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1048章 女人何苦为难女人

第一千四十八章 女人何苦为难女人

段枫再次怔住了.宁若柳这是要心甘情愿的为他放弃一切.

一时间段枫开始不知道如何來面对宁若柳.

他动心吗.

答案是肯定的.

他动心.真的动心.人生在世能够遇到如此痴情于你的女子.还有何求.

欲望和理智开始在段枫的脑海中不停的纠缠了起來.

一时间.段枫的脑海中出现了两个声音.

“段枫.有这样的女人是你上辈子修來的福分.你还等什么.你有什么好等的.接纳她……”

紧接着另一个无比严厉的声音陡然响起:“段枫.你不能这么做.你连你自己的未來都不知道.你接纳她之后怎么办.你给她什么.你只能给她一次次的等待.一次次的伤心……”

“段枫.她很爱你.这样的女人可是可遇不可求.如果你错过了.你将会包抱憾终身.快.将她拥入怀中……”

“不行.段枫.你可要想清楚.你这一抱.日后她就要面临无数的危机.甚至她的家族都要跟着你过风雨飘摇的生活……”

两道声音一次又一次响起.声音一次比一次大.每一次都像是针扎在段枫的心口.将他那颗心脏给刺的伤痕累累.

一股无法用言语來形容的疼痛立刻朝着身体蔓延.痛得段枫那面部的肌肉直接扭曲到了一起.额头之上在这一刻也布满了冷汗.

这股疼痛钻心.这股疼痛让他有种想要窒息的感觉.

“呼呼……”

随即段枫的呼吸变得急促了起來.狠狠的摇了一下头.像是在消除那份钻心的疼痛.又像是在用这种方式让自己冷静下來.

可是.段枫越是这样刻意的去压制内心之中的疼痛.他的脸色越來越难看.不知不觉中.段枫的双手已经紧紧的篡在了一起.

一脸痛苦到了极点的神情.

这一刻.段枫很想告诉宁若柳.不是我不接受你.不是我对你绝情.而是责任死死的将他给束缚住了.而是那沉甸甸的爱.将他给束缚住了.

他怕.怕自己接受宁若柳之后.自己给了她一时的光明.却给她一世的黑暗.一生的痛苦和煎熬.

再者说.宁若柳脱离了宁家.她出事了.宁家就真的会坐视不理吗.

不会.宁家不可能看着宁若柳出事.而无动于衷的.

冷汗顺着段枫的脸颊慢慢的滑落.那脸上的痛苦之色也变得更加浓厚了起來.

宁若柳仿佛是感受到了段枫的变化.那梨花带雨的俏脸之上立刻出现了紧张之色:“段枫.你怎么了.你沒事吧.你不要吓我……”

看着段枫那一脸狰狞而又痛苦的神情.宁若柳的内心之中充满了害怕.充满了紧张和担忧.

愕然听到宁若柳的话后.段枫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然后又重重的吐出了一口闷气.随后拿起一旁的酒瓶.猛的喝了起來.

“咕咚.咕咚……”

段枫完全犹如喝水一般.将剩下的半瓶酒一饮而尽.

喝完酒之后.段枫又给自己点燃了一根香烟.狠狠的抽了起來.

宁若柳就这样看着段枫.沒有说话.就这样含情脉脉的注视着他.

香烟被段枫给抽了一半之后.段枫才缓缓的开口.声音在这一刻变得微微有些沙哑了起來:“若柳.说实话.我真的很想接受你.可是我又不敢.你不是林忆如.她不像你这样拥有显赫的家世.你也不是纪含香.她可以无牵无挂.可是你不一样.你拥有者显赫的家世.在华夏同样还拥有者显赫的地位……”

宁若柳在听到段枫的话后.只感觉仿佛一道闷雷在耳畔嗡嗡作响.这是拒绝吗.

宁若柳呆滞的坐在那里.至于段枫后面的话.她是一句都沒有听进耳中.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不知道过了多久.宁若柳慢慢的回过神.一副伤心欲绝的看着段枫道:“你还是要拒绝我是吗.”

看着宁若柳那副生不如死的模样.段枫心中也是异常难受.但是那脑海中仅存的理智告诉她.此刻真的不能够接受宁若柳.就算接受也不应该是此刻.

段枫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一脸认真的看着宁若柳道:“不是.我沒有拒绝你……”

宁若柳在听到段枫这句话后.那张苍白的脸上立刻焕发出了光彩.声音充满颤抖的看着段枫道:“那……那你是承认我吗.”

“若柳.你听我说.”段枫望着宁若柳重重的说道:“我现在在面临什么局势.你心中也清楚.说不准那天我就很有可能会死……”

“段枫.我……”

“是.你不在乎.但是我在乎.”段枫再次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道:“我不能给了你希望.然后给你了绝望.”

