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1069章 飘然离去

第一千六十九章 飘然离去

河洛市天籁别墅之中,屈玲珑穿着一件宽松的睡衣,光着脚丫翘着二郎腿坐在沙发上,手中端着一杯红酒,嘴角挂着若有如无的笑意。

略微宽松的睡衣,无法遮掩屈玲珑那足以让任何一个男人痴迷的玲珑娇躯,那果露在外的肌肤如羊脂白玉般白皙晶莹,那身上散发出的诱人气息,让男人忍不住的会从心底伸出升起一股强烈将屈玲珑好好**一番。

那两条笔直而修长的美腿完全暴露在了空气当中,晶莹剔透的玉足犹如艺术品一般!

高脚杯凑到樱唇边,屈玲珑轻轻的泯了一口,红唇与红酒浑为一色,如烈火,如玫瑰,显得异常妖娆。

轻轻的泯了一口酒之后,屈玲珑慢慢的将高脚杯给放在了面前的茶几上,然后从茶几上拿起手机,拨通了段枫的电话。

顷刻间电话就被接通。

“小弟弟,你刚刚表演得实在是太棒了,我好崇拜你哦!”说着屈玲珑那张精致的脸蛋之上立刻露出了一道花痴之色。

而段枫在听到屈玲珑这充满诱惑的声音之后,顿时无语了起来,这个屈玲珑……

还没有等段枫开口,屈玲珑的声音已经顺着听筒再次传入到了段枫的耳中。

“小弟弟,你这招杀人不见血,真狠!”屈玲珑的嘴角挂着一道迷死人不偿命的笑意:“不过我喜欢!”

愕然听到屈玲珑的这句话后,段枫无奈的苦笑了一声,然后轻声道:“我交代你的事情,你办的怎么样了?”

“放心吧,一切尽在掌握中,葛博跑不了!”屈玲珑自信的说道:“只是,我搞不明白,既然你认为他活着是一个危险,为什么不直接将他给杀了呢,以免留下祸端!”

段枫淡淡的一笑道:“有些时候,杀人不一定非要用自己的刀!”

屈玲珑微微一愣,随后脸上的笑意变得更加浓厚了起来,尤其是嘴唇上的那抹嫣红犹如鲜血一般,异常刺眼!

“我好像知道你接下来要做什么了!”

“那就好,帮我看好他,不要让他跑了!”

“会的,他跑不了!”

段枫没有在说什么,直接挂断了电话。

挂断电话后,屈玲珑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然后端起放在茶几上的高脚杯再次端了起来,轻轻的摇晃了一下,看着那猩红犹如鲜血一般的红酒,屈玲珑那双迷人的眸子之中立刻射出一道杀意,随后将高脚杯中的红酒一饮而尽!

喝完红酒之后,屈玲珑直接送沙发上站了起来,向着楼上而去。

她要红衣披风,只为染血!

段枫在挂断屈玲珑的电话后,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眉头微微有些皱起,他知道游戏真正的开始了,温家只是第一个,接下来将会是花千古,至于葛家……

段枫相信叶菩提能够将他们收拾好,让葛家顾不上参与到这场游戏之中,等他腾出手来的时候,那么将会立刻剑指葛家!

突然,一道清脆的脚步声,在段枫的耳畔响起。

随即,没有任何的犹豫,段枫就看向了脚步的来源处,下一刻,宁若柳的身影立刻出现在了段枫的视线之中。

宁若柳脸上挂着一道温馨的笑意,漫步走到了段枫的身边,一脸柔情的看着段枫说道:“段枫,我要走了!”

段枫,我要走了!

愕然听到宁若柳的话后,段枫微微一愣,但是随即脸上就挂起了一道笑意,看着宁若柳道:“什么时候走,我送你!”

宁若柳轻轻的摇摇头:“不用了,你还有很多事情要做,就不要麻烦了”

听到宁若柳的话后,段枫从身上摸出香烟给自己点燃了一根香烟,轻轻的抽了一口,缓缓的将烟雾从口中吐出:“那好吧,你多保重!”

“你也是!”

随即两人就再次的陷入到了沉默之中,气氛一时间变得有些诡异了起来。

不知道沉默了多久,宁若柳一脸深情的注视着段枫缓缓的开口,打破了这诡异的气氛道:“段枫,谢谢你在我的生命中出现过,让我的人生变得精彩了起来,给我留下了人生之中最珍贵的记忆。”

听到宁若柳这句话后,段枫只感觉脑子里嗡嗡作响,张了张嘴,却说不出一句话。

而宁若柳则是在这一刻,直接转身向着外面走去。

看到宁若柳要走,段枫终于开口了:“若柳……”

“段枫好好对梦梦,别伤了她的心,我会回来找你的,你等着!”

