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987章 底牌不止一张

第九百八十七章 底牌不止一张

河洛市,红叶别墅之中,蓝凝云坐在卧室中,对着镜子不断的完善自己的形象,

此刻的她上身穿着一件白色的紧身t恤,下面是一条黑色的包臀裙,那双美腿被黑色蕾丝袜所包裹着,整个人显得充满了青春的朝气,

但是那张脸上却充满着哀伤,

看着镜子之中的自己,蓝凝云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然后缓缓的闭上了双眼,

下一刻,蓝凝云再次的睁开眼睛,看着镜子中的自己重重的说道:“姐夫,我一定能够将你救出來的,”

随后,蓝凝云直接站起身,向着外面走了出去,

一楼的客厅里,戚天寒等人正在满脸担忧的坐在沙发上,当看到蓝凝云从楼上走下來之后,所有人全部都站了起來,

“凝云……”戚天寒一脸歉意的看着蓝凝云,

“戚爸爸,你不用多说了,虽然我不是您和何妈妈亲生女儿,但是我知道,你们完全把我当做亲生女儿对待,如今戚家有难,我不可以坐视不理,”蓝凝云立刻打断戚天寒的话说道:“我知道,目前只有这个东西能够救姐夫一命,”

说着蓝凝云双手颤抖着从身上拿出了一个金光灿灿的东西,那双眸子之中尽是不舍,但是她知道如果不拿出这个东西,根本保不住段枫的命,

“龙首,”黄诗培在看到蓝凝云手中的东西后,立刻惊呼一声,

蓝凝云怎么可能会有龙首呢,

“诗诗姐,原來你也知道这个东西啊,”蓝凝云一脸苦涩的说道,

“我听哥已经说过,虽然我沒见过,但是哥给我说过龙首长什么样子,他说龙首在任何人的手中都是一张免死金牌,只要不是叛国,无论犯下多大的罪,都能够免死,只是我沒有想到,你手中竟然会有个东西,”黄诗培那双眸子之中的震惊之意,沒有丝毫的掩饰,

她现在还清楚的记得,当初段枫在和她说起龙首的时候,那双眸子之中所流露出的精光,

段枫做梦都想有一块龙首,不只是因为龙首是免死金牌,而是龙首代表着一个人为这个国家所作出的贡献,

可是黄诗培是怎么得到的这个东西呢,

她只是一个小女孩啊,她不可能为国家做过什么巨大的贡献,

“凝云,你考虑清楚,这是……”

蓝凝云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看着戚天寒和何采心重重的说道:“戚爸爸,我已经想清楚了,今天我就会让姐夫出來,谁也不敢动他,”

戚天寒一脸愧疚看着蓝凝云:“凝云,我对不起你,连你唯一的……”

“戚爸爸,你沒有对不起我,您和何妈妈将我拉扯大,什么都给我最好的,我不想做的,您从來都沒有逼迫过我,就连整个华泰集团的担子都压在了梦梦姐的身上,我从來沒有为这个家做过什么,如今我有能力保住姐夫的命……”

“凝云……”何采心的脸颊之上不受控制的滑落了两行清泪,

而黄诗培则是站在一旁陷入到了沉默之中,她不知道黄诗培怎么会有龙首,但是看目前的情况,这块龙首之中好像包含着不为人知的血和泪,

所以她沉默了,

“何妈妈,这个龙首在我手中我很有可能一辈子都用不到,留下它也只能是一个念想,但是现在它可以发挥出最大的价值,那我就应该让它发挥出最大的价值,”蓝凝云咧嘴一笑,

但是这个笑容看起來却充满了凄惨,

何采心此刻只感觉心中堵的慌,让她呼吸异常,心中难受到了极点,

戚天寒也是如此,可是蓝凝云如果不拿出龙首,想要救下段枫真的是难于上青天啊,

戚天寒慢慢的弯下腰,对着蓝凝云深深的鞠了一躬:“凝云,我替枫儿和梦梦谢谢你……”

“戚爸爸,你这是要干嘛,我是你的女儿啊,难道姐夫出事了,我要坐之不理吗,”蓝凝云急忙扶住戚天寒,声音微微有些颤抖着说道,

“对,对,你是我女儿,你是我女儿,”戚天寒伸出手轻轻的抚摸了一下蓝凝云的脸蛋,眸子之中充满了溺爱之色,

“所以,我们一家人就不要说两家话,”

“不说了,不说了,”戚天寒从脸上慢慢的挤出了一个笑容,

随后戚天寒拿起桌子上的香烟给自己点燃,狠狠的抽了一口,

“咳咳……”

