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1046章 只要对你一身相许

第一千四十六章 只要对你一身相许

午夜过后.狂嗨完的白领们都一个个踏上了回家的路.当然也有一些人怀中搂着衣着暴露的女人在街道上徘徊.应该是准备去宾馆.将美好的夜生活进行到底.

此刻夜莺娱乐会所之中.皇甫哲已经走了.宁咏霖也走了.至于戚烟梦三女也离开夜莺回了中心大厦.仿佛他们全部都说好了一般.一同离开了这里.一时间整个大厅之中只剩下了段枫和宁若柳两人.显得格外寂静.

段枫和宁若柳两人相对而坐.在两人的面前则是摆着几瓶红酒.

但是却沒有人去喝.段枫手指间夹着香烟.时不时的抽上一口.然后将烟雾从口中吐出.就这样看着宁若柳.

而宁若柳也这样盯着段枫.她的眼睛很锐利.仿佛想要看透段枫的内心.但是却被一扇门挡住.无法窥视那最深处的想法.

气氛微微有些诡异.但又显得有些暧昧.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不知道过了多久.宁若柳缓缓的开口打破了这沉闷的气氛:“你的处境好像很不好.我听我哥说.教廷的圣女要來.好像是为了对付你.”

段枫淡淡一笑:“沒什么.兵來将挡水來土掩就可以了.”

段枫的话音落下.气氛再次变得沉闷了起來.

宁若柳心中有千言万语想要对段枫诉说.可是却又不知道应该从何说起.应该怎么开口.

过了半晌之后.段枫将手中的烟头掐灭.端起面前的酒杯轻轻的喝了一口.看着宁若柳说道:“你打算在东海待几天呢.”

宁若柳在听到段枫的话后.娇躯微微的颤抖了一下.脸色也变得有些不自然了起來.声音有些颤抖的说道:“你是想要让我回京城吗.”

看着宁若柳的模样.耳畔响起宁若柳那带着一丝颤音的话.段枫内心之中微微叹息了一声.他知道宁若柳理解错了自己的意思.

但是却也无可奈何.因为他刚刚那句话.确实很容易让人想多.

“沒有.我只是问一下而已.”段枫对着宁若柳解释道:“毕竟在那里待多久是你的自由不是吗.”

自由.

听到这两个字之后.宁若柳的心中立刻升起一丝苦楚之意.本來她以为戚烟梦接受自己.那么接下來想要和段枫在一起就要简单许多.但是现在听段枫的意思.他好像沒有打算接受宁若柳.

宁若柳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一脸认真的看着段枫说道:“你是想让我走还是想要让我留下.”

话音落下.宁若柳满脸期待的看着段枫.

仿佛段枫的话能够决定她是走还是留一般.

愕然听到宁若柳的这句话后.段枫微微一怔.同时内心之中忍不住的泛起了一丝的苦涩之意.

段枫想要开口说.让宁若柳回京城.毕竟东海不安全.谁也不知道下一刻会发生什么.但是看着宁若柳那满脸期待的神情.段枫又不忍开口.

为什么自己不忍开口呢.

段枫微微沉吟了片刻之后.最终得出了一个结论.那就是应该是自己被她上过.不忍心这样吧.

“如果你想留下的话.就留下吧.”段枫轻声说道:“不过你要听你哥的话.如果他要走的话.那么你也不要留下了.”

宁若柳的脸上顿时一喜.虽然段枫的话有些牵强.但是至少沒有让自己走.那么这就是一个好的兆头.

“恩.我知道.你放心.我一定会听我哥的话.”宁若柳满脸笑意的说道.

看到宁若柳脸上那浓厚的笑意.段枫内心之中充满了无奈.但是却沒有流露在脸上.而是给自己再次倒了一杯酒.然后一饮而尽.

宁若柳这个时候也端起面前的酒杯.轻轻的喝了一口.随后将酒杯放在桌子上.托着腮痴痴的盯着宁若柳.

感受到宁若柳的目光.段枫脸上充满了尴尬之意.给自己再次点燃了一根香烟.轻轻的抽了起來.

而就在这个时候.宁若柳突然开口说道:“段枫.你本來有机会让温家覆灭的.为什么……”

“为什么沒有那么做对吗.”段枫轻轻一笑.

宁若柳点了点头.

“因为我不知道对付温家之后.还有谁是敌人.谁是朋友.温家存在一天就能够让我分清谁是人谁是狗.”段枫让烟雾在肺里面游走了一圈.然后吐出.

宁若柳想了一下段枫的话.感觉确实如此.

如果段枫将温家给覆灭后.那么后面怎么办.

难道要等着别人进攻.然后在反击.

这样的话.那么段枫就一直处于被动的位置.

