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988章 回光返照

第九百八十八章 回光返照

此刻整个医院之中层层警卫手中拿着微冲來回巡梭,虽人來人往,却静悄悄的沒有一丝声音,

在皇甫哲的陪同下,段枫终于來到了走廊旁边,

现在走廊旁边聚集的人更加多了起來,

“让让,”皇甫哲缓缓的开口,声音之中夹杂着一丝莫名的威严,

皇甫哲的声音打破了这寂静而又诡异的气氛,所有人在听到声音之后,立刻扭头看去,那些认识皇甫哲的人在看到皇甫哲后,立刻迅速的腾出了一条路,

但是当他们看到皇甫哲身后的段枫后,脸上立刻露出了惊讶之色,要知道段枫因为杀人被抓已经传遍了体制,可是现在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随后认识段枫即知道皇甫哲身份的人,也就慢慢释然了下來,

段枫迈着沉重的步伐向着门口走去,仿佛每走一步就耗尽了他身体之中大半的力气,等走到病房门口的时候,段枫竟然开始喘息了起來,

皇甫哲看了一眼病房,发现段云阳和段家其他人全部都在病房之中,想來是应该段老爷子醒了过來,

“进去看看段老吧,”皇甫哲微微的叹息道,

段枫沒有说什么,动作有些木讷而又机械的将房门缓缓打开,迈着沉闷的步伐向着里面走了进去,

病房之中,段老爷子静静地躺在病**,带着氧气罩,眼睛微微睁着,呆滞的看着天花板,怔怔出神,

那张曾经不怒自威的脸上此刻一片暗黄,脸上的那本來就皱巴巴的皮肤也变得干瘪了起來,全部皱在了一起;而且就连眼窝也深陷,眼神黯淡无光,

此刻的段老爷子再也不是那个跺了一跺脚,整个华夏都要颤三颤的大人物,他只是一个奄奄一息的老人,

病房之中,段云阳坐在段老爷子的身边,紧紧的抓着段老爷子那双皱巴巴的手,红着眼睛,微微颤抖着身体,

听到开门声后,段家所有人都扭头看向了段枫,所有人全部微微一愣,

段枫被抓的消息,他们也知道了一点,但是所有人都一致的保持了沉默,装作什么都不知道一般,

他被抓,怎么出來了,

其他人看向了段枫,但是段云阳沒有任何的动作,他就这样紧紧的握着段老爷子的手,努力的控制着不让自己的眼泪流出來,因为他知道段老爷子最反感看到男人流眼泪,

段家众人在看到段枫那微微肿起的脸庞,表情均是有些诡异,心中在这一刻不知道想些什么,

而段炎国和段鲲鹏在看到段枫之后,眸子里闪过一丝的异色,但是却沒说什么,就这样静静的看着段枫,

在所有人的注视下,段枫就这样一步步的向着段老爷子身旁走了过去,

一步,两步,三步……

段枫终于到达了段老爷子的身旁,看着段老爷子那皱巴巴的脸庞,干枯的嘴唇,甚至呼吸时连胸膛的起伏都那么的无力,

“噗通,”

段枫直接跪倒在了病床前,这一跪显得异常干脆:“爷爷……”

躺在病**的段老爷子在听到段枫的声音后,身体微微的颤抖了一下,下一刻那苍白的脸庞上渐渐出现了一丝血色,原本黯淡无光的眼神在这一刻也出现了一道色彩,

回光返照,

此刻的段老爷子完全是回光返照,

随即,段老爷子那被段云阳握着的手就开始动了起來,

“爷爷,您要做什么,”段云阳感受到段老爷子的动作之后,立刻颤抖着问道,

段老爷子用手指了指自己拿戴在脸上氧气罩,

段云阳猛然一愣,他立刻就明白了段老爷子这是什么意思,他是要让自己帮他拿掉氧气罩,可是拿掉氧气罩,他还能活吗,

不能,

这点段云阳心中非常的清楚,

“爷爷,不可以啊,这样您会死的,”段云阳微微有些沙哑的说道,

但是段老爷子依然颤抖着指着自己脸庞上的氧气罩,仿佛在告诉段云阳,给老子拿掉,现在就拿掉,

察觉到段老爷子目光之中的寒意,段云阳重重的叹息了一声,然后双手颤抖着,作势就要去帮段老爷子拿掉戴在脸上的氧气罩,

“云阳,不可……”段炎国在看到这一幕之后,急忙喝道,

听到段炎国的话后,段云阳的手微微的颤抖了一下,慢慢的转过身:“大伯,我也不想,可是你应该比我清楚爷爷是什么脾气吧,”