或许是被烟给呛到了,戚天寒忍不住的咳嗽了起來,就连眼眶也开始泛红了起來,或许是被烟给呛的吧,

“戚爸爸,你沒事吧,”蓝凝云急忙伸出那纤细的右手在戚天寒的胸前轻轻的拍了两下,

“我沒事,沒事,”戚天寒咧嘴道:“这香烟有点冲,”

蓝凝云看着戚天寒这幅模样,心中和明镜一样,自然知道戚天寒会如何,但是却什么也沒有说,

“冲就别抽了,或者是换一个牌子的,”

“恩,我知道,我下次就换个牌子,”

“我先给梦梦姐打个电话,看看她现在在哪,”说着蓝凝云就拿出手机,拨通了戚烟梦的电话,

只是顷刻间,戚烟梦的电话就被接通了,

“梦梦姐,你现在在哪,”

“我在去江南的路上,”戚烟梦的声音之中充满了沙哑,

“梦梦姐,姐夫的事情,我都听说了,你不用担心,姐夫一定会沒事的,”蓝凝云重重的说道:“我马上就去江南找你,你等着我,”

话音落下,蓝凝云不给戚烟梦说话的机会,就直接挂断了电话,

“诗诗姐,我们两个去江南吧,”蓝凝云挂断电话后,就看着黄诗培说道,

“恩,”黄诗培重重的点了点头,

“戚爸爸,何妈妈,你们不用担心,我现在就去救姐夫,”蓝凝云看着何采心和戚天寒轻轻一笑道,

“路上小心点,”

而此刻,皇甫哲正在开着车,带着段枫急速的向着江南市军区医院而去,

皇甫哲的双手飞快地在方向盘上转动,而脚上的油门索性给踩到底,沒有让人晕眩的漂移,这一刻,皇甫哲要的完全是速度,

他要让段枫让段枫尽快的见到段老爷子,不然等下,肯定会有人去江南抓捕段枫,

可以说,这一刻的皇甫哲完全是在争分夺秒,让段枫和段老爷子能够见面的时间长一点,

而且皇甫哲已经给纪含香打了电话,告诉了她,段枫被他带了出來,现在正在去江南的路上,让她们也去那里,

此刻段枫坐在副驾驶座上,看着窗外的夜景,那张脸上充满了浓浓的哀伤之意,

一种凄凉悲怆的气氛充斥在整个车厢内,

皇甫哲沒有说什么,就这样一脸认真的开着车,不是他不想说,而是他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安慰段枫,

段枫父母早就死了,他知道,如今回到段家,重新在段老爷子的身上感受到了那久违的亲情,如今刚刚拥有,却又要失去,谁能够了解他那份内心之中失落而又彷徨无助的心,

人这一生之中就是如此,得到失去,失去得到,周而复始,

当一路走到最后,再看看自己的双手,真正属于自己的,不会失去的,能剩多少呢,

恐怕一样都剩不下,

奔驰在告诉公路上的车,犹如一道闪电一般,飞速的闪过,

一个小时后,皇甫哲终于开车來到了江南市,一路飞驰电掣不知道闯了多少红灯,终于來到了军区医院,

不过此刻东方的天际已经开始微微泛红,

新的一天已经來临,

但是段枫心中的阴霾并沒有因为太阳缓缓升起而消失,反而变得更加浓重了起來,

皇甫哲将车停稳之后,立刻打开车门道:“到了,我们下车吧,”

段枫沒有动,就这样一脸木讷的坐在车内,身体也在这一刻开始微微的颤抖了起來,

看到这一幕之后,皇甫哲微微的叹息了一声,他知道段枫此刻在怕,天不怕地不怕的他,此刻在失去亲人的时候开始害怕了起來,

身体不停的颤抖,眼角肌肉不受控制的抽搐,无疑不在说明,段枫是真的怕,发自内心的害怕,

“给我一支香烟,”段枫双眸在这一刻微微有些泛红,声音也颤抖到了极点,

皇甫哲沒有说什么,直接递给了段枫一支香烟,狠狠的抽了起來,

“段枫,进去看看吧,逃避是沒用的,”皇甫哲伸出手轻轻的拍了一下段枫的肩膀说道:“段老恐怕也想见你最后一面,要知道你现在可是他的骄傲,”

“我……我……”段枫张了张嘴,但是却感觉自己的喉咙之上像是被什么东西给卡到了一般,让他无法说出话,

“走吧,”

说着皇甫哲直接从车内走了下來,

此刻军区医院的门口停放的车辆比昨晚要多了数倍,每一辆车都挂着特殊牌照,

段枫也掐灭了手中的烟头,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然后从车内走了下去,

下车后,看着医院,段枫眸子里的那股子悲伤更浓了,以至于走路的时候,双腿微微有些哆嗦了起來,

“进去吧,”皇甫哲再次伸出手拍了一下段枫的肩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