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1083章 风雨将至

第一千八十三章 风雨将至

黑夜笼罩大地,即使已经深夜,但是那糜烂的气息依然残留在华夏大地的各个角落,

这一夜,对于某些人來说注定是不眠夜,有人欢喜就有人愁,

被温浩瀚威胁一番后的花千古此刻肚子里面就窝了一肚子的火气,这么多年还从來沒有人威胁过他花千古,而如今被温浩瀚给威胁了一番,由此可见他内心之中的怒火该有多么的旺盛,

此刻花千古站在窗前,目光深邃,烟雾环绕在花千古的脸上,使的他那张本來就有些扭曲的脸庞看起來格外渗人,

烟雾在花千古的肺中游走了一圈之后,缓缓的从口中吐出,仿佛此刻花千古正在试图用香烟之中的尼古丁來让自己的心情变得舒畅一些,但是结果却是相反的,

一根香烟抽了大半,非但沒有使得花千古的脸色变得好转,反而更加阴森了起來,

片刻之后香烟燃完,花千古缓缓的转过身,向着客厅之中的沙发旁边走去,等花千古坐在沙发上后,直接拿起一旁的座机拨通了一个号码,

顷刻间,电话就被接通了,还沒有等花千古开口,电话里面就传來了一道低沉的声音,

“这么晚了,找我有什么事情吗,”

花千古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竭力的控制着自己的情绪:“我让人去江淮杀葛家的葛博了,”

“什么,”电话里面的声音立刻变得不悦了起來:“难道你不知道葛博在葛家的地位吗,”

“知道,”花千古重重的说道:“可是温浩瀚威胁了我,让我三天内将葛博的人头带來,不然他就和我们鱼死网破,”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花千古沒有任何的隐瞒将事情的來龙去脉对着电话里面的人说了一遍,

一时间电话里面的人立刻陷入到了沉默之中,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不知道过了多久,电话里面那道低沉的声音再次响了起來:“葛博先不杀……”

还沒有等对方说完,就被花千古给打断道:“可是温浩瀚知道我们很多事情,如果我不杀葛博,他肯定会鱼死网破,到时候……”

“我知道,但是葛博现在不能够动,”电话里面的人重重的说道:“就算动,也应该是段枫去杀,而不是我们,”

“那我现在……”

“温浩瀚给了三天时间对吧,”

“嗯,”

“你把葛博抓了,藏起來,至于葛博的人头,我有办法,”

“什么办法,”花千古急忙问道,

要知道当年葛家只有在对付段莫宁的时候才和他们形成了联盟,之后逼走段莫宁之后,葛家就彻底不参与这些事情了,因为他们家当年那个被段莫宁给废掉的人,自杀了,

葛家沒有必要去为了一个死人而和段家不死不休,所以在对付段枫这件事情上葛家是保持的观望状态,什么都不参与,

不止是葛家,还有几家也是如此,都是保持着隔岸光火的态度,

对于这些人花千古非常想要拉他们下水,但是他们都他妈不是傻子,都不想再参与到这场是非之中來,

“世界之大无奇不有,相似之人更是不少,”

“可是我们去哪里找和葛博相似的人呢,”花千古的眉头死死的皱了起來,

“我会找到的,三天时间可以办很多事情的,”

“好,等下我通知下去,葛博先不杀,如果找不到人,就杀,”说着花千古的双眸慢慢的眯了起來,一道刺骨的寒意立刻从眼缝中射出,

“嗯,”电话里面的人轻声道:“不过,你最近一定要拖住段枫,无论用什么办法必须拖住他,不惜一切代价,”

这道声音虽然很轻,很平静,但是却给人一种风雨欲來风满楼,黑云压城城欲摧的感觉,

“你难道做了什么,”花千古那双眸子立刻绽放出了一道兴奋之色,

对于电话里面的人,花千古可谓是非常的了解,如果沒有什么重大的事情,他绝对不会如此说的,所以花千古认为对方肯定是做了某些他不知道的事情,

“段炎国已经逼宫了,段云阳已经被赶出段家,只要让我找到段云阳就是他的末日,”

