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1084章 都有嫌疑

第一千八十四章都有嫌疑

段枫和屈玲珑两人一脸紧张的看着主治医师,从内心深处來讲,他们是真的不愿意让冷悠然出事,毕竟她实在是太可怜了,

身穿白大褂的主治医师慢慢的将口罩给拿掉,看着段枫和屈玲珑两人微微的叹息了一声:“病人的伤势有些严重,而且失血过多……”

主治医师每说一句话,段枫和屈玲珑的心情就沉重一份,

“手术虽然成功了,但是还要看她能不能够度过危险期了,”主治医师再次叹息了一声:“不过你们也不要抱太大的希望,她的潜意识里好像不愿意醒來,甚至以为自己已经死了……”

段枫和屈玲珑两人的脸色立刻变得难看到了极点,手术虽然成功,但是冷悠然却不愿意醒來,更为准确的说是她将自己的生命给放弃了,她想要死,

其实换成任何人恐怕都会如此,父母眼中只有利益,沒有亲情,而她自己认为自己实在是太脏了,想要的爱情不敢要,怕玷污了这份爱情,说是在这个世界上生无可恋都不为过,

“医生,怎么会这样呢,她不就是……”

“这枚子弹具有强大的穿透力,而且这颗子弹打在了她的……”医生欲言又止:“你们等下看了就知道了,”

而就在这个时候,冷悠然从手术室中被推了出來,她的脸上带着氧气罩,本來那张红润,充满万种风情的俏脸,此刻苍白无比,沒有丝毫的血色,再也沒有了往日的风采,

她就这样静静的躺在那里,仿佛已经和这个世界脱离了一般,

段枫见状,急忙走了过去:“悠然,悠然……”

任凭段枫怎么呼唤,冷悠然都沒有丝毫的动静,就那么一动不动的躺在那里,

随即冷悠然被送到了豪华icu重症病房,主治医师也跟着走了进去,而段枫则是一脸苦涩的站在一旁,

“你沒事吧,”屈玲珑看着段枫那失魂落魄的模样轻声问道,

段枫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然后看着屈玲珑,脸上挤出了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脸:“我沒事,”

话音刚刚落下,段枫就再次的开口问道:“玲珑,你说为什么这么多的罪,这么多的苦为什么都放在悠然的身上呢,”

屈玲珑顿时沉默了起來,是啊,为什么这么多得苦,这么多的罪,都集中在了冷悠然的身上,

难道她的命运注定是多舛得吗,

沉默了片刻之后,屈玲珑看着段枫说道:“我们去看看她吧,”

段枫点了点头,就和屈玲珑直接向着病房之中走去,

当走到病房之后,首先映入眼帘的便是那些冰冷的医疗仪器有节奏的发出滴滴的鸣叫声,

看着躺在病**一脸苍白的冷悠然,屈玲珑再次叹息了一声,

段枫则是慢慢的走到了冷悠然的身边,一脸认真的注视着冷悠然,不言不语,

时间一分一秒流逝不知道过了多久,屈玲珑缓缓的开口道:“段枫,悠然伤到了哪里,”

从那个主治医生的脸上可以看的出來,冷悠然受伤的地方好像很不方便说出來,

“好像是胸口,也有可能是胸上,”段枫苦涩的说道,

屈玲珑在听到段枫的话后,脸色微微一变,这一刻她终于知道,那个主治医生为什么会欲言又止了,

时间总在人们不经意的时间悄悄流逝,只是一转眼的时间,天就亮了,只是太阳并沒有出现在东方的天际,而是被一片乌云所笼罩,

不仅河洛市的天气如此,就连江南市的天气也是如此,

仿佛天气的变化在告诉所有人,今天将会是一个暴风雨之日,

江南市,段炎国一夜未睡,他整整兴奋了一夜,只要一想到段家以后就是他的囊中之物,他内心之中就充满了激动,所以即使一夜未睡的他,依然沒有丝毫的疲倦之意,反而给人一种精神抖擞的感觉,

看了看时间,段炎国就准备向着段家老宅而去,

而此刻段家老宅之内已经出现了不少段家的人,虽然段老爷子不在了,现在是段云阳当家,但是依然会有人來段家老宅内,

今天首先來段家老宅的则是段云阳的表妹神若华,

神若华來段家则是來找段云阳玩的,当看到段家老宅内这遍地的尸体以及那干枯的血迹之后,神若华完全被吓傻了,沒敢往前走,就在惊恐之具拨通了段梦露的电话,

当段梦露來到段家在看到面前这血淋淋的一幕之后,也怔住了,不过好在她比神若华见过的风浪要多,只是一瞬间就回过神,沒有任何犹豫就急忙跑进段家老宅后院去找段云阳,可是后院之内的场景,比前院更加渗人,后院说是人间地狱都不为过,那残肢断体到处都是,