“我说.你怎么不直接颠覆温家呢.原來是这样子啊.看來你将所有的事情都已经想好了.”宁若柳盯着段枫.那双眼睛很美.目光纯净黑亮:“那你想好接下來怎么做了吗.”

段枫微微一愣:“难道你今天要和我讨论这些吗.”

宁若柳轻轻一笑:“那你是不是认为我喜欢你.所以现在应该和你探讨一下爱情.把戚烟梦给贬低一下.然后在说说你接受我.我能够给予你多大的帮助呢.”

段枫想要点头.但是又不能.只好轻轻的抽了一口香烟.來掩饰自己的尴尬.

宁若柳直视着段枫缓缓的开口说道:“段枫.虽然我喜欢你.爱你爱得毫无条件.甚至失去了是非判断.但是我却不会贬低戚烟梦.她有她的好.我从來不否认.我也不瞒你.我曾经偷偷的听到过我哥和我爷爷两人的谈话.他们说.你身边这么多女人.唯独戚烟梦最后是给予你最大帮助的.虽然我现在也不知道这句话是什么意思.但是我了解我哥.更了解我爷爷.如果沒有什么根据的话.他们不会这样说.”

“所以你千万要好好的对待梦梦.”

说着宁若柳再次缓缓的喝了一口酒.随即脸颊之上渐渐浮现几丝红晕.像那桃花艳丽脱俗.

灯光照在她脸上.白皙中透着一种奇异的魅力.神秘而妖娆.

段枫在听到宁若柳的话后.忍不住的高看了一眼宁若柳.同时心中升起了无数的疑惑.宁咏霖和宁老爷子为什么会这样说.难道戚烟梦还有什么其他的事情是他所不知道的吗.

但是这刚刚升起的疑惑.随即就消失不见.戚烟梦是他的老婆.无论戚烟梦有着什么秘密.总之绝对不可能会害他.

宁若柳再次开口.声音微微有些沙哑似喃喃倾诉:“段枫.我也不瞒你.其实我哥和家人都不赞同我这样喜欢你.毕竟我的家世在这里放着.说句毫不为过的话.我宁若柳想要什么样的男人找不到.”

段枫满脸苦涩.他不得不承认宁若柳说的是事实.以宁若柳的身份.只要她想要嫁人.那么男人只能够让她挑.毕竟她的身份足够任何男人为之疯狂.更何况宁若柳还有一副倾国倾城的容貌呢.

“但是我却只喜欢你.真的只喜欢你.哪怕你不喜欢也沒有办法阻止我喜欢你.”宁若柳的目光微微有些迷离.眼眶也变得湿润了起來:“曾经我哥和爷爷让我放弃你.说你不适合我.我曾想过.努力过.可是我越想忘记你.你就会不停的在我脑海中飘荡.无论我多么努力都无法忘记.我知道.我宁若柳这辈子已经忘不掉你.这一辈都不可能再爱上其他男人.”

“即使你不爱我.不接受我.也沒有什么.这些我已经不在乎.我看透了.想通了.爱情不是一味的索取.是付出.只有付出的爱才最为值得让人回味.最为让人沉醉.”

眼泪慢慢的顺着宁若柳的脸颊滑落而下.打湿了脸颊.宁若柳注视着朦胧之中的段枫.脸上带着一些哀伤.

看着面前的梨花带雨的宁若柳.段枫忍不住的伸出手轻轻的给宁若柳将那留在脸上的泪水给擦掉.

宁若柳这一刻脸上露出了一道心满意足的笑意.

她多么希望时光能够在这一刻能够停留.但是她知道这根本不可能.

这一刻.段枫的内心开始动摇了起來.他内心之中升起了一个强烈的欲望.那就是接受宁若柳.让她成为自己的女人.让她不再受这种单相思之痛.不让她在受这种单相思之苦.

这一刻.他多么想要给宁若柳一个港湾.让她的心灵能够停留.

毕竟情.对男人的诱惑是致命的.比金钱和权势更腐心蚀骨.

而且这一切不是第一次了.也不是第二次了.

段枫要是沒有任何的反应.那么他恐怕就不是一个男人了.

“也许我的付出什么也得不到.但是至少我付出了.我努力了.即使当容颜逝去的那一刻.至少我不会后悔.我努力了.只是我沒有得到而已.”

话音落下.宁若柳洒脱一笑.笑容里充满了无法掩饰的心碎神伤.

这一刻.段枫的心中也微微有些难受.他此刻真的很想将宁若柳给抱在怀中.

但是他又不知道.自己未來能够给宁若柳什么.所以他努力的克制着内心之中的这股欲望.

“段枫.我爱你.我真的爱你.”宁若柳死死的盯着段枫道:“纵使世间繁花似锦.我只要对你以身相许.”

纵使世间繁花似锦.我只要对你以身相许.

听到这句话后.段枫浑身上下不受控制的颤抖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