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1086章 小看花千古

第一千八十六章 小看花千古

当天亮起的时候,戚烟梦和林忆如终于知道冷悠然受伤住院的消息,沒有任何的犹豫立刻赶來了医院,

在看到躺在病**,秋眸紧闭脸色苍白的冷悠然之后,戚烟梦和林忆如那属于女人的同情心立刻泛滥了起來,

对于她们來说冷悠然是真的太可怜了,而且老天爷还仿佛和冷悠然过不去似的,非要收走她的命,不然誓不罢休,

段枫坐在病床前,脸色依然十分难看,就在这之前,刚刚医生來给冷悠然检查了一下身体,

医生告诉段枫等人,冷悠然依然沒有脱离危险期,或者说现在只要把氧气罩给冷悠然拿掉,那么她就必死无疑,

听到医生的这些话之后,段枫内心深处充满了自责,因为那颗子弹本來是射向他的,可是冷悠然却替他挡了下來,虽然即使沒有冷悠然,段枫也能够躲过去,但是事实却是冷悠然替他挡住了那颗子弹,

所以无论怎么说,冷悠然都是为段枫挡住的这颗子弹才变成这样的,

看着段枫那一脸担忧而又自责的脸色,在看着躺在病**一动不动,犹如活死人一般的冷悠然,戚烟梦微微的叹息了一声,

戚烟梦对着段枫轻声说道:“段枫,悠然肯定会沒事的,你也不要太过担心,”

“但愿如此吧,”段枫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说道,

戚烟梦还想在说些什么,但是在看到段枫的脸色之后,戚烟梦将到嘴边的话给咽了下去,

戚烟梦是将到了嘴边的话给咽回到了肚子里面,但是林忆如却在这个时候开口说道:“段枫,我相信老天爷不会就这么夺走悠然的生命的,”

段枫慢慢的抬起头,对着林忆如露出了一道牵强的笑意:“你们两个回去上班吧,毕竟公司现在有这么多的事情,都要你们來处理,”

戚烟梦和林忆如彼此对望了一眼,交换了一下眼神之后,对着段枫点了点头:“那好,等下我们在过來,”

毕竟华泰和纪氏刚合并,新集团之中有很多事情要忙,而且段枫又是一个甩手掌柜,她们不去做,那么这么多事情就沒有人來做,让纪含香來做,

可是纪含香一个人能够忙过來吗,

再说纪含香在京城还有龙蛇会所需要打理,可以说纪含香非常的忙,所以戚烟梦和林忆如两人要回去处理集团之中的事情,

段枫目送着戚烟梦和林忆如慢慢的消失在自己的视线之中,

走出医院之后,戚烟梦和林忆如两人重重的从口中吐出了一口闷气,

“梦梦,为什么老天爷对悠然要这么不公平呢,”

“公平,”戚烟梦苦笑了一声:“忆如,你说这个世界上真的有公平可言吗,”

听到戚烟梦的话后,林忆如沉默了起來,有公平可言吗,

有,那就是无论穷人还是富人都会死,都要被烧成灰埋进坑里,

除了这一点,这个世界恐怕再也找到所谓的公平了,

看到林忆如沉默,戚烟梦再次开口,声音有些沉重:“这个世界上沒有任何的公平可言,只是悠然的命运太……”

说到最后,化成了一声长长的叹息,

戚烟梦和林忆如两人开车离开了医院向着现在的新集团龙腾而去,

病房之中,段枫坐在一旁就这么静静的看着冷悠然,心情十分沉重,

“悠然,我想你应该能够听到我说话,如果能够听到你就醒过來好吗,”段枫轻声说道:“我知道,你心中很难过,很痛苦,想要用死來结束自己的生命,”

“但是这样值吗,”段枫也不知道冷悠然能不能听到,就这么对着冷悠然继续说道:“不值,你应该活着,活的很精彩,活的让他们羡慕……”

就这样,段枫坐在一旁对着冷悠然轻声的说着,像是开导冷悠然一般,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只是眨眼间,段枫已经说了有十分钟左右的时间,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段枫再次开口说道:“悠然,如果你能够醒过來,我答应让你做我的女人,我会好好的对你,好吗,”

话音落下,段枫死死的盯着冷悠然,仿佛在祈祷冷悠然能够有什么动静一般,但是让他失望了,冷悠然就这样躺在病床之上一动不动,

如果不是旁边那冰冷的仪器之上发出滴滴的声音以及那心电图不停的上下起伏,恐怕所有人都会以为冷悠然已经死去了,

看到冷悠然沒有任何的动作,段枫重重的叹息了一声,慢慢的走到窗前,看着那被乌云遮盖的天空,段枫目光变得有些深邃了起來,一脸的沉思,心中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突然,一道“哒哒哒”的高跟鞋声响起,