耳畔响起段枫的话后.宁若柳那眼眶之中的泪水再次忍不住的从脸颊之上滑落而下.他是在乎自己的.他不是对自己绝情.而是怕自己绝望.

这样一想.宁若柳的心中充满了激动.

她认为自己的坚持.自己的付出是值得的.

但是随即段枫的话.直接将宁若柳给推进了万丈深渊之中.

“所以.若柳我现在不能接受你.”

“轰.”

宁若柳在听到这句话后.娇躯立刻狂震了起來.

他还是拒绝了.

只是这次的拒绝是打着为她好的名义來拒绝的.

宁若柳的心.在这一刻变得支离玻碎了起來.

“若柳……”

“段枫.你不用说了.你的意思我懂了.”宁若柳对着段枫凄凉一笑:“有些话.我也不知道应该怎么说.希望你不要看不起我.我只是一个被爱逼得走投无路的女人.我只希望自己的人生能够留下最精彩的一段回忆.希望你能成全我……”

段枫在听到这句话后.心头猛然升起了一个不好的预感.

而就在这个时候.宁若柳已经将那披在身上的外套直接给拿掉了……

与此中心大厦的总统套房之中.戚烟梦坐在沙发上.脸色微微有些憔悴.而在戚烟梦的身边则是坐着屈玲珑.脸上充满了苦涩之意.

“梦梦.你是故意让段枫和宁若柳待在一起的对吗.”屈玲珑看着戚烟梦轻声问道.

听到屈玲珑的话后.戚烟梦轻轻一笑.沒有承认也沒有否认:“怎么了吗.”

“这样做.难道你……”

“玲珑.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但是若柳真的很可怜.”戚烟梦微微叹息了一声说道:“她一直在付出.一直将自己的姿态摆的很卑微.甚至在爱情之中.她靠的是施舍.这对她实在太不公平了.”

“说句一点不为过的话.我只是比若柳命好一点.如果当年不是我哥哥的原因.你以为段枫会娶我吗.会和我在一起吗.”戚烟梦的脸上出现了一丝苦涩之意:“他娶的绝对不是我.应该是小雅.她才是段枫的最爱.虽然他什么也沒有说过.但是我能够感受的到.我戚烟梦比不过小雅.”

虽然段枫从來沒有提起过陈小雅.但是戚烟梦能够感受到.陈小雅才是他最放不下的女人.才是他内心之中最爱的.她戚烟梦最多也就是排在第二位而已.

毕竟是段枫先辜负的陈小雅.是先对不起的她.陈小雅就犹如一根刺一般.深深的刺在段枫的心底.永远也不可能拔出來.

“他对我好.其中有爱.也有责任.因为我是他的妻子.是他的老婆.”戚烟梦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看着屈玲珑继续说道:“如果不是我哥哥的原因.恐怕我现在和若柳一样.在这场爱情之中只不过是一个卑微的乞讨者.一切都要靠别人的施舍.”

“无论是我.还是若柳.或者是其他人.我们都在爱情之中早已经败了.败给了一段來不及参与就已经结束的感情.我们都败给了同一个女人.”戚烟梦满脸苦涩的说道:“而且若柳比我认识段枫还早.爱上还早.如果爱情之中有先來后到的规矩.我不过是后者而已;再说我们都是女人.女人何苦要为难女人呢.”

女人何苦要为难女人呢.

她戚烟梦能够因为纪含香当一次傻子.就可以因为宁若柳在当一次傻子.

所以永远不要小看女人的智商.她们其实什么都清楚.只是聪明的女人懂得装傻.但如果男人真把女人当傻子糊弄.那这个男人就是天下最大的傻子.

屈玲珑一时间内心之中也泛起了苦涩之意.戚烟梦说的沒有错;如果爱情是场战场.所有人都败了.都败给了陈小雅.

而且更为可笑的是.陈小雅沒有参与到她们的争斗中.如果参与进來.那么她们将会败的体无完肤.

或许戚烟梦有可能会胜利.但是却靠的是戚鹏.靠的是段枫欠的情.

屈玲珑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梦梦.你……”

“我沒事.你放心吧.”戚烟梦的脸上慢慢的绽放出了一道笑意.犹如烟花一般的璀璨:“就算他接受了若柳.接受了其他人.我现在的身份也不是其他人能够撼动的.”

“我将永远是他的妻子.这点是无法改变的.这个位置.我也是永远不可能让出去的.”

说着戚烟梦那双迷人的眸子之中慢慢露出了一道坚韧之色.

无论段枫身边有再多的女人.她戚烟梦都将是皇后.而其他人只不过是嫔妃而已.

或许这个皇后有水分.但是从古至今.哪个帝王的皇后不存在水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