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989章 段老病故

第九百八十九章 段老病故

段云阳最终还是听从了段老爷子的话,离开了病房,将这份空间完全留给他和段枫这爷孙俩!

段云阳离开之后,整个病房内的气氛变得更加压抑了起来。

而且此刻段老爷子那原本恢复了一丝‘色’彩的双眸在这一刻又变得暗淡无光了起来。

那模样就像是风中的残烛,仿佛随时都有可能熄灭一样。

望着段老爷子那奄奄一息的模样,段枫只感觉有一把利刃在他的心脏上戳来戳去,鲜血淋淋,剧烈的疼痛,让他有种想要窒息的感觉。

“咳咳……”

突然段老爷子轻轻的咳嗽了起来。

段枫在听到段老爷子的咳嗽声后,心头猛然一紧,急忙伸出手握住了段老爷子的手:“爷爷,您没事吧?”

段老爷子又咳嗽了两声,才缓缓的开口:“扶我坐起来。”

“可是……”

“我的身体,我清楚,扶我坐起来。”

段枫没有敢在说什么,小心翼翼的将段老爷子从病‘床’之上扶了起来。

或许是长时间摘掉氧气罩的缘故,段老爷子的呼吸在这一刻又稍显急促了起来。

段老爷子就这样看着段枫,就这样静静的看了段枫数十秒之后,段老爷子才开口打破了房间里这安静而又压抑的气氛,语气之中也带着意思的颤音:“听说你前几天去纽约,把哪里搞的‘鸡’飞狗跳?”

“恩!”段枫虽然不知道段老爷子为什么说这事,但最终还是点了点头。

“真不愧是段家的种,有出息。”段老爷子颇为豪迈的看着段枫说道:“这点你比你老子强,你老子只能够在家里横,到了外面就不行了,你比他强……”

说着段老爷子的声音陡然一转,充满了担忧:“日后再去国外要多加小心,毕竟那不是国内,出了事情没人真帮你,要知道非我族类其心必异!”

段枫重重的点头:“爷爷,我知道的,您不用为我担心……”

“你知道就好,你知道就好。”段老爷子一脸欣慰的看着段枫说道:“以前,你爸是我的骄傲,现在你是我的骄傲,如果你爸……”

说到最后,段老爷子微微的叹息了一声:“我对不起你爸,更对不起你妈,如果当初我当时没有那么顽固,没有那么极端,让你妈进段家的‘门’,恐怕……”

“爷爷,这都过去了,都过去了,我相信他们也从来没有怪过你。”段枫摇头道。

“如今,我快要下去见他们了,说实话,我真没脸见舞绝那孩子啊。”段老爷子一脸悲痛的说道:“我对的起段家所有人,唯独对不起舞绝那孩子……”

“爷爷,都过去了,您何必要翻这些陈年旧账呢?”段枫那颤抖的声音之中充满了复杂!

“人越来越喜欢翻旧账!”段老爷子叹息道:“段枫,你也恨我吧?”

他恨段老爷子吗?

答案不言而喻,他肯定恨过!

是他因为自己的母亲是一个红尘‘女’子,进入段家有辱‘门’风,把薛舞绝拒之‘门’外。

但是这能够怪全怪段老爷子吗?

不能,毕竟段莫宁是他要培养的接班人,和一个红尘‘女’子算怎么回事?而且那根深蒂固‘门’当户对思想,一直深深刻在所有人的心底。

毕竟这是一个连狗都要讲究血统来历的时代,更何况是豪‘门’之中的人娶妻呢?

所以段枫恨段老爷子,如果当年他能够什么都能够看开的话,那么将不会是现在的局面。

但是他更恨那根深蒂固的‘门’当户对的思想。

红尘‘女’子怎么了,清末民国初的时候赛金‘花’还是红尘‘女’子呢,她和德国统帅瓦德西睡了一些时候,就能够被封为九天护国娘娘了,为什么她薛舞绝就不能够做未来段家的‘女’主人呢?

难道看一个人的过去,就要抹杀这个人的未来吗?

看着段枫沉默,段老爷子再次的开口说道:“我知道你恨我,但是你却又不知道如何恨,找什么理由来恨对吗?”

这一刻的段老爷子那看似暗淡无光的眼神,却仿佛看穿了段枫内心之中的想法一般。

“爷爷,我确实恨过你,但那只是以前,现在我不恨你了,我想我爸妈也不希望我恨你,不是吗?”说着段枫从脸上挤出了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脸。

段枫以前是恨,但是当他踏进段家,从段老爷子身上再次感受到当时久违的亲情后,段枫就一点都不恨段老爷子了,他能够感受的到,段老爷子那深深的自责和懊悔。

所以他从恨,慢慢的转变了不恨。

要知道当年因为薛舞绝,段家元气大伤,但是这也从侧面反应了出来,段老爷子内心之中其实已经早早的接受了薛舞绝这个儿媳‘妇’,不然当年他保下段莫宁就可以,没有必要管薛舞绝的死活。

所以只是当年薛舞绝那让人尴尬的身份,令他无可奈何。

如果薛舞绝进入段家,那么整个段家必定成为华夏所有权贵的笑柄。

所以在段家和薛舞绝之间,段老爷子选择了段家。

毕竟他是家主,不在其位不谋其政,所以他必须一切都要以家族为重。

段枫能够理解段老爷子的苦衷。

听到段枫这么说,段老爷子的脸上‘露’出了一道欣慰之‘色’!

