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1089章 一股暴风雨

第一千八十九章 一股暴风雨

屈玲珑和荣铭哲两人带着当初那个在新闻发布会上的记者直接奔着江淮而去。

毕竟兵法有云:兵贵神速。

花千古想要以葛博失踪为导火索引起段枫和葛家大战,那么他们就要迅速出现在葛家,将花千古的阴谋给揭穿,让葛家的人知道,即使段枫要杀葛博,也会光明正大去杀,而不是这样偷鸡摸狗而去。

对此,屈玲珑和荣铭哲两人并不知道,此刻两人都坐在各自的车内,看着那飞速流逝的景色,眉头有些微皱。

他们都清楚,这次去江淮充满了危险,一个不慎很有可能就会和这个繁华的世界说拜拜。

即使如此,但是两个人都沒有任何的恐惧,荣铭哲是为了得到更多的利益,所以他必须要付出,而屈玲珑则是因为情。

虽然两人的想法不一样,但是目标却是一样的。

“荣少,你这样做值吗。”百顺一边开着车,一边看着荣铭哲轻声问道。

荣铭哲转动了一下手中那犹如宝石一般发亮的文玩核桃之后,轻声道:“百顺,想要得到的更多,就要付出的更多。”

“荣少,可是这一次太危险了啊。”百顺满脸担忧的道:“为了利益,您根本不必如此,说难听一点,如果您真的出了什么事情,那么对于荣家可是一个不小的损失。”

“我知道。”荣铭哲的脸上慢慢露出了一道浅笑:“百顺,但是你要明白,我现在和段枫是一根绳上的蚂蚱,他出事情了,我也好过不了。”

“所以无论如何,江淮我都必须去。”荣铭哲淡淡的说道:“而且我和段枫现在不仅是因为利益,同时我们也是朋友,不是吗。”

朋友。

听到这两个字之后,百顺微微一愣,想要开口说些什么,但是话到了嘴边之后,百顺又咽了下去。

而屈玲珑则是坐在后面,就这样保持着沉默看着那窗外飞速流逝的景色,而她一旁的赫连千叶则是双眸紧闭,仿佛睡着了一般。

但事实上,赫连千叶并沒有睡着,而是在养神,他知道从河洛市到江淮绝对不会安稳,所以他要将自己的状态调整到最佳。

虽然屈玲珑和荣铭哲的速度已经很快,但是依然被花千古给得到了消息,或者说在屈玲珑和荣铭哲刚离开河洛市,他花千古就接到了消息。

东海市,花千古在知道这个消息之后,嘴角立刻出现了一道嗜血的杀意。

尤其是那从口中吐出的烟雾环绕在他的脸上之后,使得花千古的脸色变得更加渗人,那股杀意仿佛和烟雾混合在了一起一般,极为浓密。

“段枫,段枫,你以为凭借一个赫连千叶就能够让屈玲珑和荣铭哲到葛家吗。”花千古从沙发上直接站起身,将手中的香烟给掐灭扔到一旁之后,立刻向着外面走去。

当花千古刚刚走出房间之后,门外的人立刻对着花千古恭敬的喊道:“龙爷。”

“去江淮。”花千古冷声道:“让所有人都做好准备,下面会有一场杀戮。”

“明白。”

花千古沒有在说什么,大步的朝着外面走去。

坐上车之后,花千古再次给自己点燃了一根香烟,慢悠悠的抽了起來。

而与此同时,轿车也缓缓的行驶了起來。

就在花千古立刻东海市的时候,陈小雅那放在办公桌上的手机响了起來。

沒有任何迟疑,陈小雅立刻接通了电话。

“喂。”

随即一道凝重而又急促的声音立刻响了起來:“陈小姐,刚刚我们得到消息,江淮葛家的葛博突然消失了,他的保镖只有一人活了下來。”

陈小雅在听到这句话后,秀眉微微一蹙,从这简单的一句话上,陈小雅的脑海中立刻想到了龙爷,想到了借刀杀人。

毕竟段枫才刚和葛博结仇,除了段枫,再也沒人得罪过葛博。

如果葛博消失,那么只要是个人,第一时间就会联想到段枫,认为是段枫做的,毕竟只有段枫才有理由动手,而且恰好当年葛家有一人正是被段莫宁给废掉的一个。

种种原因,都会将矛头指向段枫。

“这么说,现在葛家认为是段枫做的了。”

“不错,葛家确实这样认为,而且就在昨晚,不知道出现了什么变故,葛博坐直升机逃离了河洛市回到了江淮,而且葛博消失的地方正是葛家。”

