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1077章 狂风渐起

第一千七十七章 狂风渐起

夜色下的江南市,繁花似锦,马路上车流穿梭不惜,路边的霓虹灯闪烁着柔和的光芒,照亮着这个繁华的大都市。

对于普通人來说,这一夜和往常一样,但是对于段炎国來说,这一夜是权利交替的一夜,胜者为王败者为寇。

而目前,他段炎国是胜利者,段云阳是失败者,段家老宅从今以后住着的不再是段云阳,而是他段炎国,谁也阻止不了他,谁敢阻止,他就敢杀谁。

权利的欲望已经蒙蔽了段炎国的双眼,权利的欲望已经使得段炎国丧失了理智,丧失了理性,权利已经腐蚀了段炎国的心。

为了权利,他可以做出任何事情,他可以杀任何人。

谁也不能够阻挡他前进的脚步,谁也不能。

段云阳带着柳依依并沒有逃远,而是藏在了段家老宅附近的停车场,躲在了车底下,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这点所有人都知道,但是敢这么做的人却是少之又少。

其实段云阳也不想这么做,可是他身上的伤实在太严重了,他不得不躲在这附近。

同时段云阳心中也清楚,就算他躲在这里,对方一样能够找到这样,他能够感觉的出,这些人是从死人堆里爬出來的,他们的心思必定极为缜密,绝对不会放过任何的地方。

所以现在段云阳完全是在赌,活着是运,死了是命。

果然和段云阳所想的一样,一阵嘈杂的脚步声,立刻在他的耳边响起。

段云阳心头猛然一紧,就连柳依依在这一刻娇躯也开始微微颤抖了起來。

她清楚,这一刻,她的命已经和段云阳连在了一起,段云阳如果死了,她也活不了。

片刻间,躲在车底下的两人立刻看到了一双双腿从他们眼前而过。

看到这一幕之后,无论是段云阳还是柳依依,都长舒了一口气。

柳依依看着一脸苍白,浑身上下是血的段云阳,脸上充满了紧张和担忧:“云阳……”

“走,他们马上就会察觉到的。”段云阳沒有任何的犹豫,直接拉着从车下爬了出來,然后拉出了柳依依,两人疯狂的向着一旁跑去。

果然和段云阳所猜的一样,他们刚刚离开沒有多久,这些黑衣大汉立刻就去而复返。

当看到车旁的血迹之后,领头的大汉那双眸子之中闪过一道阴沉的杀意:“找,继续找,只要能够藏人的地方,绝对不能够放过。”

而此刻段云阳利用地形的缘故,七拐八拐之下,已经來到了一股小胡同。

“云阳,你怎么样,你……”柳依依立刻感受到了段云阳那急促的呼吸。

段云阳对着柳依依露出了一道笑意,只是笑意显得十分凄凉:“依依,对不起,让你……”

柳依依一脸苍白的看着段云阳,急匆匆的打断道:“云阳,你沒有对不起,你沒有对不起,你现在怎么样,你别要吓我啊……”

段云阳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用长剑当做支撑点,然后那双已经被鲜血染红的右手从身上取出香烟,给自己点燃,狠狠的抽了起來。

“我命硬,死不了。”段云阳吐出一口浓密的烟雾看着柳依依说道:“你怎么來段家了。”

“今天见了你大伯之后,我心中就开始不安了起來,我担心你,我……”

而就在这个时候,段云阳的身体微微摇晃了起來,仿佛随时都很有可能昏倒一般。

刚刚逃跑,段云阳完全是提着一口气,如今看眼前的情景安全了下來,段云阳提着的那一口气,立刻消失了,所以现在他才会如此。

柳依依立刻发现了段云阳变化,立刻开口说道:“云阳,你怎么样,你沒事,你坚持住,我马上送你去医院,我……”

“不……不要。”段云阳打断柳依依的话说道:“不能去医院,我不能去医院。”

柳依依在听到段云阳的话后,像是想到了什么一般,脸上的担忧之色变得更加浓厚了起來。

“依依,你……你帮我……去……去找……”段云阳话还沒说完,身体一软,直接昏迷了过去。

看到这一幕之后,柳依依立刻歇斯底里的后叫道:“云阳,云阳……”

泪水直接从柳依依的眼眶中流了出來,一脸伤心欲绝的神情。

而就在这个时候,只见一对情侣从不远处勾肩搭背有说有笑的走了过來。

当听到柳依依的哭泣声之后,两人立刻朝着柳依依看了过去,随即两人微微一愣,因为他们看到了柳依依身边,浑身上下是血的段云阳。

“美女,发生了什么事情,有什么我们能够帮你的吗。”

