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984章 最后的办法

第一卷 第九百八十四章 最后的办法

同时,河洛市董馨菲的家中。

身为体制内人员的董海天,也知道了段家老爷子病危入院的消息以及温家突然对段枫出手的消息。

董海天坐在沙发上那张脸庞复杂到了极点,段老如果驾鹤西去,整个格局将会发生巨大的震动,体制内的人员全部胆颤心惊,因为他们知道如果段老过世,这平静的格局将会被打破,体制内将会出现一次巨大的清洗。

突然董馨菲卧室的门被打开了,董馨菲轻轻的揉着眼睛看着董海天问道:“爸,这么晚了,你怎么还不睡觉?”

看到董馨菲之后,董海天微微的叹息了一声。

这一刻他想起了,自己的女儿一心好像全部都系在了段枫的身上,如果他……

这样一想,董海天那脸上顿时露出了复杂之色。

“菲菲,段枫的爷爷恐怕不行了!”董海天缓缓的开口说道。

他知道这件事情根本无法隐瞒,等段老过世后,那铺天盖地的新闻将会迅速席卷整个华夏大地,同时段枫的事情也更加不可能瞒住。

“爸,你说什么?”董馨菲微微一怔,那张脸上写满了震惊。

“段老病危,段枫被抓!”董海天无奈的叹息道:“忘记他吧!”

“唰!”

董馨菲的脸蛋瞬间变得苍白了起来,身体也不受控制的摇晃了一下,声音微微有些颤抖着说道:“爸,你……你这是什么意思?”

看着董海天的脸色,董馨菲心中升起陡然升起了一个不好的预感。

“段枫因为连杀几人被逮捕,如今,段家老爷子随时都很有可能不行,他的小命恐怕难保!”

“轰!”

董海天的话犹如一道惊天闷雷一般,在董馨菲的耳畔嗡嗡诈响,那张精致的脸蛋上在这一刻,再也找不到任何的血色,身体也摇晃的更加厉害了起来,仿佛随时都很有可能会一头栽在地上一般!

两行清泪在这一刻,不受控制的从董馨菲的脸颊上慢慢的滑落了下来,脑海中也在这一刻慢慢的浮现出了和段枫相识相遇的点点滴滴!

她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爱上的这个看起来吊儿郎当的男人,但是她知道,她在错的时间遇到了对的人,注定要悲哀,但是她并没有在意。

因为她觉得有些时候得不到的才是最为美好的,留下一份回忆也是不错的选择。

所以虽然她对段枫暗生情愫,但是却比较理智。

“爸,你救救他,你帮我救救他……”

看着董馨菲的模样,董海天再次叹息了一声:“菲菲,爸救不了啊,我没有那个地位,没有那个身份啊!”

董海天的话犹如一把锋利的匕首,狠狠的插进了董馨菲的心脏;一时间他面如死灰。

而与此同时,洛克菲勒家族留守在华夏生意场的上负责人梅西,此刻正满脸担忧的给安琪儿打电话汇报着段枫现在的情况。

梅西的脸上充满了紧张,他可是知道段枫和安琪儿是什么关系!

“小姐,段老病危,而段先生因为故意杀人,被警方逮捕,东海温家动用了所有的能量对付段先生,恐怕他……”

梅西没有再敢说下去,但是其中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

“我已经知道了!”

梅西在听到安琪儿的话后,微微一怔,已经知道了?

以段枫和安琪儿的关系,如果知道了段枫出了这么大的事情,应该心急如焚,甚至现在就从米国飞到华夏来才对,可是现在安琪儿却如此的镇定,难道她有什么办法救段枫?

“小姐,难道你有什么方法救他?”梅西一脸紧张的问道。

“我没有办法救他,但是他妻子一人就可以救他脱离现在的困境!”安琪儿语不惊人死不休的说道。

梅西在听到安琪儿的话后,浑身上下猛然一颤,戚烟梦能够救段枫?

这怎么可能?

要知道戚烟梦可是一个商人而已,她怎么可能会有这么大的能量。

一时间,梅西的呼吸变得急促了起来。

“梅西,你不相信?”

“小姐,戚小姐只是一介商人,我实在想不到她有什么本事能够将段先生给救出来!”

“如果是以前,我也不会相信,但是现在她能,她有资格和任何人谈判,哪怕和整个世界谈判的资格都有!”安琪儿用一种诡异的语气说道:“希望华夏千万不要被她逼到死角里面,不然陷入爱河之中的女人可是什么事情都能够做出来的!”