话音落下,宁若柳直接转身向着外面走去。

看着宁若柳慢慢消失的身影,段枫只感觉自己浑身上下的力气仿佛在这一刻完全被抽干了一般,一股莫名的心痛渐渐侵袭,仿佛生命中有什么重要的东西正在缓缓的从他身边消失……

他很想冲出去,将宁若柳抱在怀中,然后对宁若柳说,留下吧,他内心之中已经有她的身影,有她的存在,可是他又不敢,身上那股沉甸甸的责任让他有种窒息的感觉,他怕自己会辜负了这个情深的女子!

人的一生中总有许多事难以割舍,却又不得不舍。

宁若柳就是段枫不得不舍的。

而就在宁若柳刚刚离开后,一道有些急促的声音立刻传了过来。

随后戚烟梦满脸焦虑的出现在了段枫的面前:“段枫,若柳刚刚是不是来过?”

“已经走了!”段枫长长的叹息了一声。

“你……”戚烟梦微微有些怒意的看着段枫:“你怎么不留下她?”

“不能留!”段枫满脸苦涩的说道。

“你知道她去那了吗?”

“回京城!”

“不是,她走了,但她绝对没有回京城,刚刚我收到了她的短信,她说,她走了,祝福我们!”戚烟梦又急又快的说道:“但是女人的直觉告诉我,她绝对不是回京城了,很有可能永远的离开了!”

段枫在听到戚烟梦这句话后,猛然一颤,随即浑身上下像是被注入了一股无形的力量一般,嗖的一下从椅子上站了起来,然后向着外面急速的跑了出去。

看着段枫消失,戚烟梦的脸上露出了一道苦涩之意:“希望你能够追上她,不要抱憾终身!”

此刻段枫满脑子都是宁若柳刚刚对他说的话,这一刻段枫心中充满了懊悔,自己怎么这么办,竟然没有听出宁若柳话中的含义呢?

这一刻,他内心之中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将宁若柳留下,天踏下来,他段枫扛!

可是等段枫追出去之后,哪里还有宁若柳的身影,街道上车如流水马如龙,宁若柳的身影早已经消失在了茫茫人海中。

一时间,段枫犹如丢了魂魄一般,木讷的站在原地,看着车如流水马如龙的街道,脸上充满了后悔。

突然,段枫口袋之中的手机发出了一道嗡嗡的震动声,段枫急忙拿出手机,当看到上面的来电显示后,段枫脸上立刻露出了欣喜若狂的神情:“若柳,你在哪,赶快回来,我早就接受你了,你早就是我的女人了,只是我不敢说,我怕伤害你,我真的怕伤害到你……”

段枫没有注意到,就在他不远处的停车场旁边,停放着一辆白色的宝马轿车,而在车中坐着的正是宁若柳。

此刻宁若柳透过车窗,将段枫脸上的神色尽收眼底,脸上充满了激动之色,两行清泪不受控制的从眼眶中,立刻夺眶而出。

他还是在乎自己的,他心中有自己,只是那份沉甸甸的责任,让他不得不逃避,不得不当一个爱情逃兵!

这一刻,宁若柳想要打开车门,疯狂的跑向段枫,让他把自己抱在怀中,但是理智却告诉宁若柳,她不能够这样做,现在的他,多一个女人就是多一份负担。

她不能够再让段枫的肩膀上多一份沉甸甸的担子。

“段枫,我知道,我能够感受到!”宁若柳坐在车中,竭力的控制着自己的声音,轻声说道:“可你说的也对,爱情不是两个人的事情,而是两个家庭的事情……”

“我那是屁话,若柳,你现在在哪,赶快回来,天塌下来,我扛!”

“段枫,我会回来,但不是现在!”

“若柳……”

“段枫,你听我说好吗?”宁若柳满脸柔情的说道。

段枫没有在说什么,而是双眸不停的四周扫射,他感觉,宁若柳就在不远处,她就在附近!

“段枫,我一直都很任性,让家人为我操碎了心,但是现在我还要任性一次,请你不要阻止我,我会站在一旁静静的看你的演出……”

“若柳,你在我身边一样可以,你……”

“段枫,那不一样!”宁若柳轻笑着摇摇头:“你放心,我不会有事的,我会照顾好自己的,你也要照顾好自己知道吗……”

这一刻的宁若柳,就像是一个小女人在叮嘱自己那要远行的丈夫一般,声音无限柔情!

“若柳……”

“好了,段枫我走了,你不要找我,我不会让你找到我的!”

话音落下,宁若柳不给段枫说话的机会就挂断了电话,她怕自己在听下去,会真的不忍离开!

挂断电话之后,宁若柳启动汽车,离开了河洛。

从此,华夏歌坛暂时少了一个情歌天后,而羊城却多了一个香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