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1088章 我帮你去河洛

第一千八十八章 我帮你去河洛

东海市,皇甫哲站在落地窗前,看着窗外的景色,怔怔出神。

皇甫哲了解段枫,知道段枫是那种为朋友两肋插刀的人,虽然他不知道冷悠然被葛博害成了什么样子,但是从段枫的那必杀的口气之中,他能够听的出來,冷悠然肯定被害的挺惨,不然段枫不会誓死杀葛博。

只要是一想到段枫想要杀葛博,皇甫哲就微微有些头疼,葛流云能够同意吗。

要知道葛博是葛流云一直培养的继承人,如果让段枫将葛博杀了,那么葛流云这数十年的努力就付之东流了,想让他同意段枫的提议实在是太难了。

皇甫哲想要找个两全的办法,但是却发现根本想不到。

重重的吐出了一口闷气,皇甫哲拿起手机输入了葛流云的号码,但是却并沒有直接拨打出去,而是沉吟了起來。

过了片刻之后,皇甫哲长长的叹息了一声,但还是拨通了葛流云的电话。

顷刻间电话就被接通,还沒有等皇甫哲开口,一道男中音通过听筒立刻传入到了皇甫哲的耳中。

“皇甫哲,段枫怎么说的。”

“葛叔叔,人不是段枫抓的。”皇甫哲轻声道。

“不可能,不是他还能够有谁,葛博除了得罪了他,其他人也沒有得罪啊。”葛流云语气立刻变得凝重了起來。

“这点我可以为段枫做担保,他既然说不是他做的,那么绝对不是他做的,而且段枫已经派人去了江淮,去了你们葛家,我想到时候你或许能够搞清楚,这其中到底还发生了什么事情。”

“难道真的不是段枫。”葛流云的声音变得有些疑惑了起來,就连眉头也死死的锁在了一起。

“不是,如果是他做的,那么他绝对会直接承认。”

葛流云沒有说话,而是陷入到了沉默之中。

“不过,葛叔叔,人虽然不是段枫抓的,但是段枫却想要杀葛博这并不假。”

“哦。”葛流云拉了一个长音。

“葛博伤了他的人,他要杀葛博。”皇甫哲的声音陡然一变。

“我们葛家可以向他负荆请罪。”葛流云将姿态摆得很低。

皇甫哲脸上慢慢露出了一道苦涩,如果是别人的话,负荆请罪或许有用,但是对于段枫有用吗。

微微的叹息了一声,皇甫哲继续说道:“对别人负荆请罪或许可以,但是对段枫恐怕不行。”

“这么说,他一定要杀葛博。”葛流云的声音立刻变得有些不悦了起來,或者说这声音之中已经充斥了一道浓烈的杀意:“难道他以为他段枫就真的能够无敌了吗。”

“如果再加上叶家,你感觉他能够动的了你们吗。”皇甫哲淡淡的说道。

听到皇甫哲的话后,葛流云的心头猛然一沉。

这段时间叶菩提犹如一颗璀璨的明珠一般,在华夏体制内冉冉升起,其速度快的能够闪瞎无说人的眼睛,只要不傻都能够猜的到,这背后有人在帮叶菩提操作。

不然他不可能崛起的这么快,一路高歌直冲天际。

“你好好考虑吧,是交出葛博,任凭段枫处置,还是你们不死不休。”

“如果我们交手,你呢。”

“我。”皇甫哲的脸色立刻一寒,语气也变得冷了下來:“不要打我的主意,也不要自作聪明,不然不用段枫,我就动手。”

话音落下,皇甫哲就挂断了电话。

“葛流云,葛流云,我尊敬你叫你一声叔叔,你千万不要自作聪明,不然你会去地狱忏悔的。”皇甫哲望着天际喃喃的说道。

话音落下,皇甫哲再次拿起手机,飞快的编辑了一条短信发送了出去。

而在挂断电话之后,葛家书房之中,葛流云一脸难看的坐在书桌前,段枫的态度让他心中充满了怒意,而皇甫哲的话则是犹如火上浇油一般,让他心中的怒火更加旺盛。

但是他心中又十分清楚,宁愿和段枫不死不休,也不能够和皇甫哲为敌。

不然皇甫哲背后的势力站出來,他葛家的灾难就真正的降临了,所以葛流云心中清楚,最好不要打皇甫哲的主意,不然真的可能连死字都不知道怎么写。

不想和段枫为敌,可是偏偏造物弄人,葛博已经和段枫结仇了,而且听皇甫哲的意思,段枫是要必杀葛博,不然就和葛家不死不休。

交出葛博他不甘心,不交出,就要和段枫交手,但是在见识过段枫对付温家的手段后,他葛流云是真的不想和段枫为敌,毕竟段枫是光脚的,而他葛流云是穿鞋的。

从古至今,光脚的何时怕过穿鞋的呢。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葛流云拿起手机拨通了京城江家……江夜雨的电话。

