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1025章 一起吃个饭

第一千二十五章 一起吃个饭

%d7%cf%d3%c4%b8%f3东海府前路此刻已经完全的交通堵塞了,人和车越聚越多,黑压压的一片,

段枫在接到皇甫哲让人送來的消息之后,就立刻朝着府前路而去,随同而來的还有赫连千叶,

而此刻,皇甫哲已经來到了府前路,当看到府前路人满为患的人群后,眉头立刻微微的皱了起來,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之后,皇甫哲打开车门从车内走了下來,

在皇甫哲刚刚下來的那一刻,他身后的车辆也跟着全部打开了车门,四五十个全服武装的警察,立刻向着皇甫哲而去,

“驱散人群,封锁现场,”皇甫哲冷冷的对着领头的警察下达命令道,

“是,”这个领头的警察对着皇甫哲行了一个标准的军礼,然后就开始给身边的人下达命令,

而皇甫哲则是迈着沉稳有力的步伐向着人群之中挤了进去,

大约过了十几分钟的时间,皇甫哲终于來到了现场,

在皇甫哲抵达现场的第一时间,宁咏霖就看向了皇甫哲,脸上挂着淡淡的笑意,

“你受伤了,”皇甫哲在看到宁咏霖胳膊上的伤痕以及地上躺着一个满脸漆黑的男人之后,眉头再次皱到了一起,

听到皇甫哲的话后,宁咏霖看了一下手臂上的伤口,轻轻一笑,一脸不在意的说道:“皮外伤而已,沒事,”

话音落下,宁咏霖再次开口说道:“你还是处理一下这里的事情吧,我就不参与了,”

皇甫哲点了点头:“恩,这里交给我就可以了,”

宁咏霖沒有在说什么,而是扭头看了一眼屈玲珑和戚烟梦两人微微的叹息了一声,沒有说什么直接向着自己的宝马车庞走去,

皇甫哲在听到宁咏霖的叹息声后,立刻看向了屈玲珑和戚烟梦,随即也是无奈的叹息了一声,

不过那悬着的一颗心也放回到了肚子里面,只要她们两人沒事情那就好,

宁咏霖坐回车内,直接给自己点燃了一根香烟抽了起來,

“哥,你沒事吧,”宁若柳一脸担忧的看着宁咏霖,

宁咏霖笑着摇摇头道:“沒事,”

“哥,你还在流血,我们马上去医院,你先包扎一下,”宁若柳满脸焦虑的说道,

“放心吧,我沒事的,”宁咏霖丝毫不在意的说道:“你不想等着看段枫一眼了,”

听到宁咏霖的话后,宁若柳微微一愣,脸上露出了为难之色,但是最终还是咬着牙说道:“他什么时候都可以看,我们先去医院,处理下你身上的伤口,”

宁若柳的话音刚刚落下,宁咏霖的脸上露出了一道发自内心的笑意,笑的很开心,笑的很欣慰,

虽然宁若柳为段枫已经入魔,但是至少还知道自己这个哥哥,

这点让他真的很欣慰,

宁咏霖轻轻的摇摇头:“放心吧,我沒事的,等他來了,你看到他之后,我们在走,不然你也不放心,不是吗,”

耳畔响起宁咏霖的话后,宁若柳只感觉自己的心底立刻被一股暖流所包裹,

“哥……”宁若柳想要说什么,可是却感觉自己的喉咙像是被什么东西给卡住了一般,什么也说不出來,

宁咏霖或许是感受到了宁若柳的变化,抽了一口香烟,轻声道:“若柳,虽然你不喜欢听,但是我感觉我还是应该要说,”

说着宁咏霖看向了宁若柳,一脸溺爱的说道:“若柳,他真的不适合你,真的不适合,”

“哥,我……”

“若柳,你看看,戚烟梦就是前车之鉴,当他的女人,时时刻刻都有生死的危机,时时刻刻都要为他提心吊胆,牵肠挂肚,”宁咏霖无奈的叹息了一声说道,

要知道戚烟梦可是商场上的女强人,无论什么时候她都有一副睿智而又冷静的头脑,可是一个情字现在让戚烟梦变成了什么样子,和一个傻瓜一样,

“当他的女人实在是太危险了,若柳,如果你真的成为了他的女人,或许你就是下一刻戚烟梦,”

宁若柳的脸上充满了苦涩之意,她何尝不知道成为段枫的女人时刻都要面临危险,时刻都要牵肠挂肚,可是她真的控制不住自己,控制不住自己心中的那份爱,控制不住自己的那份情,