看到这两个男人朝着自己走过來之后,柳依依浑身上下一怔,有些惊恐的看着面前的两人:“你们不要过來,不要过來……”

听到柳依依的话后,两人微微一愣,女人急忙说道:“我们沒有恶心,我们只是想帮你一下,真的……”

突然柳依依的右手触碰到了段云阳那一直拿着的长剑,沒有任何的犹豫,柳依依直接将长剑握在了自己的手中,直接这两个人道:“你们不要过來,在敢过來一步,我就杀了你们,我就杀了你们。”

现在段炎国要夺权,她不知道这两个人是不是段炎国派來的人,所以她不想冒险,和这两人保持距离才是最安全的。

愕然听到柳依依的话后,在看到柳依依那手中的长剑,心中猛的咯噔了一下。

这对情侣彼此对望了一眼,均从自己的眸子之中看出了恐惧之色。

因为柳依依手中的长剑的之上还有残留的血迹,格外的渗人。

这使得两人忍不住的后退了一步,因为他们柳依依那双坚毅而又冰冷的眼神中看了出來,她说的话绝非恐吓,如果他们靠近的话,柳依依绝敢给他们一剑。

自古英雄为了心爱的女人负了天下又何妨,然而女人为了心爱的男人,拿起手中的长剑,仗剑八万里又何妨。

这对情侣沒有再敢向前,而是灰溜溜的向着一旁而去。

看着这两人离去,柳依依浑身上下长舒了一口气,看了一眼躺在地上的段云阳,柳依依慢慢的弯下腰,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将段云阳给背了起來。

在这条有些昏暗的小胡同里,柳依依背着段云阳,犹如背着一座大山一般,每走一步都仿佛抽干了她身上所有的力气一般,使得她重重的呼吸了起來。

在这个社会之中,有那个女人能够背的起一个一百多斤的人,但是此刻柳依依却爆发出了惊人的爆发力,在这个如同蜘蛛网一般的小胡同之中转了起來。

“云阳,你坚持住,你坚持住,我一定会救你的,我一定会救你的。”柳依依每走一步重重的喘息一声之后,就会对着段云阳说句话,无论他能不能听到,但是柳依依依然说着。

深夜江南市的小胡同里,一个看起來弱不禁风的女人却背着一个百多斤重的浑身上下是血的男人蹒跚而行,汗水泪水模糊了她的脸庞,看起來邋遢狼狈的容颜,却透着一股子倔强和坚毅,凭着一种信念,努力支撑着疲惫已极的身躯,缓慢而坚定的走向黑暗。

她相信,只要自己咬牙坚持一定能够看到光明,一定能够看到曙光。

“云阳,你一定要坚持住,你一定要坚持住,你还沒有娶我呢,你还沒让我成为段家女主人呢,你不能说话不算数。”柳依依气喘吁吁的说道:“你是段家之主,你不能说话不算数,你脱口唾沫都应该是一个钉子。”

段家老宅之中,段炎国站在段家大院之中看着面前的一切,脸上的笑意十分浓厚,明天,明天这里就是自己的,他相信那个人说道绝对会做到,段云阳必死无疑。

而他段炎国在那个人的帮助下,也将会成为段家之主。

这一刻,他开始期待起了天亮。

而与此同时,河洛市幻星家园之中,本來已经伤心而无法入眠的冷悠然的手机突然响了起來。

冷悠然在失魂落魄的拿起手机,看也沒看就接通了电话:“喂。”

“悠然,你父母出事了,你赶快过來见他们最后一面吧。”一道急促的声音立刻通过听筒传入道了冷悠然的耳中。

冷悠然在听到这个声音之后,微微一怔:“你说什么。”

“悠然,你父母出事了,他们刚刚在高速公路上撞到了一辆货车,你父母现在……”

冷悠然立凄惨的一笑,立刻打断道:“冷傲云,你不感觉你们这手段很卑鄙吗。为了骗我,你们竟然连这种谎话都能够说得出來,他们出事了,你怎么还活着。”

冷傲云有些悲痛的说道:“我知道你可能不相信我的话,认为我是骗你的,毕竟冷家亏欠你太多了,你这样认为也是理所应当的,可是这次我真的沒有骗你,他们恐怕快不行了,你就來看他们一眼吧,毕竟他们是你的父母。”

毕竟他们是你的父母。

听到这句话后,冷悠然微微一怔,是啊,无论冷飞扬和黄惠美怎么样,但毕竟是生她养她的父母,他们可以不忍,但是她冷悠然却不能不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