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1076章 段家惊变

第一千七十六章 段家惊变

就在段炎国开始逼宫的时候,柳依依心中开始坐立不安了起來,她总感觉自己生命中最重要的东西仿佛在慢慢的从她身体之中被抽离而去,

本來已经换好睡衣准备入睡的柳依依,却在这个时候给自己换上一身衣服,准备出去,她要去段家,她要去看看段云阳,

从今天听到段云阳和段炎国两人的谈话之后,柳依依就开始心慌意乱,现在更是坐立不安,

权力和金钱一直是世界上最为肮脏的东西,从古至今都是人们所争夺的,权力的交替,金钱的万恶,哪一个不是用鲜血堆积起來的,

尤其是段炎国那眼神,犹如豺狼一般,让她从内心深处感到不安,虽然她沒有经历过权力的争斗,但是她却从段炎国那双眸子之中能够看的到那股浓浓的占有之色,

是对权力的占有,是对段家的占有,

不然柳依依也不会劝段云阳放弃他现在所拥有的一切,因为在她看來,权力这种东西实在是太脏了,

而此刻段家的杀戮依然在进行着,沒有丝毫的减少,

这一夜,对于江南市段家老宅來说绝对是一个血流成河之夜,

段炎国直接搅动了段家这摊浑水,一时间狂风渐起,黑云压城,

此刻段云阳等人是越打越心惊;段炎国带來的这些人完全悍不畏死,甚至以命换伤,

段炎国到底从哪里找來的这些人,

一时间段云阳的心中充满了浓浓的疑惑,但是他知道这个时候,不是他想这些的时候,

虽然段云阳的剑势如雨,但是对于奈何对方人数太多,完全是车轮战,他段云阳一时间变得极为吃力了起來,他不是段枫,沒有段枫那样强大的对手,只是顷刻间败绩已经出现,

“段云阳,交出所有的东西,我给你一个全尸,”段炎国看着只有招架之力,毫无还手之力的段云阳吼道,

“你做梦,”段云阳怒吼一声,手中的长剑直接划破了空气,向着身边的人直接划去,

“叮当,”

一道清脆的响声立刻响起,激射出一道火花,

随后,段云阳急忙抽剑,脚步向后一退,下一刻,手中的长剑再次挥出,

段炎国在听到段云阳的话后,暴跳如雷的怒吼道:“给我杀了他,杀了他,”

听到段炎国的怒吼声,这些人变得更加疯狂了起來,完全是拼命,

只是一眨眼的时间,段云阳的身上就出现了数道伤口,鲜血溢出,染红了身上的衣服,

即使如此,但是段云阳沒有丝毫的惧意,他犹如战神一般,拼死抵抗者,

但是奈何力量悬殊,段云**本抵挡不住对方那犹如潮水一般,一波又一波的攻击,

顷刻间,段云阳身上多处挂彩不说,就连那脸上也变得苍白了起來,

“噗嗤,”

又是一刀,段云阳的肩膀之上立刻出现了一道细长的伤口,鲜血直接溢出,只是顷刻间鲜血就染红了肩膀,

钻心的疼痛使得段云阳立刻倒抽了一口凉气,

但是他此刻顾不的看身上的伤口,就更不用说处理了,又是一道白光犹如带着浓烈的死意呼啸而來,

段云阳沒有任何的犹豫,急忙举起手中的长剑护在胸前,

“叮当,”

一声脆响,接着火花四溅,

段云阳的身体不受控制的向后退出了数步,身体也开始摇晃了起來,仿佛随时都会倒在地上一般,

段云阳的人在看到这一幕之后,立刻怒吼道:“家主,我们掩护,你快走,”

话音落下,段云阳身边仅剩的五个人立刻不顾个人生死挡在了段云阳的身边,他们要用自己的血肉之躯为段云阳开辟出一条血路,让段云阳活着离开这里,

段云阳一愣,还沒有等他反应过來,这些人立刻向着前方冲了过去,

“家主,快走,”

“曹飞,”段云阳看着对自己说话的男人一脸悲痛的喊道,

“家主,快走啊,留得青山在不愁沒柴烧,”曹飞一副狰狞的喊道,

“噗嗤,”

一道白光闪过,曹飞的左手只见被砍断,掉落在了地上,剧烈的疼痛使得曹飞发出了一道痛苦的哀嚎声,猩红的鲜血从他的肩膀处喷洒而出,显得异常刺眼,

但即使如此,曹飞依然沒有坐以待毙,他右手之中的利刃依然疯狂的挥舞着,只是这一刻显得杂乱无章,

看到这一幕之后,段云阳身躯开始颤抖,颤抖得很明显,眸子之中也因为充血而变得通红,此刻那双眸子里散发出一股疯狂灼热的光芒,令人惊骇,

“家主,快走啊,”又是一道怒吼声在段家后院之中响起,

“董彪……”

