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1071章 段炎国的背叛

第一千七十一章 段炎国的背叛

段炎国看了段云阳一眼之后.接着莞尔一笑.随即段云阳的两人也露出了淡淡的笑意.

看似平凡的对话.实则暗藏杀机.

虽然两人在笑.但是其中针锋相对的杀伐之气并沒有丝毫的减少.相反变得更加浓厚了起來.

“云阳.话不能够这样说.有些时候.高位需要能者居之不是吗.”段炎国似笑非笑的看着段云阳说道.

段云阳坦然一笑.直勾勾的看着段炎国.双眸之中的厉色犹如利刃一般.仿佛要刺透段炎国的胸膛一般.看看他的心是红的还是黑得.

面对段云阳这凌厉的眼神.段炎国并沒有丝毫的不自在.反而端起面前的茶杯再次轻轻的喝了起來.

片刻之后.段云阳给自己点燃了一根香烟.轻轻的抽了一口.才慢慢的说道:“大伯说的不错.高位自古以來都是能者居之.”

“云阳.你也这样认为吗.”段炎国笑眯眯的说道.

段云阳非常认真的点了点头:“当然.我一直很信封这句话.不然我现在恐怕也不会成为段家之主.”

段云阳的话音落下.段炎国的脸色微微一变.嘴角也忍不住的微微抽搐了一下.

他怎么能够听不出來.段云阳这话中的意思.他是在告诉段炎国.整个段家.他段云阳才是真的能者.而其他人都登不上大雅之堂.

随后.段炎国轻笑一声.将心中的怒意给隐藏了下來.

但是这一切并沒有逃过段云阳的眼中.他将这一切尽收眼底.脸上的笑意变得更加浓厚了起來.

一时间.伯侄两人都开始打起了自己的算盘.

此时无声胜有声.

“云阳.做人还是要谦虚一点的比较好.锋芒内敛才是最重要的.你认为呢.”段炎国似笑非笑的看着段云阳问道.

段云阳点了点头.一脸尊敬的说道:“多谢大伯的教诲.云阳铭记在心.只是云阳有一个问題需要像大伯请教一下.”

“云阳有什么想问的.就问.我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好.”段云阳说着立刻站起身道:“大伯.你说要是有些人整天想着在你头上拉屎撒尿.想要霸占你目前的一切.应该怎么办呢.”

愕然听到段云阳这句话后.段炎国微微一怔.脸色立刻变得有些阴沉了起來.

看到段炎国沉默.段云阳冷笑一声.慢慢的转过身看着段炎国说道:“大伯.难道你也不知道怎么办吗.”

段炎国讪讪一笑.來掩饰自己内心之中的怒意:“这个我还真沒有想过.”

“我想过.”段云阳看着段炎国重重的说道:“谁敢想着在我头上拉屎撒尿.霸占我的一切.我就会让他们从天堂跌入地狱.”

段炎国的心头猛然一颤.额头之上也微微出现了一丝的冷汗.这一个他感觉段云阳的气场实在是太强大了.即使久经宦海风云他.也无法与之对抗.

段云阳将段炎国的变化尽收眼底.脸上的笑意变得更加浓厚了起來.

段炎国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平复了一下自己的内心.开口道:“云阳.我突然想起來.我还有一些事情要去处理.我就先走了.等改天我再过來.我们伯侄两个在好好叙叙.”

“大伯.如果有什么事情的话就先去忙吧.”段云阳淡淡的说道:“不过大伯也要注意多多注意身体.不要太过劳累.”

段炎国点了点头.沒有说什么.直接站起身向着竹林外走去.

段炎国刚走了沒有几步.段云阳突然开口说道:“大伯.等一下.”

愕然听到段云阳的声音.段炎国脚步立刻停了下來.慢慢的转过身.看着段云阳道:“还有什么事情吗.”

“大伯.有时候是你的东西.就是你的.不是你的也不要动什么歪心思.不然只会死的更快.”段云阳重重的说道.

话音落下.一道恐怖的杀意.立刻从段云阳的身上射出.直接落在了段炎国的身上.

感受到段云阳身上的杀意.段炎国心头猛然一颤.沒有在说什么.直接扭头向着外面走了出去.

看着段炎国的背影.段云阳重重的冷哼了一声:“大伯.我念在你是我亲人的份上.不要逼我将你从天堂拉到地狱之中.”

而段云阳的话音刚刚落下.只听一道清脆的脚步声从段云阳的身后传了出來.