梅西浑身一震,他深知安琪儿的脾气,如果没有十足的把我,安琪儿不会这样说,如今她这样说,那么就代表段枫这次真的是有惊无险!

“某些人,想要趁段老病危杀他,也要看看他的女人同意不同意!”安琪儿的声音陡然一变:“既然某些人想要玩把大的,那我们如果不陪他玩,肯定会以为我们怕了他!”

梅西的心头猛然一颤:“小姐,你的意思是……”

“停止和华夏任何公司的合作,我要让他们的商人抓狂,我要让戚烟梦在这场谈判之中占据主导的位置!”安琪儿狠狠的说道。

话音落下,安琪儿就直接挂断了电话。

挂断电话后,安琪儿抬头看了一眼蔚蓝的天空,嘴角慢慢勾勒出了一道迷人的笑意:“亲爱的,我不知道你在华夏还有什么底牌,但是你妻子的底牌已经足够保你不死了!”

“亲爱的,抽出你那响亮的耳光吧,我会在米国欣赏你的表演!”

而与此同时,河洛市红叶别墅——戚家!

戚天寒虽然不是体制内的人,但是他那些兄弟都在体制,在知道段老病危和段枫被抓的消息后,一个个都纷纷告知了戚天寒!

所以一时间,整个戚家之内灯火通明,无一人入睡,每一个人的脸上都充满了凝重。

而戚天寒则是一根香烟接一根的抽着,他能够清晰的感受到,这是一场巨大的风暴,从段老爷子病危就开始展开,而且目标直指段枫!

“戚伯伯,给我准备车,我马上就去东海!”黄诗培缓缓的开口,打破了这沉闷的气氛:“他们刚动我哥,我就敢让温家鸡犬不留!”

话音落下,黄诗培身上立刻流露出了杀意!

魅狐之名可不是闹着玩的,只要给她时间,她有足够的把握让温家全部都给段枫陪葬!

“诗诗,现在不是胡闹的时候!”戚天寒声音微微有些沙哑的说道:“就算你有本事将温家全部杀了,但是枫儿的危机一样无法解除!”

听到戚天寒的话后,黄诗培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那我就着急所有七杀成员劫狱,我就不信所有七杀成员全部出动,华夏能够挡得住!”

戚天寒的心头猛然一颤,急忙说道:“诗诗,万万不可,事情还没有到这一步!”

如果让七杀劫狱的话,那么段枫就完全走到了华夏的对立面,到时候事情就大条了。

“戚伯伯,那你说怎么办?”黄诗培满脸担忧的说道!

戚天寒微微的叹息了一声,如果他有办法的话,就不会坐在这里干瞪眼了,就不会低头求自己的那些兄弟们,帮助他运作一下,争取先保住段枫的命。

此刻在戚天寒看来,如果段老爷子过世,那么这盘棋局无解,段枫必死无疑!

当然除非有人联手救段枫,或者说有位能够和段老爷子一样德高望重的人,振臂一呼共同出手保下段枫。

不然,他实在想不到,有什么办法能够救下段枫。

看着戚天寒那一脸凝重的神情,蓝凝云狠狠的咬着牙道:“戚爸爸,要救姐夫真的很难吗?”

戚天寒没有说话,而是再次的叹息了一声,如果不难的话,他就不会这样发愁了。

“天寒,难道真的没有办法救下枫儿吗?”何采心一脸苍白的看着戚天寒问道。

那张脸上的担忧之意不言而喻。

戚天寒再次给自己点燃了一根香烟,狠狠的抽了一口:“如果没有大人物出手的话,想要救枫儿很难,除非……”

“除非什么?”

看着何采心三人一脸紧张担忧的神情,戚天寒将目光看向了蓝凝云,目光之中充满了无奈。

看到戚天寒的目光之后,所有人都是微微一愣,难道蓝凝云能够救段枫不成?

“戚爸爸,您……您是要……”蓝凝云的心头在这一刻猛然一颤,身体也开始不受控制的颤抖了起来。

“凝云,这是最后的办法,至于救不救你姐夫还要看你答应不答应!”戚天寒一脸苦涩的说道。

黄诗培和何采心则是完全愣住了,蓝凝云怎么可能会有办法救段枫呢?

她只是一个小女孩啊!

蓝凝云呼吸在这一刻变得急促了起来,脑海中立刻浮现出了和段枫在一起的点点滴滴,犹如放电影一般,全部都在脑海之中上演了一遍!

不知道过了多久,蓝凝云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看着戚天寒重重的的说道:“戚爸爸,如果真的只有这么一个办法,我答应,我不能看着姐夫死,不能够看着梦梦姐伤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