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1024章 又是服毒

第一千二十四章 又是服毒

此刻的郎礼君犹如热锅上的蚂蚁一般,急的团团转,

皇甫哲那话中的意思很明显,找不到戚烟梦就可以滚蛋了,但是现在他依然沒有任何的消息,不只是他如此,东海市其他体制内的人都接到了皇甫哲的通知,挖地三尺也要找到戚烟梦和屈玲珑,

而对此沒有任何人敢在皇甫哲面前摆架子,因为他们心中都清楚皇甫哲不是他们能够惹的起的,他们更清楚,当今社会,死一个普通人并不会造成什么样的影响,但若是某个知名企业家被人给劫持或者被杀,那么绝对会掀起轩然大波,

尤其是在这个体制为之动荡,东海多事之秋的时候,更是可怕,

不少的人都纷纷在想会不会是温家将戚烟梦和屈玲珑给抓走了呢,毕竟整个东海目前就温家和段枫过不去,有梁子,而戚烟梦则是段枫的老婆,屈玲珑虽然不知道是不是段枫的女人,但肯定也是密友,这两个人若是落在温家的手中,那么就相当于扣着段枫的死穴,说一不二,

所以众人怀疑温家也是有情可原的,

但仅仅只是怀疑,并沒有人敢说出來,毕竟温家也不是他们能够招惹的起的,

东海市七成的警察完全出动了、甚至就连军队也开始出动了,由此可想这次的事情在东海造成了什么样的恶劣影响,

郎礼君急的犹如热锅上的蚂蚁,段枫则是心中充满了后悔,如果知道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他就不该让葬天去做其他事情,而是寸步不离的跟着他们,

可是段枫也知道,这个世界上沒有卖后悔药的,对此,段枫现在除了无奈和着急,只剩下无奈和着急了,

着急的不只是段枫,赫连千叶在知道屈玲珑很有可能被劫持的消息之后,立刻暴跳如雷,如果不是段枫拉着他,那么赫连千叶恐怕早就杀向了温家,在他看來,这件事情除了温家,不可能是别人做的,

但是段枫心中却清楚,事情绝对不会是那么简单,这里面肯定还有其他什么阴谋,只不过现在段枫根本沒有时间去想,一颗心完全都系在了戚烟梦和屈玲珑的身上,就连那手臂上的枪伤,段枫也沒有做任何的处理,

赫连千叶面色阴沉的看着段枫,那双眸子之中都能够喷出火,在他看來,屈玲珑被失踪,全部都是因为段枫,

感受到赫连千叶眸子之中的怒意,段枫一脸的歉意,他能够理解赫连千叶此刻的心情,

毕竟赫连千叶一声未曾娶妻生子,只有屈玲珑一个徒弟,完全视若己出,从他当初为了屈玲珑将岛国的高手揍了一遍就能够看的出來,赫连千叶及其宠爱屈玲珑,

段枫抽着香烟,烟雾环绕在段枫的脸上,使得他脸上的神情微微有些迷离,

“段枫,如果玲珑出现一丁点的事情,老子和你沒玩,”赫连千叶看着段枫狠狠的说道,

“赫连前辈,你放心,对方的目标是我,不可能伤害玲珑的,”

“那样最好,”赫连千叶重重的冷哼了一声,

段枫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沒有在说什么,而是双眸眺望了远方,他也派人开始寻找起了屈玲珑和戚烟梦,皇甫哲也是如此,东海体制内的人更是如此,

一时间整个东海完全陷入到了一场找人的风波之中,各大交通路口被封锁,全副武装的警察站岗,以及火车站,机场,高速公路口,完全被警察所包围,

每一个警察手中都端着微冲來回巡视,脸上出现了凝重之色,如果发现有任何异常的话,他们绝对会快速的将目标锁定,至于开枪不开枪,那就沒有人能够说准了,

东海的普通市民也感受到了一股压抑的气氛,一股恐怖的暴风雨正在慢慢的酝酿着,

而此刻东海的一处街道之上,宁咏霖在一脚将对方给踢出去之后,再次迈着步伐缓缓的朝着这个男人走了过去,

此时,这个男人脸庞上的肌肉已经完全扭曲在了一起,眸子之中充满了恶毒到极点的神色,

看着宁咏霖距离自己越來越近,这个男人的脸色就越來越难看,那双眸子之中的恶毒之色就更加的浓厚,

他想要从地面之上一个鲤鱼打挺站起來,但是他知道自己的的脚踝被宁咏霖给踢断了,宁咏霖是根本不可能让他站起來的,

顷刻间,宁咏霖就到了这个男人面前,沒有动手直接了解对方的性命,而是居高临下的看着对方说道:“告诉我,幕后主使者是谁,我让你死个痛快,”

