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1082章 威胁花千古

第一千八十二章 威胁花千古

无论是江南市,还是在河洛市,对于很多人來说,这一夜都是一个不眠夜,

段枫将冷飞扬送进手术室之后,就立刻通知了屈玲珑,让屈玲珑将葛博给抓來;虽然他不能够杀冷悠然的父母,但是却可以杀葛博,

如果沒有葛博的话,冷悠然不会出事,所以段枫将这笔账算在了葛博的头上,

屈玲珑在接到段枫的通知后,沒有任何的犹豫,直接派人去抓葛博,

而葛博呢,

他在看到自己的计划完全被段枫破坏之后,就已经准备撤退了,他知道,如果他现在不走,那么等下就不用想着走了,段枫绝对会让河洛市成为他的埋骨之地,

不得不说葛博这个人非常的小心翼翼,在开始计划这些的时候,就已经给自己准备好了退路,他知道河洛市是段枫的地盘,想要坐车或者开车离开不可能,甚至坐飞机离开都不可能,

所以他给家中打了电话,准备了一架直升机,现在直升机就停放在他所在医院之中的楼顶之上,

葛博带着刘彪沒有任何的犹豫,就钻进了直升飞机,

而就在直升飞机刚刚起飞的时候,屈玲珑带人冲到了楼顶,当看到直升机之后,屈玲珑的脸色立刻变得难看了起來,

葛博坐在已经起飞的直升机中,看着一脸阴森的屈玲珑大声吼道:“屈玲珑,帮我转告段枫,这一局他赢了,下一局我会扳回來的,让他给我等着,”

屈玲珑看着坐在直升机上的葛博气的牙根之痒,但是却也无可奈何,

“葛博,你以为你跑得了和尚跑得了庙吗,”

“有种让他來江淮,我在那等他,”葛博重重的吼道,

随后,直升机越飞越高,越飞越远,

“葛博,你个杂种,等下次姑奶奶看到你,我一定会将你千刀万剐,”屈玲珑咬着牙说道,

话音落下,屈玲珑拿出手机拨通了段枫的电话,

顷刻间,电话就被接通了,

“段枫,对不起,葛博跑了,”屈玲珑有些不甘的说道,

“跑了,”段枫在听到屈玲珑这句话后,眉头立刻死死的皱在了一起,

“对,他竟然动用了直升机,专门來接他,”屈玲珑看着那黑夜之中已经沒有踪迹的飞机,狠狠的说道,

“看來我小看他的了,”段枫的声音立刻变得冷了下來,他当时只觉得只要将葛博给监控起來就可以了,却忘记了葛家的能耐:“不过沒有关系,会有人去对付他的,”

“你是要,”

“温浩瀚估计也差不多已经发疯了,正好可以利用他來对付葛博,让他们狗咬狗,”

“需要我帮你做点什么吗,”

“那个记者还活着吧,”

“我想我知道做什么了,”屈玲珑嘴角的那抹鲜红,在这一刻显得异常刺眼,犹如鲜血一般,

屈玲珑沒有在说什么,直接挂断了电话,

段枫在手术室门口,看了一眼紧闭的手术室,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然后向着一旁的楼梯旁走去,

走到楼梯旁边之后,段枫给自己点燃了一根香烟,轻轻的抽了一口就拨通了温浩瀚的手机号码,

“温老三,这么多天沒有见面,不知道你想我了沒有,”

电话接通后,段枫立刻戏谑的问道,

“段枫,你个杂种,我一定会杀了你的,我一定会杀了你……”温浩瀚那低沉而又沙哑的声音立刻从听筒之中传入到了段枫耳中,

“我知道,你做梦都想杀我,只是很可惜,你好像一直沒有机会能够杀我,”段枫不屑的说道:“而且现在温智尧已经死了,我只要稍微做点手脚,你们温家在体制内的队伍就会立刻轰散,你感觉你还能够斗过我吗,”

“段枫,你……”

“温老三,不要激动,说真的,我现在真沒有想要整死温智尧,只是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要怪你就怪那个记者,”段枫轻声道:“对了,你更应该怪葛博,”

温浩瀚的心头猛然一跳:“段枫,你什么意思,”

“温老三,我有一件事情想不明白,你们温家和葛家当年对付我父亲的时候,不是联盟吗,怎么现在他给你们挖坑呢,你是不是玩了人家女儿啊,”段枫随意的问道,

但就是段枫这么随意的一问,使得温浩瀚心头猛然一紧,当年他还真上了葛家的人,而且玩过之后就扔了,后來这个女人好像接受不了打击,疯了,

难道葛家要落井下石,为那个女人报复他温家,可是这代价未免也太大了吧,

难道葛家以为,段枫收拾完温家之后,会放过他们葛家吗,

“段枫,你是说那个记者是葛家的人安排的,”温浩瀚立刻问道,

“我怎么知道,是不是他们安排的和我有什么关系吗,”

