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1075章 逼宫

第一千七十五章 逼宫

夜悄无声息的降临,一轮弯月悬挂在半空之中,柔和的光芒洒落在地面之上,仿佛披上了一层白纱一般。

段枫站在落地窗前望着远处漆黑的天空,怔怔出神。

不知道为何,在冷飞扬等人走后,段枫的心中就被一丝的阴影所笼罩。

这绝对不是什么好兆头,但是段枫实在又想不起來,冷飞扬等人能够掀起什么浪花或者能够翻起什么大浪。

对于他來说冷家就是一只蚂蚁,如果不是看在冷悠然姓冷的份上,他一只手指头就可以碾死冷家。

而就在这个时候,段枫的身后传來了一道轻微的脚步声,听到脚步声之后,段枫慢慢的转过身。

只见穿着一袭天蓝色睡袍的林忆如朝着段枫走了过來。

“悠然呢。”段枫在看到林忆如之后轻声问道:“她还好吗。”

林忆如微微的叹息了一声:“和之前一样,现在梦梦在陪着她呢。”

段枫点了点头,本來冷悠然是想要回酒店的,但是段枫又担心冷悠然那禽兽父母去找她,所以就将她带到了林忆如这里。

“你在想什么呢。”林忆如看着段枫一脸柔情的问道。

段枫轻轻的摇摇头:“沒什么。”

或许是因为自己太敏感了吧,段枫在心中这样告诉自己。

是他太敏感了吗。

不是,风云已起,杀意已來。

而且不仅是河洛市,江南市也是如此。

段云阳坐在段家老宅的后院之中,晚风吹來,一阵寒意随着夜风侵蚀进身体。

而在段云阳的身边则是有一把寒光闪闪的三尺长剑,在月光的照耀下,长剑之上散发着摄人心魄的寒芒。

他段云阳此刻就犹如一个战场上的将军一般,就这么静静的坐在哪里。

随即,只听一道嘈杂的脚步声立刻从竹林外传了过來,随即段云阳感受到了一股刺骨的杀意袭來。

段云阳看着外面那被晚风吹的沙沙作响的竹林,耳旁响起那嘈杂的脚步声,喃喃的说道:“大伯,你还是这样做了,你还是來逼宫了。”

话音落下,段云阳的脸上露出了一道和他年龄不符的沧桑失落感。

他的仁慈,他的善良,他的看重亲情,换來的竟然是被人逼宫,不得不说这是一个天大的讽刺。

下一刻,只见几十名身材彪悍,浑身上下杀意沸腾的大汉出现在了他段云阳的面前,这些大汉的手中都握着一把泛着寒意的利刃,而领头之人正是,,段炎国。

段炎国在看到横刀立马坐在门前的段云阳之后,心头微微一颤,但是随即想到自己身边有这么多人,而且还有那个人的帮助,就算今天段云阳是神仙下凡也必死。

“你终究还是走了这一步。”段云阳一脸平静的看着段炎国说道。

那模样仿佛这里只有他和段炎国一样,至于那些杀气凛然的大汉,则是直接被段云阳当成了空气。

“你早就知道我会來。”

“不知道。”段云阳直勾勾的看着段炎国:“我只是猜你会來,沒有想到被我猜中了,外面的人全部被你们杀了吧。”

伯侄两个就这样非常平静的,仿佛亲人在闲聊一般。

“不错。”段炎国犹如豺狼一般盯着段云阳道:“他们已经死了,现在我给你两个选择,一,交出段家之主的位置,二,死。”

段云阳轻笑一声:“你就这么想当段家之主吗。”

“你认为呢。”段炎国狠狠的说道:“读明史,明朝初年,朱元璋驾崩,皇太孙朱允炆登基,朝堂立足未稳便迫不及待想削去天下藩王的兵权,终于逼得朱棣起兵反叛,最终丢了江山,而我也是被你逼的。”

“逼你。”段云阳自嘲的笑了笑:“自从爷爷归西之后,我对你们各位叔伯那个不是礼让三分,我可曾摆过家主的架子,可是你们却每天都在想着背后搞些小动作,我一忍再忍,今天你竟然说是我逼你,段炎国,你说这句话不觉臊的慌吗。”

这一刻,段云阳也不在称呼段炎国为大伯,既然已经撕破了脸皮,那么亲情也就随之泯灭了。

“臊的慌。”段炎国疯狂的大笑了起來:“那你段云阳难道就不觉得臊的慌吗。”

“你为段家做过什么,你付出过什么,凭什么就可以住在这里。”段炎国一脸怨毒的说道:“我才是段家的长子,可是老爷子怎么做的,他偏心,当初他想着的是段莫宁,后來想着的是段定康,他们两个都死了,可是他竟然将段家家主之位传给了你,凭什么。我哪里差了。”