这道声音陡然一变,变成了浓浓的肃杀之意,

花千古在听到这句话后,脸上立刻充满了兴奋之意:“好,我会不惜一切代价的对付段枫,让段枫最近分身无术,”、

虽然段云阳曾经说过和段枫兄弟情义就此断裂,生死两不相干,但是谁知道段云阳心中是假象呢,

就算不是假象,段云阳说的是真的,但是以段枫的性格如果知道段云阳出事了,他会坐视不理吗,

不可能,段枫绝对会立刻去江南,帮助段云阳重新夺回段家家主的位置,无论段云阳领不领情,段枫都会这么做,

随后,花千古挂断了电话,脸上的阴霾之色立刻一扫而逝,取而代之的是前所未有的兴奋,

如果段云阳真的死了,那么段枫一定会发狂,到时候就是他们的机会,而且葛博已经和段枫结仇,就算葛家不出手对付段枫,葛博也会暗地里搞些动作,到时候段枫既要对付段炎国还要对付葛博,更要对付他们,这绝对是危机四伏,

而且现在教廷的圣女已经來华夏了,还有异能者,甚至还有诸神,想必岛国的忍者到时候也不会错过这场庞大的盛宴,到时候必定是一场大戏,

只要一想到这些花千古的内心之中就忍不住的一阵兴奋,就连身体之中那狂暴的血液也忍不住沸腾了起來,他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看到这些了,

而与此同时,河洛市的天空不仅被黑暗和那糜烂的气息所笼罩,同时也被一股压抑的气息所笼罩,

在冷悠然出事的那一刻,暴风雨的气息已经笼罩在了整个河洛市,

而且这个时候老天爷也跟着來凑热闹了,天空之中完全被一股乌云所笼罩,深秋的风肆虐的吹起,吹打在树枝上发出一阵沙沙的响声,

医院之中,段枫坐在走廊上的座位上,眉头死死的皱在一起,冷悠然已经进去手术室将近四十分钟了,但是依然还沒有出來,这绝对不是什么好的预兆,同时也让段枫的心中升起了一股极度不好的预感,

冷悠然这个女人实在是太可怜了,让人从骨子里面觉得可怜,为了冷家她奉献出了人生中最美的一段年华,为了冷家她不知道被多少个男人给**过,为了冷家,她成了江南市最为著名的交际花,虽然活在别人的羡慕中,同时也活在被别人的谩骂中……

当她想要为自己而活一次,重新开始的时候,却又因为放不下那份血浓于水的亲情而被那知道到利益的父母利用,而冷飞扬和黄慧美甚至沒有感到愧疚,她心中该有多么的疼痛,她心中该有多么的伤心……

这些段枫无法体会,但是他却可以想象的出,冷悠然心中的那份痛,

她的一生就是被她父母所毁了,

就在这个时候,屈玲珑风风火火的从外面走了过來,屈玲珑还沒有走到段枫的身边立刻感受到了一股苍凉而又悲痛的气息,

这使得屈玲珑的眉头微微一皱,走到段枫身边之后,屈玲珑看着坐在椅子上的段枫轻声问道:“悠然怎么样,”

耳旁响起屈玲珑的声音之后,段枫长叹了一声,满脸苦涩的看着屈玲珑道:“不知道,还在抢救之中,”

话音落下,段枫再次的叹息了一声,

这声叹息之中充满了无奈,

“不就是一枪吗,取个子弹能够需要这么长时间吗,现在的医生都是干什么吃的,”

女人都是水做的,即使在强大的女人也是如此,

屈玲珑知道关于冷悠然的一切,如今又出现这种事情,她的内心之中也是百感交集,

“或许子弹打的地方有些不好取吧,而且她还流了那么多血……”说着段枫再次叹息了一声,

“冷飞扬真是一个畜牲,”屈玲珑咬着牙说道:“老娘去宰了他,”

说着屈玲珑就作势准备去找冷飞扬,

就在这个时候段枫直接站起身,一把拉住了屈玲珑的手臂,无奈的说道:“玲珑,悠然说,他们可以无情,但是她不能无意,”

听到段枫的话后,屈玲珑的脚步立刻停滞了下來,

“她说,冷飞扬毕竟是她父亲,她不想我们杀他,”

“那就这样放过冷飞扬吗,”屈玲珑满脸不甘的说道,

“当然不会,冷飞扬心中不是只有利益吗,那我就让他变成穷光蛋,”段枫狠狠的说道,

屈玲珑沉吟了一下,立刻就明白了段枫的意思:“我來做,我要看看一无所有的冷飞扬会变成什么样子,”

话音落下,屈玲珑的嘴角立刻勾勒出了一道残忍之意,尤其是嘴唇上的那抹红,在灯光下显得异常刺眼,

就在段枫和屈玲珑两人说话间的时候,手术室的灯终于熄灭了,随即,手术室的门也被打开了,

看到这一幕之后,段枫和屈玲珑两个人,沒有任何的犹豫,急忙走了过去,

“医生她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