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985章 皇甫哲的强势

第九百八十五章 皇甫哲的强势

段老病危,段枫被捕,四方震动,风暴疯狂的酝酿着,这一切都是因为段老爷子突然病危,更为准确的说是因为段枫。,:。

明里暗里不知道有多少人想要段枫死,所以一时间想要让段枫死的人都纷纷开始落井下石。

有人想要段枫死,自然就有人想要救段枫!

东海,荣家!

今日荣家所有的男人都全部齐聚一堂,气氛显得十分压抑,段家对温家出手,段枫空降东海,让荣家上下所有人都看到了扳倒温家的希望,他们成为东海最大的家族。

可是如今段老病危,段枫被抓,使得他们的那刚刚燃起的希望立刻破灭,而且就连心头也完全被一股乌云所笼罩。

“爸,各位叔伯,我不赞同袖手旁观!”荣铭哲环顾大堂之中说有人说道:“现在我们应该出手,用尽所有力量保住段枫!”

“保?”荣铭哲的大伯荣海冷笑道:“怎么保?温家出手的速度太快了,而且明里暗地不知道多少人想要让段枫死,如果我们现在贸然出手,将会被许多势力视为仇人,甚至很有可能成为对方的攻击对象!”

其他人在听到荣海的话后,颇感赞同的点了点头。

在大家族之中,凡是讲究利益为上,而且他们和段枫非亲带故,现在这个时候帮他,这笔买卖根本不划算。

“大伯,话虽然这样说没错,但是如果段枫能够安然的渡过危机,你们想过没有他将会给我们荣家带来多大的利益?”荣铭哲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在座的各位基本上都研究过段枫的‘性’格和脾气,对于敌人他是恶魔,但是对于朋友,他可以对你推心置腹!”

“铭哲,话虽然这样说不错,但是段枫有可能活下去吗?”荣东骏看着荣铭哲无奈的说道:“如果,我们帮段枫,他也活不下去,那么接下来就很有可能是我们荣家的灾难!”

“三叔,难道做生意就没有任何的风险吗?”荣铭哲看着荣东骏重重的说道:“大家都知道,无论做什么事情,危险和利益都是共存的,想要获利,就必须要有付出,没有付出何谈回报?”

“可是现在已经明摆着,段枫必死无疑!”荣海给自己点燃了一根香烟‘抽’了起来:“明知是死,我们还出手,那就是傻子!”

“大伯,他不会死,我有种预感,他绝对不会死!”荣铭哲重重的说道:“大家都不要忘记,段枫身边的‘女’人,哪一个手中不代表着一股强劲的势力,如果这些势力全部都出手的话,那么段枫绝对不会出事。”

“可问题是他们会出手吗?”

“所以我们荣家就要赌一把,胜则一跃成为东海第一世家,败则灰飞烟灭!”荣铭哲一副壮志凌云的看着众人说道:“这是一场豪赌,就看我们荣家敢不敢赌!”

“只要我们赌了,就有五成的把握成为东海第一世家,那样我们就会得到段枫这个强劲而有力的盟友!“说着荣铭哲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再次说道:“是雪中送炭,还是锦上添‘花’,一切还要你们说的算!”

荣铭哲的一番话完全说到了所有人的心坎上,他们也想过,可是以利益为主的他们不敢赌,他们怕失去目前所拥有的,但是就像荣铭哲所说的只要赌了就有五成的把握成功,如果不赌没有一成!

而且如果段枫身边‘女’人那背后的势力纷纷出手的话,那么他们在做什么都于事无补!

荣致远脸上的表情不停的变幻着,不知道过了多久,荣致远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咬着牙说道:“赌,这一把我们荣家赌了!”

此刻荣致远经过深思熟虑,开始‘露’出了那称霸东海的野心!

如果让他知道段枫身边‘女’人背后的势力一个个也在忌惮,不知道还会不会赌这一把。

而与此同时,屈玲珑和纪含香两人先后的赶到了东海,而且此刻已经全部都在东海中心大厦的总统套房之中。

整个房间内完全被一股压抑的气氛所笼罩,每一个人的脸上都写满了深深的担忧和焦虑。

“梦梦,你不要太担心,段枫一定不会有事的。”屈玲珑看着戚烟梦轻声说道。

像是在安慰戚烟梦,又像是在告诉她自己一样。

“梦梦,皇甫哲马上就来了,他肯定会帮段枫的……”

“他真的能够救段枫吗?”戚烟梦一脸失魂落魄的说道。

从知道段枫被捕,段老病危的消息后,戚烟梦浑身上下所有的力气都仿佛被‘抽’干了一般,而且不止如此,整个人也变得无‘精’打采,犹如那即将凋谢的‘花’朵一样。

不止是戚烟梦,林忆如和苏珊两人也是如此。

三个‘女’人完全不知道如何做,怎么样才能够救段枫,就这样一个个呆滞的坐在沙发上,不言不语!