段炎国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缓缓的闭上了眼睛,

就像段云阳所说的那样,他比段云阳还要了解段老爷子是什么脾气,

段炎国沒有说什么,其他人也沒有说什么,就这样看着段云阳慢慢的将段老爷子脸上的氧气罩给拿掉,

刚刚拿掉氧气罩,段老爷子的呼吸立刻变得急促了起來,仿佛随时都有可能因为一口气上不來,而过去,

“爷爷……”段云阳急忙喊了一声,

片刻之后,段老爷子的呼吸慢慢变得平静了下來,那苍白的脸上也挤出了一道笑容:“我……沒事,不……用担心的,”

段老爷子的声音微微有些颤抖,

可是段云阳会不担心吗,

不会,

段老爷子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然后再次开口说道:“段枫,我孙媳妇呢,我怎么沒有看到她,她去那了,”

这一刻,段老爷子说话显得流畅了许多,或许真的大限已到时的回光返照吧,

愕然听到段老爷子的话后,段枫低着头,眼眶通红的说道:“她马上就來,她马上就來,”

“那就好,那就好,”

“抬起头,让老子看看,”

随即,段枫慢慢的抬起头,看向了段老爷子,

当段老爷子看到段枫那微微有些红肿的脸庞后,脸上立刻流露出了一道怒意:“谁打你了,”

“爷爷,我沒事,我沒事……”

“告诉我,谁打你了,”

“爷爷,您不用担心我,我真沒事,您放心,我一定会让她百倍还回來的,”

听到段枫这么一说,段老爷子也就沒有在说什么,扭头看向了段炎国等兄妹:“今天你们怎么都不忙了,”

段炎国等人在听到段老爷子的话后,脸上立刻露出了一道深深的愧疚之意,忍不住低下了头,

这一刻,他们感觉脸上火辣辣的,

段老爷子淡淡的说道:“多余的话我就不多说什么了,如今,我眼看就要入土了,能让段家有如今这般风光,死了以后见段家列祖列宗,我心中也无愧,倒是你们,不知道将來你们死了到九泉之下,可有面目见我,”

段老爷子的话虽然轻,但是落在众人的耳中却犹如重锤一般,狠狠的敲打着他们的内心,

“爸,您说的严重了……”

随即,段老爷子干枯如树皮般的脸庞上慢慢浮起几分冷笑:“你们别以为我是老糊涂了,我只是懒得管你们这些事,但你们也要懂得收敛,你们在家里拉帮结派,搞得乌烟瘴气,真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吗,”

“为什么每个家族要立一位家主,因为令出一门,才不致章法混乱,一个国家要有完善的法律才称得上强盛,一个家也需要严格的家规,才称得上兴旺,”

一时间所有人额头冷汗直冒,

所有人都低着头,听着段老爷子的训斥,大气也不敢出,哪怕段老爷子现在已经病危,哪怕他们久经宦海风浪,但是此刻也依然犹如小学生一般,

段老爷子虽然眼看不行了,但是那日积月累的威胁却深深的烙在了众人的心中,永远都无法抹去,

“你们现在个个身居高位,若萧墙祸起,伤的是国运,我希望你们能够一个个好自为之,我不反对争斗,但一定要把争斗控制在一定的范围之内,明白吗,”

所有人都急忙点头,他们能够从段老爷子的话中,听得出來,这是段老的临终遗言,

“好了,你们都出去吧,我和段枫和云阳说说话,”段老爷子立刻对段家所有人下了逐客令,

听到段老爷子的话后,其他人沒有敢说什么,一个个唯唯诺诺的向着外面走了出去,

只是片刻的时间,整个病房内只剩下了段枫和段云阳,

“云阳,爷爷能够帮你的只有这么多了,能不能稳住他们就看你的了,”段老爷子微微的叹息了一声说道,

听到段老爷子的话后,段云阳身体不受控制的颤抖了起來:“爷爷……”

“好了,如果稳不住他们,就算了,毕竟他们这些年随着段家的膨胀,一个个的野心都变得极大了,你只需要做好你分内的事情就可以了,”段老爷子轻轻的说道:“还记得我给你的三封信吗,”

“恩,”段云阳急忙点头,犹如小鸡啄米一般,

“现在在身上吗,”

“恩,”

“好,你也出去吧,找个沒有人的地方全部都打开吧,”段老爷子在这一刻,也对段云阳下了逐客令,

段云阳在听到段老爷子的话后,脑海中顿时嗡嗡作响,

他清楚的记得,当时段老爷子的话,他不死,信不拆,如今段老爷子让段云阳拆信,那就等于在告诉段云阳,他不行了,他大限已到,

“爷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