哪怕明知前面是万丈宣言跳下去会粉身碎骨,但是她宁若柳依然要纵身一跃,哪怕明知是毒药,但是她依然含笑饮尽,

或许这就是人们所说的爱情毒药吧,

“哥,我知道,但是我不怕,也无怨无悔,”宁若柳一点坚定的说道,

宁咏霖顿时陷入到了沉默之中,对于宁若柳这个样子,他是一点办法都沒有,真的沒有,

一时间车内陷入到了沉闷的气氛之中,两人谁也沒有说话,

而这个时候,警察已经拉开了警戒线,将这里完全封锁了起來,路人也慢慢被驱散,车辆也开始慢慢的在街道上正常的行驶了起來,

段枫和赫连千叶两人终于來到了府前路,将车给停好之后,段枫直接打开车门从车内走了下去,当看到戚烟梦和屈玲珑之后,段枫的脸上立刻绽放出了一道深深的笑意,

皇甫哲在看到段枫之后,长舒了一口气,看了一眼戚烟梦说道:“段枫來了,”

愕然听到皇甫哲的这句话后,戚烟梦浑身上下猛然一震,急忙转身看去,当看到段枫之后,泪水无声息的从眼眶之中慢慢的滑落而下,随后戚烟梦就向着段枫跑了过去,

下一刻,两人就紧紧的相拥到了一起,

屈玲珑的脸上在这一刻也露出了一道发自内心的笑意,他沒有事,他果然沒事,

戚烟梦死死的抱着段枫,仿佛一松手,段枫就会消失一般,这一刻,抱着段枫,戚烟梦就感觉自己抱住了全世界,

“沒事了,沒事了,”段枫轻声的说道,

“我……我以为,你……”

“你看我这不是好好的吗,”段枫笑着说道,

他能够清晰的感受到戚烟梦心中那份对自己浓浓的爱意,他能够清晰的感受到戚烟梦的紧张之意,

“好了,这么多人看着呢,”段枫缓缓的和戚烟梦分开,伸出手轻轻的将戚烟梦那脸颊上的泪痕给擦掉:“别哭了,在哭就变成小花猫了,”

戚烟梦重重的点了点头,下一刻,当她看到段枫手臂上的伤口时,心中猛然一惊,急忙拉住段枫的胳膊说道:“段枫,你受伤了,有事沒事,你怎么不处理一下,我们马上去医院……”

“梦梦,我沒事的,”段枫伸出手轻轻的抚摸着戚烟梦的脸颊说道:“我先去看看玲珑,”

听到段枫这么一说,戚烟梦才回过神來,重重的点了点头,

段枫沒有在说什么,而是径直的向着屈玲珑走了过去,

看到段枫向着自己走过來,屈玲珑的一颗心随着变得紧张了起來,

在她的注视下,段枫缓缓的走到了身边,沒有任何话语,直接将屈玲珑搂在了怀中,给了她一个拥抱,

“沒事吧,”

感受着段枫身上那雄性的气息,听着段枫那强劲而又有力的心跳声,耳畔在响起段枫的声音后,屈玲珑的娇躯微微一震,带着一丝颤抖说道:“沒事,”

戚烟梦看着段枫将屈玲珑给搂在怀中,心中沒有任何的醋意,有的只是坦然,

“不会有下次了,”段枫抚摸着屈玲珑的秀发道,

“恩,”屈玲珑轻声道:“是宁咏霖救的我们,他好像受伤了,你去看看吧,”

听到屈玲珑的话后,段枫缓缓的和屈玲珑分开,点了点头,

“他在那辆宝马车中,”说着屈玲珑伸出手指指了一下,

段枫点了点头,直接向着宁咏霖和宁若柳走了过去,

看到段枫先和和戚烟梦屈玲珑拥抱的时候,宁若柳那迷人的双眸之中,仿佛已经隐隐约约的出现了一层水雾,如今看到段枫一步步的朝着这里走來,宁若柳双手不知不觉的紧紧捏住了裙边,

而宁咏霖则是和之前一样,并沒有什么太大的变化,当段枫走到车旁边的时候,宁咏霖缓缓的打开了车窗,

段枫脸上挂着笑意看着宁咏霖说道:“谢谢你,”

宁咏霖冷哼一声:“你要是真想谢,就好好谢谢若柳吧,是她看到了戚烟梦,是她让我救人的,不然你以为我会出手吗,”

听到宁咏霖的话后,段枫讪讪一笑,并沒有因为宁咏霖的话而气,

“是她说,不想看到你伤心,”宁咏霖再次补充了一句,

段枫在听到这句话后,浑身上下猛然一震,脸上立刻浮现了一丝愧疚之意,慢慢的看向了宁若柳,

他段枫何德何能,让面前这个被无数男人誉为女神的女人芳心暗许,

或许是感受到了段枫的目光,宁若柳已经完全将头低的更低了,咬着嘴唇说道:“你不要听我哥瞎说,是他要救的,”

看着宁若柳,段枫心中微微的叹息了一声,他怎么可能不知道宁咏霖说的才是真的,

然后段枫用眼角的余光看了一眼宁咏霖,发现宁咏霖正死死的盯着段枫,那模样仿佛在告诉段枫,如果你敢沒有任何表示,我和你沒完,

感受到宁咏霖眼神之中的含义,段枫看着宁若柳说道:“晚上一起吃个饭吧,”

宁若柳在听到段枫的话后,浑身上下不受控制的颤抖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