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1070章 伯侄针锋相对

第一千七十章 伯侄针锋相对

听着手机之中传來的嘟嘟声音,段枫整个人犹如被电击一般,浑身上下颤栗不止,

因为责任,他选择松手,而她离去,

人生就是一个大舞台,我们在舞台之上伪装着自己,演着别人,到头來等不想在伪装,想做一回自己的时候,却发现所有的一切都晚了,段枫就是如此,

等他想要抓住这些,将这些紧紧握在手中的时候,她内心之中已经下定了决心离开,等她在归來日,不知道何年何月,不知道那个时候会不会物是人非,不知道那个时候他们是否还在,那份爱不知道还能够一直延续,

爱情也好、友情也罢,你不言、我不语,时间久了连主动开口的勇气都沒了,

段枫现在非常怕,等时间久了,他怕那份爱也就淡了,也就消失了,

“啊,”

段枫忍不住的仰天长吼,声音犹如闷雷一般,在整个空中嗡嗡诈响,

一时间所有人都忍不住的将目光落在了段枫的身上,一个个的脸上充满了疑惑之色,甚至不少的人都伸出手对段枫指指点点了起來,

随后段枫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这一刻他很想找个地方好好的大醉一场,什么都不去想,什么都不去问,

情无期,爱有限,现在的他只能够等待,希望宁若柳归來,到时候他绝不会在放开她,

不知道什么时候纪含香已经出现在了段枫的身后,看着段枫微微的叹息了一声,一个宁若柳的离开,都让他如此,若是陈小雅……

纪含香不敢在想下去,轻轻的摇了摇头,将这些思绪给抛到脑后,看着段枫轻声道:“段枫,你沒事吧,”

愕然听到纪含香的话后,段枫慢慢的转过身,脸上露出了一道苦笑:“沒事,”

“你后悔了,”

“有点,”

纪含香微微的叹息了一声说道:“段枫你知道吗,对于女人來说,男人是一条狼,选对了保护你,选错了咬死你;而对于男人來说女人是一条蛇,选对了缠着你,选错了毒死你,很多男人都说女人现实,爱慕虚荣,情愿坐在宝马车中哭,也不愿意坐在自行车上笑,可是在这个物质横流的年代却依然有那么一少部分女人不是这样的,如果你真的对她好,真的爱她,她回愿意陪你白手起家,历经风雨,可是你他妈的骑一个烂自行车,还天天让她哭,她不走就怪了,”

“虽然你骑的不是自行车,你也很有钱,但是若柳也不差钱,她要什么有什么,可是你确实那个让若柳哭的男人,”

段枫听到纪含香的话后,陷入到了沉默之中,纪含香说的沒有错,他就是那个让宁若柳经常哭的男人,

“等她再出现,千万不要再放手,他值得你去保护,”

段枫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沒有说什么,而是给自己点燃了一根香烟,狠狠的抽了起來:“我知道,”

听到段枫这么说后,纪含香脸上慢慢的露出了一道笑意:“你也不用太担过伤心,若柳不是说了,她还要回來的吗,”

“恩,”段枫点了点头:“只是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回來,不知道她又会去哪里,”

说着,段枫看着纪含香说道:“含香,你说她会去那,”

去哪,

听到这句话后,纪含香的脸上露出了一道苦涩之意,她要是知道宁若柳能够去哪里就好了,世界那大,她的银行卡又这么多,谁知道她会去那,

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即使宁若柳离去,她依然会关注着段枫的一举一动,

她是女人,她了解女人,爱了这么深,坚持了这么久,付出了这么多,她绝对不会飘忽离去,无影无踪的,她一定会回來,等她在回來的时候,或许她已经不再是以前的那个宁若柳,

“不知道,这个世界太大了,”纪含香抬头看了一眼蔚蓝的天空,轻声叹息道,

这个世界太大了,

听到这句话后,段枫无声的叹息了一下,是啊,这个世界太大了,谁也不知道宁若柳会出现在那里,

戚烟梦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出现在了不远处,但是在看到段枫和纪含香在一起之后,戚烟梦沒有在上前,而是躲在了一个隐蔽的位置,静静的看着段枫和纪含香,

片刻之后,段枫的手机突然响了起來,

听到手机响声后,段枫浑身上下猛然一颤,脸上闪过一道激动之色,急忙拿出手机,当看到上面的來电显示之后,段枫脸上的激动之色,瞬间消失不见,

微微沉吟了片刻之后,段枫慢慢的接通了电话,

“安琪儿,找我有什么事情吗,”段枫有些沙哑的问道,

远在万里之外的安琪儿在听到段枫这句话后,微微一愣,随即开口道:“亲爱的,你不是刚刚掌权了吗,怎么有些不开心,难道遇到了什么事情,”