只不过随着时间的推移,段老爷子脸上的血‘色’开始慢慢减少,眸子里的‘色’彩也渐渐变得更加暗淡了起来,刚想张口说什么,但是下一刻段老爷子开始剧烈的咳嗽了起来。

“咳咳……”

段枫见状,一颗心瞬间被提到了嗓子眼上,急忙伸出手放在段老爷子的‘胸’前,帮他顺气,同时满脸担忧的说道:“爷爷,您不要在说话了,您不要在说话了,现在您先躺下,我马上给你戴上氧气罩!”

随着剧烈的咳嗽,段老爷子的脸‘色’完全苍白到了极点,‘胸’膛的起伏也显得极度无力了起来,那模样仿佛随时都会断气一样。

“噗……”

随着剧烈的咳嗽,一口鲜血直接冲到了喉咙之上,不受段老爷子控制直接从口中喷了出来。

猩红的鲜血在此刻显得格外的刺眼。

病房外的其他人在看到这一幕之后一颗心,直接提到了嗓子眼上。

但是却没有人敢走进病房之中。

段枫看着面前那猩红的鲜血,整个人犹如被电击了一般,整个人颤栗不止。

半晌之后,段老爷子停止了咳嗽,但是呼吸变得急促到了极点:“梦梦……梦梦怎么……怎么……还……还不来!”

这一刻,段老爷子就连说话也开始断断续续了起来,那模样仿佛随时都会离去的样子。

“爷爷,我求求你,不要说话了,你先躺下,我给您马上带上氧气罩,我马上给你戴上氧气罩!”段枫的声音之中颤抖到了极点。

而且说着,段枫就‘摸’向了放在一旁的氧气罩。

“不……不用了,我……我好像……看……看到了莫宁舞……舞绝和定康……在……在给我招手,我……我要……下去……给……给舞绝……这……这孩子……赔罪!”段老爷子继续断断续续的说道:“你帮……帮我和……和梦梦……说……说声……对……对不……起,就……就说爷爷……不……不能……帮……帮她带……带孩子……也……也去……去不成……河……”

而就在这个时候,病房的‘门’口缓缓的被推开了,一脸苍白的戚烟梦在段老爷子奄奄一息,随时都很有可能断气的时候终于出现在了病房‘门’口。

戚烟梦在看到段老爷子此刻的模样之后,只感觉自己的‘胸’口像是被压了一块巨石一般,让她呼吸急促而又凌‘乱’,那娇躯也在这一刻颤抖不止。

虽然她和段老爷子在一起的时间不长,但是她能够清晰的感受到,这个老人是真的喜欢她,有什么好东西都会给她……

而且戚烟梦也发自内心的把段老爷子当成了自己的亲爷爷,如今看到他奄奄一息,随时都很有可能过世的模样,她心中的难受之意可想而知。

段老爷子在看到戚烟梦之后,那苍白而又干巴巴的脸上立刻挤出了一道笑意:“梦……梦……”

听到段老爷子的呼唤,戚烟梦眼眶通红急忙向着段老爷子跑了过去:“爷爷,我在,我在!”

说着戚烟梦急忙抓住了段老爷子的手。

“对……对不起,我……我不……不能……照……照顾……我……我……”

段老爷子话还没有说完,脑袋一歪,直接断气了!

“爷爷……”

看到这一幕之后,段枫和戚烟梦两人异口同声的大喊道。

泪水在这一刻也顺着两人的脸颊缓缓的流了下来,两人全部满脸呆滞的看着段老爷子。

此刻,段枫仿佛又看到了和段老爷子坐在一起聊天,一起出去游玩,坐在一起喝酒的时候……

而戚烟梦仿佛又看到了,在江南时,这个老人对自己的溺爱,自己给他做菜,每次他都吃的特别香,每次都赞不绝口,每次都……

一幕幕就仿佛放电影一般,飞速的在脑海中闪烁。

两人没有任何人去擦拭那脸颊之上的泪水,就像是丢了灵魂一般,一脸呆滞的看着段老爷子。

——————————

(Ps:秋枫知道很多人,不想看到段老死,秋枫也不想,但是却又没有任何的办法,毕竟岁月不饶人,该离去的终归要离去,所以希望各位兄弟姐妹珍惜眼前人,莫要等失去之后追悔莫及!顺便求订阅啊,这月订阅好凄惨啊,我们的大部队呢?都去那了?你们不会都一个个离秋枫而去了吧?无论走与不走,秋枫都非常感‘激’这近三百天的支持,同时秋枫更希望各位兄弟能够陪秋枫一起走下去!谢谢各位兄弟姐妹的支持,再说一遍正版是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