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1047章 疯狂的决定

第一千四十七章 疯狂的决定

那微微有些昏暗的灯光照耀在宁若柳的脸庞之上,使得她那张精致的脸蛋上的神情变得迷离了起来。

宁若柳不是陈小雅,陈小雅对段枫的爱是安静的,恬淡的,宁若柳也不是纪含香;她的爱注定犹如一团烈火一样,而她宁若柳则是一只飞蛾,她永远学不会安静,除非自己被焚为灰烬,方才罢休!

段枫想要将宁若柳拥入怀中,接受她,可是他却强忍着,努力的控制着自己,努力的抵抗着这份比金钱和权势更腐心蚀骨的情!

看到段枫那无动于衷的神情,宁若柳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继续说道:“我想对你以身相许,可是为什么,为什么你对我总是这么绝情,总是这样子?为什么你的心里能够装下其他的女人,却装不下我呢?为什么连那么一丁点的位置都不肯留给我呢?为什么?你告诉我为什么?”

宁若柳肝肠寸断的看着段枫,她不明白,是她那里做的不好,还是什么原因使得段枫不肯接受她!

段枫满脸苦涩,为什么?

是因为宁若柳的爱犹如洪水一般,凶猛,让他不敢接受,还是其他原因呢?

以前段枫认为是宁若柳的爱犹如洪水决堤一般,一发不可收拾,给他一种极度压抑的感觉,但是现在他却迷茫了起来,连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了!

“你能够告诉我为什么吗?我哪里做的不好我改!”

“若柳,你真的很好!”

“那你为什么不接受我,她们长的比我好看吗?她们的身材都比我好吗?她们的胸都比我大吗?”

愕然听到这句话后,段枫像是喝醉了一般,直接脱口而出道:“这个穿着衣服,还真不好说!”

但是话刚说出口,段枫就恨不得给自己两巴掌,都什么时候了,怎么这嘴贱的毛病就是改不了。

这他妈无疑就是混蛋畜生才能够说出来的话,可是却从他口中说出来了。

可就是这混账话,宁若柳竟然当真了,只见宁若柳立刻伸出手,直接将自己身上的外套给脱掉了,然后又将自己里面的长衫给脱掉了!

在段枫满脸惊愕下,他看到了宁若柳那平坦的小腹和那羊脂白玉般的肌肤以及那雪白的圣女峰和那黑色的蕾丝内衣相映成辉,格外刺眼。

圣女峰微微颤抖着,仿佛要跳出来,黑色的蕾丝内衣将圣女峰衬托得愈发白皙胜雪,对男人充满了致命的诱惑。

段枫傻眼了,真的傻眼了,一时间不知道应该如何面对。

片刻之后段枫才回过神来,看着宁若柳开口说道:“若柳,你也知道我这个人嘴比较贱,我刚刚只是顺便一说,你……”

宁若柳脸上带着泪痕,凄凉一笑:“好看吗?不比她们都差吧?”

段枫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立刻拿起被宁若柳丢在一旁的外套,直接给宁若柳披上了:“穿上吧!”

宁若柳死死的盯着段枫,泪水再次不受控制的夺眶而出。

“段枫,你个混蛋,你知道吗,你就是一个偷心贼,你不知不觉偷走了我的心,又毫不怜惜的将我的心踩碎,我上辈子到底做了什么,今生老天要这般折磨我?我从来没有想过我宁若柳竟然会因为爱上一个人竟然爱的如此卑微,如此低贱,甚至我还要祈求戚烟梦,能够让她将你分给我一点,我只要一点就知足……”宁若柳捂着脸颊,泪水从指缝中悄无声息的滑落而下。

可是这一切怪谁呢?怪错的时间遇上对的人,还是对的时间遇到了错的人?

宁若柳错了吗?

没错,她只是爱上了一个不该爱,爱上就要承受无尽痛苦的男人,明知是毒药她依然含笑饮下,露出那最美的笑容。

可是段枫错了吗?

他也没错,他只是不想伤害宁若柳而已,不想给宁若柳一个看不到曙光的路,不想让她这样一直傻下去。

可是却偏偏命运弄人,段枫越是这样逃避,越是这样躲闪,宁若柳就爱的愈加凶猛,就爱的愈加狂野,就爱的愈加疯狂!

段枫和宁若柳两个人谁都没有错,错的是不合时宜的相遇,错的是本该擦身而过的缘分最终却化作了剪不断理还乱的情丝!

段枫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咬破了自己的嘴唇,溢出了丝丝的鲜血,这一刻他感觉自己的内心之中一阵的抽痛。

他的心不是铁打的,面对这样一个貌美如花,爱的如此卑微的女人,那个男人的心会不动摇,那个男人敢说自己不想要接受这个女人呢?那个男人有勇气去拒绝呢?