“能,肯定能!”纪含香重重的说道:“就算他不能,我也会想尽一切办法把他救出来的!”

话音落下,纪含香那双眸子之中闪过一道杀意,但是很快就消失不见。

如果皇甫哲没有办法救出段枫,那么她不介意用自己的办法将段枫救出来。

哪怕会因此而死,她纪含香也无所畏惧!

就在这个时候,皇甫哲终于赶到了东海,没有联系纪含香,也没有告诉任何人,皇甫哲直接向着东海的警局而去。

而此刻东海那间特殊的审讯室之中,段枫的脸上充满了猩红的手指印,但是他仿佛不知道什么是疼痛一般,就那么呆滞的坐在那里。

那双眸子也没有任何带的‘色’彩,犹如死鱼一般。

看着段枫此刻的模样,温浩瀚和温珂琳叔侄两个心中惬意到了极点。

“段枫,原来你也会怕啊,我以为你天不怕地不怕呢?”温浩瀚一脸狰狞的看着段枫说道:“你的末日到了,你活不了几天了……”

说着温浩瀚哈哈的大笑了起来,整个房间之中立刻被温浩瀚那疯狂的笑声所充斥,而且笑声之中带着一种‘阴’森的味道。

此刻,皇甫哲终于来到了警局,没有任何的犹豫直接走了进去,然后亮出了自己的证件!

“首长好!”郎礼君在看到皇甫哲手中的红‘色’小本之后,忍不住的打了一个冷颤,立刻无比尊敬给皇甫哲行了一个军礼。

皇甫哲点了点头,‘阴’着脸说道:“带我去见段枫!”

郎礼君心头猛然一跳,在看到皇甫哲手中的红‘色’小本之后,郎礼君就知道皇甫哲很有可能是为段枫而来的。

“我的话,你没有听到吗?”皇甫哲的语气立刻变得不善了起来。

“是!”郎礼君急忙说道。

虽然不知道皇甫哲是什么身份,但是他知道只凭皇甫哲手中的那个证件就不是他能够得罪的起的。

随后,郎礼君立刻带着皇甫哲直接向着关押段枫的小房间中走去。

只是顷刻间,郎礼君就带着皇甫哲来到了‘门’口。

“嘎吱!”

随后‘门’直接被郎礼君给推开了。

听到推‘门’声后,温浩瀚和温珂琳两人立刻扭头看去。

当温浩瀚看到皇甫哲之后,脸‘色’猛然一变,显然他认识皇甫哲。

皇甫哲看了一样坐在椅子上的段枫,脸‘色’猛然一变,安全无视了温浩瀚和温珂琳,大步的走到段枫的身边:“段枫,你没事吧?”

段枫在看到皇甫哲之后,声音沙哑的说道:“皇甫哲,我爷爷是不是病危了?”

“这件事情等下再说,我先把你带走。”

话音落下,皇甫哲扭头看向郎礼君重重的说道:“放开他!”

郎礼君在听到皇甫哲的话后,忍不住的看了一眼温浩瀚。

面前这两位都是爷,他一个都惹不起!

“皇甫哲,你要干什么?”温浩瀚‘阴’着脸说道:“他现在是罪犯……”

“我知道!”皇甫哲冷冷的扫了一眼温浩,再次冷冷的吐出两个字:“放人!”

还没有等温浩瀚开口,温珂琳立刻开口说道:“不行,你是什么人,凭什么一句话就放人!”

“你是什么东西,也配知道我的身份。”皇甫哲那冰冷的眼神立刻落在了温珂琳的身上。

感受到皇甫哲那眸子之中蕴藏的杀意,温珂琳感觉自己仿佛坠入到了冰窟之中,从头凉到脚。

话音落下,皇甫哲朝着温珂琳走进了一步:“你对他动手了?

温珂琳在听到皇甫哲的话后,情不自禁的点了点头。

看到温珂琳点头后,皇甫哲脸上的寒意立刻加重了一分。

随后,只见一道手影飞速的闪过!

“啪!”

一道清脆的响声立刻在整个房间中响起,温珂琳直接被皇甫哲一巴掌给‘抽’飞了出去。

“哐当!”

温珂琳的身体重重的砸在了墙壁之上,脸上顿时出现了五道清晰的手指印,猩红的鲜血瞬间从她的嘴角涌出,剧烈的疼痛直接让她昏‘迷’了过去。

“贱人!”

“皇甫哲,你……”温浩瀚的脸‘色’猛然一变!

“温浩瀚,我在对你说一遍,放人!”

“不可能!”

“温浩瀚,你信不信,我现在就可以给你头上安‘插’一个叛国贼的罪名,就地将你正法!”

“皇甫哲,你不要太嚣张了。”

“嚣张?”皇甫哲的声音陡然一变:“今天我就嚣张了,你温浩瀚,能够拿我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