毕竟每个家族都要交好的家族,而他葛家现在交好的就是京城……江家。

电话刚刚接通后,葛流云立刻开口说道:“江老哥,最近怎么样。”

“原來是流云,你可是无事不登三宝殿啊。”江夜雨哈哈一笑说道:“怎么了,是不是遇到什么事情拿不定主意了。”

“江老哥,实不相瞒,还不是家里的小辈有些不争气,得罪了段枫,我……”

“流云啊,我以前就告诉过你,千万要约束好家中的晚辈,千万不要和段枫为敌,他不是段莫宁。”江夜雨微微的叹息了一声:“段莫宁是英雄,而段枫则是枭雄,得罪他实在不是一个明智之举啊。”

葛流云苦笑了一声:“江老哥,你说的这些我都知道,从他对温家出手的手段上就能够看的出來,而且我也一直在听你的劝说,誓死不参与到这场争斗之中,可是现在……”

“流云啊,如果你相信老哥哥我的话,那么就交出他想要的人,任凭他处置,这样或许还能够保全你们葛家,不然你们葛家的灾难就要降临了。”

葛流云在听到江夜雨这句话后,心头猛然一颤,同为军界数一数二的人物,他自然能够听到出來江夜雨这句话之中包含的意思实在是太广泛了。

“江老哥,难道段枫他背后还有什么势力吗。”

“流云啊,先不说其他,就说清风一个人吧,就算你能够杀的了段枫,但是你敢杀吗。惹恼了清风,他绝对敢拼着舍弃剑主之位灭了你们葛家。”江夜雨的声音之中充满了无奈:“也不怕你笑话,就连我们江家也有些忌惮清风三分,他要是发起狠了,绝对不是你能够想象的到的。”

葛流云眉头死死的皱了起來,江夜雨说的沒错,段枫有个师父是剑主,虽然也有人约束剑主,如果做出违反规则的事情,自然有人要他命,但是在这之前,清风绝对会先灭了葛家。

这也是为什么这么多家族和段枫有仇,而沒有人敢直接杀他,都想要利用规则杀他的原因。

沒人能够保证杀了段枫之后,清风那暴风雨般的报复他们能不能够承受的了。

而如果用规则杀了段枫,那么就算清风百般愤怒,也沒有任何办法,毕竟规则在哪里放着呢。

“流云啊,你好好想想吧,这件事情不是儿戏。”

“江老哥,我会认真的掂量一下利弊的。”葛流云真诚的说道。

“那好,如果有什么事情的话,你在找我吧。”

葛流云和江夜雨客套了两句话之后,就挂断了电话。

挂断电话之后,葛流云立刻给自己点燃了一根香烟,狠狠的抽了起來,烟雾环绕在他的脸上,使得他的脸色看起來异常难看。

段枫这两个字就犹如一块巨石一般压在了他葛流云的胸口。

京城……江家。

江夜雨在接葛流云电话时,不止他自己,还有一个女人,大约二十六七左右。

那张精致的脸庞仿佛是经过精雕细琢而成一般,挑不出任何丝毫的瑕疵,或者说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这个女人的眉毛略显粗浓一些,使得一张本是绝美的俏脸却多了几分阳刚味道。

她的双腿很细,很修长,由于天气的原因,她穿着紧身的牛仔裤,使得那双美腿的曲线尽情的伸展勾出。

如果有恋腿癖的男人看上一眼,绝对会被这双细长的美腿所深深的吸引住。

“这下可以了吧。”江夜雨一脸溺爱的看着面前的这个女人说道。

女人对着江夜雨嘿嘿一笑道:“我就知道江伯伯对我最好,一定会帮我的。”

“你啊你,我真不知道说你什么好,既然担心他,为什么不去河洛市找他呢。”江夜雨苦笑道。

“我也想去啊,可是我家那个臭军阀,就是不想让我去,恐怕我这前脚出现在高速路口,或者机场等地方,后面大部队都追上來了。”女人一脸无奈的说道:“不知道的还以为干嘛呢。”

女人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狠狠的说道:“我真想去法院告他,告他限制人身自由。”

江夜雨在听到这句话后,立刻开怀大笑了起來:“还不是你,说什么不成,偏偏给你爸说你怀了他的孩子,结果一检查,什么都沒有,他要是不看紧你,说不好下次回來的时候,真有孩子了。”

“江伯伯,你……”

“好了,不开你玩笑了,我帮助你去河洛市怎么样。”江夜雨一脸狡黠的说道……

(ps:求订阅,大部队的兄弟姐妹们,你们都在那呢。急需诸君支持,我们一起奋战,掀起新的开篇。感谢一直支持的兄弟姐妹们的支持,非常感激。明天秋枫加更,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