看着宁若柳那梨花带雨,肝肠寸断的模样,段枫的心中难受到了极点。

对于朋友,对于女人,他一直不是一个心硬的女人!

更何况如今面对的还是一个和自己发生过关系的女人呢?

二人虽然相距咫尺,但是却犹如如相隔天涯一般的遥远,他的世界里,宁若柳只是一个过客,只是他当初任务时要保护的目标!

但是当初段枫以为是过客的宁若柳,如今已经不在是过客,是爱她的女人,是爱的很傻很天真的一个女人!

男人这一生之中要面对各种诱惑,像宁若柳这样钟情于他的女人无疑是最难抗拒的诱惑。

段枫狠狠的抽了一口香烟,努力的控制着自己那内心之中想要将宁若柳抱进怀中的冲突。

如果,他这一抱,那么就等于是承认了宁若柳,接受了她,那么日后宁若柳就要面对很多未知的危险,被绑,被杀……

同时宁家也会因为段枫今日这一举动彻底拉下水,他段枫活着,宁家就和他是一根绳上的蚂蚱,他段枫死,那么宁家则是要跟着倒霉。

虽然他内心之中很想将宁若柳抱在怀中,将宁家拉下水,但是他又知道,不能。

他不能够因为一己之私,让宁家也跟着过那种不战成雄,不疯不成魔的生活。

那样实在是太自私了,也实在是太卑鄙了!

他段枫做不出来。

在段枫的眼中是卑鄙,但是在其他人的眼中呢?

一切又成了一个未知数!

段枫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然后重重的叹息了一声:“若柳,我……”

段枫刚刚开口,就急忙被宁若柳打断,声音之中充满了颤抖:“段枫,求求你不要说,我只希望你能够让我继续守着虚无的幻想!”

泪水顺着宁若柳的脸颊一滴滴的滑落,段枫看着此刻的宁若柳双眸之中出现了痛苦之色。

他真的不想伤害宁若柳,可是事实告诉她,她伤害了宁若柳,而且伤的很深,如果她一直活在这种虚无缥缈的幻想之中,她的人生会怎么样?

她宁若柳以后的生活会怎么样?她……

一时间,段枫内心之中充满了负罪感,他感觉自己好像正在将深爱着自己的一个女人推向那万丈深渊,推向那充满黑暗的山东,好像正在一步步的将她给摧毁!

“若柳,你不要这样好吗?”段枫脸色微微有些痛苦的说道:“你想过没有,如果我真的接受你,你们宁家要面对什么?你又要面对什么?”

听到段枫的话后,宁若柳那双已经被泪水遮盖住的眸子,立刻出现了一道亮光:“我不怕,我真的不怕,我什么都不怕,只要能够和你在一起,我什么都无所谓……”

“若柳,你冷静一下,我知道你无所谓,可是宁家上上下下所有人呢?他们能够和你一样无所谓,能够拿自己的前程全部押在我身上疯狂的赌一把吗?”段枫深深的叹息了一声:“若柳,他们不能,他们不能赌,也赌不起!”

宁若柳那眸子之中的亮光再次消失,被一股暗淡之色所笼罩!

段枫说的没有错,她宁若柳可以疯,可以什么都不顾,但是宁家其他人能吗?

不能,宁家之中的人,都有着自己美好的前程,都有着自己美好的生活,谁会愿意陪段枫玩心跳,谁敢在段枫身上押下自己的身家性命!

“若柳,你冷静一点好吗?”段枫看着沉默的宁若柳的说道:“爱情不是两个人的事情,是两个家庭的事情,你和我在一起,是,你能够开心,你能够快乐,但是宁家其他人呢?他们不能啊!”

“如果我这样做,那么我就显得太卑鄙了,我太自私了!”段枫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再次说道:“虽然我段枫不是什么好人,双手沾满了血腥,但是我也做不出这么卑鄙的事情!”

说着段枫再次狠狠的抽了一口香烟,烟雾环绕在脸上,使得段枫的脸色微微有些难看。

他不是不想接受宁若柳,而是内心却被一种叫做责任的东西给死死的束缚住了。

他给不了宁若柳任何承诺,也可能无法给宁若柳披上嫁衣,所以他不敢给了宁若柳希望,然后留下的是绝望!

时间就这样一分一秒的流逝,不知道过了多久,宁若柳眸子之中立刻射出一道精光,像是想到了什么一般,死死的盯着段枫说道:“段枫,为了你,我可以脱离宁家,我可以求爷爷将我逐出宁家,我的死活和宁家无关,我的一切都和宁家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