最为重要的是段梦露根本沒有发现段云阳,这让她的内心之中充满了慌乱,一股不好的预感立刻在段梦露的心头升起,所以她就通知了段家所有人,

要知道现在段云阳可是段家之主,他不见了,等于是打段家的脸,而且在段家老宅动手,还是打段家的脸,

所以这么大的事情,她段梦露必须要通知段家所有人,

段家老宅之内,所有人的脸色都阴森的渗人,一股压抑而又充满肃杀之意的气息笼罩在整个段家上空,

大约过了十分钟左右的时间,段炎国出现在了段家门口,故作一副慌慌张张的模样从外面走了进來:“段家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什么电话里面不能说呢,”

段家老宅之内的众人在听到段炎国的声音之后,全部齐刷刷的看向了门口,

随即,段炎国的声音出现在了众人的视线之中,

段炎国在看到众人那一脸难看到极点的神情,内心之中充满了喜色,但是脸上却不动声色,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模样问道:“怎么了,都一个个什么表情,难道死人了不成,”

“大哥,你自己看吧,”段鲲鹏一脸苦楚的说道,

段炎国看了一眼段家大院,那张脸色立刻变得阴沉了下來:“怎么回事,怎么会有这么多尸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云阳呢,他在那,我怎么沒有看到他,”

不得不说,段炎国是一个演技派的人物,这表情加上这语气,完全有能力进军奥斯卡,

“大哥,云阳……云阳……他……”段梦露的声音微微有些抽泣,

“云阳不见了,”段梦洁看着段炎国重重的说道,

“什么,”段炎国的脸色猛的一变:“找啊,都他妈找啊,你们都愣在这里干嘛呢,云阳可是我们段家家主,他不见了,你们还他妈不找……”

“大哥,已经让人开始找了,”段鲲鹏这个时候重重的吐出了一口闷气,看着段炎国说道:“大哥,你说这到底是谁做的,谁有这个雄心豹子胆竟然敢在我们段家老宅内杀人,而且云阳还失踪了,”

“不知道,”段炎国一脸怒意的说道,

“你说有沒有可能是段枫,”

听到这句话后,段炎国心中一切窃喜,这个段鲲鹏实在是太了解他段炎国内心之中想要听到什么话了,

段炎国一脸沉思的看着段鲲鹏,片刻之后缓缓的开口:“应该不是他吧,段枫和云阳关系不错……”

“大哥,你别忘记,云阳和段枫断绝了兄弟关系,而且云阳当初刺了段枫一刀,想要杀段枫,只是碍于老爷子刚刚去世,沒有杀他,”段鲲鹏一脸凝重的说道,

“我不相信是段枫,”段炎国摇头道:“毕竟血浓于水,段枫不可能这么做的,”

“大哥啊,你是不是忘记了,定康怎么死的,”段鲲鹏咬牙切齿的说道:“是因为他段枫死的,云阳这孩子我们都清楚他是什么人,或许云阳会看在莫宁的份上不找段枫报仇,但是段枫呢,他可是一个心狠手辣的主,他什么事情可是都能够做的出來的,而且段家沒有给过他一口吃的,一口穿的,他根本不可能对段家有所归属感,”

“不管你们怎么想,反正我觉得这件事情和段枫脱离不了关系,他肯定是怕云阳对他动手,所以先下手为强,”段鲲鹏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段炎国的眉头微微皱了起來,仿佛在思考段鲲鹏的话,而实在段炎国的内心在这一刻已经激动到了极点,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是段枫这孩子的,”段梦露立刻开口说道:“你不要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大姐,你……”

“我现在还怀疑是你想要夺段家之主的位置,带人杀过來的呢,”段梦露死死的盯着段鲲鹏说道,

段鲲鹏在听到这句话后,立刻冷笑一声:“是,我是有这个想法,我是想要坐段家之主,我不服,凭什么他段云阳一个小毛孩当段家家主,指挥我们,”

“但是你认为,我有能力杀的了云阳吗,爸可是将一切都交给了云阳,”段鲲鹏重重的说道:“恐怕在场的诸位不止我段鲲鹏一个人想坐段家之主的位置吧,其他人也一样,”

“按照大姐你的说法,段家所有人都有可能,”

(ps:更新晚了,抱歉,在外地,希望理解,顺便求订阅,兄弟姐妹们,求订阅啊,这几天好残好惨啊,求订阅,有能力的來支持一下吧,秋枫拜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