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1078章 段少,还满意吗

第一千七十八章 段少,还满意吗

幻星家园之中,冷悠然一脸挣扎之色,她不知道自己该不该选择相信冷傲云的话,如果相信万一要是骗局呢。

在内心挣扎一番之后,冷悠然终究还是选择了相信冷傲云的话,毕竟冷飞扬和黄惠美是她的亲生父母,这点是无法改变的。

无论他们在怎么禽兽,在怎么卑鄙,可是如今在面临死亡,她不得不去看看他们一眼。

冷悠然脱掉睡衣给自己飞快的换上了一身衣服,她要去看看,哪怕是假的,她也要去。

冷悠然飞速给自己换好衣服之后,就打开了房门。

而此刻,段枫和林忆如以及戚烟梦还沒有睡觉,三人坐在沙发上,不知道在聊些什么。

当三人看到冷悠然衣着整齐的从房间走出來后,均是一愣。

“悠然你……”

“我有事情要办,需要出去一下。”冷悠然看着段枫说道。

“发生了什么事情吗。”段枫看着一脸慌张的冷悠然,眉头微微的皱了起來。

“一件小事,我很快就会回來的。”

“我陪你一起去吧。”段枫慢慢的站起身道,他总感觉冷悠然有些不对劲,但是冷悠然又不说什么事情,段枫也沒有再问。

“不用,段少,我……”

“悠然,你就让他陪着你去吧,这么晚了,你一个女人出门,我们也不放心。”戚烟梦轻声说道。

段枫能够感觉到冷悠然的不对劲,她戚烟梦也一样能够感觉到。

“是啊,悠然,你就让段枫跟你去吧,他跟着你就多一份安全,而且你也多了一个免费司机,不是更好吗。”林忆如也在这个时候开口说道。

冷悠然沒有说什么,点了点头。

段枫和冷悠然两人离开了幻星家园,驱车向着冷傲云所说的医院而去。

“这么晚了去医院做什么。”段枫一脸不解的问道。

“刚刚我大伯冷傲云打來电话说,我爸妈出车祸了,他们可能要不行了。”冷悠然一脸暗淡的说道。

听到冷悠然的这句话后,段枫的额头立刻皱成了一个川字。

冷飞扬和黄惠美竟然会出车祸。

可能吗。

至少段枫认为不可能,因为冷傲云沒有冷悠然的号码,不然今天为什么不直接给冷悠然打电话找她呢。

如今冷飞扬出车祸,他就知道了冷悠然的电话,若说这其中沒有古怪,打死他段枫都不会相信。

而且如果出车祸,为什么现在才打电话,难道他们刚走。

一切的一切都让人很是费解,充满了疑惑。

如果不是因为伤心欲绝,这么明显的漏洞,她冷悠然也能够察觉的到,只是现在冷悠然根本沒有心情去想这些,她的心很乱,很烦。

从冷飞扬等人出现的那一刻,就乱了。

段枫虽然察觉到了,但是却并沒有告诉冷悠然,他到想要看看冷飞扬等人在玩什么把戏,是不是真的以为他段枫不敢拧掉他们的头。

车厢内,两人谁都沒有在开口,气氛变得有些沉闷了起來。

大约过了二十分钟左右的时间,段枫和冷悠然來到了医院门口,将车给挺好之后,两人立刻向着医院大楼而去。

由于在这之前冷傲云告诉了冷悠然,冷飞扬正在急救,所以直接向着急救室而去。

段枫则是环顾了一圈四周后,并沒有发现什么问題,也跟着冷悠然向着急救室而去。

一路之上,段枫的双眼都闪烁着阵阵精光。

终于來到了急救室门口,只见冷傲云一脸苍白,一副悲伤的坐在急救室外面走廊的椅子上面,双手抓着自己的头发。

冷悠然在看到冷傲云的神情和动作之后,心头猛的咯噔了一下,难道真的出车祸了。

而段枫则是心中有些不安了起來,因为自从到了这里之后,段枫就感觉身后好像又一双阴森森的眼睛在盯着他一般,让他浑身上下都非常的不舒服。

冷傲云在看到冷悠然之后,立刻站起身,向着冷悠然走了过去。

“悠然,你爸妈他……他们……”冷傲云一副悲痛欲绝看着冷悠然,眼眶也慢慢泛红,泪水在这一刻开始在眼眶之中打转。

就在这个时候,急救室的门从里面打开了。

听到开门声后,冷傲云和冷悠然两人立刻扭头看了过去。

“医生,怎么样。”冷悠然的声音有些颤抖着问道。

这个医生无奈的摇了摇头:“我们已经尽力了。”

