甫哲问道。

“恩!”皇甫哲点了点头:“本来我是看看段老什么情况,是不是故意装病引温家对段枫动手,但是现在看来,根本不是!”

段云阳一脸苦涩的说道:“如果真是装病就好了!”

话音落下,段云阳立刻抬头看向了皇甫哲:“虽然我现在是段家的家主,但是我地位不稳固,我……”

皇甫哲在听到段云阳成为段家家主之后,脸上露出了一道惊讶之色,但是随即就释然了下来。

“我知道,所以,我会想办法把段枫给救出来的。”皇甫哲伸出手再次拍了一下段云阳的肩膀:“放心吧,我会尽最大的努力不让他出事的。”

“谢谢你!”段云阳一脸感激的对着皇甫哲说道:“如果能够用到我的地方,你告诉我!”

皇甫哲点了点头道:“我会的,你回去看着段老吧,我现在就去东海,尽量把段枫带来见段老最后一面。”

话音落下,皇甫哲便不再做任何停留,直接向着外面走去。

看着皇甫哲的背影,段云阳的拳头紧紧的握在了一起,一脸阴沉的说道:“温家,温家,你们竟然敢落井下石,等我坐稳了段家家主之位,我饶不了你们!”

而与此同时,张舒婷已经开车下了高速公路进入到了京城,一路闯了数个红灯,直接冲进了京城军区大院,顺利通过几道明卡暗哨之后便来到了军区的内院,将车停在一栋独立的三层红砖小楼前!

轿车内,满脸担忧焦急表情的张舒婷飞快地熄火,拉开车门下车,飞一般的就冲进了这栋楼。

此刻,这栋小楼的大厅之中张文麟坐在沙发上皱眉抽着香烟,心中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张文麟在看到张舒婷那慌张的模样后,立刻开口说道:“怎么,知道段枫出事了,回来求救了?”

“爸,您都知道了,那我也不多说了,您赶快打电话让人放了段枫。”张舒婷立刻开口说道。

“放了段枫?”张文麟瞪着张舒婷说道:“放个屁,这次我救不了他!”

“别逗我,还有你救不了的人,一句话,你救还是不救?”

“救不了!”

“我告诉你啊,你别逼我自己去救啊!”

“胡闹!”张文麟立刻喝道:“坐下!”

看到张文麟发怒,张舒婷立刻蔫了下来,直接坐在了一旁:“爸,你就帮我救救他呗,下次你说什么我都听你的。”

“舒婷,我真救不了他。”张文麟一脸凝重的看着张舒婷:“本来他有神狐令,我只需要稍微运作一下就可以,但是温家的速度太快了,让段枫手中的神狐令完全失去了作用。”

“温家这是想要趁着段老病危要段枫的命啊!”

说到最后,张文麟直接靠在了沙发上,脸上充满了深深的无奈之色。

张舒婷则是完全怔住了,他最担心的事情终究还是发生了,温家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就是雷霆一击,就是致命一击!

“爸,我读书少,你别骗我!”

“你看我像是骗你吗?”张文霖再次给自己点燃一根香烟:“刚刚宁老给我打了个电话,说宁若柳求他,让他出手,他也想救,我们两个商量了一阵,可是最终得出的答案还是救不了啊!”

“你们联手也不行吗?”

“要是行的话,我还能够坐在这里发愁吗?”张文麟将烟雾吐出说道:“我又不是没对你说过,我欠段枫他老子一个人情,现在有机会了,我能不还吗?”

“真的这么严重?”

“是啊,温家动作太快了,根本不给人任何反应的机会,就把所有的后路给堵死了。”张文麟再次叹息了一声:“舒婷,你也不用逼我,也不用给我放什么狠话,你老子这次是真的救不了!”

张舒婷彻底傻眼了,完全不知所措。

“现在只希望段老能够有惊无险,我们联手可保住段枫,不然想要保住段枫真的很难,很难!”张文麟一脸苦涩的说道。

在这个格局即将大动荡的时候,谁肯出手救段枫呢?谁愿意趟这浑水呢?

没有人愿意!

毕竟这是一个物质横流,以利益为主的年代。

“我爷爷呢,他肯定能,让他出手!”张舒婷像是抓到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一样,急忙拿出手机:“我这就给我爷爷打电话……”

“胡闹!”张文麟嗖的一下直接从沙发上站了起来,一把将张舒婷手中的手机给夺了过来。

“还我手机!”

“张舒婷,你给老子坐下!”张文麟立刻怒喝道:“你知道不知道如果你爷爷插手代表什么?”

“我管不了这么多了!”

“张舒婷,老子把丑话说在前面,你要是敢给我胡闹,我关你禁闭。”张文麟狠狠的说道!

张舒婷一脸铁青的看着张文麟,她可是深知她老子的脾气,绝对的军阀,说一不二,说关她禁闭就真的可能会关他禁闭。

“这几天你那都不许去,老实给我在家待着!”

“我不!”

“那我就关你禁闭!”张文麟冷哼一声:“我就不信,你还能够翻出我的五指山了!”

“我要去法院告你,限制他人人身自由,让他们判你个无期……”

听到张舒婷的话后,张文麟顿时哭笑不得:“那也要等你告倒我再说。”

“你……”张舒婷突然脑海中闪过一道灵光,咬着牙狠狠的说道:“我告诉你,张军阀,如果你想让你外孙一出生就没有父亲,你就别救他,到时候我就告诉你外孙说是你见死不救,说是你害死他父亲的,我让你外孙恨你一辈子,我让他咬牙切齿的恨你,我让他……”

愕然听到张舒婷的话后,张文麟直接傻眼了!

片刻之后,张文麟缓缓的回过神,一脸惊愕的看着张舒婷说道:“你说你怀了段枫的孩子?”

“没错,已经一个月了,你看着办吧!”张舒婷冷冷的说道。

同时,张舒婷在心中暗暗的说道:“段枫,老娘为你,可是把自己的节操都扔了,回头我看你怎么感谢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