“家主,快走啊,日后替我们报仇,”

段云阳看着面前的一切,两行清泪,直接从眼眶之中流了出來,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情动时,

如今看着董彪曹飞等人,段云阳的内心之中充满了感动,他们竟然拼死也要保护自己,他们……

“家主,走啊,”董彪再次的大吼一声:“难道你想让我们兄弟全部都死不瞑目吗,”

听到董彪的声音后,段云阳如梦初醒,

“想走,你走的了吗,”段炎国一脸狰狞的低吼道:“今日是你们的死期,你们谁都跑不掉,谁都跑不掉,”

段炎国一脸阴森的看着段云阳道:“给我杀了他,杀了他,”

“段炎国,今日我段云阳失去的一切,來日,我必定全部拿回來,你给我等着,等着,”段云阳歇斯底里的吼叫道,

而此刻,柳依依已经來到了段家老宅门口,此时段家的大门虚掩着,柳依依沒有任何的犹豫,直接推开了大门,

下一刻,柳依依的脸色瞬间变得苍白了起來,

只见整个段家老宅之中鲜血染红了地面,地上躺着一具具的尸体,每一个人的双眸全部都怒视着,这一刻的段家哪里还有昔日的一丝肃穆,

晚风吹过,给人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会让人从内心深处升起一种恐惧,

“云阳,云阳……”柳依依随即回过神來,就作势向着段家后院跑去,

而就在这个时候,只见一个浑身是血,手中握着一把长剑的男人一瘸一拐的从段家后院之中跑了出來,

这个男人不是别人,正是段云阳,

在董飞五人的拼死之下,为段云阳杀出了一条血路,而他们所付出的代价,则是死亡,

柳依依在看到这个人之后,浑身上下猛然一震,一时间只感觉心中犹如刀绞一般的疼痛:“云阳……”

段云阳在听到这道声音之后,犹如条件反射般,手中的长剑直接指向了柳依依,但是下一刻,段云阳就看到了柳依依的身影,

“依依,你怎么來了,”段云阳的声音充满了沙哑,那双眸子之中闪烁着妖异的光芒,

“我……”

突然段云阳的耳朵微微一动,沒有等柳依依说完,就拉着柳依依的手向外跑去:“走,”

被段云阳这么一拉,柳依依立刻跟着段云阳向外跑去,

而就在段云阳等人刚刚跑出去段家之后,段炎国立刻带人冲了出來,看了一眼四周,并沒有发现段云阳的身影之后,段炎国立刻怒吼道:“找,给我找,挖地三尺,也要将他给我找出來,”

“是,”

这些杀意凛然的大汉立刻恭敬的说道,

随后,这些人一部分留在了段家,一部分朝着外面追了出去,

段炎国看着段家老宅那血流成河的模样,双拳紧紧的被握在了一起,指骨间的关节被握得啪啪直响,

他心中清楚,如果段云阳不死,那么日后祸害无穷,段云阳可是掌握着段家所有的隐秘资料,留着绝对是一个祸害,

段炎国从身上拿出手机拨通了那个只有他自己知道的电话号码,

“看样子你已经成功了,”

电话刚接通,一道男中音立刻传入到了段炎国的耳中,

“他跑了,”段炎国声音低沉而又沙哑的说道,

“什么,”这道声音之中立刻充满了惊讶之色,

“段云阳跑了,他跑了,”段炎国再次重复了一边:“他早有准备,老爷子将什么都告诉了他,他身边有高手保护他,拼死帮助他逃离了,”

“我知道了,你放心,我既然答应了你,那么我必定会帮你杀了他,你只需要搞定段家就可以了,他我帮你杀,”这道声音之中充满了凌厉的杀意,

“你能够找到他,”

“他不是段枫,翻不出我的手掌心,你不用担心,放心吧,”这道声音之中充满了浓浓的自信之色,

“好,”

“我帮你杀他,你也不要忘记答应我的事情,”

“你放心,只要你帮我杀了他,你让我做的事情,我绝对会不遗余力的帮助你,”段炎国信誓旦旦的说道,

“如果你还需要什么帮助,就打我电话,只要能够帮的,我绝对不会吝啬,”

“知道了,”说着段炎国就挂断了电话,那双眸子之中闪烁着让人心悸的寒芒:“爸,您不要怪我,这一切都是你们逼的,都是你们逼的,我只是要拿回属于我的一切,拿回属于我的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