我们已经尽力了,这句话在医院的潜台词,就是病人已经死了。

听到这句话后,冷悠然的娇躯立刻摇晃了起來,泪水也无声的从眼眶之中滑下。

“飞扬。”冷傲云这个时候突然悲愤的喊了一声,然后就冲进了急救室。

冷悠然也意识到了什么,也跟着向急救室跑了进去。

段枫也紧跟着走了进去。

直到现在他依然不相信,冷飞扬和黄惠美会真的出车祸。

但是等段枫走进急救室之后,在看到冷飞扬一脸煞白,嘴唇发紫,双眸紧闭,一动不动的躺在那里之后,心中微微一惊。

难道他真的死了。

冷悠然在看到冷飞扬之后,心中的恨意和怨言立刻随之消失了,这一刻她心中对冷飞扬沒有半点的恨意,有的只是痛苦。

他是她冷悠然的父亲啊,亲生父亲。

即使冷飞扬生前在看重利益,为了利益可以抛弃一切,但是她冷悠然毕竟和冷飞扬生活在了一起二十多年,要说沒有任何的父女感情,那完全是扯淡。

只是冷飞扬和黄惠美的所作所为,实在太过分了,她冷悠然才会选择与他们一刀两断。

如今他们死了,那些过往,也在这一刻化为了灰烬。

泪水顺着冷悠然的脸颊慢慢的滑落而下,看着躺在病**的冷飞扬,声音有些沙哑的说道:“本來你死,我应该很高兴才对,因为你终于死了,以后就不用再來用我换取利益了,就沒有人会逼我做我不想做的事情,可是为什么看到你躺在这里,我的心会这么痛,我的心为什么要痛。”

在看到冷飞扬安静的躺在这里,对于冷悠然來说应该是一件好事,这样她以后就可以完全为自己而活,根本无需担心冷家,但是不知道为何在看到冷飞扬之后,冷悠然才发现,即使冷飞扬和黄惠美在怎么对不起她,她都放不下他们。

血浓于水,她是他们生命的延续。

即使冷飞扬和黄惠美不是人,但是他们活着,冷悠然至少感觉自己还有一个家,虽然这个家充满了一股子虚假的味道,充满了冷清,但那依然是一个家。

但是现在,就算是充满虚假味道的家她也沒有了。

段枫看着冷悠然微微的叹息了一声,女人都是感性的,女人的内心都是善良,这句话一点都不假,即使冷飞扬和黄惠美是那么的对不起冷悠然,但冷悠然依然放不下他们。

“你为什么要死。为什么。”冷悠然梨花带雨般的喊道:“你说你沒事在高速公里上飙车干嘛。你以为是你f1赛车手啊。”

“现在倒好,你安静的躺在了这里。”冷悠然凄凉一笑道:“你现在死了,你所有的东西都带不走,都带不走。”

下一刻,冷悠然浑身上下的力量仿佛全部都被抽干了一样,直接软到在了地上,一脸的悲痛:“有本事你醒來,有本事你醒來啊,只要你醒來,我可以在给你们利益,我可以去求段少帮助冷家,我可以……”

而就在这个时候,段枫突然间看到冷飞扬的身体微微动弹了一下,虽然很不明显,但是眼尖的他,依然看到了。

一时间,段枫的心头,立刻升起了一股不好的预感。

“悠然,小……”

段枫话还沒有说完,直接刚刚已经看似死的不能再死的冷飞扬突然坐了起來,手中多了一把寒光闪闪的匕首,正对着冷悠然的喉咙。

随即黄惠美也坐了起來。

这一切來的实在是太突然了。

“我的乖女儿,你放心吧,我是不会死的。”冷飞扬有匕首驾着冷悠然的脖子一脸邪笑的说道。

失而复得,对于别人來说,或许是一件非常兴奋的事情,但是对于此刻冷悠然來说,则是犹如一记无声的巴掌抽打在脸上一般,不响却生疼无比,又像是一把锋利的匕首狠狠的戳着她的心脏一般。

她知道自己被骗了,这一切的一切都是一场戏。

这就是自己的亲生父母吗。

而此刻段枫身体之中隐藏的戾气,立刻爆发了出來,一脸杀意的看着冷飞扬:“冷飞扬,告诉我,谁指使你做的。”

段枫可不相信,冷飞扬敢这样做,他背后绝对有人指使他。

随即,一道熟悉的声音在整个急救室响起:“我指使的,不知道,段少对这场戏还满意吗。”

随后,段枫看到急救室之中的挂在一个角落的液晶屏幕上顿时亮起,接着出现了一个眉目清秀的男人,只不过他的双手却被打着石膏。

“葛博,是你。”段枫在看到來人之后,瞳孔立刻收缩在了一起。

“不错,是我。”葛博淡淡的一笑:“段少,沒有想到吧,我竟然会这么快就出现在你的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