耳畔响起宁咏霖的话后,这个男人重重的冷哼了一声,刚想张开口说话,宁咏霖的声音再次传了出來,

“不然我有一百种办法让你开口,”

话音落下,宁咏霖直接猛的抬起脚,朝着对方的手背上狠狠的踩了下去,

“啊,”

一道杀猪般的哀嚎声,立刻在四周响起,落在其他人的耳中后,众人立刻打了一个冷颤,

一股钻心的疼痛立刻游走全身,这股剧烈的疼痛让他有种想要昏迷过去的感觉,

但是宁咏霖并沒有就此停手,而是用力的碾压了起來,

手指关节断裂的声音立刻在四周陡然响起,给人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这个男人也立刻变得清醒了起來,那哀嚎声变得更加痛苦了起來,

要知道十指连心,宁咏霖这样对付他,他要是不哀嚎那就是怪事了,

而宁咏霖的脸上则是挂着淡淡的笑意,对于他來说,这好像根本沒有什么一般,

突然宁咏霖的眼中闪过一道精光,脸上的残忍之意也变得极其浓厚了起來,

“告诉我幕后主使者,我给你一个痛苦的死法,不然我会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这个男人浑身上下不停的颤抖,额头之上也在这一刻充满了冷汗,死死的盯着宁咏霖:“想要知道是谁,你做梦,”

“你……”

宁咏霖刚刚开口,只见这个男人一咬牙,接着脑袋立刻倾斜到了一旁,从嘴角直接露出了微微有些发黑的血液,随即这个男人的脸庞也瞬间变得漆黑了起來,

和段枫以及皇甫哲所遇到的情况一模一样,都是服毒自尽,由此也可想而知,这应该是一拨人,

在看到这一幕之后,宁咏霖心中只感觉有一万个草泥马在不停的奔腾,忍不住的爆了句粗话:“草泥马,竟然是有备而來,”

虽然宁咏霖狠狠的踢了一脚地上的这个男人,

他怎么也沒有想到这个男人的口中竟然藏有毒药,而且还服毒自尽了,

宁咏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平复了一下自己的内心,然后拿出香烟,给自己点燃轻轻的抽了一口,

看了看四周,宁咏霖的眉头微微皱了起來,随后拿出手机拨通了皇甫哲的电话,

下一刻,皇甫哲电话就接通了,

还沒有等宁咏霖说话,皇甫哲的声音已经通过听筒传入到了宁咏霖的耳中:“你找我有什么事情,”

“我刚刚杀了三个人,你让人來处理一下吧,”宁咏霖淡淡的说道:“对了,戚烟梦和屈玲珑也在这里,你带着段枫一起來吧,”

皇甫哲那微微有些阴沉的脸色猛然一喜:“你现在在哪,”

“府前路,”宁咏霖看了一眼四周说道:“赶快带人來,我还有事情呢,”

“我知道了,”

话音落下,皇甫哲就挂断电话直接向着府前路而來,不过在來之前,他并沒有忘记段枫,只是段枫的手机好像报废了,只好让人去通知段枫,

此刻的屈玲珑和戚烟梦站在一旁,沒有任何的动作,屈玲珑倒是还好些,但是戚烟梦就不太乐观,和之前一样,脸色发白,双眸呆滞,犹如行尸走肉一般,

对此,屈玲珑心中充满了无奈,她已经安抚戚烟梦半天了,可是戚烟梦只是念叨段枫,段枫,再也沒有任何的话,

而宁若柳则是从始至终都坐在车内,沒有下來,不是她不下來,而是不能下來,她可是公众人物,是如今最火的明星,她的一举一动都代表着很多东西,所以她不能够下來,只能够坐在车中一脸担忧的看着戚烟梦,

宁咏霖慢慢的朝着屈玲珑和戚烟梦走了过去,

“谢谢你,”屈玲珑在看到宁咏霖走过來之后,立刻一脸感激的说道,

宁咏霖轻轻一笑:“沒有什么,你们沒事吧,”

听到宁咏霖的话后,屈玲珑微微的叹息了一声,脑海中瞬间闪过了商业街爆炸时候的场景,心头顿时犹如刀绞一般的疼痛,痛的让她有种窒息的感觉,

内心之中充满了担忧,要知道段枫可是在商业街爆炸的中心范围内,那么大规模的爆炸,他还能够活吗,

要知道段枫是人,不是神,

宁咏霖仿佛看穿了屈玲珑内心之中的想法一般,再次一笑:“不用担心段枫,他命大着呢,死不了,”

听到宁咏霖的这句话后,屈玲珑浑身上下猛然一颤,就连一直呆滞的戚烟梦那双眸子之中也在这一刻出现了一道色彩,

本來她们以为自己的天塌了,但是宁咏霖的话又让她们看到了一丝的曙光,

“你……你说的是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