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1085章 死,陪你走奈何桥

第一卷 第一千八十五章 死,陪你走奈何桥

本来就沉闷的段家因为段鲲鹏的话,一时间变得更加压抑了起来。

可以说段鲲鹏说出了在场所有人的心声,他们每个人的心中都是这样想的,都不服段云阳,论人脉、论资历、论为人处事、论为段家付出等,他们哪一个不比段云阳强!

可是凭什么段云阳当段家家主,而不是他们。

他们不服,但是却也没有任何的办法,因为他们心中都清楚段家有武者,一直被家族所掌握,而且段家暗中究竟还有什么势力,也只有家主知道,所以即使他们不服,也没有任何的办法。

除非他们有能力对付段家那些暗中的人,但是就像段鲲鹏说的那样,他们有能力吗?

答案不言而喻,如果有能力的话,他们早就反段云阳了,而不是奉段云阳为家主。

段鲲鹏看着段梦露继续说道:“大姐,就算是我动手的,可是对我有什么好处,论年纪资历,大哥都比我适合,难道你以为我段鲲鹏会为别人做嫁衣吗?”

段鲲鹏的话音刚刚落下,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段炎国的身上!

一时间,段炎国直接被段鲲鹏给推到了风口浪尖之上。

大家都清楚,段炎国是段家的长子,如果逼宫成功,让段云阳交出段家家主之位,那么最受益的就是段炎国,论资历他最大,论体制内的职位,他最高,而且手握重权,论人脉他最广等,所以最为受益的就是段炎国,而且他们这么多人之中,也只有段炎国有这个实力能够逼迫段云阳!

感受到众人的眼神之后,段炎国心头猛然一沉,本来还窃喜不已的内心,一时间沉到了极点,但是城府极深的他,表面上并没有什么变化!

“怎么,难道你们以为是我做的吗?”段炎国一脸难看的说道:“你们没有这个能力,我就有吗?”

没有人说话,所有人都看着段炎国。

“是,我如果调动军队,我能够做到,但若是如此,你们会收不到任何的消息吗?”段炎国重重的说道!

众人脸上露出了沉思之色,段炎国说的没有错,如果他动手的话,他们怎么可能会收不到任何的消息呢?

突然,段炎国直接跪倒在了地上,一脸悲惨的看着被乌云覆盖的天空,悲愤的喊道:“爸,如果您在天有灵的话,看到这一幕一定会恨伤心吧……”

众人耳旁响起段炎国这撕心裂肺的痛苦声音之后,一个个立刻低下了头!

而段梦露则是死死的盯着段炎国,仿佛想要看看段炎国是不是在演戏一样,毕竟段炎国久经宦海,绝对是一个演戏高手,可是看了半天,段梦露失望了,她什么也没有看出来,仿佛段炎国是真的悲痛不已一般!

段梦露慢慢的走到段炎国的身边,伸出手将段炎国慢慢的扶起来:“大哥,你先起来,你这是做什么……”

“梦露,我知道你们怀疑我,我不怪你们,毕竟云阳如果出事,我受益最大。”段炎国慢慢的站起身,眼眶微红的看着段梦露说道:“可云阳是我侄儿啊,他身上流着段家的血,我们都流着一样的血啊,让我对付他,我……”

说着段炎国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一脸悲痛的神情。

段梦露那双眸子之中,不停的闪烁着异样的光芒,仿佛在分析段炎国说的话是真是假一样。

毕竟千年前就有兄弟为了皇位手足相残,虽然段家家主之位不是皇位,但是依然能够让人眼红,在利益的驱使下,绝对会有人动手。

所以段梦露并不完全相信段炎国的话!

“大哥,你也别怪我说话难听!”段梦露看着段炎国一脸认真的说道:“我真的怀疑是你,就连现在也是,毕竟你的嫌疑太大了!”

“我不怪你!”段炎国满脸苦涩的摇头道!

“那么大哥,你能够告诉我你昨天晚上在做什么吗?”

“喝酒,和别人喝酒,昨天我喝醉了,是他们把我送回去的,你要是不相信的话可以问问你嫂子或者问问老罗和老廖他们!”

段梦露微微沉吟了一下:“看来我们都可能误会大哥你了!”

段炎国在听到段梦露的话后,心头立刻出现一道杀意,因为段梦露说的是可能,那么也就是说,也可能没有误会他!

而就在这个时候,段梦洁哽咽着说道:“都什么时候了,你们竟然还想这些,云阳呢?都找云阳啊?定康已经死了,如果云阳在出点什么事情,我们怎么和他交代,怎么和他交代啊……”

——————————

段云阳做了一个很长的梦,梦中黑暗无比,阴冷无比,而且还充满了血腥的味道!