听到脚步声之后.段云阳立刻扭头看了过去.脸上立刻露出了一道温馨的笑意.

只见在段云阳面前不远处.站着一个女人.这个女人.乍一看.单从外表说不上多美.但是那精致的五官组合在一起.仔细品味之下.却给人一种惊艳的感觉.

眼前这个女人很美.不妖娆.不媚俗.淡淡的高雅中却透着一丝叫人想要征服的欲望.

她正是柳依依.

段云阳的女朋友.

“云阳.刚刚你对大伯的话.是不是太重了.”柳依依看着段云阳轻声问道.

段云阳轻轻的摇摇头道:“有些人你不敲打他一下.他永远不知道天有多高.地有多厚.永远不知道这个家谁才是真正的掌舵者.”

柳依依无奈的叹息了一声.自从和段云阳走到一起后.她才知道原來人人羡慕的豪门之中是这么的阴暗.亲人之间的利用.勾心斗角.尔虞我诈.完全是一个缩小版的现实社会.

这这样的家族之中生存.首先要学会的就是伪装.用伪装将自己保护起來.

“云阳.要不你把家主之位交出去吧.你每天这样和他们勾心斗角.我有些害怕.我总感觉时间长了他们会……”

“依依.段家就算交出去.也不能够交给他们.不然他们会将段家百年基业给毁于一旦.”段云阳立刻打断柳依依的话说道:“我这群叔伯.我清楚.他们将利益看得很重.当初爷爷在的时候他们还不敢肆意妄为.如今爷爷不在了.他们已经开始蠢蠢欲动了.如果我将段家交给他们.那么段家百年基业很有可能会毁于一旦.到时候.我将无颜面对段家的列祖列宗.”

“可是云阳.我……”

“依依.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但是请你原谅我.等我做完一些事情.你让我怎么样.我都会答应你.”

柳依依还想在说什么.但是在看到段云阳那双眸子之中闪烁的神色之后.千言万语再次化作了一声浓浓的叹息.

段炎国走出段家老宅之后.直接走到一辆奥迪车面前.打开车门坐了上去.

“啪.”

车内.段炎国给自己点燃了一根香烟.

香烟是特供的.普通人根本抽不到.有钱也买不到.但是此刻段炎国抽着香烟.脸上沒有半点惬意的表情不说.还显得特别阴森.

吐出一口浓密的烟雾之后.段炎国看向了段家老宅.那双眸子之中立刻出现了一道冷芒.

随后.段炎国拿出手机.拨通了一个只有他自己才知道的号码.

“只要你们能够让我当上段家家主.你们的所有要求.我全部答应.”

电话接通后.段炎国立刻开口说道.声音显得异常低沉.

“是不是在你那侄子面前被数落了一番.”

“少废话.我只问你.合作还是不合作.”段炎国冷冷的说道.

“合作.当然合作.我早就告诉你.和我们合作.才是你最为正确的选择.”电话里面的声音显得十分格外愉悦:“只是当初是你拒绝了我们.如今你终于想明白了还不算太晚.”

“那好.你告诉我.我要怎么做.你才能够当上段家家主.”

“很简单.杀了他.加上我们的扶持.你就是段家家主.”

“什么.”段炎国的脸色猛然一变.

“怎么.你不忍.”

“难道就沒有其他的办法吗.”

“沒有.你久居宦海.难道不知道无毒不丈夫吗.”电话里面的声音引诱道:“更何况做大事者不拘小节.他又不是你儿子.只不过是你的一个侄子.你有什么不忍的呢.而且你也应该清楚利益越大.代价越大.”

“你要想明白.他死了.你就是段家的家主.在加上我们的扶持.你将会扶摇直上九万里.”

“而且你是段家长子.当年你老子就想着将段家交给段莫宁.他死后.你老子又想着交给段定康.段定康死了.又交给了段云阳那个毛头小子.你想想这一切对你公平吗……”

这个声音犹如恶魔之音一般.一步步的将段炎国引向了地狱之中.让他永久的堕落下去.

一时间.段炎国的内心之中充满了挣扎.左边是天堂.右边是地狱.一切就看他怎么选择.

“当然.你要是不忍心的话.我也沒有办法.你就给你那个侄子当牛做马吧.到时候你所拥有的一切都是为他的后辈子孙而打拼.”

段炎国的呼吸立刻变得急促了起來:“真的要他死.”

“对.他必须要死.不得不死.”

“好.”

这一刻.权利的欲望终究泯灭了亲情.使得段炎国将所有的一切都抛到脑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