“沒事,”段枫长叹了一声:“一些琐事而已,”

“关于女人的吧,”

“你怎么知道,”

“恐怕现在除了女人才会让你如此,”安琪儿非常自信的说道:“亲爱的,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给我说说,或许我能够帮你,”

段枫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沒有任何的犹豫,直接将关于宁若柳的事情告诉了安琪儿,

安琪儿听完段枫的话后,微微沉默了片刻之后才开口说道:“亲爱的,你当时的脑袋被驴给踢了吗,”

“安琪儿,我……”段枫的内心之中充满了苦涩,

“亲爱的,这次你真的做错了,人家都那样对你了,你竟然还往外推,”安琪儿的声音之中充满了惋惜:“现在倒好,人家走了,你估计也找不到她,她在你们华夏的人脉可不小啊,若是想藏起來,你这辈子估计都很有可能找不到她,”

段枫陷入了到了沉默之中,安琪儿说的沒有错,宁若柳在华夏的人脉不小,若是想要不让自己找到,自己还真的很难找到她,

短暂的沉默过后,段枫轻声问道:“你现在找我有什么事情,”

“布兰妮已经到华夏了,你小心一些吧,”安琪儿声音之中微微有些担忧的说道:“自从你上次在纽约,你斩杀了教廷的骑士和红衣教主之后,教廷已经勃然大怒,如今他们借助访华的消息已经到了华夏,到时候一场沒有规则的游戏将要开始,而你将会在规则和无规则之中來回徘徊,”

要知道教廷是一个教徒遍布全世界的的组织,他们其所蕴含的能量足以让任何一个势力胆颤心惊,安琪儿的担心并不是沒有道理,

“放心吧,我不会有事的,在国外他们不是我的对手,在国内一样也不会是我的对手,”段枫眸子里面闪过一道杀意,

本來因为宁若柳的离开,他内心就压抑到了极点,如今听到安琪儿这样说,段枫完全立刻将压抑转化成为了杀意,

“亲爱的,不止是教廷,欧洲的异能者也过去了不少,”

“我知道了,”

随后段枫沒有在说什么,就挂断了电话,

纪含香一直站在一旁,将段枫和安琪儿的对话,隐约的听到了耳中一些,心中一时间也开始紧张了起來,

教廷可不是好惹的,这一点纪含香心中非常的清楚,

万里之外的安琪儿在挂断电话之后,看着繁星点点的夜空,喃喃的说道:“亲爱的,不知道你敢不敢冒天下之大不韪,将教廷的圣女骑在**呢,”

说着安琪儿的眼神变得有些期待了起來,要知道男人征服女人最便捷的方法,就是征服她的身体,做她的王,

江南市段家老宅后院的竹林之中,

竹林中,段云阳和段炎国叔侄两人相对而坐,二人面带微笑,态度亲和,犹如关系极好的伯侄一般,

但这只是表面,两人心中都清楚,他们早已经面和心不合,

段炎国端着茶杯轻轻的泯了一口,慢条斯理的看着段云阳道:“云阳,你这泡茶的功夫都快赶上老爷子了,”

说起段老爷子,段炎国的脸上出现了一道黯然之色,也不知道是装的,还是自然流露出來的,

“大伯,您可真会开玩笑,就我这点功夫,怎么能和爷爷比呢,”段云阳一副谦顺的模样说道,

虽然他现在是段家的家主,但是段云阳却将自己的姿态一直摆放的很低,很低,

段炎国微微的叹息了一声:“你看老爷子在的时候,我们段家是何等的繁荣,如今老爷子才刚刚离开沒多久,好好的一个段家竟然……”

说着段炎国再次重重的叹息了一声,

听到段炎国的话后,段云阳心头立刻冷哼了一声,他怎么可能会听不出來,段炎国这话中的含义,这是要让他退位,是來逼宫,

但是段云阳的表面却不动声色:“是啊,以前爷爷在的时候,还能够震慑住某些心怀不轨之徒,但是如今爷爷不在了,某些人的心思开始活跃了起來,”

段炎国在听到段云阳这句话后,顿时感觉脸上一片火辣,段云阳这明显是意有所指,

一时间,两人的四周出现了一股针锋相对的杀伐之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