“你……”

“好了,温老三,温智尧入土的时候,替我告诉他一声,在黄泉路上别走那么快,我很快就会送温家更多人陪他的,”

话音落下,段枫不给温浩瀚开口的机会,就直接挂断了电话,

挂断电话之后,段枫的嘴角再次露出了一道嗜血的笑意,

葛博,他必杀,谁也阻止不了,利用温浩瀚只是一个开始而已,

东海市,正在筹办温智尧葬礼的温浩瀚听着手机里面的忙碌声,一脸铁青,牙齿咬的咯咯作响,

沒有任何的犹豫,温浩瀚直接拨通了花千古的号码,

电话接通之后,温浩瀚立刻低沉的问道:“花千古,那个记者,是不是葛家的人安排的,”

“还沒查到,”

“是沒查到,还是查到了,沒有告诉我,”温浩瀚的声音平静的有些渗人,

“温老三,你什么意思,”花千古的声音立刻变得不悦了起來:“难道你认为,我会骗你吗,”

“人心隔肚皮,”温浩瀚咬着牙,一字一字的说道:“花千古,我告诉你,兔子急了还会咬人,所以你千万不要将会逼急了,”

“温老三,你他妈的脑袋是不是被驴给踢了,你知道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花千古愤怒的咆哮道,

“花千古,你他妈的给老子听着,我知道你们想要得到戚烟梦人中人体潜能开发研究资料,更想要得到成吉思汗陵墓的钥匙,进入成吉思汗陵墓,但是老子不想,老子对哪里面的东西沒兴趣,我只要温家长存,如果我们温家覆灭,那么我保证你们花家就是我们下一个温家,”

“温老三,你疯了,”花千古只感觉自己的心中一时间完全被一团火焰所包裹,

内心之中的怒意不言而喻,

“是,我是疯了,花千古你给我听清楚,我要葛家葛博的人头,我给你七天的时间,七天内我要看到他的头,”

话音落下,温浩瀚就直接挂断了电话,

无论段枫说的真假,他温浩瀚都选择了相信,

花千古听着电话里面的忙碌声,立刻将手机重重的砸在了地板之上,一脸狰狞的说道:“混蛋,温老三,你他妈的竟然敢威胁我……”

花千古一副要吃人的模样转來转去,呼吸显得十分急促,显然内心之中愤怒到了极点,

大约过了五分钟之后,花千古慢慢平复了一下自己的心情,然后给自己点燃一根香烟,狠狠的抽了起來,

短暂的愤怒过后,花千古恢复了一丝的理智,温浩瀚如此,肯定是知道了什么,不然不会如此,

一根香烟抽完,花千古突然喝道:“來人,”

花千古的话音刚刚落下,门直接从外面被推开了,从外面走进來了两个男人,

当他们看到地上的手机以及花千古的脸色之后,这两个人忍不住的打了一个冷颤:“龙……龙爷,”

“我让你们查得那个记者查到了沒有,”

“查……查到了一些,”

“说,查到了什么,”

“他的银行卡上突然多了三十万,”其中一个男人颤抖着说道:“而且汇款的地方是……是……”

“说,”

“是江淮葛家旗下的公司,”

听到这句话后,花千古的右拳立刻紧紧的握在了一起,对着墙壁就狠狠的砸了下去,

“砰,”

一声闷响传出,只见这道墙壁立刻出现了一道巨大的裂痕,

这一刻,他终于知道温浩瀚为什么要葛博的人头了,他终于明白温浩瀚为什么敢威胁他了,

“葛家,葛家,”花千古咬牙切齿的说道:“派人去江淮,把葛家葛博的人头给拿东海來,”

“龙爷,葛家可……”

“我的话,你他妈听不懂吗,”花千古的声音陡然一变,身上那恐怖的杀意也在这一刻流露了出來:“七天之内,把葛家葛博的人头给我拿來,不然你们就提头來见我,”

听到话千古的话后,这两个男人的身体再次忍不住的颤抖了一下:“是……是,”

“还他妈不去,滚,”花千古立刻吼道,

段枫本來打算是用温家杀葛博,却沒有想到,温浩瀚竟然威胁花千古,让花千古也参与了进來,虽然这出戏,已经不是按照段枫所想的方向发展,但是目的却是一样的,

葛博恐怕还不知道,就算他回到江淮,也要面临花千古的杀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