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1087章 我要他命

第一千八十七章 我要他命

本來段枫是想让温浩瀚和葛家狗咬狗一嘴毛,最好将花千古也拉下水,想象很美好,但是现实太残酷,

他怎么也沒有想到,葛博这才刚回到江淮葛家竟然就消失了,段枫可以肯定的是这绝对是出自花千古之手,只有他有这个能力能够做到,只是段枫沒有想到花千古竟然敢这么疯狂,竟然在葛家动手,

更为让段枫震惊的是,葛家其他人竟然沒有察觉,那么这间接的说明,要么葛家有他花千古的人,要么花千古这次派出去的人实力都非常恐怖,当然这两种可能也有可能是一种可能,

不然不可能能够在无声无息间让葛博消失,

无论是那种情况,这对段枫來说绝对不是一个好的信号,

他才刚和葛博结仇,葛博就消失了,那么肯定会认为是段枫做的,而且段枫也有这个本事,

到时候葛家必定找段枫要人,如果段枫不交出來,那么葛家肯定不会和段枫善罢甘休,

不得不说,花千古这一招玩的非常毒辣,直接让段枫和葛家开战了,

段枫的眉头立刻皱在了一起,微微沉吟了片刻之后,段枫看着屈玲珑开口道:“玲珑,那个记者现在在哪,”

“还在河洛市,”屈玲珑沒有任何犹豫直接开口说道,同时内心之中升起了一道疑惑之色,段枫现在问这个做什么,

“将人交给荣少,”段枫重重的说道,

荣铭哲在听到段枫的话后,眼前顿时一亮:“段少,你是要用这个记者,将所有人都拉下深潭,”

“不错,”段枫点了点头:“他们想要让葛家和我为敌,我岂会让他们称心如意,我要让所有人都知道,当初在新闻发布会上,问我那个敏感的问題是葛博安排的,同时温智尧的死也是葛博间接造成的,到时候恐怕风向就会刮向温家,”

荣铭哲非常赞同的点了点头,段枫说的沒错,只要这个记者出现,那么温家根本跑不掉,

虽然目前葛家肯定会认为是段枫做的,但是只要葛博一出现,那么众人必定认为是温家做的,毕竟温智尧是温家的家主,而他的死虽然段枫是主凶,但葛博却是帮凶,

屈玲珑在看向段枫的时候,那双眸子之中出现了一道异色,对于段枫的这老谋深算的心计,她不得不佩服,只是眨眼间的时间,他就想出了破局之策,

这份心计恐怕只有那些老狐狸才能够做到吧,

如果让时间慢慢的沉淀段枫,那么他的心智绝对会越來越恐怖,

“段少,您是想要让我带着这个记者去一趟江淮,”荣铭哲看着段枫轻声问道,

“恩,我确实是这么想的,不过,去还是不去还要你自己决定,毕竟这其中充满了危险,”段枫直勾勾的望着荣铭哲轻声道,

荣铭哲陷入到了沉默之中,段枫说的沒有错,去有危险,而且还是涉及到生命的危险,

段枫看着一脸沉默的荣铭哲并沒有催促他,毕竟关系到生死,需要谨慎,

片刻之后,荣铭哲看着段枫一脸认真的说道:“去,大不了二十年后又是一条好汉,”

听到荣铭哲的话后,段枫长舒了一口气:“那好,路上千万要小心一些,绝对会有人对你动手的,不过你放心,我会求皇甫哲帮助你的,”

“段少,不过先说好啊,如果我真的出了什么事情,我每年的祭日你都要给我烧点美女,”荣铭哲半开玩笑的说道,

“只要你不死,这次无论你看上谁,我都给你弄到手,”

“那米国总统夫人和英国女皇呢,”荣铭哲双眼冒光的问道,

愕然听到荣铭哲这句话后,段枫微微一愣,随后说道:“那你还是死吧,我给你买点画像烧给你,”

淡淡的玩笑话,立刻冲散了这有些沉闷的气氛,

“段枫,我陪荣少一起去吧,我让我师父跟着,”屈玲珑看着段枫说道,

听到屈玲珑的话后,段枫的眉头微微皱了起來,显然他不想让屈玲珑去,

“屈小姐,你就别去了吧,我自己一个人就可以,而且我可不认为我是短命人,”荣铭哲是何等的精明,自然一眼就看出了段枫内心之中的想法,

对此,他并沒有什么不满,毕竟打打杀杀的事情,男人來就可以了,而且他和段枫联合在一起,当初是为了利益而已,既然想要得到利益,那么必定就要付出,而屈玲珑却不是,所以他荣铭哲心里沒有什么不平衡的,