下一刻,屈玲珑出现在了病房的门口,当看到依然一动不动躺在病**的冷悠然之后,屈玲珑微微的叹息了一声,慢慢的将目光挪移到了段枫的身上,

屈玲珑迈着步伐慢慢的走到段枫的身边后,轻声问道:“悠然现在怎么样,”

“还是和昨天一样,”段枫颇为无奈的说道:“还在危险期之中,医生说她能够醒來的几率只有百分之二十,”

听到段枫的话后,屈玲珑的心头猛然一沉,忍不住扭头看了一样冷悠然,

正值芳华的她,如今却在面临着生死的考验,挺过來生,不然死,

可是她能够挺过來吗,

要知道冷悠然现在是一心求死,根本就沒有想要活下去的想法,想让她清醒过來,恐怕很难,

虽然心中清楚,但是屈玲珑依然说道:“我相信她能够醒过來,以前那么痛苦的时候,她能够坚持下來,更何况是现在呢,”

屈玲珑的话音刚刚落下,段枫的手机突然响了起來,

段枫慢慢的从口袋中拿出手机,当看到上面的來电显示之后,段枫的眉头立刻死死的皱在了一起,随即就接通了电话,

“荣少,找我有什么事情吗,”

“段少,你现在在哪里,”荣铭哲的声音之中充满了担忧之意,

“我现在在医院之中,”

“你怎么了,”荣铭哲的声音陡然一变,

“不是我,是悠然她住院了,”

听到段枫这句话后,荣铭哲心头猛然一沉,一股不好的预感立刻在心中升起:“段少,悠然住院是不是和江淮葛家的葛博有关系,”

“恩,有什么事情吗,”段枫疑惑的问道,

“段少你在哪家医院,我马上过去找你,”

段枫并沒有任何隐瞒直接告诉了荣铭哲医院的名称,

随后,就挂断了电话,

“怎么了吗,”屈玲珑看着眉头皱成川字的段枫问道,

“好像出什么事情了,”段枫重重的说道,

虽然段枫不是很了解荣铭哲,但是他却能够从荣铭哲刚刚在电话里面的声音之中听的出來,肯定是出事了,

“出事了,”屈玲珑的秀眉微微一蹙:“能够出什么事情,”

“不清楚,等荣铭哲來了就知道了,”

话音落下,段枫便沒有在说什么,再次看向了窗外,一脸沉思,心中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大约过了二十五分钟左右的时间,荣铭哲开车來到了医院门口,将车给停好之后,荣铭哲沒有任何的犹豫,直接奔着icu病房而來,

顷刻间,荣铭哲就來到了病房门口,沒有任何的犹豫直接推门走了进去,当看到躺在病**一脸苍白的冷悠然之后,荣铭哲的脸色立刻难看了下來,

和冷悠然打交道这么久,荣铭哲已经被冷悠然当成了朋友,如今在看到冷悠然如此之后,他要是沒什么感觉就怪了,

“段少,冷小姐……”

“沒事,她会醒过來的,你这么着急找我什么事情,”段枫看着荣铭哲问道,

屈玲珑也在这一刻将目光落在了荣铭哲的身上,

“段少,昨天葛博是不是对你们动手了,然后借助直升机逃跑了,”

“恩,”段枫点了点头,语气平静的有些渗人道:“就是葛博才害的悠然如此,本來我是让玲珑去抓他的,后面你也知道了,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段少,根据我刚得到的消息葛博确实回到了葛家,但是突然又消失了,”

“什么,”段枫的脸色猛然一变:“葛博消失了,”

“不错,葛博消失了,在葛家消失的,而且他的保镖只有一个刘彪沒死,其他人全部死绝,”荣铭哲重重的说道:“现在葛家怀疑是你动的手,毕竟葛博和你在河洛市结仇了,而如今冷小姐又变成了这个样子……”

段枫的双拳忍不住的握在了一起,立刻发出了一道清脆的响声,

“你说葛博在葛家消失了,”屈玲珑一脸不可置信的问道,

葛家是什么地方,平常人怎么可能能够进去,就算是杀手进去,不什么都准备好,潜伏好,想要杀葛家一个人都不可能,更何况如今葛博消失,他的保镖只有刘彪一个人沒死,这从侧面也就是说,对方不是一人,而是一群,

可是谁有这么大的能耐,竟然能够让葛博的保镖无声息的被干掉,而且葛博还被抓走呢,

“恩,消失了,在葛家消失的,”荣铭哲一脸认真的说道,

而就在这个时候,段枫突然开口说道:“看來我小看温老三了,更小看花千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