在梦中段云阳想要跑,可是却根本跑不出去,无论他怎么跑,四周都是黑暗,无穷不无尽的黑暗和那血腥的味道。

因畏惧而产生的狂暴焦躁,令他发出了愤怒绝望的吼叫,他想要跑出去,但是无论他怎么努力都无济于事。

突然画面一转,场景一变,四周变成了一个银白的世界,而且天空之中还飘着雪花。

忽然,段老爷子出现在了段云阳的面前,一脸哀愁的看着段云阳,那双眸子之中充满了失望之意。

段云阳拼命的喊,可是段老爷子却怎么也不理会段云阳,即使段云阳呐喊的撕心裂肺都没有任何的用处,段老爷子就这样慢慢的消失在了段云阳的身边。

陡然间,段定康出现在了段云阳的面前,那张脸上也是充满了失望之意,依然是任凭段云阳大声喊叫,都没有丝毫的用处,就这样慢慢的消失在他的视线之中!

段云阳拼命的向前跑去,想要追上去问问为什么都不搭理他,都不理他,可是跑着跑着段云阳面前的场景陡然一变,变成了一个阴暗的地牢之中。

一股霉味和潮湿之意立刻袭来,使得段云阳忍不住的打了一个冷颤,但是下一刻,段云阳的脸上立刻变得狰狞了起来!

他看到柳依依浑被人用铁手铐锁着,段炎国不停的拿鞭子抽打着打,让她说出段云阳的下落。

即使已经被打的皮开肉绽,浑身上下鲜血淋淋,但是柳依依依然咬着牙坚持着,任凭段炎国怎么施加酷刑,她柳依依依然不吭声。

看着面前的一幕,段云阳只感觉一把锋利的匕首在他心中戳来戳去一般,他想要跑过去救柳依依,可是他和柳依依之间仿佛被一股无形的墙壁给挡住了一般,让他根本无法跨过去一步,只能够这样看着柳依依在自己面前受苦!

段云阳不停的呐喊着,可是却没有丝毫的用处,段炎国依然用手中的皮鞭抽打着柳依依,仿佛根本没有听到段云阳的声音一般。

柳依依坐在床边,看着一脸挣扎痛苦的脸色,那张微微有些发白的俏脸之上立刻充满了担忧和紧张。

拿着毛巾不停的给段云阳擦拭那额头之上的汗水!

“不……”段云阳在梦中怒吼了一声,缓缓的睁开了双眸!

随即,段云阳发现自己躺在一个陌生到了极点的地方,一副发霉的味道立刻袭来,犹如他梦中那个冰冷的地牢一般,但是下一刻,段云阳就看到了柳依依的容颜!

而在段云阳睁开眼的那一刻,柳依依那张苍白而又憔悴的脸上立刻出现了一丝的笑意!

“依依……”段云阳说着就要坐起身,可是还没有等他坐起来,一股钻心的疼痛立刻游走全身,使得他倒抽了一口凉气。

看到这一幕之后,柳依依泪眼婆娑急忙说道:“不要动,你身上有伤,不能够乱动,不然伤口就会裂开的!”

听到柳依依的声音之后,段云阳才知道,刚刚自己做了一个梦,一个恨可怕的梦!

“来,先喝点水!”说着柳依依就倒了一杯水,用小勺一点点的去喂段云阳。

段云阳喝了几口水之后,就看着柳依依立刻问道:“我们这是在哪?”

段云阳的声音充满了沙哑,但是却非常富有磁性。

“你不用担心,这个地方很安全,他们不会找得到的!”柳依依的脸上慢慢的出现了一串泪珠,表情一片欣喜不已!

柳依依的话并没有让段云阳放心,反而一脸凝重的说道:“依依,你太小看他们了,只要我们还在河洛市,就是挖地三尺他们也会将我找出来的……”

“那怎么办?”柳依依看着段云阳担忧的问道。

段云阳想说离开河洛市,可是现在能够走的了吗?

根本不可能,只要他敢出现在河洛市市区,甚至郊区,以及各个离开河洛市的路口,那么段炎国肯定就会收到消息!

“走,想办法走!”

“云阳,你身上的伤,不适合奔波,你……”

“依依,我说的是你走,不要管我……”

还没有等段云阳把话说完,柳依依离开打断道:“不,我不走,生你不能娶我,死,我陪你走奈何桥!”

段云阳在听到柳依依的话后,心头猛然一震,那双眸子之中立刻出现了一道异样的神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