屈玲珑沒有理会荣铭哲,就这样死死的盯着段枫,

感受到屈玲珑那坚定的眼神,段枫无奈的叹息了一声,他知道就算自己不同意屈玲珑也会跟过去,

“好吧,那你和荣少一起去吧,”段枫长叹一声,看着荣铭哲一脸凝重的说道:“荣少,玲珑我就交给你,千万……”

还沒有等段枫说完,就被荣铭哲给打断道:“段少,你放心,只要我荣铭哲还有一口气在,我保证不会让屈小姐受到一丝的伤害,”

听到荣铭哲这么说,段枫才算是微微有些放心下來,

“那好,你们两个去吧,有什么事情及时给我打电话,”

荣铭哲和屈玲珑点了点头,说了两句让段枫照顾好冷悠然的话后,就离开了医院,

看着两人离开的背影,段枫再次叹息了一声,然后从身上摸出香烟给自己点燃,轻轻的抽了起來,

大约过了五分钟的时间,段枫的手机突然再次响了起來,沒有任何犹豫,段枫直接拿出手机,当看到上面的來电显示后,段枫脸上露出了一道浅笑,

“喂,”段枫接通电话后立刻说道:“皇甫哲,你怎么知道我等下要找你呢,”

“段枫,葛家的人给我打电话了,”皇甫哲的声音之中充满了凝重之意,

段枫在听到皇甫哲的话后,眉头微微一挑:“葛家的人给你打电话了,”

“不错,”皇甫哲的声音依然显得十分凝重:“他们说你抓了葛博,想要让我从你手中要回來,”

“真是沒有想到他们竟然会找你,”段枫苦笑一声道:“我确实想要抓他,杀他,但是如果我告诉你,人不是我抓的你信吗,”

“信,”皇甫哲重重的说道,

“你不怕我在骗你,”

“我了解你,是你做的,你绝对不会推脱,”皇甫哲的声音陡然一变,变得有些无奈:“但是,我相信你沒有用处,问題是葛家的人不相信你,”

“我知道,”段枫轻声说道:“我已经处理了,不过我需要你的帮助,”

“让我帮你做什么,”

“让狼牙出动,沿路跟随玲珑和荣铭哲两人,一路护送到江淮葛家,”段枫的声音之中立刻出现了一道肃杀之意,

皇甫哲虽然不知道段枫要做什么,但是依然答应了下來:“好,我帮你,不过段枫有句话我依然需要告诉你,”

“什么话,”

“得饶人处且饶人,”皇甫哲轻声道:“葛家的人说,当年和你父亲的恩怨,已经两清,他们家那位也死了,你父亲也死了,他们不想在将恩怨延伸下去,希望就此罢手,你不找他们麻烦,他们也不会对付你的,”

“谁说的,”

“葛流云,”皇甫哲缓缓的吐出三个字,

听到这三个字之后,段枫的眉头立刻皱了起來,葛流云江淮军区一把手,葛家现任家主,权倾一方,如今他这样说,难道真的不打算参与到进來吗,

“你是不是不相信他的话,”

“对,我不会相信他们任何人的话,”

“我可以给你做担保,如果葛家出尔反尔,我第一个动葛家,如何,”皇甫哲重重的对着段枫承诺道,

愕然听到皇甫哲这么一说,段枫的眉头皱的更加紧了起來,虽然他不知道葛流云对皇甫哲说了什么,但是可以肯定的是,葛流云肯定许出了什么承诺,或者说找人做了担保,不然皇甫哲不会这样说,

“怎么难道你不相信我的话吗,”

“相信,不过我有一个要求,”段枫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道:“如果葛流云满足不了我这个要求,那么我不惜一切代价与葛家一战,”

话音落下,段枫那隐藏在体内的戾气,立刻散发出了一丝,

“什么要求,”皇甫哲的心头立刻浮现了一丝不好的预感,

“我要葛博的人头,”段枫咬牙切齿的说道,

皇甫哲在听到段枫这句话后,心头猛然一颤:“能告诉我原因吗,”

“冷悠然现在躺在医院之中,生死两说,”段枫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继续说道:“这一切都是拜葛博所赐,所以他必须死,”

皇甫哲陷入到了沉默之中,片刻之后,皇甫哲再次开口:“断他两条腿怎么样,”

“我要他命,”

“段枫……”

“皇甫哲,你不用劝了,我说了要他命,就要他命,”

皇甫哲微微的叹息了一声:“好吧,我会将你的话转告给葛流云的,”

话音落下,皇甫哲就挂断了电话,

挂断电话之后,皇甫哲给自己点燃了一根香烟,轻轻的抽了起來:“葛博,葛博,你说你这不是在找死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