听到这句话后,陈小雅的眉头立刻皱在了一起,葛博坐直升机逃跑,那么必定是葛博又做了什么事情,而且还失败了,不然不可能连直升机都用上。

最为重要的是葛博是在葛家消失的,而有能力做到这些的,段枫恰好是其中一人,这更将段枫给推到了风口浪尖之上。

“看來这其中发生的事情,你也不是很清楚。”

“抱歉,有些事情我们确实不好下手去调查。”这道声音微微有些歉意的说道。

陈小雅并沒有怪罪对方,毕竟对方说的是事实,有些事情他们确实不方便去查。

“我知道了,注意着葛家,看看他们会有什么动静。”

“我们会的,不过陈小姐,刚刚屈玲珑和荣铭哲离开了河洛市,如果我猜的不错,他们应该是去江淮了。”

“去江淮。”陈小雅的心中升起了一道疑惑,屈玲珑和荣铭哲这个时候去江淮做什么呢。

陈小雅陷入到了沉默,大约过了两分钟之后,陈小雅的脑海中突然闪过一道灵光:“他们是不是带着什么人。”

“不清楚。”

“你马上让人在江淮高速公路口以及沿途路边安排好人,我总感觉他们去江淮不简单,甚至会有人拦截他们。”陈小雅重重的说道:“到时候,如果有人拦截他们,你们直接动手杀。”

“好的,我明白。”

陈小雅又交代了两句之后,就挂断了电话。

挂断电话之后,陈小雅再也沒有心情工作了,慢慢的站起身,走到了窗前,看着窗外那被乌云笼罩的天空,陈小雅的眉头锁在了一起。

此刻她的内心之中总感觉,一场风暴即将在江淮刮起。

与此同时,段枫站在病床前,一脸紧张的看着医生给冷悠然做着检查。

大约过了五分钟之后,医生做完了检查,慢慢的向着外面走去,段枫也急忙跟着走了出去。

“医生,她现在怎么样。”段枫一脸担忧的问道。

医生将面罩给拿下來之后,看着段枫微微的叹息了一声:“情况很不乐观,现在的她很危险啊,你要多给她说说话,看看能不能将她唤醒,如果她在行不过來,恐怕就……”

医生沒有再说下去,他相信段枫能够明白自己的话。

听到医生的话后,段枫整个人犹如被电击一般,轻微的颤抖了起來:“难道就沒有任何的办法了吗。”

“站在医学的角度上來说,确实是沒有了任何的办法,病者的潜意识里面已经认为自己死了。”这名医生无奈的说道:“虽然我不知道,她经历了什么,但是我感觉她好像对这个世界已经生无可恋了,不然不可能自己要放弃自己的。”

段枫的脸色一时间变得难看到了极点。

医生在看到段枫那难看的脸色之后,再次说道:“想要让她醒过來,你或许只有一种办法能够尝试一下了。”

“什么办法。”段枫满脸激动的看着医生问道。

“你多陪她说说话,用情打动她,唤醒她那认为自己已经死去的潜意识,给她活下去的支撑点……”医生看着段枫一脸认真的说道:“毕竟人都是有感情的,很多时候昏迷不醒的病人都是靠家属才将她唤醒的……”

耳畔响起这个医生的话,段枫的脸上充满了苦涩,给冷悠然活下去的支撑点,怎么给。

更何况他能够给的了吗。

冷悠然是被她父母害成这样的,而且她还一心求死……

“段先生,您多陪陪她说说话,或许她真的能够醒过來。”

“谢谢你。”

医生沒有在说什么,慢慢的转身向着一旁走去。

看着医生离开,段枫沒有直接回病房,而是走到走廊旁边,给自己点燃了一根香烟,狠狠的抽了起來。

此时,段枫的心中乱到了极点,他也想要唤醒冷悠然,可是他什么办法都用了,该说的话全说了,可是却根本沒有任何的用处。

仿佛冷悠然已经决定了,自己一定要死,不能活着一般,或者说,冷悠然仿佛在昏迷中认为得出來,段枫的那些话是在安慰她一般,是想要让她醒过來这么简单一样。

段枫重重的吐出了一口闷气,然后掐灭手中的烟头,再次朝着病房内走了进去。

当看到躺在病**脸色苍白的冷悠然之后,段枫再次叹息了一声,慢慢的坐在了冷悠然的身边,伸出手拉着冷悠然说道:“悠然,你怎么还不醒过來呢。”

“悠然,难道你想要一直这样睡下去吗。难道你就不怕我将你给忘记吗。”段枫轻声说道。

可是无论段枫怎么诉说,冷悠然依然一动不动的躺在那里,很是安详,如同睡美人一般……

(ps:今天520啊,是不是很多人要表白呢。是不是很多人要去压马路呢。是不是……不管怎么样,秋枫祝各位兄弟姐妹520快乐。)