大多时候,我们每个人都在外人面前展现好的情绪,将负面情绪压在心中,直到有一天爆发。

而段炎国的负面情绪则是嫉妒和狠、不满。

凭什么这一切都不是自己,要知道自己才是长子,这些理应是他的。

可是段老爷子在他不敢,如今段老爷子不在,又被段云阳给说落了一番,接着被人给引诱了一下,使得他负面情绪全面爆发了出來,而爆发的结果则是逼宫夺权。

“这么说,你是段家的长子,这里的一切,理所应当都是属于你的。”

“不错,如今我只是來拿回属于我的一切。”段炎国一脸狠辣的说道:“段云阳识趣点,将所有东西交出來,不然今天就是你的死期。”

段云阳突然用一副悲天悯人的神情看着段炎国道:“段炎国,你知道爷爷为什么看不上你吗。”

“为什么。”段炎国立刻开口问道。

这个疑惑早就存在了他的心头,他想不明白,自己哪里差,竟然让段老爷子就这么看不上自己。

“段家只所以成为豪门则是身上有一股浩然正气,而段家家主,必然也要是身上有股浩然正气的人,可是这股浩然正气,你根本沒有,你为人心思歹毒,为了达到目的可以不择手段……”

“你闭嘴。”段炎国怒吼道:“正气,什么是正气,你他妈的知道个屁。”

段云阳无奈的叹息了一声,段炎国已经被权利的欲望给冲昏了头脑,他知道无论自己在说什么都沒有任何的用处。

“段云阳,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交出所有你知道的东西,我给你一条活路……”

“大伯,我在叫你最后一声大伯,浪子回头金不换,如果你现在回头,今天的事情我可以既往不咎,你还是我大伯,如果你要一意孤行,那么就别怪侄儿心狠手辣。”说着段云阳的眼中闪过一道厉色,右手也握在了身旁的剑柄之上。

那模样仿佛随时都会拔剑浴血厮杀一般。

段炎国将段云阳的动作尽收眼底,当看到段云阳的动作之后,眼中立刻闪过一道杀意:“段云阳,你以为就凭借你自己可以斩杀我这么多人吗。”

“我又说就我自己吗。”段云阳一副风轻云淡的看着段炎国说道:“既然我能够猜出來你会反,难道我就不做任何的准备吗。”

愕然听到段云阳这句话后,段炎国的心头猛然一颤。

段云阳的话音刚刚落下,只见从后面的屋内,立刻走出來十个黑衣大汉,每一个人的脸上都充满了浓浓的肃杀之意。

段炎国在看到这些人之后,脸色微微一变,他认得这些人,这是段家的武者,只有段家家主才知道他们是谁,只有段家家主才能够掌控他们,如今來看來,段老爷子将所有的一切都交给了段云阳。

“他果然将所有的一切都交给你了。”段炎国的面部肌肉在这一刻慢慢的扭曲到了一起。

“是回头,还是自寻死路,段炎国你自己决定。”段云阳说着站起身,将插在地上的长剑拔了起來,指着段炎国重重的说道。

“段云阳,你以为就凭借他们,你就可以挡的住我吗。”段炎国一脸阴森的说道:“你太异想天开了。”

话音落下,段炎国右手一摆:“杀。”

杀字一出,他身旁的人,犹如千军万马一般,带着浓浓的杀意,立刻向着段云阳等人冲了过去。

“段云阳,是你自找死路,不要怪你大伯心狠手辣。”段炎国双拳仅仅的篡在一起,怒吼道。

段云阳微微的叹息了一声,随后,那双眸子之中射出一道滔天的杀意,沒有任何犹豫,立刻仗剑冲了出去。

看到段云阳动,他身后的人也随着段云阳冲了过去。

这一刻的段云阳犹如一个仗剑走天涯的侠客一般,手中的长剑仿佛被赋予了生命一般,被他挥舞的栩栩如生。

“噗嗤。”

只见段云阳手中的长剑一挥,一道鲜血立刻冲天而起。

鲜血溅了段云阳一身,但是他却沒有丝毫的在意,依然挥舞手中的长剑大杀四方。

偏偏少年郎,鲜衣怒马。

这一刻用在这里形容段云阳最为适合不过。

“死。”段云阳突然爆喝一声,手中的长剑顺势挥出。

“噗嗤。”

又是一声闷响,鲜血再次冲天而起。

一时间,整个段家老宅完全被一股血腥之意所笼罩,整个段家的后院也被那凌厉的杀意所笼罩。

而段炎国则是站在一旁,看着面前的刀光剑影,看着那那被鲜血染红的地面,看着一个个倒下去的人们,他那张脸上沒有任何的不忍,有的只是激动,只要今天干掉段云阳,那么他将会段家之主,段家所有的资源可以任他采用。

只要一想到这些,段炎国就只感觉自己浑身上下的血液仿佛沸腾了起來。

这一天他等了太久,如今终于可以实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